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00章 鼎山灾劫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轰隆!轰隆!阵阵如雷霆般的声音,毫无征兆的突然在药王谷的深夜中炸响,刺耳的狂暴鸣响不绝于耳,一阵阵诡谲却又狂暴的气息弥漫不绝,叫人胆寒到了极致。

那种恐怖的迹象,就像是山峦正在不断的崩塌,那轰隆的鸣音,就像是有灭世之劫,出现在了药王谷的上空,要将这个传承了无数载的宗门,就此毁灭在世间。

即便是在客房之中,但冷展颜依旧是觉得脚下的地面在不断的震荡,而且那种恐怖的威压,更是叫她快要透不过气来,身躯都在颤抖不止。

外面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师尊跟什么人起了争端,所以才引起了这种恐怖声威?!感触着这一切,冷展颜心中充满了疑惑,惊惧连连。

她有心想要出去看看外面的局势和动静,分析出林白是否遇到了危险,但想到林白出发之前对她发出的告诫,她却是又根本不能迈出半步,只能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在客房内踱步连连,在心中不断的渴求满天神佛,让他们护卫林白的周全。

而在这轰响和异象炸开的同一时间,林白也已是来到了客房所在的周围,巨响之下,正在高速疾驰中的他,不禁回头,向着声音和异象发出之处望去。

但就在目光接触到这一切来源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栗起来,倒抽冷气不止,一阵阵的心惊胆战下,更是不由自主的朝后倒退了数步。

他实在没想到,这一切的恐怖源头,竟然是发自与药王谷最核心之地的鼎山上。只见此时此刻的鼎山,哪里还有往昔半点儿的神圣气势,整个山峦,都如是化作了恐怖的恶魔般,正在不断的朝外喷吐着火焰,浓烈的火舌,将夜幕都照得通明。

这是一种无比恐怖的异象,即便林白见多识广,但依旧内心震颤。山峦被烈火所覆盖,火舌纷飞不止,一切仿若是到了末日,惨烈的不忍直视……

甚至林白都有些怀疑,这恐怖的地火如果继续朝上不断喷发的话,会不会连那平静的天穹,都被这熊熊烈火,燃烧撕裂成两半,将浩瀚的星空,坠降此间。

顺着烈火中,更是有阵阵恐怖的威压,以不可阻拦之势,就像飓风掀起的潮水般,摧枯拉朽般,向着山峦各处侵袭不断,叫那宛若桃源的药王谷,变成了一片炼狱。

“啊……”顺着鼎山上,有人在疯狂的嘶吼,似乎是在这威压下,已被那狂放的火舌所吞没,在那无与伦比的热力下,燃烧成了灰烬。

这种种诡异的画面,直叫人觉得,就像是已身不在世间,而是到了恐怖的末世之中,要便为这天地灾劫设下的砧板上的鱼肉,要任其宰割,而无还手之力。

鼎山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望着这恐怖的一幕幕,林白内心已是震颤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疑惑更是占据了整个心神。

他不明白,为什么之前神异无比的鼎山,突然会发生这样恐怖的威势。而且就药王谷中这些人的反应,似乎也完全没有预料到,鼎山会有这样的灾劫出现。

但所幸的是,这异象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盏茶之后,火势便渐渐消弱了下来。但即便是如此,鼎山上的诸多泥土,都已是被烈焰焚烧成了岩浆,朝外不断散发出叫人胆寒的诡异青黑色雾气,满目疮痍,宛若是末日后的场景。

“封闭山门,巡查各处,尽快入山寻找谷主……”火光一歇,顿时有人惊慌大叫不止。

不仅如此,林白更是听到,有阵阵脚步声,向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冲来。

虽然一时间,完全弄不清楚这诡异的一切,究竟是因何而发,但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尤其是在药王谷发生此种惊变的节骨眼上,林白还是急忙躲避身形,而后向客房奔去。

但让林白没想到的是,他的脚步只是刚一迈入客房,一个温暖的身躯,登时便向他狂奔而来,而后将他紧紧的抱在怀中,甚至他还感觉到,似乎有一阵阵的湿濡温热暖流,正将他胸口的衣衫沾湿,滴滴洒落入了他胸襟之中。

