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07章 快刀斩乱麻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猪吗?你是猪吗?这样的事情,你居然也敢做,而且还遮遮掩掩到了这种时候,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些事情被大长老知道,你会有什么下场?还想坐门主,我看除了当个死人之外,你再没有任何的选择,而且还要被药王谷唾弃永世!”

洞府中虽有茶盏这个意外的收获,算是将寻找真凶的步伐,往前推了一大步,但结果其实并没有什么两样,在另一枚茶盏的主人没找到之前,一切还是在原地踏步。并且因为地火火眼异变的缘故,这个探查并没有进行多久,就直接宣告结束。

而在勘察结束后,赶在第一时间里,辛夷长老就趁着诸人不注意,给杜若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等诸人散却后,来自己的洞府一趟。而等到杜若进入洞府,根本不等辛夷长老发问,就直接双膝跪倒在地,痛哭流涕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倾囊倒出。

这一番讲述,实在是叫辛夷长老有些手足无措。虽然他之前在看到杜若神情有异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杜若和归阳亡故的事情,绝对是有牵连,但却没想到牵连如此之深。

“弟子知道错了,弟子再不敢了。弟子这就去找种檀长老,把一切交代给他,争取宗门的宽大……”被辛夷一番训诫,杜若本就紧绷着的一颗心,如今更是到了几乎要崩溃的边缘,眼眸中写满了惶恐,带着一丝侥幸,对辛夷祈求连连。

“去找种檀,把一切交代出来……”辛夷闻言,一双眼登时瞪大了,用充满嘲讽的目光注视着杜若,冷笑道:“你去找他,除了死得更快,再没有任何可能。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举动,不止是要把你自己代入灾祸之中,还要把我们灵药一脉,也带入无尽的深渊之中,让我们这一脉永生永世无法抬头,只能看种檀他们那一脉的脸色生存!”

冷笑之下,辛夷实在是痛心之极,他不明白杜若这个往昔看起来还算聪明的弟子,如今怎么会变得如此愚蠢,竟然会冒着举宗唾弃的风险,为江浩然打这样的掩护,将江浩然在归阳身亡当夜,去过归阳的洞府,并且和他单独相处过的事实,给隐瞒了下来。

如果杜若只是这样做了,那也就罢了,可是这蠢货贼心大,胆子却是小的可怜。自己只是发现了那么一丁点的异常,竟然就叫他做出此种姿态。他不敢想象,如果发现杜若异常的,不是自己,而是种檀的话,那现在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

恐怕震怒之下,种檀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先将杜若枭首以儆效尤,而后会悍然联合林白,对灵泉宗宣战,将这场必将席卷隐世的战火,烧的更为剧烈。

不仅如此,因为杜若一人的举动,也势必会惹来药王谷的内乱,会让他辛夷和杜若这灵药一脉,被整个药王谷所唾弃,永生永世,都要俯仰在种檀和匡长庚一脉的鼻息下。

这个结果,是辛夷所绝对无法接受,这也正是他为何在发现杜若神情有异的第一时间后,并没有揭发杜若,甚至还提点他注意神情,事后再自己亲自询问的缘由所在。

猪脑子,也亏得自己以往还把杜若当成了灵药一脉最杰出的弟子,但如今看来,自己以前实在是被猪油蒙了心,竟然会看好这么一个愚蠢至极的蠢材。

“师尊,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我还没活够呢,只有师尊你能救我了。师尊,你教我一个办法,让我能活下去吧,这谷主的位置,我不想了,让师尊你来坐好了。”杜若整个人都已是呆若木鸡,紧抱着辛夷的腿,哀声祈求连连。

“蠢货,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你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叫我痛心至极!”辛夷恨铁不成钢的一脚将杜若踹开,而后寒声道:“这谷主的位置,我还看不上,说吧,那姓江的到底是许给你了什么好处,叫你这么为他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卖命?”

“他答应弟子,只要事情平息后,便倾尽灵泉宗之力,辅助弟子登上谷主之位,并且还会让江万里宗主,赐给我一枚种子……”此时此刻,杜若心知自己的小命,已是完全捏在了辛夷的手中,生死存亡,都只在辛夷一念之间,哪里还敢有半点儿隐瞒。

而且他更是发现,辛夷虽然神情愤怒,但言语间,似乎并没有出卖自己的意思,而且好像还想帮着自己把事情掩饰下来。这个发现,就让他更加想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对于而今的他而言,什么机会,什么谷主,都已不重要,只要性命最要紧。

“这么点儿蝇头小利,居然就把你收买了……”杜若闻言冷冷一笑,而后眼眸中露出一抹异色,缓缓道:“种子,他要让江万里赐给你什么种子,有什么作用?”

