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09章 种檀遇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种檀遇刺?!

林白实在是没有想到,药王谷深夜间突然响起的这狂暴钟声,竟然是讲出了这样一个叫人咋舌的事实!这不能不让他怀疑,药王谷是否真已是气数将尽,到了生死存亡的多事之秋,所以才会有如此之多的事情发生,否则的话,怎至与到了如此地步。

先是归阳这个宗主被人毫无征兆的诛杀,传承秘器被毁,对地火失去控制,毁了药王谷千年基业的根本,紧接着,好不容易让局势稍稍有些扭转的种檀长老,竟然也难逃遇刺的浩劫。这叫人不禁怀疑,到底是什么人在谋划这一切,又到底是要做什么。

等林白和冷展颜被两名药王谷弟子,接到药王谷议事大厅后,发现此间已是众人云集。而且更叫他觉得不对劲的是,此处聚集的这些人,望向他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忌惮和猜忌之色,杀机森然冷冽,似乎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

这是怎么回事儿?望着眼前这一切,林白心中顿时有一种不妙的预感,只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心中惊疑下,他不禁向一旁的匡长庚望去。

但目光所及,却是发现匡长庚根本就不敢跟自己对视,而且就他所见,在匡长庚的身旁,更是跟了几名药王谷的长老。那些人宛若是围成了个圆圈般,将匡长庚包裹在其中,虽然这画面,看似是众星拱月,但就林白看来,那更像是监视,而不像是保卫。

总不该是匡长庚鬼迷心窍,做了什么蠢事,所以牵连到自己了吧?皱眉望着眼前这一幕,林白眉头不禁紧皱,心中充满了疑惑,有些搞不明白眼前这一幕。

“林白,做下了之中滔天大事后,你竟然还有胆量来议事大厅,而是没有抱头鼠窜,我看你未免有些太不把我药王谷放到眼里了吧,难道你觉得,我药王谷真就收拾不了你这个俗世的跳梁小丑?”而就在此时,杜若突然从人群挤出,申请狰狞的盯着林白,怒声道。

话音落下,只听得哗啦一声,议事大厅的那些药王谷门人,顿时齐刷刷的朝前迈出一步,将林白和冷展颜,牢牢的束缚在了议事大厅中,不留下任何离开的通道。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些人莫非是得了失心疯,以为是自己杀了归阳不成?望着这一幕,林白心中不禁充满了疑惑,他实在是有些搞不明白局势,而且就他想来,自己当夜的行迹掩饰的极好,按理来说,这些药王谷之人,应该根本察觉不到他出去过才对。

“林道友,你藏得好深,瞒得我药王谷好苦啊!”与此同时,场内又有一个冷笑声响起,直视林白,寒声道:“你以为你做的事情天衣无缝,但你未免也太猖獗了一些,你以为你实力卓绝,便能肆意欺凌我们药王谷,视我药王谷如无物吗?”

发出此声之人,赫然便是当今之药王谷内,地位仅次于种檀的辛夷长老。而且就林白所见,如今的辛夷,面上已是完全没有了此前的风轻云淡,望向自己的目光森寒,充满了无法掩饰的杀机,似乎恨不能除自己而后快。

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惹到了药王谷,让这些人有了这么大的反应?听着这一句句质问的话,林白心头如有疑云密布,面宇上写满了迷惑之色。

“辛夷长老,杜若,林某到底是做了什么,惹得你们如此大动干戈,就算是你们想要寻衅挑拨,但也总要给林某一个解释才对吧!”虽然局势紧迫,一片剑拔弩张的肃杀气氛,但林白心中却是没有分毫畏惧,直视辛夷,冷笑出声。

“到了此时,你居然还敢强词夺理,你以为我药王谷的人是瞎子,看不出你包藏的祸心吗?”辛夷闻言,犹如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登时仰头狂笑出声,而后神情一变,冷声斥责道:“既然你要我药王谷如此对你的理由,那我就给你理由。你夜刺种檀长老,这个理由够不够我药王谷想要将你斩除?”

