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92章 前后异变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该来的还是要来,终究是根本躲不了的!

“只要你不怕死,我又有什么不敢应战的!”林白傲然起身,直视江湖双眼,轻描淡写道:“只是我怕你这一腔脏血,污了药王谷这清静之地。”

好高傲的口气,好大的杀性!此言一出,场内一应药王谷之人登时倒抽冷气连连,只觉得林白杀心实在太重,不过再一回想到林白在俗世,以及进入隐世后的一举一动,当即又觉得释然,这样的人物,面对江湖此种撩拨,若不起杀心,那才真是出了邪了!

“这么说来,林道友是愿意与我一战了?”江湖的面色此时已是阴沉得几乎快要滴下水来,双眸如冷冽的刀锋般,狠戾无比的盯着林白,一字一顿道。

林白朗笑出声,淡淡道:“你要战,我便战,只要你不畏死,我何惧之有?!”

话音落下,场内气氛已是紧张到了极致,空气宛若凝固,一片剑拔弩张的肃杀气氛。所有人都明白,在此种态势下,一场鏖战已是不可避免。

“两位道友好重的杀意……”而就在此时,原本面带笑意,静静端详着两人的归阳缓缓起身,手持一杯莲心茶,轻饮而下后,淡淡道:“不过以老夫之见,两位道友此战,还请万望以和为贵,只是切磋便可,万万不要做那夺取彼此性命之举。”

“既然归阳谷主发话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饶你不死!”林白早就料到,归阳绝对不会坐视他和江湖两人,在药王谷中掀起杀劫,当即漠然轻笑出声。

江湖没有吭声,但神情却已是不善至极,双手抬起,向着归阳微微拱手示意后,没有任何迟疑,直接了断的便一脚朝前迈出,向着林白逼来。

随着他的动作,那一应药王谷之人,登时四散开来,以林白和江湖二人为圆心,迅速扩散开来,密密麻麻的站在两侧,面露玩味之色,想要看看究竟会鹿死谁手。

一脚迈出,江湖身上的气息顿时大变,顺着他的身躯,一股浓郁无比的黑色水元气息,宛若是飓风卷起的浪涛般,冲天而起,直叫四下的光亮都在摇曳,似要被这气机震得熄灭。

潮汐澎湃,惊涛骇浪,虽然江湖与林白还有一段距离相聚,但却是依旧能够感觉得到,这种恐怖的威压。他只觉得,在自己与江湖之间,就像是突然有一个由恣肆汪洋组成的无形空间形成,无尽的海浪正在哗啦作响,凶猛浪涛,要直击九重天外。

这一击只是乍一发出,药王谷观战之人,顿时便微微色变。这才是隐隐然有凌驾于隐世所有宗门之上的灵泉宗门人,所该拥有的气势。

“此人之前不过是连自己以脚步牵动地脉,释放出的龙脉威压都无法承受,怎地如今手段居然变得如此不凡?”感触着这气机,林白眉头顿时拧成了个疙瘩,沉思片刻后,目光渐渐向江湖身后不远的那灵泉宗门人望去,但见那人畏畏缩缩,似乎颇为畏惧场内杀伐。

不仅仅是林白,此时归阳的目光,也正在那灵泉宗门人的身上不断徘徊,时而又疑惑,时而又错愕,但许久之后,渐渐有释然笑容露出,而后重将目光投到了场内。

“今日我就借药王谷宝地一用,让你灵泉宗之人知晓,与我林白为敌,是一件多么错误的决定!”虽然不明白江湖这种奇异蜕变的缘由究竟是出在何处,但林白却是没有分毫惧意,迎着那骇浪之威,直接朝前迈出一步,朗声笑道,豪气干云。

一脚迈出,场内之人顿觉林白的身体就像是发生了某种不可言说的异变,再不复此前那种风轻云淡的态势,就像如今的林白,已不是之前的林白。

如果说之前那个风轻云淡的林白,就像是藏锋与鞘的利剑的话,那么此刻,剑已出鞘!

