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86章 价值三千灵泉的丹方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这是药王谷的最核心之地,是鼎山的最隐秘之所,鼎山勾动地火,而地火之精,则是凝聚与此处。正是因为地火之精的缘故,所以这洞府,才会并无灯火,而有灯火通明之象。

此处洞府,不单单是药王谷历代谷主的修炼之所,而药王谷在炼制一些珍稀丹药时,也会借助此处的地火之精,以此处的鼎炉进行炼制。

“长庚,发生了什么变数,让你神情变得这么不自然?”而就在匡姓老人感慨此间洞府神异之时,盘膝坐于鼎炉前的一名须发皆白老者,缓缓睁开了双眼,缓声道。

这老者年事虽然已高,但却是鹤发童颜,尤其是他那双眼睛,闭上的时候,叫人觉得如凡俗中的耄耋老人般沧桑,但眼眸睁开之际,却是有如同烈火般的逼人锐气释放,那明亮程度,简直要比年轻人更为慑人,足见修为之精深。

此人名作归阳,正是药王谷这一代的谷主,修为更是药王谷第一人!

“林白带来了一张丹方……”匡长庚闻言后,向着归阳施了一礼后,将丹方递到归阳手中,而后恭声道:“就属下所见,这丹方极为不凡,所以在我看来,我们之前定下的和林白交涉的那些条件,怕是有些不妥,所以我就先行安排他们歇息,来让谷主拿主意。”

“拿了张丹方来我们药王谷,这年轻人还真是好笑……”匡长庚话音刚一落下,盘膝坐于鼎炉旁的另一位老者,脸上顿时露出耻笑之色,向着匡长庚淡淡扫了眼,不屑道:

“我药王谷什么丹方没有,区区一名相师拿出的丹方,就让你如此失态,连这点儿决断能力都没有,长庚,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如何能担起重任。”

这老者名叫杜若,乃是药王谷中,与匡长庚平级的一名长老,也是药王谷未来谷主的有力竞争者之一。因为竞争的缘故,两人原本就势如水火,匡长庚此番接洽林白,居然连这么点儿小事都没有办好,他自然是要借机发作,好好的嘲讽匡长庚一番。

匡长庚闻言,面色顿时变得阴沉了下来,面露不悦之色向着杜若扫了眼后,不冷不热道:“不知道杜若师兄你接洽灵泉宗之人,和他们达成了什么条件?”

如林白所料想的一样,此番前来药王谷的人,的确并不是只有他一个。而且就在他抵达药王谷之前,灵泉宗派来的使者,也已到达。只不过那人也如林白一样,并没有见到药王谷谷主,而是被杜若接洽,与其商谈进行结盟的条件。

“灵泉宗的诚意,自然是要比那姓林的高的多!”杜若闻言冷然一笑,淡淡道:“灵泉宗之人已经答应我,只要我药王谷与其结盟,每年提供给我药王谷三千瓶灵泉。你看看人灵泉宗,再看看那姓林的,一张丹方就想打发我药王谷,莫非他把我们当成是叫花子了!这样的人,长庚师弟你不但跟他商谈,居然还来叨扰谷主,若换做是我,早把他赶出谷了!”

三千瓶灵泉!听到杜若这话,匡长庚心头不禁一紧,瞬间明白了杜若为什么一反常态的,在谷主面前,如此肆意贬低自己的缘由所在,原来他竟是谈成了这么一大笔买卖。

要知道,灵泉宗之中,虽然拥有灵泉水脉,但出产的灵泉,在满足自己宗门的需求后,对外的出售量并不算太高,这三千瓶,恐怕已是占了灵泉宗往昔对外出售的大半。

可如今灵泉宗为了求得药王谷的支持,居然直接拿出了宗门大半的收益,来对药王谷进行拉拢,不可说不可是花了血本,而林白拿出的这丹方,和灵泉比起来,也着实不如。

该死,早知道自己就不该去接洽林白,而是该从杜若手中抢出这个和灵泉宗接洽的机会,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如今又怎用看杜若的脸色,也可以好好的奚落他一番。

但匡长庚明白,如今自己就算是后悔,恐怕也已是晚了。而且就他所想,三千瓶灵泉,与丹方孰轻孰重,只要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出其中高下。这一次,林白恐怕是注定要白跑一趟,而药王谷和灵泉宗达成协议,恐怕也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不过即便如此,他心中还是存着一丝期冀。就他所见,林白交出的这张丹方,的确是极为不俗,如果真能被谷主看出什么的话,也许事情还会有转机。

“长庚,这张丹方怎么是不完全的?”而就在匡长庚神情变动之际,归阳的目光在向着丹方扫视良久后,突然抬头,向他沉声发问,话语声中,更是明显有不满之色。

“长庚师弟,你这干的是什么事情?”杜若闻言,心中顿时狂喜,哪里肯放过这个奚落匡长庚的机会,冷笑道;“被人家拿一张劳什子丹方给打发了就算了,而且拿来的居然还是一张不完整的丹方,这样的事情,你居然也干得出来!”

