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95章 夜探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宴非好宴,人非友人,在继续待下去又有何意义?是以在归阳宣布宴会就此结束后,林白便没再与归阳多谈结盟之事,而是由匡长庚送回此前的客房。

“师尊,我看那归阳谷主,虽然貌似对你示好,表现的分外亲昵,但依我看来,他似乎只是想要借机向我们多讨要些好处罢了,并没有十足的诚意与我们结盟!”等匡长庚寒暄一阵离开后,见四下无人,冷展颜撇了撇粉嫩小嘴,用不满的口气道。

林白闻言顿时苦笑出声,冷展颜能看得出其中的关窍,他又如何能看不出来。

无论是宴席开始,还是对后来江湖重创之事的处理,从表面上看来,似乎归阳都是在偏袒林白,仿佛已经做好准备与林白这一方结盟。

若是换做了寻常人,在看到归阳这种热络的表现后,定然会心中狂喜,以为结盟之事,已是板上钉钉。但林白是谁,他经历过了那么多尔虞我诈,波诡云谲,又经过刘、贺两位政坛常青树的调教,怎么会看不出归阳此举背后的深意。

归阳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为了给灵泉宗施压罢了,想要让林白和灵泉宗,更加看出药王谷对改变战局的重要性,并且因此拿出更加优厚的条件。

因为如果归阳真是铁了心,想要跟林白结盟的话,那今天在宴会上,他根本就不必顾及灵泉宗的面子,根本无需出手拦阻,直接让林白取了江湖的小命便是。如此一来,不但能斩除灵泉宗一名干将,还可以向林白示好,证明结盟的决心。

但归阳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出手拦阻林白,这就说明,如今归阳仍然是在摇摆不定,依旧在犹豫到底靠向哪一方,想着如何才能攫取到更多的好处。

不过林白还是注意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细节,在刚才匡长庚送自己回来的时候,明明可以直接就走,但还是在这里逗留了许久才离开。

而且在匡长庚的寒暄中,更是有意无意的提到了林白提供的丹方之事,还试探林白,是否有完整的丹方,并且旁敲侧击的示意林白最好可以将完整的丹方,尽快提供给归阳,这样一来,才能够让彼此双方尽快结盟,不会在旁生枝节。

虽然匡长庚的话语非常含蓄,但林白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几乎已是可以百分之百的笃定,药王谷对自己拿出的这丹方十分重视,而且他怀疑,重视这丹方的,有可能不是药王谷,而是归阳。而归阳之前的示好,也是在示意自己尽快提供完整丹方。

看起来自己拿出的这张丹方,的确是搔到了归阳的痒处,并且这丹方对归阳有大用,否则的话,他绝对不会如此,匡长庚也不会绕了那么大个圈子,来含蓄表露。

“一切都没有谈成,就只想着怎么从小爷这里攫取好处,莫非你们药王谷是想把小爷我当凯子来玩不成,要是这么的话,你们注定是要失望了?”林白冷笑自语连连。

听着林白这阴冷的笑声,冷展颜心里顿时没来由的一寒,只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但旋即她便释然了,因为她明白,林白不管算计谁,都绝对算计不到自己的身上,他的这些算计,只会到他的那些敌人身上,就让那些不知好歹的人去头疼吧!

“展颜,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沉默片刻后,林白缓缓抬头,目光聚集到了冷展颜的身上,而且破天荒的,冷展颜更是发现,林白的目光竟有些尴尬。

看到这目光,冷展颜心里顿时有一种小鹿乱撞之感,只觉得有些不大对劲,而且越想越多,最后小脸更是忍不住有些绯红起来,生怕出声后言语发颤,便微微点头,示意应允。

“你同意就好……”林白闻言,这才轻舒了一口气,但依旧有些尴尬道:“我想让你帮我个忙,今晚你不要回你的客房了,就在我这儿睡好了。”

什么?!虽然冷展颜看到林白的尴尬神情后,已觉得似乎把握到了什么,但还是没想到,林白竟然如此直白的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这一席话,既叫她心中有些欣喜,但又让她觉得有些诧异。她不明白,林白怎么会在这节骨眼提出这个请求,师徒夜宿一室,难道他就不怕药王谷的人非议吗?要知道不管是在隐世,还是在俗世,师徒间有非分之事,可都算得上是伦常大忌。

“不是要你真睡在这里,而是想让你给我打个掩护,我晚上要出去一趟。以我之见,咱们周围定然有药王谷安插的眼线,不想惊扰他们!”林白见状,轻笑一声,解释了一句后,抬手敲了敲冷展颜的脑袋,笑道:“你这小脑袋里都是在想什么……”

“不是我多想,是师尊你自己话没说完好不好……”冷展颜闻言,心里那点儿喜意的火苗,顿时便被浇熄,虽然心中略有失落,但嘴上却是不饶,对林白撇嘴道。

“行,算师尊我错了还不成?”林白苦笑摇头,然后正色道:“这个忙,你帮不帮我?”

