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73章 剑之缺憾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即便是林白,都实在是没想过,在阴精水兽老祖的身上,居然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而兽爷也是倒抽冷气连连,它不敢想象,如果小方诸山的那名天才弟子,当初没有在最紧要的关头,突然升起那一丝悲悯之心,那如今的阴精水兽老祖会是怎样的情况。恐怕而今的它,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更不用妄谈和自己交谈这些事情。

“老祖,那前辈的坟茔在何处,我要去给他叩几个响头!”没有任何迟疑,阴精水兽粗着嗓门,憨声憨气道。正是因为当初那名天才弟子的一丝善念,才叫阴精水兽一脉,存世不孤,虽然这恩情也算是那人无心而为,但它却不能心存感激。

“坟茔已经被小方诸山覆灭后,闯进来的那些滚魂野鬼毁掉了,不过隔了这么久,他也早成了一抨飞灰,毁于不毁,实际上也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听到兽爷这话,阴精水兽老祖缓缓摇头,如轻描淡写般,缓缓出声。

虽然言语平静,但不管是林白,还是兽爷,都看得出来阴精水兽老祖眼眸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抹失落和无奈。坟茔的存在,本就是给后人留一个凭吊的念想,尸骨固然可以化作飞灰,但只要存在,念想就在,可如今挫骨扬灰,消散世间,却连这个念想都没了。

“欺人太甚……”兽爷闻言,顿时暴跳如雷,怒吼连连,如刀锋般的牙齿,咬得嘎嘣作响,恨声对林白道:“林小子,灵泉宗的那帮王八蛋欺人太甚,连老祖的恩人都敢欺凌,扰得他没法得到安息,等过段时间,我们一定要把灵泉宗掀个底朝天!”

“小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一名相师才对。可是上一次你来的时候,我就有些奇怪,一名相师为什么可以体悟剑之大道,又为什么还有让剑修都梦寐以求的飞剑?”阴精水兽老祖轻笑数声后,目光缓缓转到了林白的身上,眼带疑惑之色,问道。

如它所言,在当初小方诸山竞拍大会上,它就已经注意到了林白的存在。而且发现林白乃是在隐世之中不多见,甚至可说是绝无仅有的相师。但更叫他不解的是,为什么一名相师,却是有着剑修的手段,而且这一次过来,手里还多了那么一柄飞剑。

此前它虽然躲藏在暗处,但还是目睹了林白与黄泉老祖的争锋。对于黄泉老祖那样的存在,即便是它,都是心有忌惮,这也正是它为何迟迟没敢对此人下手的缘故所在。

但就是这样的强者,在跟林白对上之后,却只不过是在三招两式间,就直接被林白枭首,使其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而更让它畏惧的,不是林白本身,而是林白手中的那柄飞剑,在飞剑剑意流转之际,它分明从那飞剑上,感触到了一丝生与死般的轮回气息。

那是一种强绝的力量,似乎只要被这飞剑碰触到,就会那股生与死的力量所裹挟,带入轮回之中。它自忖即便如今自己只是神魂虚影,但如果遇上这柄飞剑,也会化作飞灰。

“世间万法,皆有相通之处,晚辈也只不过是机缘巧合能够有所际遇罢了。”林白轻笑出声,对阴精水兽老祖拱了拱手,施礼道。

“不错,是我着相了,万法相通,哪管是相师,还是什么剑修。”听得此言,阴精水兽老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笑眯眯的对林白道:“不过就我所感,你这柄飞剑虽然神异,但其中的生死轮回意境似乎并不强烈,好像还略有欠缺,并没有达到完美……”

林白闻言,顿时有些愕然,暗忖果然姜是老的辣,这阴精水兽老祖存世千年,见识果然是不凡,连玉具长老这剑修都没有感知到的东西,竟然都能被它感知到。

诚如阴精水兽老祖所言,自己这柄飞剑虽然神异,但并没有如玉具长老和泰阿等人所想的那种完美无缺的地步,而且恰恰相反,这柄飞剑提升的空间还有很多。

而这柄飞剑之所以会有欠缺,就林白所想,原因主要是在两个方面。

其一是因为这柄飞剑乃是在第八重火域铸炼而成,虽然机缘巧合下,侥幸得到了一丝第九火域的阴阳神火,但相较于在第九重火域铸炼,终究还是欠缺了许多……

其二则是因为,轮回飞剑之上镌刻的道纹,乃是林白自赤红铁片上所得。但如今他所拥有的赤红铁片,不过是只有两片而已,远远谈不上完整。赤红铁片不完整,那林白在飞剑上镌刻的道纹,自然也是不完整的,而道纹不完整,飞剑自然就无法发挥出最强的力量。

