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97章 仙家传承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此言一出,场内顿时陷入到了极度的静谧中。鼎炉下不断闪动的地火,辉映得洞府内的归阳谷主、江浩然和杜若两人神情变幻不定。

灵泉宗既然挑明了,谷主到底会做怎样的选择?杜若的心已是提到了嗓子眼,紧张无比的盯着归阳的面庞,想从他的神情变动上,看出他心中的真实决策。但可惜的是,火光辉映下,归阳依旧面如止水,嘴角满是轻笑,叫人完全看不出他心中所思所想。

“好,归阳道友既然不愿明说,那我也不勉强你……”沉默许久后,见归阳良久不吱声,江浩然闭目沉思片刻,轻笑出声,向归阳一拱拳,沉声道:“归阳道友心中所思所想,我可以不问,但看在多年的情分上,你能否告诉我那姓林小子开出的条件?”

“杜若没有告诉你吗?既然你已知晓,又何必多此一举,再对我进行追问?”归阳闻言,淡然一笑,意味深长的向着杜若望了眼后,淡淡道。

担当药王谷谷主多年,对于门人的习性,他可谓是再清楚不过。而且他知道,杜若垂涎谷主之位,已不是一日两日,如今终于有机会摆在面前,他怎么可能不去尽力争取。

而如今杜若支持的是灵泉宗,那自然是早就把林白拿出的丹方隐秘,尽数告知了江浩然,好让江浩然拿出价值超过七集丹的事物,来换取药王谷的支持。

杜若闻言,头顿时低低垂下,再不敢多向归阳多看半眼,一颗心更是悬到了嗓子眼。要知道他这举动,和泄露宗门机密并没有什么区别,若是归阳想借题发挥的话,绝对能找出一百种办法来收拾他,并且叫他有口难言,只能生受。

但即便如此,他也并不后悔,实际上早在向江浩然泄露这机密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可能,但他还是义无返顾的去做了。之所以如此,原因无他,就是为了能够让自己坐上药王谷谷主宝座的可能大一些,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他可以不顾一切。

而且他相信,不仅仅是自己,匡长庚也绝对把灵泉宗开出的筹码告知了林白,并且还对林白进行旁敲侧击,希望林白能尽快交出完整丹方,来增加他胜过自己的可能。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更是不能不去这么做,也不得不去这么做。他现在唯一盼望的,就是江浩然能够拿出胜过七集丹的筹码,这样才会让归阳不生出惩戒他之心。

“我寿元将尽,去日无多,浩然道友你与我相交多年,对于这一点儿,我想你绝对心知肚明,而你也应该知道,七集丹对我的作用有多大。只要能够获得七集丹,我将会有是足够的时间,完成许多已经快要没有机会去做的事情。”

沉默许久后,归阳并没有对杜若发出什么苛责,而是满含感慨的对江浩然道。

这并不是归阳的托词,而是说的一个实情,也是基于多年相交的份上,所以才不加以隐瞒。诚如他所说,对于一个寿元将尽,但一时还不愿死去的人来说,这世间,再没有任何东西,要比能够让自己增加寿元的东西,更值得动心。

而且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在他的心中,实际上也早已做出了决定。为了获得七集丹的完整丹方,为了让自己拥有更久的寿元,他的合作对象,只能是林白一人。虽然灵泉宗开出的条件,也足够优渥,江浩然与他还是故交,但这些还不够。

“既然归阳道友你已做出了决定,那我也无可奈何了。你我相交多年,但实在是没想到,这老友一场,最后却是要在战场上兵戎相见,只希望等到再相见之时,归阳道友千万不要手下留情,最好直接把我姓江的杀了,才算是全了我们这多年情分……”

听到归阳这话,江浩然仿佛已是再无法按捺住心中的愤慨,怒然起身,向着归阳一拱手,然后便作势要扭头向着洞府外走去,似乎真已笃定,要与归阳在战场相见。

而杜若的心,在这一刻,也是完全落入了谷底。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的押错宝了,他把林白开出的筹码,告知了江浩然,就是想着最后再搏一搏。

就眼下的情况看来,归阳还是舍不得七集丹的诱惑,摒弃了老友之情。自己这一把还是败了,既然归阳已笃定主意要与林白结盟,那以后药王谷又怎会有自己的容身之所。不过怪也只能怪灵泉宗不争气,拿不出比七集丹更让归阳动心的东西。

