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71章 老祖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古往今来,莫不如是。

在这话语声响起的第一刻,林白心中顿时便有感慨生出。诚如此人所言,古往今来,怀璧其罪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已是到了不胜枚举的地步。

不过曾经怀璧其罪的那些人,却是都不如小方诸山这般倒霉。按照他们陵园的风水气运,本能再有百年气运传承才对,但可惜却是被灵石矿脉抽取了个干干净净,导致如今整个宗门,被人完全覆灭,所有门人死伤殆尽,再无复苏的机会。

不仅如此,如果说小方诸山能够提早发现这个异常,察觉到灵石矿脉的话,也许他们还有反扑之力,甚至还会扭转如今所面对的局势。

小方诸山实在是太倒霉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这个异常,也完全没有想到,天大的宝贝,就是坐在他们这些老祖宗的屁股底下。

“什么人?!”就在这声音发出的一瞬间,阴精水兽牛眼顿时一凛,满是警惕之色,周身鳞甲震荡,太阴重水气息倏然弥散开来,如潮水般向着四下涌去,防备说话之人的偷袭。

“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敢在我面前卖弄,真是不知死活……”而就在阴精水兽释放出太阴重水气息后,那隐藏在暗处出声之人,轻笑出声,话语声中满是调侃之意,而且那种语调,不像是仇敌,倒更像是长辈对晚辈的训诫。

嗡!话音乍一落下,一股比阴精水兽释放出的太阴重水气息,更要浓烈百倍的太阴重水气息骤然弥散开来,而随着这气息的散开,直叫四下都变得阴寒一片,威压如山如岳,重重的压在林白和阴精水兽的身上,叫他们几乎都快要透不过气来。

而且在这威压下,阴精水兽更是感受到了一种本能中的臣服之感,它那原本在翻动不止的鳞甲,悉数回归原处,头颅低垂,紧紧的贴着地面,完全直不起来。

“什么玩意儿,也敢在兽爷面前装神弄鬼……”虽然心中惊惧,但阴精水兽却还是破口大骂不止,怒气冲天道:“有本事的划个道道出来,兽爷我不削你一顿,誓不罢休!”

“还敢聒噪!”就在阴精水兽这话说出来的瞬间,那暗处的声音却是突然变得有些恼怒起来,一声霹雳巨响,一道沉重到了极致的太阴重水气息,就如同是飓风卷起的波涛般,直接砸在了阴精水兽的身躯之上,瞬时便把它的大半个身子都压到了土层之下。

不过这一击威势虽然惊人,却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杀伤力,似乎只是在警告阴精水兽。

“前辈,既然你对我们没有敌意,又何必躲躲藏藏,不如咱们面对面的谈一谈……”轻笑一声后,林白向着那声音传来的方位拱了拱手,道。

如他所言,从进入小方诸山,感触到那暗中窥探之感后,林白就已是发觉,那窥探之人虽然强大,但对于他和阴精水兽,并没有什么敌意。尤其是刚才那人虽然出手训诫阴精水兽,但却是只是小小惩戒一番,并没有施展太过暴戾的手段。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说明,如今虽然不知这藏躲在暗处之人,到底是不是朋友,但可以断定的是,此人绝非是敌人,否则的话,以他刚才那一击之力,绝对不止把阴精水兽轰入地面这么简单,以那样的威势,绝对能轻而易举的就取了它的小命!

但此人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小施薄惩,就足以说明来人非敌。

不过对于此人的身份,林白着实是有些好奇。太阴重水气息,除却阴精水兽施展过之外,他就只在顾太虚的手上见过,而就他所见,此人对太阴重水一道的领悟,绝对远远超过阴精水兽和顾太虚他们两个,堪称林白所见之最。

这样的手段,说成是开山立祖之辈都毫不为奇,而且结合上此人之前诛杀了不少灵泉宗的门人,林白都有些怀疑,此人会不会是小方诸山的什么元老耆宿,侥幸躲过了当初小方诸山的覆灭,而后才隐匿与此处,等待伺机进行报复。

不过让林白有些不解的是,从此人说话的口吻中,虽然对小方诸山的覆灭,充满了感慨,但感慨归感慨,似乎也并没有太大的感情波动,有置身事外之感。

“你这小子也是有些意思,一介相师之身,居然拥有着剑阁剑修都不及的剑之大道体悟,还有他们梦寐以求的飞剑,而且还能看出此处的蹊跷,果然不同凡响……”