而这种欠缺,虽然叫人遗憾,但这些欠缺,却也意味着假以时日后,它将会有更大的提升空间。只要有朝一日,林白能够有足够的实力,深入到第九重火域重新祭炼,能够将赤红铁片收集完整,得到无缺的道纹,等到那时,这柄飞剑才会真正的达成完美之躯。

不过不管是第九重火域,还是收集到完整的赤红铁片,对于林白而言,这些事宜,都可说是要比登天还要艰难许多,远非一朝一夕就能够达到。

“前辈果然是慧眼如炬,一语就道破了究竟。”感慨许久后,林白笑吟吟的回了阴精水兽老祖一句,然后面上露出似笑非笑神情,静静的注视着阴精水兽老祖的双眼,缓声道:“不过就晚辈所见,前辈您如今还留在小方诸山,恐怕也不是只为了报恩这么简单吧?”

就林白所想,虽说当初小方诸山的那名天才弟子,的确是对阴精水兽老祖,有救命之恩。但这种恩情,仔细推敲的话,还与其他的救命之恩并不相同,因为在那天才弟子的心中,本来的打算,是想要把阴精水兽老祖,当成他提升修为的源泉。

后来的种种变数,不过是他心中萌发了一丝善念而已,和真正的救命之恩大有不同。

而在小方诸山的那名天才弟子亡故后,阴精水兽老祖在小方诸山逗留多年,向小方诸山门人弟子传授太阴重水一道体悟,也可说足够报答当初的那恩情了。

如今小方诸山举门覆灭,全宗上下,无一活口,成为历史长河中一缕无足轻重的云烟,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在这种态势下,阴精水兽老祖本该是借机恢复自己的自由身,从此天高海阔,愿意去何处潇洒快活,便去何处才对。

但它如今却是依旧逗留在小方诸山中,迟迟徘徊不行,若说是为了再最后报答小方诸山那名弟子的恩情,在诛杀了那些灵泉宗门人弟子后,也已算够本了。但在达成了这些事情后,它却还是没有离去,而是隐匿身形于此处,这就说明,它绝对是另有所图。

而就林白所想,这阴精水兽老祖心中所图的,恐怕与他没有任何区别,唯有灵石矿脉!

“林小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老祖的为人,岂是你我所能够揣测的!”听到林白这话,兽爷顿时有些不悦,牛眼向着林白恶狠狠的一瞪,怒气冲天道。

“事无不可对人言,我既然做了,自然就不怕对别人说,更何况这位小友本就没有说错什么。”阴精水兽老祖见状,轻笑着制止了兽爷的动作,而后笑眯眯的向着林白望了眼,淡淡道:“如你心中所想,我逗留此处,与你一般无二,的确是为了灵石矿脉!”

果不其然!听到此言,林白顿时轻笑出声,面露笃定之色。不过即便是从阴精水兽老祖口中得到了确定的话语,但他心里却还是有些不解。

阴精水兽老祖如今乃是神魂之躯,就他所知,灵石的效力虽然强劲,但对于神魂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他实在想不通,它逗留此处,想要探究灵石矿脉,对它而言,究竟是有什么用处,总不该是如兽爷一般,只想把晶晶亮的东西据为己有吧。

不过对于林白而言,阴精水兽老祖逗留此处的缘由究竟是何,对他而言,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他最关心的,是阴精水兽老祖,是否已赶在所有人之前,洞悉了灵石矿脉的下落。

要知道小方诸山举宗覆灭之后,对于此间最为了解的人,除却了阴精水兽老祖之外,再无旁人。而且它在此盘亘千年,对这一草一木,也都是熟稔到了极致,并且天生灵兽,自然有不同凡响之处,对于灵气的感知远超常人,也许矿脉已被他发现了都未可知。

如果阴精水兽老祖已经发现了灵石矿脉的具体位置,并且自己与它如果没有什么利益冲突,能够达成协议的话,岂不是可以赶在灵泉宗下手之前,就抢占先机。

隐世之局,如今正是诡谲变幻,风云莫测,哪怕只是能抢先一步,就可以给事情带来无尽的便利。而这对于如今只有剑阁一个盟友的林白来说,先机正是他所最迫切需求的!

“极品灵石,我逗留此处,是为了极品灵石!”阴精水兽老祖行事的确称得上是光明磊落,不等林白出言相询,便直截了当的将自己心中所求说了出来,而后又淡淡的加了一句,道:“不过我需要极品灵石,并不是要攫取其中灵气,而是要以灵石之力,为我恢复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