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90章 宴无好宴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所有人都已经震惊无言,要知道在他们的眼中,林白走得很平稳,从脚步迈出到现在,不过是走了寥寥数步而已,而且那种地面震动虽然诡异,似乎也没有什么太过不可思议之处,但偏偏却是能把这灵泉宗的使者,震得吐血横飞,这实在是太惊人了!

难道那种脚步迈出的震动,其中还另有隐情不成?药王谷的一应人,不禁有些怀疑,刚才林白在迈动脚步时,是不是对这灵泉宗使者暗地里还动了其他的小动作,不然的话,如何会叫这修为不弱之人,落得如此悲催的下场。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林道友不过是初入隐世,就有如此不凡的修为,实在是叫人叹服!”而就在此时,顺着鼎山上,渐有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传下,而后一个人影飘忽而至,向林白拱手轻笑了声后,转头对杜若道:“杜若,挽江湖道友入席。”

此人话音乍一落下,场内那些原本盘膝坐地的药王谷中人,顿时急忙起身,恭谨无比的向着来人施礼连连,即便是那心有不服的杜若,也是如诸人一般对来人恭敬有加。

正主来了!林白闻言,登时便向着身前出现那人望去,目光所及之处,只见白发及肩,挽着一个道髻,看上去就像是和俗世间那些垂暮的老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而且随着归阳谷主的靠近,林白更是觉得场内充斥有一股古怪的味道瞬时弥散开来,那种味道,就像是无数药物混杂在一起,虽然不甚浓烈,却分外清晰。而且闻到这气味,便叫人觉得心神一凛,整个人的道心都变得空明了许多。

在此人的身上,定然是藏匿了什么东西,不然的话,绝不可能叫人有此种感觉。

感触着这气机,林白不禁暗暗调动照见本源之力,向着归阳谷主探查而去,想要看看,此人身上究竟是藏匿了些什么东西,为何会有如此不凡的效力。

但就在林白的双眸碰触到归阳谷主的一刹那,他只觉得自己眼前顿时一花,眼前这个看上去宛若是凡俗吹垂暮老人般的归阳,好像全身上下,都被包裹在了一种浓烈的光华中,而这种光华的拦阻,更是使得林白的照见本源之力,根本无法再得到寸进。

而就林白所见,这种诡异的光华,乃是从归阳谷主胸前心口位置所散发出来的,那个位置 光芒,分外的耀眼,在照见本源之力的感触下,璀璨得夺目,犹如是一团烈焰。

仿若是感知到了林白的探查般,归阳淡淡一笑,而后双目轻描淡写般向林白瞟去。

轰!就是这轻描淡写的扫视,却是直叫林白觉得,就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般,整个人更是不受控制的,直接朝后倒退出数步。

他无法去描绘刚才归阳的那一眼,从那目光中,林白根本看不到任何属于人类的情绪,堪称是冷漠到了极点。而且那种目光,更是叫林白觉得,自己在归阳的眼中,就像只是一只低入尘埃中的蝼蚁一样,根本不需要他以正眼来面对。

此人之修为,绝对深不可测,尤其是他身上藏着的那东西,绝对堪称是一件重宝!甚至很有可能,是这药王谷的传承秘器,拥有不可思议之效力。

“长江后浪推前浪,林道友的威名,实在是实至名归,来来来,我们共同赴宴!”归阳就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林白之前的探查一样,笑吟吟的走到林白近前,然后扯住林白的胳膊,宛若是领着一位子侄晚辈般,热络无比的将他向宴席引去。

不知道是这归阳谷主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使然,他竟是把林白直接引到了自己的主位之上,与林白和冷展颜共坐与同一桌之上,而那被杜若掺扶起来的灵泉宗使者,却是只能屈尊与药王谷的一应长老同坐一席,明显是被归阳冷落了。

谷主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因为那丹方的缘故,他已做出决定,要放弃灵泉宗开出的惊人条件,打算选择与林白联手吗?望着归阳这动作,杜若眉头紧皱,面色阴沉如水。

不仅仅是杜若,那刚刚在林白手下吃了个闷亏的灵泉宗使者江湖,面色也是阴沉得如同铅块,望向林白的眼眸间,既有畏怯,又有无法掩饰的怒火和杀机。

如今归阳已至,客随主便,他心中虽然恼怒,却是不敢发作。刚才归阳不在,林白和他动手,那也算不得什么,但如今当着归阳的面动手,那就是不给药王谷面子。

这是怎么回事儿?不仅仅是杜若和江湖,就连匡长庚心中也是充满了疑惑。虽然他知道谷主对七集丹丹方极为重视,但他还是有些想不明白,为何谷主会让林白师徒与他同坐在主座之上,要知道,这个座位,无论客人何等尊贵,可都是归阳一人占有的。

