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05章 案发现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药王谷的辈分还真是够乱的,师祖祖一辈的是长老,师叔一辈的是长老,徒子徒孙一辈的,居然也有人是长老,这药王谷的长老,未免也太不值钱了些吧。

听到匡长庚和杜若两人的交谈,林白心中顿时有些腹诽,但稍一思忖后,便明白了其中的深意。而且在明白了其中的深意后,他更是对药王谷此举大有赞赏之心。

要知道,一个传世久远的宗门,最为担心的事情,不是外界的敌对,而是门内弟子的内耗。需知道,即便是林白对隐世所知寥寥,但他却也听说过不少曾经兴盛一时的宗门,都是因为这种门内的内耗,而导致了整个宗门的衰落,导致旁人有可趁之机。

而药王谷的这种举动,则无疑是可以将门内的内耗,消减到最低程度。只要是能够在谷内崭露头角之辈,无论辈分高低,都可以拥有长老身份。而这样一来,就算是无法坐上谷主之位,但依旧还能够在宗门内有超然地位,拥有不菲的资源。

这样一来,门内弟子,虽然对谷主之位,难免会有竞争之心,但因为有担当长老的这条退路在,所以不会像其他宗门那样,为了那个万人之上的位置,而争得你死我活,不留半点儿情面,致使同门相残,使外人有可趁之机。

当初创制出此法的人,绝对是精通权谋秒数之辈,否则的话,绝想不出如此妙法。

“我不来?”而就在林白感慨之际,白发苍苍的种檀冷然一笑,爆发出与年纪全然不似的威势,沉声道:“我若是还不来的话,难道就这么干坐着,眼睁睁的看着你们这么互相猜忌下去,眼看着归阳就这么横死,而让罪魁祸首逍遥世间不成?”

“是弟子愚钝,不能尽快找出凶手,以至于让师叔您老人家添了烦恼。”被种檀这么一番训斥,辛夷脸上满是羞惭之色,低头尴尬无比道。

虽然被种檀这么当众训了一顿,实在没有面子,可是他也是无可奈何。不管怎样,种檀的辈分都摆在那里,就算他心中再不服气,也是毫无回击之力。

“还有你们两个,谷主被杀,横死洞府,你们倒好,没有想着怎么找宗主,只是想着怎么去横加指责对方,好让自己能够坐上谷主宝座!”对于辛夷的羞惭之词,种檀不加理会,而是朝杜若和匡长庚冷然冷然扫视一眼后,沉声对两人训诫道:

“我告诉你们,罪魁祸首一日不找出来,一日不能让归阳沉冤得雪,谷主这个位置,你们想都不要想!如果你们找不出的话,我不介意再推举其他弟子来坐这个位置!”

一言一顿,均是带着无上的威压,即便是杜若和匡长庚两人被训的跟灰孙子一样,但还是无可奈何。种檀虽然多年不过问宗门之事,但威严依旧存在。

他的地位,在归阳死后,是药王谷当之无谓的第一人,他的话语,说成是金口玉言也不为过,他这话,绝不是在危言耸听。如果真的一日找不出罪魁祸首,那匡长庚和杜若,就一日不要想坐上谷主的位置,甚至就算他们的资格被取消,谷中弟子也绝无异议。

可现在更让匡长庚和杜若犯愁的是,他们实在是不知道这罪魁祸首到底是什么人。他们都很希望,对方支持的人,会是元凶,但可惜的是,他们手中却是连一丝半毫的证据都没有,而且就他们所见,似乎不管是林白和江浩然,都没有行凶的嫌疑。

“林道友,江道友,事出突然,种某有句话虽不当讲,但还是要讲出来。归阳横死之际,我药王谷中,只有你们这两个外人,你们两者拥有的嫌疑也最大,所以我有一个提议,在此事一日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你们都绝不能离开我药王谷半步,否则的话,胆敢离去那人,便会被药王谷视作死敌,我将穷尽一切力量,将其诛杀!”