顺着他的身躯,有阵阵冷冽刺骨的肃杀之感释放而出!甚至这种气机,都叫场内之人,眼中开始有诡异的错觉出现——他们只觉得,好像如今这天地万物,突然都开始以林白为中心开始了运转,正在以他为圆点在转动。

虽然一切还是之前的一切,宴席还是那个宴席,山峦还是那个山峦,但好像都已经完全不同,就像是空间也已经被扭转,被林白所吸引。就像是无形中有一只不可见的大手,正在把这世间的一切锋锐气势,扯向了林白所在的位置一样。

“俗世凡俗小辈,也敢来隐世逞威。我便替门主先灭灭你的威风,等鏖战起后,必取你之小命,再让你的家人,为我灵泉宗奴仆……”感触着林白的气机,江湖没有分毫畏惧,背负双手,冷笑出声,话语平淡无比,如已成竹在胸。

如果说江湖之前的话,不过是叫林白有所触怒的话,那他如今针对林白家人的这些话语,无疑就是在触动林白的逆鳞,龙有逆鳞,触者必死!

没有任何迟疑,林白直接出手了,右手朝前虚虚一招,飞剑登时铮然出鞘,一道宛若流光般的剑华,倏然而出,立时便叫虚空震颤,日月无光,空间都似要崩塌。

“九曲黄河,惊涛骇浪,起!”与此同时,江湖一声厉喝,顺着他的身躯登时有九道诡异的水元气息轰然而起,宛若是九条水龙,要搅动天地,行云布雨。

水龙蜿蜒,苍劲有力,水元气息浓烈到了极致,几乎都要将这水龙化为实质,诸人只觉得龙躯扭转间,每一片鳞甲都清晰可见,杀机森寒,直扑林白,凶煞逼人。

轰!说时迟,那时快,只是短短顷刻的时间,剑华与那水龙陡然冲击到了一起,剑华扭转间,登时便将水龙粉碎,将那硕大头颅直接割裂,天地间一切都不复存在。

狂暴的气机弥散开来,慑人至极,直叫周遭观战的药王谷门人后退数步,才算稳定住身形。所有人的面容上,都有异色出现,这就是大争之世的异象,强者辈出,每一个人都有着卓绝的实力,如今只是试探之击,就已有如此威势。

若是换做寻常人,根本不用置身战团,单是弥散出的这威压,都足矣叫人有死无生。

“好小子,果然是有几分傲气的本钱,不过即便如此,你也难逃死在我灵泉宗手下的结局!”一击结束,江湖面上并无畏惧,神情镇定,冷笑出声。

林白一语不发,神情凝重,照见本源之力放出,向着江湖扫视连连。此人前后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在之前的那次对抗中,他连地脉虬龙散发出的余威都无法抵挡,但如今施展出的手段,却是可以挡住自己飞剑的攻击,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

若说是此人之前有意隐瞒实力,故意想要为了此时扬威,那就算是打死林白,他就绝对不会相信。以此人的心性,若真是有那样的实力,绝对不会隐忍到此时,而是会在第一时间就显露出来,并且会以此来奚落自己,彰显灵泉宗的威权。

而这样一来,眼前这江湖,之所以会有如此异变,就一定不是因为他自身实力的缘故,而是他得到了什么可以依仗的外力,并且因此才信心满满,敢与自己相抗。

不过即便是如此,林白依旧是全然不惧,大风大浪他都走过来,又怎么会畏惧眼前这不入流的江湖,不管此人有什么依仗,都改变不了今日必定要落败的局面!

林白不言不语,嘴角挂着森寒冷笑,而后一步步向着江湖逼近,每一步的迈出,林白身上的气息集变得凛冽一分,宛若是在跟随天地而脉动,要以气势来镇压江湖。

而且就场外观战的药王谷之人所见,林白每一步的迈出,都叫人觉得,如今的他,似乎就有一种渐渐要摆脱血肉之躯的征兆,仿佛整个人都要化作一柄经历过了千锤百炼的飞剑,要与盘旋与他身前,散发出冲霄剑气的飞剑,融归与一体。

这个发现,叫场内许多人都面露异色。能够以身化剑,与手中剑达到完美的契合,这在传说之中,只有剑阁那些拥有着自己飞剑的大神通剑修才能达到。

而能够走到那一步的人,无一不是在隐世中闯出了偌大威名,叫人只要谈起他们的姓名,就要为之色变的存在。而且也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所以在过去的隐世中,才会有‘剑阁为隐世战力第一’的说法流传。隐世传承至今,已有多少年,没有过这样的人现世;剑阁已有多少年,没有涌现出过这样慑人的存在,但如今,竟然又重现世间!

但更叫人不可思议的是,如今走到这一步的,并不是剑阁中的剑修,而是俗世的一名相师,这一点儿,才是最为叫人震惊和无法置信的。

“你以为这威压还能折服我吗?”江湖冷笑出声,奋然跃起,身后竟有八部天龙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