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10章 我相信他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这声音中气十足,话语声中更是充满了愤怒之意,而在归阳死后,药王谷中,能够对辛夷发出如此质问的,除却种檀之外,又能有何人。

只是就林白所见,种檀气息安然,神情恬淡,而且从他的身上更是看不出任何受伤的迹象,甚至连与人争斗过的气机都没有,这种迹象,哪里像是遭遇过暗杀之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总不该这事儿实际上是辛夷、杜若和江浩然他们瞒着种檀布置出来的,所谓的刺杀之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些药王谷弟子均是一脸愤慨的模样,又是怎么来的,总不能说这些人都被这几个玩意儿给收买了吧。

而且林白还发现,在种檀出现后,不管是江浩然,还是杜若和辛夷,眼眸中均是有一抹慌乱之色闪过,显然他们也是没有预料到种檀会突然出现。

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林白就已是断定,这其中定然是还有其他隐情存在。

“师叔祖!”看到来人,杜若顿时小腿有些发颤,几乎都要跌倒在地,偷眼朝江浩然和辛夷瞄了下后,这才壮起了胆子,做出欣喜若狂的姿态,道:“师叔祖洪福齐天,被林白这宵小偷袭,还能安保无虞,足见师叔祖修为之高深,可说是我药王谷天大的幸事!”

如林白所想,杜若如今实在是有些不明白情况。按照江浩然传递回的消息,他明明是已经假借林白的手段,将种檀诛杀。也正是因此,所以辛夷和他才敢这么肆意妄为,要挑起林白和药王谷的矛盾,但如今被他认为已死的种檀,却突然出现,这实在是太出人意料。

不仅仅是他,江浩然也是眉头深锁,虽然面上风轻云淡,但心中却是波澜起伏。他明明已经确定,将种檀杀的死得不能再死,但如今他竟然又出现在了这里,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自己杀的那个,恐怕就是个冒牌货。

怨不得当时自己还在怀疑自己怎么着能够那么轻易的就得手,原来这老狐狸还藏了这么一手,跟所有人都玩了李代桃僵这一招,此种举动,果然说明姜还是老的辣。

“幸事?我看不见得吧……”种檀闻言冷然一笑,冷漠无比的目光,缓缓扫过了辛夷和杜若,以及一应药王谷弟子的面颊,淡淡道:“我看你们这里面,有不少人,都是巴不得我现在马上就死掉,好让你们可以放开手脚,做一场大事吧!”

此言乍一发出,药王谷一应弟子脸上顿时露出诚惶诚恐之色,根本不敢多言分毫,而杜若和辛夷两个,更是恨不能把脑袋埋到裤裆里,心里更是恨死了江浩然。

这个王八蛋做事儿也未免太不靠谱了一些,居然就这么被一个冒牌货给糊弄过去了,自己两人因此上蹿下跳,如今看起来,和小丑有什么区别。

“师叔德高望重,我药王谷中人只盼您老人家能松柏长青,哪敢有其他大不敬的想法。”杜若闻言,当即痛心疾首的自责不已,一番诚意天地可鉴模样,而后话锋一转,直指林白,恨声道:“姓林的,看来是老天注定要你奸计难成,现在种檀师叔还能出现在你面前,是不是叫你大失所望。你若是晓事的话,还是尽早伏法,省得我们再多费唇舌!”

“不错,我药王谷一门上下,同仇敌忾,师叔祖安然无虞,乃是天大的幸事,由他老人家坐镇,姓林的你还有什么话好说,老老实实把事情交代清楚!”辛夷话音刚一落下,杜若便急忙接过话头,色厉内荏的对着林白怒吼连连。

杜若和辛夷这两人都很清楚,种檀的出现,绝对要让事情发生极大的偏离。而当今唯一的办法,就是坐实是林白刺杀种檀之事,只要如此,就能叫林白百口莫辩。他们如今唯一渴盼的,就是种檀被刺杀之事冲昏头脑,能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不出他们所料,这两段话刚一说出,药王谷的一应门人,顿时怒吼连连,虎视眈眈的紧紧盯着林白,一幅只要种檀开腔,就要对林白痛下辣手模样。

“林道友,你可有什么解释的没有?”仿佛是真中了杜若和辛夷的奸计般,种檀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缓缓转头,目光平静的盯着林白,缓缓道。

“晚辈没有什么解释的。”林白傲然一笑,淡淡道:“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那就不是我做的。不过如果真是我做这种事儿的话,我可以保证,种檀长老你现在绝对没法子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和晚辈谈话。”

话声从容,但话语声却是充满了自信之感,带着一种叫人不容置疑的语气。

“你确定?”种檀闻言,目光微凛,嘴角有玩味笑容露出,淡淡道。

林白毫无畏色,缓缓颔首,轻描淡写道:“晚辈从不做危言耸听之事!”