而就在此时,种檀又是霸气无比的目光,扫过林白和江浩然二人,然后直截了当开腔,话语之中,杀伐决断之意肆意,直叫人觉得他的话,绝对不能有半点儿质疑。

不过这话虽然决断,更是隐隐然有以势逼人之意,但所有人也都明白,这是局势使然,除却此法之外,也的确是没有更好的处理手段。

“前辈高论,那便依前辈之言,一日没有找出元凶,我们便一日不离开药王谷!”闻言之后,林白和江浩然异口同声出言,声音中都是满含坦诚,似乎根本不惧怕什么。

话音落下,两人目光顿时交集到一处,那锋锐的目光,都要化作实质,碰撞出火花。但这种目光只是乍一相接,便迅速分开,两人再无任何交流。

之所以会如此痛快的答应种檀的话,除却为了表示自己的青白之身,以及向药王谷表示诚意外,更重要的,还是种檀的这个建议,对两者都有利而无害。

江浩然一日不从药王谷离去,灵泉宗便一日无法确定药王谷会偏向于何处,自然不敢轻举妄动,这样以来,自然就能给剑阁更多的准备时间,不至于仓促应战。

而林白不离开药王谷,就意味着剑阁失去一个强大的同盟,如果隐世再起什么争端,剑阁和灵泉宗的大战爆发,那鹿死谁手,可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既然两位道友都极为自信,认为事情不是自己做的,那再好不过。”对于林白和江浩然的应答,种檀似乎早已料到,不动声色一笑后,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就希望两位道友能鼎力相助,助我药王谷找出真凶!走,去归阳的洞府看看,找些蛛丝马迹出来!”

话音落下,种檀一马当先,便领着浩浩荡荡的人群,向着鼎山进发而去。

虽然如今距离鼎山地火喷发,已是过去了一段时间,但鼎山的地面之上,仍是有不少余烬在燃烧,原本如世外桃源般的圣地,此时满目疮痍,到处都是青烟缭绕。

而且山峦之上,更是有着无法掩饰的,令人作呕的焦臭气味。这气味,应该是鼎山地火爆发之时,亡故在山上的灵禽走兽,一些修为不高的药王谷弟子。

望着山峦山的一幕幕,虽然匡长庚和杜若形同水火,但面上均是有沉痛之色露出。鼎山地火的突然爆发,对药王谷造成的影响,绝不是归阳一人亡故这么简单。鼎山遍植灵药,地火焚烧之下, 已是破坏了它们的生长环境,其中诸多灵苗,毁却后,已是无法弥补。

这种程度的损伤,即便药王谷财大气粗,也不能等闲视之,没有百年,无法弥补。

而且谁也不知道,在元凶没有擒拿到之前,这鼎山会不会再次爆发地火。而等到那时,造成的损失,又该是恐怖到什么地步,必要让药王谷元气大伤,甚至一蹶不振。

“辛夷,布置下去,熄灭火势的同时,要尽快将鼎山上的灵苗移植他处,一日找不到罪魁祸首,那些灵苗就一日不能移回!”种檀的面色也是沉郁如水,肉疼到了极致,望着这疮痍的一幕幕,心痛无比的向着辛夷发出指令。

而就在交谈中,诸人也已是赶到了归阳所在的洞府之前。虽然鼎山此前爆发的火势汹涌,但这洞府周遭,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一切依旧如常。

望着洞府大门,种檀低低叹息一声后,而后神情复杂的推开洞府大门,率领众人,走入其中,试图从这案发现场,找出一些罪魁祸首的蛛丝马迹。

大门乍一推开,诸人登时便闻到一股浓的化不开的血腥气机,而顺着这血腥气望去,更是发现,曾经傲视群雄的药王谷谷主归阳,正瘫倒在地,鲜血溢满地下。

不仅血腥气味惊人,归阳的死状更是恐怖无比。只见在他的胸口处,竟然是被撕开了一个大洞,甚至血液中,还有脏器残片。这惨状,很显然他是被一股无上巨力,直接洞穿了胸口,将心脏捏碎,然后导致死亡,这种手段,实在是惊人。

不但如此,甚至诸人还发现,在归阳的身畔,还有无数细碎的金属残片存在,宛若凡铁,没有任何的神采波动,就像是神性光辉,已被什么力量从其中剥夺。

“我宗的传承秘器,竟然被击碎了!”望着这些碎片,种檀喃喃出声,眼眸中满是痛惜和震惊之色,只觉得心都在滴血,身躯都有些抑制不住的颤抖。

不仅仅是他,杜若和匡长庚也是面色阴沉如锅底。这五彩小鼎,乃是药王谷传承秘器,象征着谷主身份,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而如今鼎身碎裂,失去神性,那就意味着,不管是他们两人中的哪一个,以后坐上谷主宝座,都绝对无法再拥有此宝。

而更为叫人震颤的,并不是鼎的覆灭,而是鼎覆灭的态势。看这种溅射状的分布,分明是被人一击直接击碎,五彩小鼎之坚韧,宛若神器,到底是何种力量,做成的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