“师尊你只要看了这枚令牌,应该就明白了。”杜若闻言后,猛然一咬牙,当即做出决断,从口袋中摸出一枚令牌,双手捧着,举到了辛夷的面前。

辛夷面带疑惑之色,缓缓将令牌捻起,放到面前,自己观察一番后,眼眸瞳孔猛然收缩,而后眼眸中有异色闪过,猛然抬手,紧紧攥住杜若的领口,沉声道:“你可以确定这令牌为真,那江浩然并没有欺瞒你什么,不是空口白话的许诺你吗?”

“弟子可以确定,江浩然绝对没有欺瞒于我。”杜若闻言,顿时如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而后沉声道:“不仅如此,而且弟子还怀疑,当夜他去拜会谷主,为的应该也是此事。不然的话,谷主不会在交谈的同时,把弟子从洞府中逐出,不让旁听。”

“原来如此,竟然是为了这个!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老天竟然给了我药王谷这么大一个机会,只可惜归阳他无福消受,要平白让我们坐享其成了!”辛夷闻言,顿时仰头长笑出声,笑声中充满了快意和阴狠,野心毕露。

“师尊,你这是……”杜若闻言,顿时欣喜若狂,紧盯着辛夷狂笑得有些狰狞的面庞,狂喜难耐道:“师尊你的意思是,不再责罚弟子了,要跟江浩然结盟?”

“责罚你,我为什么要责罚你,老天赐给我药王谷如此大的一个机会,死掉一个区区归阳算得了什么!我不但不会责罚你,还会奖励你,还会帮你,等到事情结束之后,这药王谷谷主之位,只会是你杜若一人!”辛夷冷笑连连,声音阴鸷道:“天赐弗取,必受其咎!”

“师尊,这是怎么回事儿……”杜若此时已是完全迷糊了,他完全想不明白,为何辛夷前后的态度转变会如此之大,最开始的时候,他几乎都要以为辛夷会杀掉自己灭口,但如今辛夷竟然说出不但不责罚自己,还会帮助自己之话,不能不叫人诧异。

“蠢货,你的心思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辛夷闻言怪笑连连,声音冷厉道:“难道你刚才在洞府的时候,没有看到,鼎炉镇压下的地火火眼,已经完全失控了吗?地火释放,药王谷的衰落已是板上钉钉之事,只不过是在早晚而已。种檀想得倒美,还想再找一处所在,重新开宗立派,可这种地方是这么好找的吗?他不想退路,可你我师徒,不能不找!”

此言一出,杜若顿时便明白为何辛夷的态度转变会如此之大了。之所以如此的原因,共有两个方面,其一是灵泉宗开出的筹码,实在是优厚,打动了辛夷;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地火的宣泄,他对药王谷已是不抱希望,想要另寻出路,给自己找条后路。

而在当今的形势下,灵泉宗的这跟大腿,自然是他选择的最好退路。只要他能促成药王谷和灵泉宗的结盟,拿到相应的报酬后,灵泉宗又怎会亏待得了他。

辛夷实在是没有想到,在自己正在为药王谷前路莫测,忐忑难安之际,老天竟然会给他抛出来这样一个叫他无比动心的机会,如果把握不住这个机会,那他真就是枉为人子了。

至于归阳到底是死在谁人的手中,会不会是被江浩然所杀,都已经完全不重要了。死者已死,生者要考虑的,没有其他,只有自己的利益的退路。

“师尊,那我们怎么办?是不是把谋杀归阳的罪名,扣到林白那小子的头上,让那小子和种檀他们搅合在一起,把我们药王谷彻底推到灵泉宗一边?”看着辛夷的模样,杜若已是完全明白,自己再没有任何死亡的风险,小眼珠一转,阴狠无比道。

“看起来你还没有愚蠢到家,还能够想出来这种法子!”辛夷闻言冷冷一笑,淡淡道:“不过以我之见,这些手段施展起来,未免太麻烦了一些。如今局势正是一团乱麻,想要从其中理清头绪,没那么容易,想要解决,唯有快刀斩乱麻!”

快刀斩乱麻?杜若闻言,眼眸中顿时有迷惘之色露出,不明辛夷所指。

“等着吧,很快你就会明白了!”辛夷并没有任何跟杜若解释的意图,冷笑数声后,缓缓道:“你帮我再接洽一下江浩然,我有些事情要向他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