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99章 惊变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江浩然居然走出了这一步,竟然赶在所有人之前,达成了心中的梦想。枉我还在为数旬寿元而孜孜以求,看来实在是短视了。”

虽然在结盟意图达成后,江浩然已经离去,但归阳却是依旧没有从那种惊惧和艳羡的情绪中清醒过来,面对着鼎炉,仍旧在喃喃自语不止,感慨许久后,他的眸光突然变得森寒了许多,宛若是心中做出了什么决定,紧咬牙关,一字一顿道:

“林白,你不要怨我,不是我不愿帮你,只是你拿出的这筹码,和灵泉宗开出的价码,实在是太过不足为道了。这一切,是你咎由自取,你的失败,已是注定之事,而为了我自己,我必须要向灵泉宗展露出诚意,所以很抱歉,要让你失望了!”

话语说出的同时,归阳的面容陡然变得阴骘了许多,甚至于顺着那双散发出凛然眸光的双眼中,更是有浓烈的杀机释放,仿若是已做好了某种决定。

腾!但就在此时,那原本镇压与鼎炉之下,平静无比的地火,却是陡然一声巨响,一蓬璀璨的火光,倏然爆发开来,恍若是要燎原般,冲天而起。

这是?望着那突然窜起的火光,归阳瞬时便从心中的思绪中清醒过来,而后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这一幕,眼眸中写满了震颤和不可思议,似乎全然不明白眼前这态势。

要知道,鼎炉镇压地火,在药王谷中已是有无法揣度的历史,而不管是在哪个年代,在鼎炉的镇压下,地火都根本无法溅起分毫,只能被药王谷炼丹所用。

可是而今这地火却是突然暴涨,而且只不过是过去了短短瞬息的时间,那汹涌的地火,竟然就已经完全包裹住了整个鼎炉,似乎是要将鼎炉炼化与烈焰之中。

“什么人,竟敢擅闯我的洞府,是想自寻死路吗?”如此异变,除非人力所为外,归阳实在是想不出任何可以解释的理由,没有任何迟疑,他直接朝后撤出一步,眸光凛然,扫视四下,而且顺着他手掌间,更是有一座五彩斑斓小鼎倏然而现。

可诡异的是,饶是归阳目光扫视四下,却是根本感知不到任何事物的存在,就像是这地火的诡异变动,只是一种天地所生的变数,根本不是人力所导致的一样。

但就在此时,有不可思议的一幕,突然出现在了归阳的面前。

只见他话音刚一落下,因为火光辉映,顺着他身躯投映到了地面的身影,竟然如同是挣脱了地面的束缚般,从地上直直站起,而后站立在他身前。

这诡异的一幕,几乎都要把归阳的三魂六魄吓出体外,他完全不明白眼前这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自己的投影,竟然能够从地上站起,立于自己面前。

但很快,他便发现,身前的那虚影,根本就不是他的身影,而是一种宛若是幽魂鬼魅般的存在。他的身影,如今依旧好端端的被映射在地面上,未减未变。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像是站立在他身前的这虚影,之前是藏匿在了他的倒影之中。

“你是什么东西?”望着那虚影,饶是归阳修为不俗,但还是无法按捺心中的颤栗,猛然朝后倒退一步后,沉声道:“你是林白派来的,还是?”

但那虚影,就像是完全听不到归阳的话语般,闻言没有任何回答,只是缓缓朝前迈出一步,而后悬于身侧的右手,缓缓平举而起,向着归阳递去。

那动作风轻云淡到了极致,尤其是因为他躯体的虚无,更是显得空灵无比。但就是这样平平无奇的举动,手掌只是乍一抬起,登时便叫归阳觉得,就像是冥冥中有一只大手,突然攥紧了自己的脖颈般,叫自己连呼吸都变得无比艰难。

“不管你是什么,既然来了,那就死吧!”没有任何迟疑,强忍着心中的悸动,归阳猛一咬牙,而后双手印诀掐动,掌心的五彩鼎炉倏然飞起,向着虚影就压了下去。

那五彩鼎炉,虽然只有幼童的拳头般大小,而起周身光彩缭绕,宛若水晶琉璃,叫人觉得轻不可计。但就在它横飞而出后,却是有呼啸劲风刮起,强烈的威压骤然爆发,宛若是有一座巨鼎,正在呼啸虚空,要以泰山之势,将那虚影直接击碎成尘。

