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11章 当务之急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师叔祖(师叔)……”

种檀此言一出,杜若和辛夷便想要急忙出言拦阻,但不等他们的话说完,种檀阴寒的目光却是向他们扫了过来,甚至在这一刻,在他的眼眸中还有一丝杀机外露。

种檀乃是极为机警和谨慎之人,如若不然的话,也不会在归阳死后,暗地里给自己准备了一个替身。此前刺杀事发之际,他便已经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因为刺杀之时,的确是有剑气和剑意外露不假,但就他想来,林白应该不至于这么愚蠢。试想一下,在当今的药王谷中,众所周知,唯有林白一人身拥剑修之术。

如果林白真要刺杀自己的话,怎么会用这种手段,如此施为的话,岂不是明显想要把所有人的怀疑,都扯到林白自己身上。虽然初见林白,但对于林白过往的一些行为,种檀也是早有耳闻,在他想来,林白如果真要刺杀自己,绝对不会愚蠢到把手段直接暴露。

因为这样的手段,根本就算不上是暗杀,而是一场偷袭。只要林白这么做了,他就会如夜色中的萤火虫般明显,甚至还会叫人怀疑是不是他诛杀了归阳。

对于归阳的死亡,种檀不是没有怀疑过林白,但就他所想,林白既然拿出了七集丹丹方这种可以续命的丹药,那就没有任何理由对归阳下手的可能。如果林白真是想杀归阳的话,根本就不必来药王谷商讨结盟之事,直接如对灵泉宗般,对药王谷宣战便是。

尤其是在来到了大厅,看到杜若和辛夷两人的反应后,他更是觉得,事情变得愈发扑朔迷离起来。虽然他暂时还无法确定,归阳死亡,以及自己遭受暗杀之事,与这两人是否是有什么牵连,但他可以确信的是,这两人绝对是有什么古怪。

如果换做平时,发现这两人的异常,种檀自然是要好好的探寻一番,找出究竟。但如今药王谷正是多事之秋,门人心思散乱,若是自己此时选择拿杜若和辛夷下手的话,那必然会加重门人心中的惶恐,叫药王谷的处境更加艰难。

当然,种檀之所以这么做,还有另一个原因。而这个原因,便是鼎山那正在不断往外宣泄地火灵气的火眼,火眼之事一日得不到解决,药王谷就要一日面对山穷水尽的苦果。

一旦地火穷尽,药王谷千年传承基业,势必要毁于一旦,等到那时,他有何颜面去见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难道告诉他们,他们一手创立的药王谷,被自己这些不肖子孙毁了?相较于这件事情,不管是归阳的死,抑或是自己所遭受的刺杀,都只能算是旁枝末节。

为了尽快找出解决火眼外泄的法门,他必须尽可能的保持药王谷的平静,要尽可能的聚合所有一切能够聚合的力量,所以他不愿深究,也不愿过多的怀疑林白。

“我意已决,你们无需赘言!”多事之秋,实在是不能再多生枝节了,轻轻叹息一声,意味深长的向明显心有不甘的杜若和辛夷看了眼后,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告诫他们般,缓缓道:“我药王谷的生死存亡,只在一念之间了,我劝诸位好自为之,切莫做出仇者快,亲者痛之事,否则的话,老夫纵然是化为鬼魅,也要向其索命!”

一字一顿,冷冽至极,杀机毕露,传入杜若和辛夷的心中,直叫他们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而后没有任何迟疑,便连忙开腔,口称不敢,跪地指天的起誓连连。

看着种檀的模样,林白心中颇为感怀。一个宗门,可以没有宗主,但却是不能没有如种檀这样的中流砥柱。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会真正考虑一切时,都以宗门利益为先。也只有这样的人存在,一个宗门才能够长长久久的存在下去。

而药王谷能有种檀,堪称是药王谷的幸事。因为就林白所见,归阳死后,如果不是有种檀出马坐镇的话,而今的药王谷说不好已经四分五裂,根基重创了。

“种檀长老,今夜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林某岂不是要受这不白之冤,说不好现在已经身死在你们药王谷的千刀之下了!”林白向着种檀拱手致谢后,轻笑道。

“林道友说笑了,以你之能,如果要离开我药王谷,我们如何能拦得住你。”种檀闻言顿时轻笑连连,面含歉意,有些歉疚道:“今日之事,是我药王谷有错在先,我在这里,替药王谷的各位,向林道友赔礼了,还望林道友莫要记挂于心。”

