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17章 生死存亡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江道友,我们现在可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要是再想不出解决的办法,真让姓林的那小子解决了地火外泄的难题,你再想跟药王谷结盟,那可就难如登天了。你们灵泉宗,来之前难道就没有留个后手,做其他的准备吗?”

杜若和辛夷两人,如今是真的慌了。尤其是在地火发生第二次异变,种檀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林白身上后,局势对于他们变得越来越不利起来。

并且他们还发现,在最近这段时间,总有人有意无意的跟在他们两个身边。虽说那些人都看似漫不经心,似乎只是跟他们做的事情相同,不经意相随。但那些人望向他们时的警惕目光,叫他们如何能不明白,这些人怕是得到了种檀的钧令,在暗地里监视他们两个。

这个变化,足矣说明,种檀已经开始怀疑他们两个与江浩然的关系。如今的药王谷,正由种檀当家话事,失去了种檀的信任,不管他们想做什么事,都可说是举步维艰。

这一次之所以能跟江浩然打个照面,还是他们两个趁那些监视之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甩开了一应盯梢的尾巴,才算争取到了这个机会。而且他们知道,就算是甩开了那些人,但恐怕要不了多久,盯梢他们的人,就会来到此处。

原本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却出了这样大的变数,他们两个如何能接受。而且他们清楚,如果药王谷真跟林白结盟的话,那匡长庚坐上谷主位置可说是笃定之事。而等到那时,为了向林白表示诚意,他们两个势必要被杀鸡儆猴。

但在这紧要关头,他们两个却已是无计可施,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江浩然的身上,希望他能够找出一个解决如今困局的办法,好让他们不至于这样被动。

“办法,我现在能有什么办法,我灵泉宗虽然有不少手段,但还没有解决地火外泄的法门……”江浩然闻言,也是眉头紧皱,满脸的阴郁之色,恨铁不成钢的向着两人瞪了眼。

如江浩然所言,灵泉宗此番为了跟药王谷达成结盟,的确是极有诚意,而且还做了两手准备。第一手准备,就是江湖之前跟杜若谈判时,抛出的那三千瓶灵泉……

而第二手准备,便是江浩然所拿的那枚令牌。按照灵泉宗所想,就算第一个准备不成,第二个准备抛出来,那么结盟的事情,必然如板上钉钉般牢靠,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变数。

但打死江浩然都没想到,药王谷居然凭空出现了如此大的变数。不但对令牌意动的归阳被杀了,而且地火还出现了外泄的变动,可说是打乱了他的全部布局。

他就算是有滔天之能,但又如何有解决地火外泄的本事。更让他愤怒的是,如果是他和林白,都没有解决地火外泄的本事,那也就罢了,可是偏偏林白却是有这个能耐。

如此一来,在整个宗门的生死存亡面前,药王谷如何会再对他垂青分毫。

如果当时能够把种檀给杀了,那该多好,只可惜那个老东西竟然如此谨慎,还给他自己弄了个替身。而经历过了先前的那次暗杀后,如今若是再想对种檀动手,恐怕绝对是难如登天,并且行迹也必然会暴露,等到那时,一切就更没希望了。

“实在不行的话,能不能把那枚令牌拿给师叔祖他老人家看看,也许他老人家见了那东西之后,会改变以前的想法也不好说。”叹息数声后,见江浩然沉默不语,杜若眼珠子骨碌碌转了转,顿时心生一计,带着试探之色,对江浩然道。

“这事儿没戏,想打动他,你这办法根本就是在做梦……”不等江浩然开腔,辛夷便一口否决了杜若的想法,冷笑一声后,道:“那老东西的为人你不是不清楚,宗门的利益,在他心里,比什么都重要,若是换旁人,也许还有转圜的机会,但对他没用。”

杜若闻言顿时长叹出声,不禁苦笑摇头。诚如辛夷所言,种檀此人在隐世中,可谓是不折不扣的怪胎,寻常隐世中人,哪个不是将自身的利益,视作天大,可唯有种檀一人,是将宗门整体的利益,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甚至可以为其而舍弃自身的利益。

多年之前,整个药王谷之人,都已将他成为药王谷谷主之事,视作了天经地义。但任凭是谁都没想到,种檀竟然会以自己不适合这个职位,而是归阳更适合的话语,婉拒了所有人的推荐,并且闭关不出,生生拒绝了这个所有人都意动的机会。

