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84章 神秘丹方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8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药王谷是什么地方,那是以炼制丹药而在隐世闻名的宗门,更是因为拥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丹方,所以才能在历经隐世沉浮后,依旧有如今这般巨大的家业。

而如今林白居然拿了一张丹方,来到药王谷,并且妄想凭借这张丹方,让他对药王谷的请求出现转机。这种举动,和俗世之人,带上一柄千锤百炼的利剑,去剑阁,想要让剑阁之人对他高看一眼,又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凡俗的利剑,就算锤炼再多遍,就算是用的材料如何珍贵,但终究只是凡物,如何能与飞剑相提并论?而就连翘和匡姓老人想来,就算是林白拿来的丹方再不凡,但又如何能跟药王谷传承了那么多年的那些丹方相提并论……

甚至在此刻,听着林白那笃定无比的话语,匡姓老人和连翘都是有些不以为然,只觉得林白实在是太过没有诚意。隐世如今的局势下,明明是他有求与药王谷,可是却想凭着一张劳什子丹方,就来改变这一切,这举动未免也太可笑了一些。

匡姓老人闻言轻笑不语,一边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向丹方扫去,心里一边想着,自己等下该如何回绝林白,让他彻底死了这条心,认清在如今的局势下,不要再耍什么小聪明。如果拿不出来实打实的好处,就不要再妄想寻求药王谷的帮扶。

但就在匡姓老人的目光,以无所谓的态度,眼角余光乍一瞥到丹方之际,他的目光却是突然变得挪不开了,眉头在拧成了一个疙瘩的同时,眼中更是露出了许多疑惑之色。

他在药王谷之中的身份,也算得上是高层人物,平素接触过的丹方也不在少数。但是让他吃惊的是,林白这个相师如今拿来的丹方,他竟然是连见都没有见过。

非但如此,甚至这张丹方上记载的诸多灵药,即便是以药王谷之能,能够拿出来的都只在少数。甚至其中有一部分,更是药王谷秘而不宣的珍藏,如果不是药王谷的核心门人,根本就不可能知晓,这些灵药存在于药王谷之中。

不过就匡姓老人所见,林白如今拿出来的这张丹方,并不是完整的,其中似乎还缺失了极为最重要的配料,以及炼制丹药时要慎重对待的步骤。

但即便是如此,以匡姓老人炼制丹药这么多年的经验,他能够感受得到,如果能补全丹方,以丹方炼制丹药的话,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极大蜕变。

这是怎么回事儿?林白到底是从何处得到的这张丹方?越是观详这张丹方,匡姓老人心中的疑惑便越是深重,愈发觉得此方的不可思议,愈好奇这丹方的来历。

甚至在此时,他已完全忘了刚才想好的一口回绝林白的托词,全部的心神,都完全沉浸在了这张丹方上,想要凭借自己多年炼制丹药的经验,来把这有所缺失的丹方补全,并且推演出这丹药如果炼制成功,会有何种效力。

但叫他失望的是,即便是以他之能,竟然完全无法补全这丹方所缺失的那一部分,甚至他觉得这丹方就像是一张万能的配方一样,不管是填入任何药材,似乎都能有所作用。不过他唯一可以笃定的是,只要补齐丹方,炼制出的丹药之神异,绝对不在药王谷珍藏的那数张丹方炼制出的丹药之下,甚至很有可能还略有超越。

就像是剑修对独属于自己飞剑的渴盼一样,身为炼制丹药的丹药师,匡姓老人以及整个药王谷的门人弟子,对于神异丹方的渴盼,也可说是无以复加的。

望着匡姓老人那阴晴不定的面庞,连翘心中也是充满了疑惑,他不明白,到底这丹方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竟然会让自己的这位长辈如此失态。

心念变动之下,他的目光也不禁向着丹方瞟了过去,但目光刚一接触到丹方,他整个人的神情,顿时也是变得如匡姓老人一般,时而面露喜色,时而眉头紧皱。

成了!望着这两人的神情变动,林白嘴角顿时有轻笑露出。他明白,自己抛出来的这丹方,对匡姓老人和连翘,乃至于整个药王谷,都起到了极大的吸引力。

不过匡姓老人和连翘如今的模样,也并没有太出乎林白的意料。要知道,他如今所拿出的这张丹方,正是当初程武癫和老骗子这对兄弟,从埋骨之地所获得的那张丹方。

以老骗子的讲述,借助这丹方炼制出的丹药,效果之神异,绝对非比寻常。如若不然的话,老骗子和程武癫这对兄弟,也不会在无法获得九阳换天木所结果实的时候,拼了命的在俗世搜罗各种灵药,想要借助这丹药,来化解老骗子六脉逆心之痼疾。