不仅如此,被这温暖的娇躯紧紧抱着,林白更是感觉到,顺着胸口的某处,传来了两团嫩肉的美妙触感,宛若果冻顶在胸前,叫人忍不住便有采撷之心。

但这种旖念只是一出现,便迅速被林白所摒弃。他很清楚抱着自己的,除了冷展颜外,再无旁人,可是这个女子不是别的人,是自己的徒弟,自己怎能对徒弟有旖念生出。

“展颜,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来过这里?”但情急之下,林白一时间却也顾不得这么多,勉力使自己不被旖念所控制,抬手轻轻拍了拍冷展颜的后背,然后温声安慰道。

“没有……没有人来过……师尊你没事儿吧……”林白话音一落,冷展颜顿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松开紧抱着林白的手,朝后退了一步后,低头用蚊蚋般的声音低喃了一句,然后疑惑莫名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是师尊你跟什么人交手了吗?”

“没有,不是我,是鼎山那边出现了异变,有地火爆发。”林白轻声解释了一句后,然后向冷展颜望去,沉声道:“展颜,你确定之前没人来过?”

“从师尊你走后,我就一直在这屋里,没见有什么人来过啊?师尊你怎么这么问,是不是有什么人在探查我们?”冷展颜闻言,摇了摇头,然后疑声道。

江浩然没有前来此处?听到冷展颜这话,林白眉头顿时拧成了个疙瘩,而后朝外望去,心中充满了疑惑。他之前去探查灵泉宗所在客房的时候,分明发现江浩然并不在客房中,可是如果江浩然的离开,并不是来了此处的话,那他是去了哪里?

难道他是去了鼎山?而眼下的这种种恐怖异象,也是他折腾出来的不成?念及此处,林白心中一动,顿时想到了一种可能。但很快,他便觉得此想怕是有些错漏。

江浩然的确是有去鼎山的可能,但以他的实力,绝不可能让鼎山出现这么大的异变,这样宛若是末世般的浩劫,非有大神通之人不能造成,而江浩然,还不够格。

可如果不是江浩然的话,那又会是谁,总不该是药王谷的人,自己闲的没事儿干,一把火把鼎山烧起来,想要用这种态势,来庆贺自己和灵泉宗之人的到来吧?!

“没人来就好……”虽然心中疑虑万千,但看着冷展颜那张写满了惊惧的小脸,林白还是按捺住心中的疑惑,温声安慰道:“不用害怕,外面的事情虽然不是师尊折腾起来的,但是只要师尊在这里,就绝对不会让你受半点儿伤!”

“师尊,我刚才……”冷展颜闻言,臻首登时低垂,然后喃喃出声。刚才她只是一门心思的担忧林白,怕林白遇到什么事情,所以在第一时间看到林白后,才会情急失控,做出了有违林白和她身份的举动,如今回想起来,着实有些无地自容。

这小妮子……看到冷展颜的模样,林白哪里能不知道她心中所思所想,但如今乍一回想到刚才的情况,在想到那两团嫩肉带来的旖念,更是有些猥琐的向冷展颜胸口望去。

他着实没想到,这小妮子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没想到‘底蕴’居然这么深厚,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女人的‘胸怀’也不能仅凭肉眼来断定。

林白这一扫,冷展颜更是觉得羞赧有加,小脸红得就像喝醉了一样,耳根子都炽热一片,只恨不能从地上找个地缝钻进去,好躲避林白这眼神。

靠,自己怎么回事儿,怎么对徒弟想这么多……就在此时,林白也是觉得不对味起来,饶是脸皮大厚,老脸也是有些通红,干咳了几声,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时间,场内的气氛瞬时凝固起来,隐隐中有尴尬和暧昧的气味,不断的流淌。

“林道友,林道友,你在房中吗?能否出来一见?”而就在这师徒两人,心中尴尬,正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彼此时,门外却是突然传来匡长庚火烧火燎的声音。

此言一出,屋内那尴尬暧昧气氛,顿时瓦解,不管是林白,还是冷展颜都是舒了口气。

从看到鼎山异象后,林白便已是猜到了,药王谷的人必然会在查看完态势后,第一时间赶赴自己和灵泉宗之人那里。因为这声势实在是太过惊人,而药王谷的人自然不会吃饱了撑的玩火自焚,矛头自然是直指他和江浩然这两个外人。

只是林白还是没想到,匡长庚来的居然会如此之快。但越是如此,便越是说明,鼎山灾劫之事,绝对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变故,不然的话,他不会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