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06章 第三者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别说是药王谷的这些人,就连林白和江浩然面上,都是充满了错愕神情,虽然他们也早已猜测到,诛杀了归阳之人,绝对非同小可,却没想到竟然强悍到这种地步。

尤其是在此时此刻,这两人在心中更是已把对方视作了诛杀归阳的罪魁祸首,这个发现,就让他们彼此更为忌惮对方的存在。叫他们不能不去掂量,如果对方就是诛杀了归阳的罪魁祸首的话,那实力该是恐怖到怎样的地步,又该怎样去应对。

砰!而就在所有人震惊之际,鼎炉镇压下的地火,却是突然又变得喧嚣起来,无尽狂放的火元力量,陡然朝外弥漫开来。那纯粹的热能,乍一爆发,登时便叫鼎炉周遭之人,接连后退不止,直叫人觉得,身体内的所有水分都有种蒸发殆尽之感。

难道鼎山又有喷发了?望着这一幕,场内所有人的心脏,都已是紧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紧紧注视着那喧嚣蒸腾而起的地脉火势,一旦稍有不妙,便要急速撤退。

但所幸的是,地火的喧嚣并没有持续多久,就渐渐变得平静了下来。不过火势虽然消减,可是地火的释放却是没有减少分毫,狂暴的热力,仍旧在不断的外泄,置身于洞府之中,叫人觉得就像是身处在火窟中一样,一阵阵的口干舌燥。

而在这紧张的情况下,所有人均是没有发现,就在此前火势喧嚣的那一刻,顺着熊熊地火中,有一抹诡异的气机,倏然间分离开来,而后用根本无法察觉的速度,没入到林白投映到地面的身影之中,两者相合,倏然间便融为一体。

“地火宣泄,火元尽散,难道我药王谷气运要尽了,不然的话,何至于此?”望着虽有鼎炉镇压,但仍旧不断有无尽地火热量释放的火眼,种檀面色阴郁,眉头拧成了个八字。

药王谷是靠什么起家,是靠什么有如今这等底蕴的,他们所依仗的便是丹药,以及药王谷内独特的可以滋生灵药的地势。而这所有的一切,症结实际都在这一眼地火上。

因为地火的存在,他们可以牵动地火,用以炼制丹药,地火精纯,可以祛除灵药中的杂质,使炼制出的丹药更为精粹;而也正是因为地火气息的生出,使地气可以弥漫与药王谷中,给谷中种植的灵药,提供了足够它们生长的灵气。

地火乃是天地造化所生,自然宣泄,周而复始,这也正是为何之前药王谷的前人,要以鼎炉,镇压与火眼之上,以此来调节地火的缘由所在。因为有鼎炉镇压,可使火焰中宣泄出的地火,能够按人为的布置而进行,尽可能的使地火发挥最大的效力。

最重要的是,这种调节,还可以使地火能够最大限度的延长寿命,只要地火存在一日,药王谷的气运便可以存在一日,不会使得谷中灵气尽散,失去炼制丹药的最大依仗。

但而今就种檀所见,这鼎炉明显已是无法再起到镇压火眼的作用,如今地火的宣泄虽小,但假以时日,这个裂缝会被无限量撕开。而等到那时,地火的宣泄,就根本无法依靠任何人力来调节,一旦地火尽数宣泄成空,药王谷的末日也就到了。

对种檀而言,地火态势的异变,甚至要比归阳的死亡,对药王谷将要产生的影响更大。因为谷主死了,还可以再推选出一个;但地火完了,想在世间再寻一处,那就难了。

这种态势,不能不让种檀怀疑,是不是药王谷的气数已经尽了,是老天已经注定要药王谷就此消亡,不然的话,为何会叫药王谷发生此种天灾人祸。

不仅仅是种檀一人发现了这一事实,匡长庚和杜若,以及辛夷长老,乃至于林白和江浩然,都已是发现了此种态势,将会给药王谷带来的巨大影响。

但不管种檀和匡长庚、杜若他们,对这种态势再心急如焚,但均是找不出任何改变这种态势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地火不断的消散,在心中尽可能的渴盼,渴盼地火的消散能够更慢一些,可以给药王谷提供找出应对之策的足够时间。

“辛夷,尽快加派人手,将鼎山上的灵药移植他处,再派出得力人手,寻访世间,看有没有地势能如药王谷一般的存在……”思忖之下,种檀心知此种态势,根本无法瞒过林白和江浩然,索性也没有隐瞒,直接就对辛夷交待道。

辛夷闻言,苦笑应下,不过在他的心中,对种檀布置的这些策略,却是根本没有半点儿把握。药王谷地势之特殊,世所罕见,不知道是前人穷尽了多少心血,才找到了这么一处存在,想要在世间,再找出一个相似的存在,那和大海捞针,根本没有太大区别。

而且就算是药王谷真能侥幸找到一个类似的所在,能够举族搬迁过去,忽略掉搬迁过程中意料不到的损耗,可是谁又能保证,他们能如之前一般,可以操纵地火火眼?

