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18章 不可兼得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江道友,我们可以答应你,但是我们也有一个条件……”沉默许久后,辛夷猛然捏紧双拳,心中做出决断,然后郑重其事的望着江浩然道:“我要你发下大誓愿,保证事成之后,不会对杜若和我做出过河拆桥的举动,保证我们的安全。”

背弃药王谷,转投灵泉宗,对于杜若和辛夷而言,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根本没有任何转圜的可能。辛夷很清楚,只要林白真能化解了药王谷地火外泄之事,那药王谷和林白的结盟,根本没有任何终止的可能,而等到那时,他和杜若的阴谋必然败露,死劫难逃。

而想要扭转这一切,唯一的办法,就是如江浩然所说的一样,彻底背弃药王谷,阻拦林白化解地火外泄,让整个药王谷都陷入到火海中,片甲不留。

但让辛夷有所疑虑的是,他不知道,在事成之后,江浩然是否会做出过河拆桥的举动。要知道,一旦药王谷覆灭,那他和杜若,就彻底成了没用的弃子。对于这样的存在,处置的最简单办法,莫过于直接从世间抹除,让他们彻底消失。

所以辛夷必须要从江浩然的口中得到一个承诺,一个可以保证他们安全的承诺。而承诺太简单,只要有心想要背弃,谁也无法拦阻。但大誓愿不同,它和心魔捆绑在一起,一旦江浩然背弃,那就要承受心魔的折磨,修为绝无法得到分毫寸进。

“看来辛夷道友还是不太相信我……”江浩然没有直接回答辛夷的要求,而是轻笑道。

“不是我不相信你……”辛夷闻言缓缓摇头,眼眸中有精光闪烁,缓缓道:“只是如今的情势下,我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不能不这样去做,还望江道友见谅。”

话语落下,辛夷眸光直视江浩然,一动不动,想要看看江浩然究竟会做出怎样的举动。甚至在这一刻,他心中都做好决定,如果江浩然不遵从他的建议,立下大誓愿的话,那他绝对不会再搀和江浩然的事情分毫,马上就从药王谷遁走,永世不回此处半步。

“看来我不立下大誓愿,辛夷道友是不会相信我的诚意了。”江浩然淡淡一笑,而后双手陡然捏成印诀,面容也变得肃穆了许多,一字一顿沉声道:“我江浩然在此立下大誓愿,只要辛夷和杜若两位道友诚心助我,我此生必不相负,否则死无葬身之所!”

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在空气中低低回荡。而且随着他这话语,有一股诡异的力量,开始渐渐在周遭的空间滋生,缭绕与江浩然身躯,犹如是与他相合。

“两位道友,如今你们可信得过我了?”誓约立下,江浩然环视二人,淡淡道。

“江道友果然快人快语,有十足的诚意!”辛夷见状,登时大喜过望,他实在是没想到江浩然居然这么快的就答应了他的要求,而且就他的感知而言,江浩然身躯散发出的那种气机,和立下大誓愿之时,也是一般无二,如此作为,足见江浩然的诚意。

而这样一来,他心中仅剩下的唯一疑虑,也是彻底烟消云散,完全做出决断,要将身家性命都和江浩然绑在一起,共同进退,绝不会再有任何迟疑。

“既然辛夷道友相信我,那还望能够鼎力相助,不要再有什么犹豫。”江浩然见状不置可否一笑,而后向着周遭扫了眼,缓声道:“两位道友前来此处的时间也不短了,迟迟不归,怕是少不得有人来此处寻找,若是撞见你们和我在一起,怕是不好。”

“那我们就告辞了!江道友请放心,你有十足的诚意,我们师徒自然也会投桃报李,不敢有分毫懈怠!”辛夷闻言,微微颔首,拱手说了句后,向杜若使了个眼色,便朝外走去。

不多时后,辛夷和杜若的脚步声,便缓缓消失在客房外,房间又重回了此前的静谧。

“这两个蠢货,竟然真以为大誓愿就能拦得住副宗主你,实在是可笑至极。”而就在这两人走出房间后,躺倒在床上,气息奄奄的江湖冷笑出声,话语声中满是嘲讽和不屑。

“不是我有本事,而是宗主他老人家英明。”江浩然淡淡一笑,面上也是露出得色,淡淡道:“宗主他老人家早就料到,药王谷的人,必然会给我出大誓愿这种难题。可是他们也实在是好哄骗,难道他们就没想过,到了宗主的那种修为,解开个大誓愿又算得了什么。”

“副宗主,你觉得这两个废物能不能起到至关紧要的作用,让林白那小子折戟此处,化作熊熊地火下的一道飞灰?”江湖冷笑不止,眼眸中渐有阴毒神情露出,沉声道。

“他们的确是废物,但废物运用得当,也能变成出奇制胜的宝物。是废物,还是宝贝,运用之妙,在乎施展之人一心罢了……”江浩然轻笑出声,缓缓接着道:“地火爆发,固然恐怖,但想要诛杀林白于此处,我却也无法笃定,不过这次定然要重创这小子。江湖你尽管放心,你吃的亏,早晚有一天,宗主他老人家,会让这姓林的加倍奉还!”

