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03章 对质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林道友,你到底在犹豫什么,这种关头,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说的?难道你要任由别人把屎盆子扣你头上不成?”匡长庚如今也是坐不住了,急忙出言,质问道。

对于林白的这种姿态,匡长庚如今实在是无法忍耐了。要知道,林白可是他一直在进行接洽的,在眼下这种情况,如果林白拿不出合情合理的解释,必然就要坐实是他谋杀归阳谷主的可能。而这样一来,药王谷之人,又怎么不会疑心,是他匡长庚有心夺取谷主宝座,所以才会联合林白这个外人,对归阳痛下杀手,扫清障碍。

并且他之前在遇到林白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的,向林白透露出,要趁着归阳横死的机会,跟林白联手,共谋谷主宝座,一旦事成,定然给与林白厚报的许诺。

可是他怎么着,都没有想到,在这关头,林白竟然会玩了这么一手,任由旁人把屎盆子往他的头上扣,但他却连半点儿应对都没有做,甚至连解释都不想解释。

匡长庚自然是相信,林白没有任何加害归阳的可能,可是药王谷的其他人,又如何会相信林白,只要他不解释,这个谋害归阳的嫌疑,就根本无法洗清。

“匡道友,不是我不愿解释,实在是我无法解释。”林白闻言,并不为其所动,苦笑摇头,缓缓道:“不管你药王谷之人相信与否,我林白的确是没有做过谋害归阳谷主的事情。”

“你以为就凭你的一面之词,我们就能相信?你以为你林白是什么人,谁知道,是不是你认为与我药王谷结盟无果,所以才会起了杀心,对谷主痛下杀手!在座的各位,谁不清楚你林白是什么人,你这样做的可能,要远超过任何人!”

与此同时,杜若也是冷笑出声,咄咄逼人的对林白质疑连连,那一脸愤慨的态势,直叫周围人都觉得,似乎林白真就是诛杀了归阳之人。

而且不得不说,归阳这话还真是有几分道理。就林白在隐世中的一应举动,无一不可说是杀伐决断,而且他的实力之卓绝,也是有目共睹,的确是有不小的嫌疑。

“林道友,你最好把话说清楚,否则的话,就不要怪我药王谷翻脸无情,对林道友你用些非常手段了。等到那时,兵戎相见,就算事情真不是林道友你做的,也无法回寰了!”辛夷长老也是寒声开腔,面露杀机,对林白一字一顿的告诫道。

一时间,场内的局势可谓是紧张到了极点,空气似乎都犹如是要凝滞了一般,那静谧的气氛,仿佛是只要一根针掉落,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师尊昨夜并没有离开过客房,我一直在他的房中,向他请教一些修行上的问题,直到鼎山异变,匡前辈前来时,师尊才离开客房,来了此处。”而就在所有人都已是虎视眈眈,准备对林白痛下杀手之际,林白身后的冷展颜,却是鼓足了勇气,沉声道。

此言一出,场内顿时喧哗一片,所有人望向林白和冷展颜的神情,均是变得古怪起来。

孤男寡女,深夜同处一室,更不用说,这两人还是有着师徒的名分,这就更叫人值得玩味了。不过恐怕也正是如此,林白才会含糊其辞,不向诸人加以解释。他之所以这么做,想来是为了冷展颜的清誉着想,不愿旁人旁生枝节,做出什么非分猜想。

“既然如此,林道友你之前为何不多加解释,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虽然冷展颜加以解释,但却是仍旧堵不住杜若的嘴,如今他心念已定,见所有人都开始怀疑林白,自然是不愿错失栽赃林白的机会,当即冷笑道:“你们师徒两人,休戚与共,你能当什么证人,谁知道会不会是你们师徒商量好的,故意要用这种说法,来搪塞我们!”

“林道友,虽然我很愿意相信你,但你这徒弟的话,的确是做不得证词,你可有其他人来当证人?”辛夷长老闻言,缓缓点头,语气虽然比之前缓和了一些,但依旧有猜忌。

“不管你们信不信,昨夜的事情就是如此,我也找不出其他的证人。”林白闻言,苦笑摇头,缓缓道,不过他的目光,却是有意无意的向着匡长庚扫了下。

匡长庚之前一颗心,已是悬到了嗓子眼,如今好容易找到了林白不在场的证据,如何能够就此错失,看到林白的目光,心中顿时一亮,而后沉声道:“我愿意做林道友的证人!”