完了!匡长庚闻言,心中顿时一凛,只觉得自己此番的举动,怕是真要让谷主失望了。但就在他心惊胆颤,想着该如何回答谷主,好平息他心中怒意的时候,却是骤然发现,谷主捏着丹方的手,竟然有些不自然的颤抖,似乎内心极为激荡。

难道谷主是看出了这丹方的不俗,知晓了这神秘丹方的来历不成?这个不经意间的发现,登时叫匡长庚觉得就像是把握到了一线希望,没再去理会杜若的冷嘲热讽,而是恭声对归阳道:“属下之前也看出这丹方是不完全的了,不过据我所见,这应该是林道友有心想要隐瞒,等到我药王谷与他定下盟约后,自然就会提供给我们完整的丹方。”

“什么狗屁话!”杜若闻言,冷笑连连,面露不屑之色,沉声斥责道:“他林白也不看看如今的局势,是他在求我药王谷,不是我药王谷在求他!拿一张丹方来糊弄我药王谷也就罢了,居然还是一张不完整的丹方,这样的人,长庚师弟你居然也敢替他狡辩!”

“闭嘴!”但出乎杜若的意料,就在他这耻笑刚一发出,归阳的脸却顿时拉了下来,神光四射的双眼,向着杜若猛然一瞪,叫杜若直把已到嘴边的更多嘲讽话语咽回肚子,而后他又重新转头,郑重其事的望着匡长庚,沉声道:“你确定他手里有完整丹方?”

事情果然是有转机!听到谷主这话,匡长庚心中顿时狂喜一片,只觉得就像是突然经历了一场如饮用莲心茶般的冰火九重天般,眼前有希望之火闪烁,虽然他不能确定林白手中是否有完整丹方,但他知道想要压过杜若一头,就必须给归阳一个肯定的回答。

当即没有任何犹豫,匡长庚硬着头皮,用笃定无比的口气道:“以属下对林白的了解,我相信他绝不会拿一张不完整的丹方来搪塞我药王谷,他手里应该是有完整丹方的!”

此言一出,场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宁静了下来。归阳紧紧捏着那张丹方,双眼紧闭,洞府之内的地火之精倏然变动不止,照的他面容阴晴不定,叫人看不出他心中是有何想。

这丹方究竟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为什么会让谷主发生这么大的变化,甚至还为自己打断了匡长庚的话,而怒斥出声?!看着归阳那张阴晴变化的面庞,杜若的一颗心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他不明白,到底这丹方是有什么,值得谷主如此郑重以待。

要知道此前在他与灵泉宗之人交谈完毕,将灵泉宗许下每年三千瓶灵泉的协议讲出后,归阳可是对他大加赞赏,并且言语间已表露出了要与灵泉宗合作的意愿。

但此时此刻,归阳却是重又闭上双眼,如在思忖什么,显然是对之前的决策有所疑虑。

这丹方到底是有什么神异之处,为何叫谷主前后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难道谷主认为,这张不完整丹方的价值,还在灵泉宗许诺的每年三千瓶灵泉之上吗?

“长庚,你有没有给他讲过灵泉宗之人来此的消息?”沉默许久后,归阳这才重又睁开了双眼,望着匡长庚淡然道,那神光四射的双眼,注视着匡长庚,直叫匡长庚觉得,自己在这目光下,似乎已是变成了初生的婴儿,全身再无任何秘密。

“没有,我只是跟他说谷主在炼制丹药,丹药未曾炼制完成前,我无法做出决断。有关灵泉宗来此的事情,我没有向他透露分毫。”虽然不明白到底这丹方是有什么吸引归阳的地方,但匡长庚也明白,天平已是慢慢偏向了自己这一边,当即朗声回答道。

而且在话语声发出的同时,他眼角的余光更是不禁有些自得的向一旁吃了个瘪的杜若望去,眼眸中满是傲然和冷嘲热讽,在讥讽杜若的不自量力。

“很好,这件事情长庚你做的很好!”沉默片刻后,归阳缓缓点头,面上露出赞许之色,对匡长庚赞赏有加,而后握紧了丹方,轻笑道:“这姓林的年轻人倒真是有趣,拿了张丹方来我药王谷不说,而且拿来的这丹方还是如此不寻常,真正是搔到了我药王谷的痒处!”

完了!此言一出,杜若顿觉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心中对丹方的好奇也愈发深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