“大长老,我有一个发现,鼎炉前的茶几上摆了两枚茶盏,而且其中都有莲心茶残余……”而就在此时,匡长庚眼中却是有异色出现,沉声道。

话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到了鼎炉前的茶几之上。只见一切果然如匡长庚所说,在那茶几上,赫然摆了两个透明如羊脂白玉的茶盏,而且在茶盏中,更是有碧绿如翠的茶汤残留,无论是色泽还是气息,都和莲心茶一般无二。

而这个发现,更是叫场内所有人心中都是莫名一凛。如果说茶几上出现两枚茶盏,那还不能说明什么,可是两枚茶盏中都有莲心茶,那问题可就大了。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在归阳身亡之前,他是在洞府中接见过什么人。而且看归阳身陨的态势,似乎是什么人在突兀之间出手,才将他置于死地。

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似乎都突然变得明朗了起来。如果洞府中除却归阳外,还有第二者的存在,那谋杀归阳嫌疑最大之人,自然也要当属那第二者莫属。

而且就算不是那第二者谋杀的归阳,但那人绝对知晓一些隐情,说不定还目睹了凶案。

但现在叫人疑惑的是,这洞府中出现过的,除归阳之外的第二者,究竟是何人?思虑到此处,种檀的目光不禁向着林白和江浩然扫去,想要看看两人神情是否有什么异动。

但可惜的是,不管是林白,还是江浩然,他们两个的神情都是无比淡定,没有任何惊慌,就像是胸怀坦荡,根本不畏惧旁人的探寻和揣测。

而种檀长老所没有发觉的是,就在他目光探寻林白和江浩然的同时,一旁的辛夷长老,却是将目光缓缓投到了身旁不远处的杜若身上。而且就他目光所见,分明发现,就在匡长庚说出两枚茶盏中均有莲心茶存在后,眼露惶恐难安之色,头颅低垂。

意味深长的向着杜若扫视几眼后,辛夷长老不为察觉的缓缓朝他靠近了几步,而后抬手,向着他轻轻触碰了一下,等到杜若宛若是见了鬼般,看着他后,才又不为人查的轻轻摆了摆手,示意杜若不要做出如此反常的神情。

完了,被发现了!看到辛夷长老那意味深长的目光,杜若的一颗心,瞬间便跌落到了谷底,只觉得整个人就像是溺水了一样,汗珠遍布后背,但又叫他心存侥幸的是,辛夷长老明明发现了自己的这种不寻常,但看他的模样,似乎一时间并没有揭露自己的想法。

实际上不单单是杜若内心颤栗难安,一旁身情况看似笃定的江浩然,内心也是惊涛骇浪翻滚不止,整个人几乎都被难以名状的惶恐所占据。

他比谁都要清楚,那两枚茶盏是怎么回事儿,这正是他和归阳对饮所留下的。

但如今茶盏依旧存在,可是归阳却已是死了,这说明了什么,这就说明,在自己和归阳对饮之时,洞府之内,除却他们两人之外,绝对还有第三者存在。

而也正是那第三者突然出手,才导致了归阳的身亡,叫他没有收拾茶盏的时间。

可是那第三者到底会是什么人?但叫他惊慌的,也正是此节,因为不管是他,还是归阳,对气机的把握,都有着绝对的自信。可是即便是他们两人在一处,竟然都是完全没有发现那第三者的存在,这足矣说明那人的修为之高。

会是林白吗,诛杀归阳的会是林白吗?在这一刻,他心中更是陡然有疑惑生出,但这念想只是一出现,就迅速被他打消。虽然他很清楚林白修为非凡,但他自忖,就算是以林白的修为,也绝对没有同时抵挡住他和归阳探寻的可能。

可如果不是林白的话,那这名第三者究竟会是什么人?在这一刻,江浩然只觉得,药王谷的局势,真如是一盘乱麻,无论如何寻捡,都全无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