而正如他所想的一样,归阳在这个位置上,的确是做得非常出色,让药王谷得到了数次壮大的机会。这个慧眼识人之能,以及退位让贤的胸怀,叫人赞叹。

这一切,足以证明,种檀这个人是完完全全把药王谷宗门的利益,放到了他自己的利益之上,甚至为了挽救宗门,即便是牺牲了自己,也在所不惜。

而如今药王谷遇到了地火外泄的灾劫,整个宗门的处境,都到了危在旦夕的地步。在这个节骨眼上,种檀又怎么可能会接受他们的这个提议,因为自己的一己私利,而放弃整个宗门覆灭的事情不去理会,让药王谷付诸地火外泄形成的火海。

“这老东西,实在是太强硬了,不然的话,我们也许还能有可趁之机,只可惜当初江道友你没能顺利将他暗杀,否则的话,现在我们也不会这么被动……”念及此处,杜若不禁咬紧了牙关,面露阴毒神情,沉声道。

他身为药王谷的二长老,如果当初江浩然能够刺杀种檀成功,那么而今药王谷便是由他来当家话事,这样一来,做事自然是便利无比。但可惜的是机会已经失去,不会再来。

杜若也是长吁短叹连连,眼眸中满是绝望神情。到了如今这地步,他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翻盘的可能,一切似乎都已板上钉钉,无法改变。

“两位,我有一个办法,可以改变这一切,但是不知道你们两个愿不愿意。”望着这两人的神态,江浩然思忖半晌后,嘴角突然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淡淡道。

杜若和辛夷闻言,顿时面露喜色,紧紧盯着江浩然,齐声道:“到了这节骨眼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能做的,江道友你有什么计划尽管说,我们一定配合。”

“我的办法很简单,我们得不到的,他林白也别想得到。林白不是想跟你们药王谷结盟吗,我们就让他白忙一场,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江浩然冷笑连连,言语中杀机毕露。

“我们得不到的,林白也得不到?”杜若闻言,有些茫然,疑惑问道。

“江道友,此法怕是不行吧……”但和杜若不同,辛夷闻言后,眼眸中先是有喜意露出,旋即目光一沉,缓缓道:“形势似乎还没到那种地步吧?”

“那你觉得,我们除了毁掉整个药王谷之外,还有什么其他扭转局势的办法?”江浩然冷笑回答,而后目光向着杜若淡淡扫了眼,眼中满是不屑。此人的心智实在是太低劣了,说成是猪脑子都不为过,这么浅显的话语,他竟然都听不出来。

也亏得自己当初还想选择他来当帮手,但就眼下看来,就算没林白横生枝节,说不好因为这人的愚蠢,事情也要毁在他手里面。倒是这个辛夷,智商还可以,不算愚蠢。

话音落下,场内寂静一片,杜若和辛夷都是目光复杂,久久无言,神情变幻不定。

虽然如今他们已和江浩然结盟,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真的割舍得了药王谷。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在这片热土,留存有他们太多的记忆。

如今的局势虽然不堪,但他们还是没有想过,通过毁掉药王谷,来完成使命。

但他们也很清楚,江浩然所说的这个方法,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因为地火外泄的灾劫,药王谷依仗林白,和林白结盟,已是无法逆转的事情。

而想要打破这个盟约,除了毁掉药王谷之外,再没有任何办法。只有毁掉了药王谷,才能让林白失去一个强大的盟友,大战掀起后,获胜的几率才会更大。

“两位道友请放心,不管事成与否,我江某人都可以答应你们,你们两位以后在我灵泉宗的位置,绝对不会比在药王谷差。而且两位试想一下,现在这情况下,如果两位不做这个决断的话,药王谷在与林白结盟后,会有你们的生路吗?”

江浩然冷笑连连,话语声宛如阴鸷,声声尖锐,直叫杜若和辛夷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做,毁掉整个药王谷,毁掉这个他们生与斯,长于斯的热土,获得权势和修为;不做,药王谷可以保持原有的局面,但他们两个的性命,势必要因与林白的结盟,而宣告终结。

这两条路,该走哪一条,对他们而言,抉择,似乎并不难做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