“种檀长老这是哪里的话,该是我向你致谢才对。”林白见状,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而之前存着的一丝刁难杜若和辛夷之心,也是被种檀的举动给打消了。

“既然这样,那林道友和我,都不要在做致歉或是致谢这种无谓之举了……”种檀也是个说话做事干脆利落的人物,听到这话,当即摆了摆手,然后朝诸人一拱手,缓声道:“夜色正深,事情过去就过去了,诸位还是快回吧。”

种檀这话一出,杜若和辛夷顿时面露悻悻然之色,虽然他们对这个结果感到极其的不满意和不甘心,但种檀钧令已出,他们也是无力回天。相视一眼后,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到了一旁神情淡定的江浩然身上,准备事毕之后,再找江浩然深谈一番,找个对策。

“种檀长老且慢,林某还有一要事与你相商……”而就在种檀长老转身,想要就此离去之时,林白却是突然又开腔,话语声无比沉稳,似有所指。

这王八犊子又想干什么,难道这么凭空逃过了这一劫还不够,还想再折腾出来点儿别的花样不成?听到林白这话,杜若和辛夷的眉头顿时皱起,神情有些讶异。

不仅是他们,就连江浩然都是满脸迷茫之色,全然不明白到了如今这地步,林白为何还不见好就收,而是还要挽留种檀,难道他就不怕提出非分要求,激怒种檀,假戏真做?

“林道友,你还有什么事情,莫非是觉得我药王谷这么做,对你不公,相要些补偿什么的不成?”种檀闻言虽然转身,但眉头却是不禁皱起,面上更有不悦之色。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林白在这节骨眼上,还有什么事情要与自己商议。虽说种檀的确不相信林白就是刺杀自己之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不能顺水推舟的,让林白把这个刺杀的罪名坐实,如果林白再行咄咄逼人之事,他不介意假戏真做。

姓林的小子,这是你自己找死了,可怨不得我们!一看到种檀的这模样,杜若和辛夷心中顿时乐开了花,只觉得一切又有了巨大的转机。

“晚辈并无甚损失,又何来的寻求补偿之说……”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林白根本没有什么讨要补偿之意,而是轻描淡写道:“我只是想帮药王谷一个忙,替你们解决个麻烦。”

“给我们药王谷解决个麻烦?莫非林道友你已经找出了刺杀种某和归阳谷主的元凶?”种檀闻言,长长的寿眉微微一挑,而后有些讶异的望着林白。

这小子又是要玩什么花样?而这话落下的同时,杜若和辛夷也是心中一沉,隐隐有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只觉得事情怕是又要有什么极大的变数出现。

“找出刺杀种檀长老和归阳谷主的凶手,固然重要,但就我看来,这应该不是如今药王谷所要应对的当务之急吧?”林白微微一笑,面露神秘之色,缓缓道。

药王谷的当务之急是什么,种檀自然是再心知肚明不过。诚如林白所言,不管是归阳的死,还是他种檀的遇刺,都并不是药王谷的当务之急。药王谷最要命的困局,只有一个,那便是鼎山的地火火眼,只要地火外泄不止,药王谷便要一日日向深渊滑落。

这小子难道是找出了控制地火外泄的办法不成?而听到这话,杜若和辛夷心中也是顿时咯噔一声,不禁有些慌乱。种檀清楚地火外泄的困局,他们两个又如何看不出这是当务之急。如果林白真的能解决这一难题的话,别说不是他刺杀的种檀,就算真是他刺杀的种檀,恐怕种檀也会既往不咎,而且会一门心思的讨好他。

等到那时,药王谷上下都要感激林白,他们还有什么和灵泉宗结盟的可能。

江浩然虽然沉默不言,面如古井无波,但心中也是波澜起伏。如果林白真的拿出了这个筹码,找出了地火外泄之法,那他这一趟,恐怕真是要跑空了。

不行,必须要尽快解决药王谷之事,不然一切危矣!江浩然猛然捏拳,做出决断。

“林道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种檀闻言,猛然止住脚步,眼眸中更是有无法掩饰的欣喜露出,而后向着林白上下扫视了许久后,一字一顿道:“你应该很清楚,如果你在这件事上戏弄老夫的话,会给你带来怎样的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