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01章 归阳身亡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匡道友,贵谷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听着匡长庚声声催促,林白心中虽然疑惑,但还是依言推门而出,但等看到眼前态势后,他神情却是不禁一愣。

只见此时此刻,前来自己客房前的,并不止是匡长庚一人,在他的身后,还有多名药王谷的长老和核心弟子相陪,而且看那些人神光熠熠,法器紧持手中,望向自己的神情更是明显带着一丝戒备,似乎是已做好了一个不对劲,就直接动手的打算。

鼎山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么多人,而且还叫这些人如此小心面对自己?看着这些人紧张的模样,林白心中的疑惑不禁更甚,有些不明其所以然。

而就在此时,林白心中突然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想,但这个猜想只是一生出,顿时就被他所打消,因为他觉得如今自己心里的这个猜想,实在是太荒谬了,绝不可能为真。

“匡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但如此兴师动众,还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莫非是林某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惹怒了你药王谷不成?”心念变动之下,林白淡淡开腔,甚至嘴角还有一抹笑意,但体内法力却是提至巅峰,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我们并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匡长庚缓缓摇头,然后有些疑虑的向着林白扫了眼后,沉声道:“我此番前来,是想问问林道友,刚才鼎山异变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在哪里,匡道友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这大半夜的,我不睡觉,还能做什么……”林白闻言不禁轻笑出声,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后,接着追问道:“贵谷是遇到什么事了?”

“林道友你能确定,自己一直没有走出这客房吗?”匡长庚追问道,不过就林白所见,在自己说出一直没有离去后,匡长庚明显轻舒了一口气,如胸中大石落地。

不仅如此,林白更是发现,如今匡长庚的面色虽然有所惶急,但眼眸中却是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亢奋和跃跃欲试,犹如是终于等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要完成什么事情。

“匡道友真是在说胡话,我不在这里,还能去哪里……”虽然不明白匡长庚这幅模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林白还是淡定回应。不管鼎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自信自己掩饰行踪的手段绝对高明,而且已是找好了借口,自然不惧匡长庚追查盘问。

“如此甚好……”匡长庚听到这话,又舒了一口气,而后向着林白拱了拱手,沉声道:“事出仓促,一时半会,我也来不及多向林道友解释,但还望林道友能够跟我走一遭。再稍等片刻,我一定会为深夜叨扰之事,给林道友一个交待。”

此言一出,紧跟在林白身后的冷展颜顿时眸光一寒,做出戒备姿态。如今鼎山刚刚发生异变,谁也不知道药王谷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惊天大事,而如今匡长庚却是要林白跟他走一遭,若是这些人想要借机寻衅,那林白又该如何去应对?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贵谷有事,我林某虽然是客人,但也责无旁贷,跟你们走一遭又何妨?”林白轻笑出声,背在身后的手,不动声色的向冷展颜摆了摆,示意她无需为自己担心,仅凭匡长庚和药王谷这些人,还难为不了自己。

话音落下,匡长庚和他身后的那些人也均是舒了口气。经过此前林白和江湖的那场鏖战,见识了林白的手段后,他们也着实不愿跟林白这个煞星起什么冲突,如今若不是形势所迫,他们也不会来此,如今林白肯配合他们,那实在是再好不过。

匡长庚在前带路,林白紧跟在他身后,便向着药王谷之中的议事大厅赶去。

这一路行来,林白心中愈发疑惑起来,愈觉得药王谷发生之事,绝对非同小可。因为就他所见,这一路上看到的药王谷门人,无一个不是面容惶急,一脸惴惴不安神情,那模样,就像是失去了主心骨的人一样,足见情势之急迫。

难道自己猜想的是真的,可是这怎么可能?望着这一切,林白心中不禁又浮现出了那个猜想,但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心中的猜测,可除了那个猜想外,似乎再没有任何理由,能够解释,药王谷这些人脸上如今的诡异神情。

不但如此,走到议事大厅后,林白更是发现,几乎所有的药王谷弟子,都已是云集到了此处,三五成团,正在窃窃私语不止,等到林白走近后,顿时噤声,而且望向林白的目光更是闪躲不定,其中既有畏惧,但更多的还是猜疑。

“匡道友,贵谷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眼望着这一幕幕,结合路上所见的一切,林白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不禁皱眉向匡长庚疑声追问道。

“事出有因,还望林道友稍安勿躁,再等片刻,自然有人向你解释疑惑。”匡长庚闻言,苦笑摆手,示意林白不要再多问,而后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用旁人无法察觉的声音,对林白低低加了一句:“林道友,若是有事发生,还望你能鼎力相助,匡某定然没齿难忘!”