我行刺了种檀?听到这话,林白不禁哑然失笑,只觉得荒谬至极。事发之前,他一直好端端的睡在客房之中,根本没有走出半步,又哪里会有行刺种檀的机会。

话再说回来,就算他林白真有行刺种檀之心,又怎么会选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不是摆明了想要把祸水往自己身上引吗,就算他林白再蠢,又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辛夷长老,你的话最好能说清楚一些,你说我行刺了种檀长老,那你可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这一切是我做的?”虽然心中愤懑,但林白却不想因为这些血口喷人,就跟药王谷真起了争端,是以漠然一笑,望着辛夷长老,淡淡发问道。

“你要证据,那我就给你证据!”辛夷长老冷然一笑,抬手一招,唤出几名弟子,沉声道:“你们几个,老实说,刚才你们在种檀长老的住所,看到了什么?”

“剑光,我们看到了剑光,感受到了分外冷冽的剑意,那种感觉,就像是身躯都要被利剑穿透了!”此言一出,那几名药王谷弟子,登时仓皇出声,话语声中,更是充满了震颤,望向林白的眼眸,更是充满了畏惧,似乎想起之前一幕,如今仍然有提心吊胆之感。

剑意?剑光?听到这话,林白不禁一怔,而后向着那几名药王谷弟子面上望去,只见这几人说话之时,所表露出的惊慌神态,并非作伪,显然是由心而生,发自肺腑。

这是怎么回事儿,自己明明没有离开过客房半步,可是他们怎么会见到剑光,感触到剑意,而且所说所讲,更是如此的真实笃定,就像是真亲身经历过一样。如果这几人的表现,都是演戏的话,那这演技未免也太好了,简直可以去俗世竞逐奥斯卡影帝了。

“我药王谷之中,能够释放出剑光、剑意的,除了你之外,又有何人?铁证之下,林白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我若是你,现在就束手就擒,免得让你的血,污了我药王谷之人的手!”不等林白出言问询,辛夷长老重又冷笑出声,淡淡接着道:“而且我很怀疑,你既然有胆行刺种檀长老,那归阳谷主是不是也是被你所杀的!”

话语声中,满是盛气凌人之色,似乎在他心中,已经是完完全全的笃定,林白就是行刺种檀长老之人,就要挟药王谷之力,让林白伏诛此地。

好狠的计谋!好阴毒的策略!听到辛夷这话,林白心中顿时冷笑连连。他此时此刻,才算是终于明白了今夜为什么会闹这么一出的缘由所在。

念及此处,林白眼角的余光,不禁向着人群中的杜若和江浩然望去。只见江浩然嘴角满是淡漠笑意,而杜若更是狞笑连连,眼眸中满是得意神情。

原来一切的症结是在这里,不管究竟是什么人做出的行刺之举,但这举动,分明就是想要把诛杀归阳的这盆脏水扣到林白的头上,让他成为顶缸的罪魁祸首。

而且就林白所见,恐怕这件事情,不是别人在栽赃陷害他林白,而正是江浩然和杜若精心策划出来的阴毒计谋。甚至他都有些怀疑,如今这义正言辞,正对他苛责连连的辛夷长老,是不是也已被这两人所拉拢,成了栽赃他这个过程中,至关紧要的一环。

不过让林白慨叹的是,他不得不说,这几人的谋划,还真是精妙入微,天衣无缝。正如辛夷所言,如今的药王谷中,能够释放出剑光和剑意的,明面上只有他林白一人。而且他的手段,更是被所有人见过,这就更叫人怀疑是他行凶的可能。

自己刚准备动手阴江浩然一把,就被他抢先一步布占了先机。不得不说,这王八犊子能从一名灵泉宗的看门弟子,爬到副宗主的位置,还真是有几分手段,有杀伐果决的心性。

“事到如今,就算我林白说这一切不是我做的,想来药王谷的各位,你们也不会相信了对吗?”思忖片刻后,林白嘴角渐有冷笑露出,而后淡淡道。

“不是我们不相信你,而是铁证如山,一切都指向了你,你还有什么能狡辩的!”不等林白把话说完,辛夷便直接出腔打断,而后森然无比的冷笑道。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林白仰头长笑出声,眸光森寒无比的扫过身前诸人,淡淡道:“既然你们铁了心认为是林某做了此事,那想要出手,就尽管来吧!”

“你以为我们不敢吗?”辛夷闻言,冷然一笑,缓缓出言,而后朝江浩然一拱手,沉声道:“江道友,还烦劳你助我药王谷一臂之力,擒杀此獠,以慰归阳谷主在天之灵!”

话音乍一发出,场内的药王谷弟子齐齐朝前踏出一步,局势已是剑拔弩张,千钧一发。

“住手,谁给你们的这个胆子?”而就在此时,大厅外,陡然有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