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79章 未雨绸缪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此言一出,隐世所有人哗然一片,他们知道,这话语的主人就是林白,隐世此番鏖战掀起的引子,恐怕也非他莫属。而自这话说出后,战争已拉弓上弦,箭不射出,绝不止步!

而所有人的注意力,更是完全撇开了灵泉宗和剑阁,聚集到了林白一人身上。

在经过小方诸山的覆灭之后,隐世所有人都已知晓,当初在小方诸山竞拍大会上,大出风头的所谓剑修木易,就是相师林白!而小方诸山的覆灭,实际上也跟林白是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如果不是顾太虚殒命与他手中,小方诸山也不会土崩瓦解的那么快。

可以说,正是因为林白的出现,才彻底打破了隐世原本的平静。不管是此前的那一场战火,还是宛若暴风雨般即将袭来的动荡,林白都可谓是不折不扣的引子!

而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隐世中人对于林白也做了许多详尽的调查,但调查的越是仔细,他们心中的惊骇便越是深重,越是觉得此人值得叫人忌惮和畏惧。

因为他的出现,将俗世的辉煌推向到了一个极致,将相师的荣耀,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以一介俗世相师之身,诛杀了顾太虚,了结了灵泉宗少门主,此中种种,恐怕就算是隐世中的那些成名耆宿,都根本无法达到这样骇人的地步。

而且更为叫隐世中人心惊的是,在对林白进行了调查后,他们更是发现,从林白出道至今,他还未尝一败,甚至传说中的仙,都曾陨落过在他的手下。

这样的一个存在,说成是一种奇迹和神话都毫不为过,他所达到的成就,即便是往昔视俗世如未开化野人般的隐世中人,都只能仰望,而无法及其项背。

谁也不知道,这个巨大变数的出现,将会把隐世的这一场纷争,引导到怎样的地步。谁也不知道,在这一役中,林白将会是重复昔日的荣光和神迹,还是会就此止步,身死道消与隐世之中,化作灵泉宗脚下所踩踏的另一粒垫脚石。

宣言已告结束,战争一触即发,虽然世间如今还没有什么争端升起,甚至还要比此前变得更加平静,但所有人都知道,如今的这种宁静,不过是暴风雨袭来的前夜罢了,只要霹雳声响,暴雨就会倾盆而降,天地如局,世人都要牵涉其中,无一能得幸免。

所有人都在徘徊,思考在这乱局之中,究竟是该何去何从,该如何保存自己的性命;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一个确切的结果,等待鏖战的爆发,从鏖战中捞取更多的利益。

但和隐世中人的喧嚣不同,在完成了这一切后,灵泉宗和剑阁,却是都如出一辙的陷入到了静默之中,再没有任何讯息传递,已开始备战。

“痛快,实在是痛快!我剑阁沉沦了这么多年,终于有机会让我们手中之剑,重绽光辉了!”而与此同时剑阁之中,玉具长老眼露精芒,轻弹长剑,言语如剑铮,凛冽无双。

“不错,我辈剑修,本就不该如此前那般,沉沦于门庭之中,不理外物。”不仅是他,泰阿也是双目神光毕露,整个人重又恢复了往昔的锐气,犹如是一柄出鞘的利剑般,散发着慑人的寒意,一字一顿道:“剑只有在血与火之中,才会磨砺得更锋锐,越是沉沦,剑便会越钝,若真是一直那么苟且生存,怕是早晚有一日,要剑折人亡!”

听着玉具长老和泰阿这杀机四溢的话语,林白不禁苦笑连连。虽说让剑阁与灵泉宗宣战,可说是他一力促成的,甚至剑阁的战书,都是他一手缔造的。但他还是没有想到,玉具长老和泰阿这些剑修,不但没有丝毫微词,反倒是表现得如此生猛。

不过仔细思忖一番后,他便明白玉具长老和泰阿如今的表现,虽然狂傲的有些反常,但实际上也是合情合理,契合他们身为剑修的特性。

要知道曾几何时,剑阁的存在,就如同是悬在整个隐世上的一柄利剑般,被隐世中人只能仰望,而无法企及,甚至被誉为隐世战力第一。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天地灵气的消散,剑阁中的剑修们却是渐渐变得消沉起来,他们手中的剑,甚至再没有了昔日的光辉,只剩下叫人觉得可笑的坚持和骄傲。

现在的他们,就像是守着一座正在消减的宝山,想要改变局势,却又无能为力的守护者一样。而如今林白的这举动,就等于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契机,一个改变的契机。