江湖冷哼一声,不言不语,不过嘴角却是有阴戾笑容出现,眸中满是不可掩饰的杀意。

不过江湖所没有看到的是,就在他做出此种表情时,一旁江浩然的目光却是如漠不经心般的扫过了他,那眸光中满是厌恶,就像他看到的不是同门弟子,而是一枚效力用尽,再没有任何意义的弃子;犹如是一道可笑的障碍物。

“师尊,我们真的要配合那姓江的,让药王谷毁在地火外泄之下?”走出江浩然的客房,杜若犹豫许久后,面上还是有不忍之色露出,缓缓道。

说句摸心窝子的话,杜若虽然垂涎谷主之位,而且为了能够走到那一步,可以付出一切代价,甚至不惜诛杀同门,手足相残。但即便是做了这些,却并不代表他对于药王谷就没有任何的眷恋,这里不管怎样,都是他生于斯长于斯的热土。

但如今这方承载了他太多太多记忆的热土,却是有可能要亲手毁在他的掌下,若说他心中没有半点儿犹疑,没有半点儿不忍,那绝对是不现实的。

更重要的是,他总觉得,江浩然的回答实在是有些太简单了,立下大誓愿的姿态未免也太随意了一些,这一切,总叫他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但又不知道不对劲在哪里。

“你想死吗?”听到杜若的话,辛夷冷冷一笑,直截了当发问道。

杜若闻言一愣,旋即有些错愕的向着辛夷望了眼,心有余悸的摇头道:“不想……”

“既然你不想死,那就不要想那么多了。”辛夷见状,向着杜若翻了个白眼,宛若看向一个蠢材,而后轻轻叹息出声,道:“你以为我就想这么做么,不管怎样,我们都曾是药王谷的人。可是就眼下的情况,你觉得,我们为了自己的命,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吗?”

杜若闻言顿时沉默,眼中的目光复杂到了极致。让这片热土,在自己手中毁掉,他舍不得;而丢掉自己的小命,他更加舍不得……

但在这两个舍不得,却是根本无法鱼与熊掌兼得,他必须要在这两者中挑选一个更重要的,更在意的,作为自己的选择,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而且他知道,地火外泄局势下,林白和药王谷的结盟,已是无法拦阻。而一旦结盟成功,他与江浩然的联络,必然外泄,势必会被种檀得悉,杀鸡儆猴,向林白表示诚意。

就算是种檀出于怜悯之心,能够留他一条小命,但今后他在药王谷中,就不要再妄想有任何的地位和权势可言,只怕一生一世,都要俯仰他人的鼻息。

而且摆在他面前的,更为严峻的,还不止是这些,而是辛夷的态度。他虽然愚蠢,但还没到那种不知死活的地步,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一旦表露出不赞同辛夷的态度,为了避免暴露和江浩然的约定,辛夷一定会对他痛下杀手,未雨绸缪的消弭祸患。

从和江浩然纠缠到一起,做出那个交易的时候,他就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望着辛夷那戒备的目光,杜若轻轻叹息出声,心中无比懊恼,懊恼当初的归阳,为什么不是派他去接洽林白,而是让匡长庚拔得了头筹,才让自己如今的处境如此凶险。

但他也知道,到了如今这地步,就算是再懊恼,再后悔,也没有任何意义可言,就算明知道,不管是哪一条路,走下去都不见得是好选择,但还是要硬着头皮走下去。

“师尊教训的是,徒儿明白了,我以后为师尊您老人马首是瞻,只要你有所调遣,我绝对不敢有任何迟疑。”长吁短叹许久后,杜若嘴角露出一抹无奈苦笑,缓缓道。

“能够想明白就好。不过你也放心,既然江浩然他敢发出大誓愿,就足以说明他的诚意,事成之后,我们绝对不会成为弃子!”辛夷闻言,顿时眉开眼笑,拍了拍杜若的肩膀,宽慰一句后,眼角露出狠戾神情,缓缓道:“你不是要帮我吗,我现在刚好有事情要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