就林白所想,这张丹方,很有可能是如钉头箭一般,曾经存在于上古先民时代的至宝,是那些大巫们,在穷尽了毕生的修为和领悟后,所推演出的方略。

虽说药王谷传世已久,而且在炼制丹药一途上,更是有着常人所无法企及的资源和手段,但就林白想来,他们恐怕也绝对没有见识过这张丹方。

也正是因为这张丹方的存在,所以林白才有信心,认为自己和药王谷达成的协议,能够站在平等的地位上,不至于让药王谷狮子大开口,尽可能多的攫取利益。

该死,这丹方怎地如此难以推演,为何自己推演了这么久,依旧是得不出任何结果!而就在林白信心满满之际,匡姓老人内心已是开始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越是推演这丹方,他便越是觉得此方的神异,但诡异的是,这张丹方所缺失的那一部分,就像是茫茫无际大海中的一枚银针般,无论他如何寻觅,都茫茫无踪。

在推演时,他的心神都已经到了几近透支的地步,额头上不断有淋漓的冷汗冒出,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喧嚣不安起来,似乎随时都可能到走火入魔的地步。

不单单是匡姓老人,连翘如今的态势,要比他更为严峻。在他不自量力的开始推演这张丹方后,顿时就发觉到不妙之处,只觉得以他的心智,根本无法承担推演这丹方的损耗。

几乎是在第一时间里,他就急忙紧闭了双眼,再不敢接触这丹方分毫。但诡异的是,虽然他闭上了双眼,斩断了目光和丹方的连接,但丹方却是依旧在他的脑海中徘徊不止,无论他以何种手段,都根本无法抹去丹方对心神的侵扰。

在这种心神的极致透支下,汗珠已是顺着他的脊椎骨在不断的往下淌,甚至连他的身躯,在此时都已经开始不断的颤栗,似乎随时都可能瘫软在地。

“匡前辈,不知道这张丹方如何?”而就在匡姓老人和连翘,在这丹方的诱惑和因推演而对心神造成极大负担时,林白嘴角带笑,轻轻出声。

话语声虽然恬淡,但却是带着一种诡异的慑人力量,只是传入匡姓老人和连翘的耳中,顿时便叫他们觉得就像是耳畔有春雷乍响般,叫他们迷乱的心神,顿时归于本位。

好险,如果不是林白这当头棒喝,恐怕就算以自己之能,也要沉浸其中,无法自拔,直到心神耗费枯竭,才能从其中走出!一声发出,匡姓老人身躯一颤,眼眸中的迷惑顿时重归清明,不过在他的额头,却又是有冷汗渗出,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是老夫失态了……”抬手抹去额头的冷汗后,匡姓老人这才苦笑着向林白拱了拱手,而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疑声道:“林道友,这张丹方不知道你是从何得来?”

“怎么,莫不是我这丹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还望匡前辈指正!”林白闻言轻笑出声,并没有直接回答匡姓老人的问题,而是笑吟吟的向着他反问道。

自己这问题问得实在是太不该了!此言一出,匡姓老人顿时摇头苦笑,只觉得自己在这丹方的诱惑下,内心已是失去了往昔的平静,变得失态了。

这丹方之神异,堪称是他生平仅见,这样的神异之物,来历必然不凡,而这样的东西,不管是谁,又怎么可能会轻描淡写的将其来历直接讲出。

这一次,自己和药王谷的打算,恐怕是真要落空了。如果这张丹方真的是拥有足够高的价值,也许真的是要跟林白站在同样的地位上,签下平等的条约,而不是如之前那几次隐世的动乱时,形似所迫下,那些宗门可以任由药王谷狮子大开口,随意宰割。

这年轻人到底是有什么不凡,为何一切到了他身上,都会发生着如此大的不同?

“丹方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老夫失态了……”匡姓老人轻笑摇头,而后缓声道:“不知道林道友要用这丹方,跟我药王谷谈什么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