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15章 低头求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91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不管杜若和辛夷心中是有着怎样的不情不愿,但在种檀的话语落下后,他们也还是跟着其他的药王谷弟子,跪倒在了林白的身前,任凭尖锐的岩石,刺得膝盖生疼。

药王谷中静谧一片,唯有山风吹过,发出的寥寥余响,那声音沧桑而又悠长,就像是古时那种曾被人誉为神童,却屡试不第的举子,发出的幽幽叹息声。那声音,和如今的药王谷局势,是何其的相似,往昔被人青眼有加,而如今存亡,却在别人一念间。

林白放眼望去,只见身前已满是黑压压的人头,所有人都低沉不做声,但这种沉默,却又何尝不是一种屈服,一种无奈之下的屈服,曾经高傲的头颅,如今只能低垂。

“林道友,我药王谷的生死存亡,就在你的一念之间了!还望道友能够相携我们,只要让我药王谷度过此劫,我发誓,定会满足林道友一些要求!”种檀目光诚恳无比的望着林白,一字一顿,毕恭毕敬道,话语中既有恳切,又有悲凉。

“种檀长老,你这么跪着,不是折小子的寿吗?”此情此景下,即便是林白都是心中难安,闻言急忙伸手去掺扶种檀,而后道:“你先起来,咱们万事好商量。”

“林道友你若是不答应我,老夫就跪死在这里,直到你答应为止!”任凭林白如何掺扶,种檀依旧是不动不摇,头颅低垂及地,喃喃不止。

不止是他,他身后跟着的那些药王谷弟子,也是均在对林白哀求不止。

如今的局势,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完全变了,现在已不是林白在求他们结盟,而是他们在求林白结盟。而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林白的襄助,药王谷便要难逃举宗覆灭的险地,情势所迫之下,不能不叫他们低下往昔高高扬起的头颅。

只是这头颅低下来容易,若是再想抬起来,恐怕就难了!

“师尊……”冷展颜本就是面冷心热之人,如今望着种檀长老和一应药王谷弟子的模样,心中也是颇为不忍,伸手扯了扯林白,低低道。

虽说此前对于药王谷的姿态,她着实是有些不喜,但如今药王谷的这些人这么低姿态,却是不能不叫她心生怜悯,希望林白能够伸出援手,帮他们一把。

“好,种檀长老,你赶快起来,我答应你们药王谷的请求,这个忙,我帮了!”沉默许久后,林白缓缓伸手,挽住种檀的双臂,沉声出言,而后接着道:“不过我帮你们药王谷这个忙可以,但是我有两个条件,还需要你们药王谷满足。”

“多谢林道友,我替药王谷的列祖列宗,为你仗义出手叩首了!”种檀闻言,身躯都在不断颤栗,眼眸中有无法掩饰的喜色,重重向林白叩首后,这才缓缓起身。

娘的,这小子这回算是赚到了!起身之后,虽然杜若和辛夷不敢多言,但眼角瞥向林白的余光,却是几乎要喷出火来。他们在药王谷恣意惯了,往昔都是只有旁人哀求他们药王谷的份,他们何尝求过别人,更不用说是跪地相求。

而更让他们愤怒的是,原本他们布置了这么多,是想要把林白打入谷底,彻底杜绝了林白和药王谷合作的可能,但如今却反倒促成了林白,还把林白变成了药王谷的恩人。

“江道友,非常抱歉,我药王谷要辜负你们灵泉宗的好意了,从今而后,我们的盟友只有一个,那便是林道友,你我之间,以后再见,便是杀伐场上的仇敌!”不等林白说出他开出的条件是什么,种檀便直接转头,望向江浩然,缓缓道。

“不妨事,药王谷千年基业重要,只要贵谷基业能够传承下去,比什么都重要,堪称是我隐世的幸事!”江浩然闻言淡漠一笑,虽然话说得平静,但内心却已是咬牙切齿,恨不能把林白生吞活剥,以解心中之恨。

原本他以为,自己和药王谷结盟,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却是没想到,半道杀出来这么一出,生生被林白给截了胡,这叫他心中如何能不恼怒。

“多谢贵宗体谅了。”种檀长老闻言后,微微颔首,然后抱拳拱手,缓声道:“不过江道友暂时还不能离开我药王谷,等到一切水落石出后,你方可离开。”

“无妨,只要贵谷不嫌我是个恶客,那我再多待几天也无妨,恰好也可以看看林道友的雷霆手段,瞧瞧他是怎么力挽狂澜的。”江浩然漠然一笑,然后朝林白扫视了几眼,不动声色道:“林道友,恭喜你了,终于大功告成,完成了心愿!”

江浩然这话,虽然乍一听起来,叫人觉得他是胸怀坦荡,在恭贺林白,但只有明眼人,才能看出他的险恶用意。这字里行间,乍一听似乎无害,但细细品味,却是仿佛在告知诸人,药王谷如今的这一切,都是林白精心安排出来的。

这种用心,不可谓不歹毒,不可谓不阴狠,绵里藏针,杀人不见血。

“只不过是林某幸运罢了,机缘巧合下,能让江道友玉成此事。”别人听不出来这话里的深意,林白又如何能听不出来,当即便针锋相对,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这小子!林白话音一出,江浩然心中的快意顿消,只觉得就像是吃了只苍蝇般恶心。

他暗讽林白固然狠毒,但林白的话语不但把矛头指向了他,而且还颇多嘲讽之意。更是在讽刺他江浩然削尖了脑袋,恨不能跪地求药王谷帮忙,但最后却偏偏成全了林白,而且林白不但没有低姿态达成此事,还是让药王谷的人求着他答应。

求人和被人求,虽然两者只差了一字,但其中的涵义却是截然不同,不单单是付出的筹码多少,更是实力的体现,因为唯有实力够强之人,才会被人求上门来。

林白此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是重挫了灵泉宗的锐气!若是传到隐世,必将要把林白的声名,捧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会让许多见风使舵之人,改换门庭。

这小子还真是心腹大患,只可惜当初这小子还弱势的时候,谷主没有下决心对他痛下杀手,不然的话,如何会形成如今尾大不掉的态势。

“两位道友,事情都已发生,还望不要再如此唇枪舌剑的争斗了。时也命也,江道友就不要再有执念了。”种檀见状,急忙出来打圆场,而且因为如今有求于林白的缘故,字里行间,更是分明表露出了对林白的偏袒,示意江浩然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

江浩然很清楚,自己已是错失了最好的机会,就算再与林白僵持,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冷哼一声后,大袖一摆,顿时负身离去,口中更是狂笑连连。

“灵泉宗之人就这个性子,张狂惯了,林道友莫要苛责,以后有刀兵相见的时候。”等江浩然的背影消失后,种檀苦笑摇头,劝慰了林白一句,而后道:“林道友,不知道除了结盟之外,你的第二个请求是什么?”

“现在说第二个请求,还言之尚早,而且忙还没有帮上,就直接谈条件,也未免叫人觉得我林白有趁火打劫之嫌,等等再说便是。”林白轻笑一声,向着江浩然的背影淡淡扫了眼,漠然道:“张狂,以我之见,他这张狂,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

话语淡漠,杀机凛冽,直叫种檀眼角连连狂跳不止,他很清楚,药王谷和林白这个煞星绑在同一战车上,以后绝对是少不了生死恶战。

“不知道林道友你打算以何种手段,来化解我药王谷如今的危局?”虽然心中慨叹,但种檀明白,从药王谷经历此劫开始,他们就只能依仗林白,一切已是无法改变,当今最重要的,还是如何化解药王谷的这场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