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85章 拖延时间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底牌已经抛出,并且起到了意料中的成效,那来意又还有什么隐瞒下去的必要?

“我此番前来,乃是想与药王谷商量一下,看看能否与药王谷联手,建立攻守同盟,对灵泉宗发起挑战。”林白轻笑一声,而后郑重其事出声,向着匡姓老人拱了拱手后,接着道:“只要贵谷能答应,一切都好商量,还望匡前辈能够玉成此事。”

果然是为了这个来的!匡姓老人闻言,没有直接回答林白,虽然他早已笃定林白此番前来,为的必然就是此事,但如今听到林白提及正题,脸上却还是不禁有苦笑露出。

他知道,如今药王谷的态度,与林白没有拿出丹方之前,已是有了极大的不同。如果林白没有拿出这张神秘的丹方,那药王谷自然就可以如往昔一般,对林白狮子大开口,不管建立联盟与否,都可以从林白的手中,敲诈走一大笔不菲的收获。

但如今丹方拿出,局势已是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匡姓老人可以笃定,不仅仅是自己个人,就算是对于整个药王谷而言,都绝对不会错过获得这个丹方的机会。

而这样一来,就意味着,不管他们药王谷究竟是否要与林白达成协约,大前提就是,必须要跟林白处在同样的地位。而在这样的局势下,想再狮子大开口,已是完全不可能。

望着身前这个面带微笑,神情恬淡的年轻人,匡姓老人心中甚至都有叹服之感生出。在林白没有前来之前,他实在是没想到,局势会有这样意想不到的转变。而且他相信,不仅仅是自己,就算是整个药王谷,恐怕都没有预料到如今的这一幕。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拥有着怎样不可思议的造化和气运,为什么好像在他面前,无论是怎样既定的事情,都会有叫人意想不到的变化,似乎不管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甚至此时,匡姓老人心中,对林白更是生出了一种好奇情绪。

“林道友,实在是不好意思,匡某在药王谷虽然也有一席之地,但这种重要事情,却不是我一人能够独断的,我必须要禀报谷主后,再做出决断。”沉默许久后,匡姓老人面带歉意向着林白一笑,接着道:“不知道林道友你能否等谷主丹药炼成后,与他详谈此事?”

丹方的出现,已是改变了双方所处的位置。在这样的态势下,匡姓老人已是无法再按照之前药王谷既定的方略,来跟林白商谈此事,他必须要把出现的这种变数,把这张残缺的丹方,带到药王谷谷主和高层的面前,让所有人再重做决断。

“无妨,林某此番前来,带着十足的诚意,自然是不怕再等。”林白微笑道。

他早已料到,和药王谷的谈判,一时半会是不会得到什么准确的讯息。因为他早就知晓,药王谷的这些人,绝对是想不到,自己会拿出来丹方这个如此叫他们意动的东西。

“如此就好。”见林白并没有太过急切,匡姓老人这才轻舒了口气,然后面带尴尬之色,向林白歉意一笑,道:“林道友,不知道你能否将这张丹方交给我,我好将其带给谷主,让他参详一番,然后好再跟林道友你商量结盟的细节。”

“就算是匡前辈不说,这丹方我也是要托您带给贵谷谷主的。”林白摆了摆手,示意匡姓老人无需跟自己商量什么,尽管拿走丹方便是。

如匡姓老人之前探寻的结果一样,林白如今交出的这张丹方的确是残缺的,丹方的原件,依旧在老骗子的手中,并且老骗子也在研究炼制丹方所载丹药的可能。

至于缺失的那几样重要配药,则是被林白牢牢的记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只要他不愿意说,不管是什么人,都无法把这些东西从他口中逼问出来。

而且他相信,即便是药王谷在炼制丹药一途上,有着不同寻常的造诣,但以他们之能,也绝对无法将这缺失的丹方补全。因为丹方的每一种灵药的配置比例,都是经过了无数人以毕生之力,所推演出的,可以在最微妙的平衡间,发挥最强大的效力。

就算药王谷拥有再多的经验,但想要在朝夕之间,就完成这种耗费了无数人心力,所达到的事情,都绝对只是痴心妄想,而且结果也必然如之前的连翘和匡姓老人一样,在推演的过程中,遭受极致的心神损耗,不但不能取得成果,反而会反伤己身。