“狂妄,姓林的,你未免也太狂妄了一些!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师叔他老人家会对付不了你吗?一个俗世人物,也敢在我药王谷如此猖獗!”此言乍一发出,辛夷眼眸顿时亮了,他此前之所以那样挑拨离间,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吗,如今功成,怎能不庆幸。

不仅仅是辛夷,药王谷的一应人,而今也是面露愤慨神情。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林白竟然狂妄到了此种地步,竟然当着种檀的面,还敢说什么,如果真是他出手的话,种檀就绝对没有能够好端端站在此处,与他交谈的资格,这未免也太狂妄了一些!

如果不是碍于种檀如今还未开腔,有那年轻气盛的药王谷弟子,已是忍不住就要向林白动手,叫他看看,药王谷的存在,绝对容不得他小觑。

小子,这不是我逼你的,是你自己心甘情愿往我挖好的坑里跳的,可怨不了别人。

“姓林的,你行刺师叔祖在先,现在又敢如此肆无忌惮的狂妄,你眼中可还有我药王谷的存在!我告诉你,今日不管师叔祖打算如何处置你,我杜若就第一个饶不了你!”与此同时,杜若也是振臂高呼不断,鼓荡着周围的人群,沉声道;“师兄弟们,不要怕这姓林的手段,有师叔祖他老人家坐镇,这小子不敢怎么样,咱们痛殴他一顿!”

此言一出,之前被林白话语刺激得怒火中烧的一应药王谷弟子,顿时跟打了鸡血一样,齐齐朝前迈步,将林白的包围圈又缩小了一些,人群如潮水,似要把林白吞没。

但即便如此,林白眼眸中却是依旧没有任何惧色,只是平静无比的望着种檀。

“停手!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认为林道友是刺杀我的元凶了?”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种檀突然淡淡开腔,眸光扫过群人,缓声道:“我相信林道友的话,如果真是他出手的话,我现在绝对没有能够出现在这里的资格,就算不去地下陪归阳,也要重创。”

这是怎么回事儿?此言一出,辛夷和杜若顿时傻眼了,此前的形势下,他们还以为种檀是被他们绕进圈套里面了,但现在看来,事实似乎并不是如此,种檀心中明显自有思量。

林白见状,嘴角也是笑容淡漠,向着种檀拱了拱手,表达了对种檀信任他的感激。实际上早在种檀出现之时,他就已经看出,种檀对自己并没有敌意,若不然的话,假如种檀真一门心思认为自己是元凶,早就出手了,又怎会费那么多唇舌。

之所以如此,就说明他心中另有思忖,至少是暂时还不想对自己动手。

“师叔,绝对不可轻饶了此人,我药王谷中,能施展出剑气剑意之人,除他林白外,又能有何人?这小子如今做出一幅笃定模样,但内心肯定是忐忑无比,故意想要用镇定神情来欺瞒师叔,还望师叔明鉴啊,千万不能轻饶了他,否则我药王谷必遭灾劫!”

一计不成,辛夷眉头一皱,顿时又心生一计,推金山倒玉柱的跪倒在了种檀的身前,假惺惺的抬起袖子猛擦眼眶不止,仿佛他的所思所想,均是为了药王谷的大局考虑,都是为了种檀的人身安全在考虑,那模样,就算俗世的影帝到了他跟前,都得甘拜下风。

“师叔祖,万万不可啊,若是饶了这小子,就是放虎归山,我药王谷就要永无宁日了!”辛夷一带头,杜若急忙紧随其后,也是双膝跪倒在地,连连哀嚎不止。

这师徒两人的这出苦肉计,玩的可谓是再精彩不过,许多药王谷之人,都已是被他们的模样给骗了过去,只觉得这两人对药王谷,实在是一片赤诚,日月可表,天地可鉴。

“我意已决,你们不需要再劝阻什么!”但对于这两人的模样,种檀却是根本没有任何神情变化,淡淡道:“我相信林道友,如果他真是今夜刺杀我之人的话,那就算以后我死在了他手里,也是我种檀无识人之明,,咎由自取,与他人无关!”

完蛋了!娘的,怎么横生出这么个枝节!杜若和辛夷闻言,顿时面面相觑,苦涩难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