威压如山,劲风呼啸,刮得缭绕与鼎炉周遭的烈火倏然摇动不止,甚至地面都有一道道的裂缝倏然而现,虚空都像是扭曲了一样,向着虚影压去。

在这狂暴的攻势下,直叫人觉得,不管是什么人,在这鼎威之下,都要跪伏与地,要向其叩首臣服,而后安心的等待被这鼎炉压成粉尘的灾劫降临。

但不可思议的是,饶是这鼎威绝伦,在传递到了虚影身前后,竟然连分毫作用都无法起到,他的身躯依旧挺直与原地,他的动作依旧平稳无比,连一丝颤栗都没有。

五彩鼎炉在不断的逼近,就在鼎炉堪堪要碰触到虚影之际,虚影悬在身侧的左手毫无征兆的突然抬起,而后如驱赶苍蝇般,轻描淡写的朝前轻轻一挥。

砰!就在虚影的手掌,与五彩鼎炉相触后,天地间登时有如春雷绽放般的恐怖巨响骤然爆发,剧烈的声波弥漫在了整个空间内,直叫虚空都开始扭曲,似要碎裂。

而紧接着,那裹挟着无匹攻势的五彩鼎炉,竟然就像是足球场上,被前锋大脚开出的皮球般,直接朝后就倒飞而起,而后重重的击打在洞府墙壁上,轰然落地。

铿锵!不仅如此,在鼎炉落地,跳动数番,散发出阵阵金铁交鸣之音后,鼎炉上的那些五彩光华,竟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而后渐渐尽数散却,黯淡无光,如同化为了一堆凡铁,甚至在鼎身之上,更是有无数密密麻麻如蛛网般的裂痕出现。

咔嚓!紧接着,如有一阵清风吹过,鼎炉登时四分五裂,化作碎片,洒落一地。

这五彩鼎炉是什么,是药王谷的传承秘器,是每一代药王谷谷主所能拥有的神物,传承千百年,但其威却是未曾减弱分毫,甚至可以抵挡林白照见本源之力的探查。

但就是这样神异的事物,如今竟然因为这轻描淡写一击,而直接崩碎,化作乌有……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这么诡异?眼望着这一幕,归阳心中充满了惊惧,甚至在这一刻,都有一种不妙的预感,突然占据了他的心灵。

他只觉得,自己就像惹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存在,可以轻易无比的将自己从世间抹杀。

而且随着那虚影抬起的手臂,不断的逼近他的身躯,他更是觉得,自己的身躯,就像是被一种绝伦的气机锁定了一样,无论是体内的法力,还是神魂,都如同被束缚,完全无法挪动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手臂一寸寸的接近自己。

嗤!避无可避,躲无可躲之下,归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虚影伸出的右臂,缓缓伸到自己的右胸之前,而后就如同是插入积雪一样,带着阵阵沉闷声响,直接深入到脏腑之内。

嘎嘣!在这一刻,归阳只觉得一股狂暴的热量,突然深入到了自己的身躯之中,那恐怖的热能,叫他觉得自己的血肉,似乎都要蒸发干净。

不仅如此,在他的耳旁,更是突然有一个沉闷细微却又清晰可闻的声响,突然响起。

那是心脏破裂,脏壁被无上伟力,直接捏碎而发出的声响!

而就在这声响发出后,那虚影缓缓将手从归阳的胸口抽出,而后连看都没有向归阳多看一眼,便转身向着鼎炉下,那熊熊燃起的地火走去。

“红尘仙……”而就在那虚影,堪堪要迈步进入熊熊地火之际,一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的他,却是突然有如同鬼魅般的声音发出,那声音低沉而又复杂。

咚!而在这话语声发出的同时,归阳的瞳孔陡然放大,而后身躯重重的栽倒在地,顺着他胸口大洞洇散出的鲜血,很快便糊住了他的双眼,叫他在看不到这世间的一切。

而在生命消逝的最后一刻,他的心中只剩下一个疑惑,他不知道,这虚影最后所说的所谓‘红尘仙’到底是什么,到底是指代这虚影本身,还是什么存在……

但不管他心中有什么疑惑,他都没有找寻到答案的可能了,心房碎裂,死神的镰刀,已对他完成了收割,这个谜团,必将陪伴他进入九幽之下,伴随他终生。

咚!与此同时,那虚影的脚步,也已是迈入进了地火之中,而伴随着他脚步的迈入,熊熊燃起的地火,就像是被人泼了盆滚油般,猛然暴涨。

轰!紧接着,整个鼎山都如被人撞响,猛然发声,无尽烈火,骤然冲起,直入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