虽然他们都很清楚,鏖战一旦开始,剑阁必然会承受许多的折损,甚至可能会让剑阁就此烟消云散与世间,彻底的湮灭在历史长河中。

但身为剑修的骄傲,却是叫他们无比渴盼这一切,相较于在籍籍无名中消亡,他们更希望,希望自己能够在战争中死去!就算是生命仅剩下了最后一瞬,也要手中剑,爆发出人生中最为璀璨的一道光亮,唯有如此,才算没有白来过这世间。

也正是如此,他们对于林白的这个决定,才不但没有一点儿质疑,反倒觉得庆幸。

“林小友,战局将起,我仍然觉得,你让我们重新入世的这个决定,有些操之过急了……”而在快意的爽朗大笑许久后,玉具长老脸上露出担忧之色,道。

按照他所想,隐世的鏖战,就该在隐世中进行,不该牵连到太多。而且以灵泉宗的为人处事风格,一旦撕破脸,很有可能会对俗世悍然出手。

“放心,我这么做自然是无惧灵泉宗的狼子野心。”林白闻言,轻笑出声,眼眸中有寒光闪烁,淡淡道:“而且灵泉宗不涉足俗世还好,假若涉足的话,他们一定会后悔的!”

林白此言,绝不是在宽慰玉具长老,而是在前来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十足的把握。

且不说在出发之前,他就已经交代了张三疯,领着几女和自己的家人,悉数搬入昆仑圣地之中。以昆仑圣地之神秘,就算以灵泉宗之能,也根本无法寻找到。

退一万步讲,就算灵泉宗真有本事找到昆仑圣地,但他们只要胆敢进入其中的话,一定会后悔的只恨爹娘少给他们生了两条腿。且不说神秘莫测的道一,但就是昆仑圣地中陆吾和开明灵兽这两个大杀器,不管灵泉宗派出去多少强者,都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而且就算灵泉宗真的有胆将爪牙深入到俗世,想要搅乱林白的大本营,叫他自顾不暇的话,林白也是分毫不惧。经历过之前他率众覆灭地狱之举后,俗世中的那些天人和炼气士,已经在悄无声息之间,达成了一种蜕变。

如果说再没有此役之前,俗世中的天人和炼气士,只是一盘散沙,在隐世中人眼中,只是待宰的羔羊的话,那现在的他们,就是一群虎视眈眈的狼群。而且在天地第二变出现后,俗世的灵气也已提升了许多,不在隐世之下,世人的修为都提高了很多,战力和隐世中的这些人,都是在伯仲间,甚至如陈白庵和张三疯那样的强者,修为还在隐世中人之上。

灵泉宗的人不进入俗世还好,一进入俗世,就必将要置身于狼群之中。在刚刚瓜分了地狱底蕴的俗世狼群眼中,进入到俗世的灵泉宗,他们不是生死大敌,而是一群群的移动宝库,只要逮着一个,必定是要往死里揍,不把兜裆布扒光,都不会善罢甘休。

最重要的是,林白很清楚,随着天地灵气的变化,隐世重新入世,只不过是时间早晚问题罢了,俗世中人,早晚之间,都要面对这一事实。

与其等到许久之后,还不如现在就直接把这股力量暴露在他们的眼前,让他们尽早做好准备。这一场和灵泉宗的搏杀,就当是对俗世的再一次大练兵好了。

烈火炼真金,磨砺出宝剑,没有这些鏖战,一旦天地再有异变出现,一旦那些仙人借助某种力量,出现在世间,等到那时,俗世中人又该如何去面对。

所以,这一役不单单是为了林白自己攫取到灵石,完成开启五色祭坛,更是为了未雨绸缪,尽可能的做好应对以后将要发生的一切变数。

“老夫也是担心发生什么变数,鏖战起后,让你自顾不暇。既然林小友你成竹在胸,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玉具长老闻言,这才算是松了口气,而后将飞剑收入鞘中,正视林白,沉声道:“林小友,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咱们是大举进攻灵泉宗,还是?”

“暂时还没到战局挑开的时候,既然灵泉宗在等,那我们不妨也再等等他们好了。你们暂时先什么都不要做,专心备战便是!”林白轻笑出声,旋即郑重其事道:“在此之前,我还得再去一个地方,只有这一环接上,才能真正的万无一失!”

还有一个地方?玉具长老和泰阿闻言,顿时眉头皱起,面面相觑,不知林白此言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