“那就多谢林道友了。”匡姓老人闻言,顿时面露激动之色,小心翼翼的将林白递来的丹方折整齐,贴身收好后,向着连翘使了个眼色,道:“连翘,你带林道友和冷道友下去休息,记得要让人小心伺候着,只要林道友有什么请求,都一定要尽力满足。”

“那林某就叨扰了!”匡姓老人已是下了逐客令,林白自然也不好继续待在此处,便轻笑起身,向着匡姓老人拱了拱手后,跟在连翘身后,便向药王谷的客房赶去。

不得不说,药王谷之财大气粗,的确是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在林白等人跟随连翘,赶到进入客房后,赫然发现,在俗世之中被无数人争抢的灵药,竟然是被药王谷就这样当做观赏的盆栽,摆在客房之内,就如同是被观赏的景观一样。

这种雄浑的实力,实在是叫人不得不叹服药王谷的兴盛,实在是匪夷所思。

“师尊,我看这药王谷根本就没有好好跟我们谈判的心思,以我之见,他们那劳什子谷主,根本就没有在炼制丹药,恐怕是在故意躲着我们,想先晾晾我们,然后再狮子大开口的谈条件!”等到连翘告退后,冷展颜顿时冷哼出声,面上满是不悦神情。

她的不悦,倒不是因为谈判没有完成,而是不悦与药王谷的这种态度。这些人如今的表现,虽然看似恭谨,但无一处不是透着一股颐指气使,高人一等的态势。而且这些托词,更分明是在小觑林白,她不敢想象,如果不是林白拿出丹方的话,这些人开出的条件,将会是何等的苛刻。协议可以不谈,但轻视林白,是她所无法接受的。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林白闻言轻笑出声,冷展颜看得出来药王谷的托词,他如何又能看不出来。不过对于药王谷的这些小心思,他也觉得不足为奇,世人趋利,药王谷也不例外,如果换做自己,有机会狠宰别人一笔,自然也不会错过。

“那咱们难道就这么忍着不成?”虽然被林白宽慰了一句,但冷展颜依旧是觉得难解心中郁闷,恨声道:“师尊,以我之见,若是这药王谷等等开出的条件,还是极其苛刻,那不如我们就直接撇开他们。我就不信了,以师尊之能,还对付不了一个灵泉宗!”

“一个灵泉宗自然是不惧,但他们这两者如果并在一处,那对我们就极为不利了。我们得不到的,也不能让我们的敌人得到,这才是我们这一次过来所要达成的目的。”林白漠然一笑,而后意味深长道:“而且以我之见,如今在这药王谷的,恐怕还不止是我们!”

不止是我们?听到林白这话,冷展颜顿时一愣,有些疑惑的望着林白。她不明白林白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前来药王谷的不仅仅是他们,还有其他人不成?不过那其他人,又到底是什么人,莫不会是灵泉宗的那些人不成?!

而如果灵泉宗的这些人也在此的话,那这场谈判又该是何等的艰难,就算是如今师尊拿出了丹方,但在两虎相争之下,药王谷岂不是依旧要坐收渔翁之利?

“等着看吧,好戏很快就要上演了。”与此同时,林白轻笑出声,眼眸中有精光闪烁。

与此同时,匡姓老人正行走于药王谷的鼎状巨山之间,山峦之上,处处皆有诡异的白烟缭绕,散发出逼人的灵气和热意,直叫人觉得这山脉真如是什么鼎炉一样。

而等他走到山半腰处的一处洞府前时,终于止住了脚步,而后抬手轻轻叩门,面露恭谨之态,对门内沉声道:“谷主,我已见过林白了,事情出了些变数……”

话音乍一落下,洞府的大门豁然洞开,顺着洞府之内,一股浓郁的药香顿时向人扑面袭来,缭绕与那药香下,直叫人觉得周身轻灵,如腾飞在九天间。

饶是已不是第一次来到这洞府,但在这气息侵袭下,匡姓老人面上仍是忍不住露出迷醉之色。许久之后,他才算是恢复了常态,举步向着洞府内走入。

只见在这洞府之内,虽然并无任何照明设施,却是通明一片,无论是墙壁,还是洞府内的布置,均是赤红一片,犹如是一片片缭绕的火云般。

而在洞府的正中央位置,正有一座巨大的鼎炉高高矗立,鼎分三足,顺着三足下的地面,正有一蓬蓬色作赤白之色的烈火在不断以某种诡异的韵律,喷涌不止,每一次的喷出,都叫室内的温度升高一分,光华变动间,照耀的鼎炉前盘坐的两名老者,宛若火中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