“笑话,是你接洽的此人,你能算得上什么证人。鬼知道是不是你为了谋求谷主之位,联络外人,对归阳谷主痛下辣手!”匡长庚话音刚落,杜若已是接腔,不冷不热道。

“林道友是我接洽的不假,但江道友难道就不是你接洽的吗?你可以给江道友作证,我就不能给林道友作证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换做往日,也许匡长庚还会跟杜若留一线余地,但如今局势下,却已是顾不得那么多规矩,冷笑一声后,淡淡接着道:“而且我愿意做林道友的证人,并不是说我就是他的证人,陈亮、许巍何在?”

话音刚一落下,人群中顿时挤出两人,走到近前,向着匡长庚恭敬施礼。

看到这两人走出,杜若心中一凛,突然觉得事情开始向超出自己掌控的范围发展。。

“昨夜是你们两人在客房外守卫林道友,我问你们两个,昨夜的事情,是否如林道友所说?”不等这两人礼数施罢,匡长庚便淡淡发声,向着两人询问道。

“一切正如林道友所言,昨夜……”陈亮和许巍相视一眼,而后缓缓道:“他们师徒两人昨夜的确是在同一客房,并没有离开过客房半步。”

如果说之前诸人心中还有所疑虑,但如今在陈亮和许巍话音落下后,他们对林白已是再没有半点儿的怀疑。既然这两个药王谷安插在客房外的监视之人,都没有发现林白和冷展颜离开过客房,那不管他们师徒究竟是坐而论道,还是坐床论什么,都没有杀人的嫌疑。

师徒有私情,这不过是人家的小节而已,这样的旁枝末节,跟杀人与否,有什么关系。

“林道友,我药王谷之所以派人守卫在客房外,纯属是为道友的安全考虑,还望道友你不要见怪,能够体谅我药王谷的用心。”得到这两人作证后,匡长庚向着林白歉疚道。

说句实话,其实在他心里,对归阳安排人监视林白和冷展颜一举一动的事情,也是有些颇不以为然,但如今这两人却是鬼使神差的成了证人,实在是意外之喜。

“林道友,抱歉了,之前是我太过猜忌,还望你能体谅我寻人心切。”辛夷长老见状后,也是满带歉意神情,向着林白拱手致歉,然后缓缓道。

“有人守卫,这是贵谷的好意,我怎会苛责什么。而且能让他们做证人,也是意外之喜,却也省了我费尽口舌争辩……”林白闻言,微笑摇头,示意自己并不在意。

此言一出,场内之人对林白的观感,顿时增加了许多。不管是放在哪里,主人对客人做出监视之举,都不是什么有礼数的行为,而林白毫不在意,足见胸怀坦荡。

该死的,叫这小子逃过了这一劫,不然的话,以此作为借口,正是收拾他的好时候!听到此言,杜若眼眸中的神情顿时有些失落,觉得错失良机。

“不过有人守卫我,我倒是想要问问贵谷,江道友那里,是不是也有人把守。毕竟之前杜若道友也说了,接洽之人作证,颇有些不好,若是有人在的话,能洗清江道友身上的嫌疑,让我们化干戈为玉帛,也是一件好事不是。”而就在此时,林白话锋一转,淡淡道。

他娘的,这小子居然敢使诈,刚才他之所以含糊其辞,恐怕并不是真就是纯粹为了冷展颜的清誉在考虑,而是早就笃定了心思,要借此来反将自己一军。

此言一出,杜若额头顿时有冷汗冒出,心中连连叫苦不迭。昨夜他在接到归阳钧令,要他带江浩然一晤后,为了谨慎起见,他便下令那些守卫四下之人撤离,如今林白以此作为反击他的由头,他之前没有准备,如今难道还能凭空变出证人不成?

这小子,心机实在是太深了,手段也着实狠辣,只不过是短短片刻的功夫,竟然就叫他直接扭转了劣势,甚至还隐隐占据了上风。只是这样一来,自己该如何是好?

“杜若,江道友那里是否有守卫之人作证?”而就在此时,辛夷长老,重又追问道。

“原本是有的……”追问之下,杜若心中忐忑,目光偷偷向江浩然瞥去,见江浩然微微颔首示意后,这才硬着头皮道:“但是我去了之后,就把那些守卫撤了,所以除了弟子外,再无其他人证。但是弟子可以以身家性命发誓,我可以为江道友作证。”

“原来如此,原来只是林某一人需要护卫。这一回,林某真算是见识了!”此言落下,林白登时轻笑出声,虽然话语恬淡,但其中的嘲讽之意,只要不是傻子,均能听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