望着江浩然作势要走的背影,归阳并无任何感慨之情,只是轻飘飘的端起了茶盏,轻抿一口莲心茶,似乎分毫都不在意,两者之间这多年相交的情分,就此结束。

“可惜,实在是可惜,我原以为,能与归阳道友携手,让我灵泉宗和药王谷,做成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走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但现在看来,归阳道友却是根本没这个意思,只是想着区区一颗七集丹,却是没想过,这世上有比七集丹更珍贵的东西。”

但就在江浩然的脚步走到了洞府门口时,他那急匆匆的脚步却是突然停下,而后感慨出声,话语声中满是感怀和失落,仿佛是有什么天大的重要之事,与他失之交臂。

此言一出,杜若那原本沉入谷底的心,顿时如抓住了救命的绳索。暗淡的双眼,在这一刻,也是释放出明亮的光芒,满怀着希望的,在归阳和江浩然身上扫视连连。

“浩然道友,你我相交了这么多年,你的那点儿小心思我还能不明白,你既然来了,自然是想好了对策。不要再隐瞒什么了,你们灵泉宗开出的条件到底是什么,明说吧!”与此同时,归阳抬手缓缓将茶盏放到了地上后,望着江浩然的背影,玩味道。

如归阳所说,多年的相交,他对江浩然这个老友可谓是再清楚不过。此人心思之缜密,绝对堪称是他生平所仅见,这样的人,如今在知道了七集丹的存在后,既然还是出现在了此处,那就意味着,他绝对是想好了对策,可以拿出不逊于七集丹的筹码。

而且最重要的是,灵泉宗既然派出了江浩然前来,但还要让他这么躲躲闪闪,隐藏行迹,绝对所图非小。在认出江浩然的第一时间,归阳就明白,灵泉宗的那所谓三千瓶灵泉,恐怕只不过是个烟幕弹罢了,真正的筹码,一直在江浩然的手中捏着,从未露出。

而他们之所以如此做,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如果林白拿出的筹码,不及三千瓶灵泉,灵泉宗就可以就此收手,无需再付出太多,情非得已,再由江浩然出面,拿出真正的筹码。

“归阳道友果然心细如发,什么都瞒不过你。”江浩然闻言,朗声大笑出声,而后缓步重新走回原位,目光神秘莫测的望着归阳,轻笑道:“不知归阳道友听没听说我灵泉宗的一些传言,有关我灵泉宗的万里宗主,获得了仙家传承之事?”

仙家传承!这四字乍一发出,场内的气氛顿时有趋向于凝固的态势,杜若的呼吸顿时屏住,而归阳脸上的轻笑也是骤然收敛,原本昏暗的老眼,爆发出如剑芒般的锋锐神采,向着江浩然扫视连连,似乎是想从江浩然的神情变动,看出他此言究竟是真是伪。

有关江浩然得到仙家传承之说,在隐世中早已是传得满天飞,只要是个人,都知晓些许。尤其是在剑阁和林白,对灵泉宗宣战后,这说法更是有着燎原之势,传遍整个隐世。

这些传言,虽然传得有声有色。但仍旧有许多人认为,所谓的仙家传承,不过是灵泉宗在自贴颜面而已,是为了让世人对灵泉宗多生几分敬畏之心,增强获胜的可能。

而归阳谷主,便是对此说持有怀疑态度之人中的一员。但他实在是没想到,江浩然如今竟是毫无征兆的说出了这么一席话,并且看他那神秘莫测的模样,似乎他认为能够超过七集丹的筹码,就是在这所谓的仙家传承上面。

仙的存在,对于隐世而言,可说是所有人的梦想。不管林白在俗世做过什么,也不管对于仙了解多少,但这个梦想,隐世中人却是从未改变。因为从他们传承开始,他们宗门中的一切,他们之所以修行,所图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鱼跃龙门,化身为仙!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仙家传承的意义之重大,那就更是无需赘言。只要能够获得仙家传承,那走出这梦寐以求一步的可能,明显是要比常人多出很多。

“听说过,但我并不相信。”沉默许久后,归阳眼眸中的锋锐之色渐渐消散,而后若有所思的望着江浩然,玩味笑道:“退一万步讲,就算万里道友真的获得了仙家传承,他又怎么会把此种珍贵的机会,分润给我归阳,这筹码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这么说来,归阳道友你不是不相信仙家传承,而是不相信我灵泉宗的诚意了?”江浩然见状,淡淡一笑,而后眸光如不经意般,缓缓向杜若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