此言声音虽然细微不可闻,但传入林白耳中,却如是雷霆万钧炸响,尤其是回想到匡长庚说出此话时,眸光中那无法掩饰的跃跃欲试和野心,直叫林白心中顿有所悟。

我的天,难道真是发生了那件事情,可是怎么会这样?一时间,林白的内心顿时被疑惑和震惊所占据,本能中,他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却又有些茫然无措。

而就在此时,大厅的门口,却是又有一阵喧嚣的人声传来。林白抬眼望去,却是看到,这喧嚣声,正是因为杜若和江浩然走进所带来的,如自己一般,在江浩然的身周,也是环绕了不少面色不善的药王谷门人弟子,一脸高度戒备神情。

甚至于就连此前被林白废掉了修为的江湖,竟也是被人无视他所受的创伤,虽然疼痛的呻吟声连连,但还是被几名药王谷弟子掺扶着,给抬到了此处。

而且林白还发现,就在自己打量江浩然和杜若的时候,江浩然虽然神情恬淡,恍若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可杜若面向自己的探查目光,却是明显有些闪躲,似乎不愿和自己对视。

难不成今天发生的事情,跟杜若和江浩然,还有什么牵连不成?望着杜若的模样,林白心中不禁有些疑惑,但他却觉得不至于此,以这两人之力,似乎也做不成如此大事。

“静一静!”而就在此时,大厅内陡然响起一个苍老声音,那声音乍一响起,顿时犹如滚雷,直接将大厅内喧嚣的声音压下,变得静谧如死域。

这发话之人,之前在宴席上林白见过,乃是药王谷的二长老辛夷,此人在药王谷的地位之高,只在归阳和大长老之下。但大长老已是多年不理外事,所以谷中事物,大多都是由归阳和辛夷处置,如今归阳未露面,辛夷出声,更叫林白怀疑心中猜想是否属实。

“我想林道友和江道友,应该都很好奇,为何我药王谷会在大半夜将两位惊起,也很好奇,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归阳谷主没有来此?”等到场内的喧嚣声沉寂下来后,辛夷长老缓缓出声,目光冷然扫视过林白和江浩然二人,眼眸中满是戒备神情。

话音落下,不等林白和江浩然回答,辛夷长老冷然一笑,而后一字一顿沉声道:“我可以告诉两位,归阳谷主他来不了了,因为鼎山异变,归阳谷主已身亡在洞府中了!”

归阳死了,竟然真的是归阳死了!此言乍一发出,林白顿时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虽然此前在看到药王谷纷乱的局势后,他心中就已做出了如此猜想,但他却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因为就他所见,归阳修为极高,更有秘宝护身,不管是谁,想要灭杀他,都绝非易事。

但眼下,归阳身亡的这个消息,竟然从辛夷长老的口中传出,这就说明,此事绝非是药王谷在刻意试探什么,而是已经真实发生。而且唯有归阳身亡,才能解释,为什么药王谷上下会如此纷乱,为什么匡长庚刚才会对自己说出那样的话语。

只是让林白疑惑的是,以归阳之能,到底是被什么人杀的?念及此处,他的目光不禁向江浩然投射而去,但目光所及,见江浩然神情虽然平淡依旧,可是眼眸深处也是有疑惑神情闪烁,并且目光更是不断向自己扫视,多有猜忌神情。

难道归阳也不是被江浩然杀的,可这一切,如果不是江浩然做的,那又会是谁?

一时间林白只觉得心乱如麻,只觉得冥冥中似乎有什么无形的大手在拨弄着此间的一切,叫人无从察觉,但又叫他心中有希望生出,觉得把握到了一线机会。

“鼎山传承至今,从无异变,今日发生此种灾劫,谷主也身陨其间。除两位道友外,药王谷再无旁人。”辛夷一字一顿道:“所以我想问问两位,鼎山异变时,你们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