“可以,但是师尊你出去做什么?难道你觉得这药王谷有什么古怪的地方,需要去探查吗?”冷展颜犹豫片刻后,终究还是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然后疑惑不解道。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林白想大半夜的出去探查药王谷是为了什么,就她所见,这药王谷除了那座鼎山后,似乎没什么能够值得引起林白注意的地方。

但鼎山乃是药王谷重地,守卫必然无比森严,若是一个不小心,林白的行踪被人撞破,岂不是要凭空让人非议,对和药王谷结盟之事,也是大为不利。

“我不是去探查药王谷……”林白闻言淡淡出声,眼眸中有一抹精光闪露,缓声道:“我是要去看看那灵泉宗的另一名门人,以我之见,他才是真正负责这一次灵泉宗和药王谷结盟的正主儿,而且此人的手段颇有些诡异,我得先看看。”

诚如林白所言,他之所以如此,做出这种叫冷展颜觉得尴尬的事情,的确并无其他恶意,而是为了大局着想。此前的鏖战,他就已看出,江湖不过是那人的一只提线木偶罢了。

以江湖前后的巨大反差,足见那人的手段之不可思议,也足见他才是真正与药王谷商谈结盟之事的真正核心,只有弄清楚了那人的身份,才能搞清楚灵泉宗开出的筹码。

而且林白还有一句话没对冷展颜说透,他此番探寻,除了要查证此人真正身份外,更是抱着如有可能,就将此人诛杀的心思。如果此人死在了药王谷中,到那时候,药王谷自然就没有在与灵泉宗结盟的可能,虽然这手段颇为偏激,但也不失为权宜之计。

“那人才是灵泉宗派出的真正使者?”冷展颜闻言,不禁有些疑惑出声。她也不是没见到那名灵泉宗的门人,除却林白与江湖的鏖战结束后,那人说的话还算硬气外,其他的时候,都是表现得畏畏缩缩,怎么看都不像是有身份的人。

“不是你看不出,而是他藏得太深,如果不是有照见本源之力,我也未必能看出此人的身份。”林白闻言,轻笑出声,淡淡道:“心机如此缜密,又这般藏头露尾,足见此人身份和实力的不同寻常,这样的人,却要如此低调,定然是背负重大使命!”

“那好,我听师尊你的,我就留宿此处,等师尊你的好消息便是!”这么一路行来,冷展颜早已养成了对林白言听计从的习惯,见林白说的郑重,自然没有分毫怀疑,直接应允。

虽然用意什么的,都已解释的一清二楚,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尤其两人还是师徒身份,这就难免叫人觉得有几分尴尬。尤其是停止交谈后,两人更是都觉得,屋内的气氛,就像是要凝固了一般,呼吸都变得分外急促。

虽如临危正坐般,端坐在椅子上,但冷展颜眼角的余光,却是不断向着林白的面颊扫视连连,每一次的扫视,都像是做贼一样,都叫她一颗心如小鹿乱撞。

如果有可能,她多想时间就此停止,哪怕彼此无言,却也胜过往昔的千言万语。

“好了,关灯!”时间点滴而逝,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就在屋内那尴尬,已是到了无以复加地步的时候,林白脸上陡然有异色露出,指尖轻弹,熄灭了桌上的蜡烛,而后扭头对冷展颜正声道:“展颜,记住我的话,不管外面有何动静,千万不要出去!”

话音落下,林白顿时便趁着屋内的黑暗,如一只壁虎般,悄无声息的从窗口掠出。

“看见没有,人家这师徒当的,白天是师徒,晚上是夫妻……”而就在林白的身影消失后,冷展颜顿时听到外面传来低低的嬉笑声,虽然话音不大,却声声入心。

夜色低迷,黑暗笼罩冷展颜,覆盖她的面颊,叫人看不出她如今心中所思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