难道谷主已经做好了决定,要跟林白联手?念及此处,匡长庚心中已是充满了狂喜,只觉得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自己距离谷主的宝座,明显又接近了许多。

别说是他们,就连林白,也是有些搞不清归阳的用意。在他原本想来,自己的座位,应该是放在和江湖平齐的位置,这样才能显示出药王谷的不偏不倚。

但如今归阳却是把他带到了主位之上,这实在是叫人不解。而且看匡长庚和杜若的那幅愕然面容,很显然,归阳如今的举动,只是一时施为,并不是药王谷原本的打算。

总不该是因为自己之前煞了那灵泉宗使者的威风,在这种强悍实力下,所以归阳才会高看自己一眼,认为与自己结盟,要胜过和灵泉宗结盟吧?

但林白很快便打消了这种可能,因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药王谷未免也太过短视了一些,而且也不符合药王谷最大可能从自己与灵泉宗两者间攫取利益的本意!

那总不该是他头脑热血上涌,与自己有相见恨晚之感,所以才如此施为吧?这念想一出现,林白便觉得可笑,自己又不是万人迷,归阳也不是女人,如何会对自己青眼有加。再者说了,一个传承千年的宗门之主,早已是人精,如何会凭一腔热血做事。

恐怕归阳此举,既不是因为刚才的争锋,高看自己一眼,也不是头脑热血上涌,而是故意想要这么做,要用这种看似偏袒一方,冷落一方的手段,让自己对他感恩戴德,让灵泉宗的人,认识到局势的严重性,好拿出更多的利益来满足药王谷的胃口。

好精明的人!越是思忖,林白便越觉得此种想法的可能性之高,而且心中更是暗暗慨叹出声,愈发觉得这归阳绝对不是什么好相与之人,必须要谨慎对待。

而且就林白所见,归阳之所以会没有偏袒灵泉宗,而是露出偏向于自己这一方的态度,并不是因为自己压过江湖一头,而是因为自己拿出的那丹方,打动他了……

那丹方到底是什么,炼制出的丹药究竟是有什么效力,为何会让归阳做出这样的举动,想要刻意与自己表示亲近,来让自己感恩戴德,好拿出完整的丹方?

虽然眼下林白还无法确定,但他心中却是已经做出决定,归阳越是如此,自己便越是要矜持,绝对不能因为归阳的一时示好,就中了他的圈套,把完整丹方交出。

否则的话,谁也无法保证,在没有立下完备的契约前,归阳得到完整的丹方后,会临阵变卦,撇下自己,和灵泉宗暗通款曲,那样一来,自己岂不是腹背受敌。

筵无好筵,会无好会,不管这归阳心中到底是做何想。自己这一次,都必须要谨慎对待,不能为一时的假象而迷惑了双眼,否则必将把局势带到难以控制的深渊。

“群雄齐至,我药王谷蓬荜生辉,还望各位看在我药王谷的面子上,能够暂时放下束缚,咱们彼此把酒言欢,畅谈修行之事,也算是人间一大乐事!”落座之后,归阳轻轻抚掌,轻笑一声后,向着一旁侍奉的药王谷弟子招招手,淡淡道:“开宴!”

此言一落,那些侍奉在侧的药王谷弟子,顿时行动起来。无数奇珍异果,山珍海味,顿时如流水般,便向着桌面上端了过来。

不得不说,药王谷的底蕴实在是太惊人了,端上来的那些佳肴,竟然悉数都是以极为珍稀的灵药所烹制,佳肴只是一上桌,顿时便有一股股澎湃的灵气弥散而出。

望着桌上这琳琅满目的一切,林白不禁微微色变,不仅仅是他,江湖也是眉头微蹙,神情变幻不定,一脸若有所思之色。

要知道,如今这宴席之隆重,虽然看似是药王谷在表现好客之道,要让宾客有宾至如归之感。但何尝又不是在展示他们的底蕴,在告知林白和灵泉宗之人,想要打动我药王谷,就必须要拿出实打实的十足诚意,否则的话,一切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