就在林白话音落下后,陵园之中的光线陡然开始变得昏暗起来,原本缭绕在陵园间的那些云雾,倏然间开始诡异的变动起来,渐渐开始组接出一个巨大的身影。

“这……这是……”而就在那身影渐渐组接成型后,林白的眉头却是忍不住渐渐拧成了一个疙瘩,眼眸中更是充满了错愕之色,似乎完全不相信眼前所见。

“我的天……”而相较于林白的这反常,阴精水兽如今更是如彻底癫狂了般,那巨大的脑袋,朝着地面疯狂撞击连连,似乎恨不能把自己的脑瓜门磕出血来,双眼更是写满了悔恨,眼角都有分不清是激动还是后悔的泪水流下,喃喃道:“我都干了什么……”

“小家伙,现在你知道自己错了?”看着阴精水兽的模样,那渐渐组接成型,出现在林白和阴精水兽面前的身影,轻笑出声,话语声中除了调侃外,更是多了一丝感怀。

“错了,我知道错了……”阴精水兽挣扎着从深陷的泥坑中爬了出来,什么都顾不得,朝着那组接出的身影便扑去,激动无比道:“老祖,我可算见到咱们这一族另外的人了……”

诚如阴精水兽所言,如今缭绕与陵园之中的云雾,渐渐组接出的身影,全身上下尽皆是青黑之色,而且周身没有半点儿的毛发,只有如鱼般的鳞甲,嘴角长着长长的触须,额头脑瓜门上,那些鳞甲更是隐隐约约的组接成了个王字。

这幅打扮,简直和阴精水兽就是如出一辙。两者之间,唯一的不同,便是在身形的大小之上,在如今出现的这头阴精水兽面前,自称兽爷的阴精水兽,简直就像是一个它无限倍缩小后,所形成的袖珍版一样,甚至那凶神恶煞的模样,都多了几分可爱。

暗中窥探自己,以及拾掇了灵泉宗那些门人的,居然会是一头阴精水兽,而且还是阴精水兽一脉之中,近乎于王者般的存在,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而望着这两头阴精水兽的模样,林白心中更是慨叹连连,他很清楚兽爷为何会如此激动,到了这种难以自持的地步。阴精水兽一脉,乃是水元灵兽,灵兽为天地钟灵孕养,往往都是万中无一,甚至说一头就是一个族群,也不为过。

如果说是寻常的兽类,那倒也罢了,但灵兽和寻常的野兽不同,它们拥有着灵智,甚至有着要比寻常人都更高的智商。而这种灵智,也叫他们如人类一般,有一种对族群的归属感。兽爷向来都以为,它们这阴精水兽一脉,如今只剩它一个存在,但如今在这陵园中,却是见到了一个同族,知晓吾道不孤,这如何不叫它一反常态。

嗤!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在兽爷朝着那巨大的阴精水兽扑去,想要如看到亲人长辈的孩童般,扑入那阴精水兽怀中的时候。却是没成想到,它这一扑,竟然完全扑了个空,竟然就像是穿过空气一般,直接就穿过了那阴精水兽的身躯。

就好像,如今出现在林白和它面前的这阴精水兽,只不过是一个幻象而已。

这是怎么回事儿?望着眼前这一幕,林白都是不禁讶异无比。他分明能够感受得到这阴精水兽身上与兽爷如出一辙的气息,也能够感受到那种灵动之感,但为何它却是没有实质,只不过是如一道虚影般,存在于这世间。

而更让林白无法理解的是,如果说如今出现在他面前的这阴精水兽,只是一道虚影的话,那一道虚影,怎么可能在世间停留如此之久的时间,按照这阴精水兽的形体而言,它存世绝对超过千百载,而在光阴岁月之力,它似乎早就该化作沙尘,随风而散才对。

在这头阴精水兽的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把它变成如今这幅模样,明明拥有着灵兽所独有的灵动之感,明明可以施展出阴精水兽这一脉所独有的术法传承,却为什么只是一个虚影,并没有真正的形体存在?

“老祖,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这样?”兽爷此时已是几乎快要疯了,相较于林白的疑惑,它心中更多的是愤怒,它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同族,而且还是敬爱的长辈,但却发现,长辈已是化作一道虚影,再无实体,这叫它周身血脉几乎倒流,怒火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