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23章 谁才是布局者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终于等到了诛杀此獠的机会,就算杀不了他,也要将其重创,让他永世不能翻身!

望着被地火束缚着的林白,江浩然眸光森寒,心中瞬间便做出了决断,而后没有任何犹豫,脚步陡然朝前迈出,而后手掌在身前轻轻搓动,一股诡异气机顿时顺着身躯生出。

“江浩然,你要做什么?”这气机乍一发出,登时便被一旁观望林白态势的种檀长老发现,他白发随风飘扬,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态势,沉声呵斥道。

“我要做什么……”江浩然闻言,双手一边施为,一边桀桀怪笑道:“难道现在你还看不出来我要做什么吗,我要阻拦此獠平息地火,要让你们药王谷与他,葬身火海之中!”

话语落下,江浩然双手陡然扬起,顺着他的双掌间,登时有浩瀚的水元气息倏然散发而出,铺天盖地,朝着林白就横击而去。这是一种叫人颤栗的攻势,无数道水元气息接连在一起,就像是海面上升起的千万重呼啸浪涛般,恐怖诡谲。

每一道气机,几乎都有水桶粗,锋锐无比,犹如是海底的蛟龙冲出水面,躯体摆动间,带着无坚不摧的威势,似乎不管身前有什么拦阻,都能被它击穿。

乌泱泱的水元气息呼啸而去,磅礴的水火之力,在天地间纠缠,看上去分外慑人。这是一幅无比惊心动魄的画面,水火相融,似要将林白炼化其中。

而望着这一幕,远处观望态势的药王谷弟子顿时觉得后背凉飕飕的不断冒寒气。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江浩然会在这节骨眼上动手。

要知道如今的局势下,就算是瞎子都能看出来,林白正是到了心力交瘁的地步,根本无暇他顾。单单是抵挡地火的侵袭,都已是捉襟见肘,更不用说还要承受江浩然的攻势。

而且江浩然的手段实在是犀利到了极点,那呼啸而去的水元气息,虽然看似无比纯粹,但却是裹挟着一种叫人惊悚的杀意。一道道水元气息,就像是一柄柄的利剑,杀机无尽,虽然相隔极远,但依旧是叫人觉得杀机无限。

“那夜是你偷袭的老夫!”感触着这气机,种檀长老面色微变,一字一顿冷冽出声。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隐瞒的必要,是我做的又如何?”江浩然闻言冷笑出声,眼角寒光缓缓扫过杜若和辛夷二人,淡淡道:“你可以问问你们谷中的杜若和辛夷这两名好弟子,他们似乎比我还要恨你,曾几何时,还埋怨过我那夜诛杀的只是一个你的替身!”

话音落下,场内一应药王谷弟子神情顿时大变,望向杜若和辛夷的目光,几乎要喷出火来。虽然他们一直都看得出来,这两人与江浩然之间,似乎是有某种勾结,但却是没想到,他们两人竟是丧心病狂到了这种地步,竟然可以枉顾一切,对种檀痛下辣手。

而且就如今看来,恐怕之前谷中流传的有关罪魁祸首是林白的流言,也应该是这两个丧心病狂的无耻之徒所散播出来的,故意想要混淆视听,洗脱他们身上的嫌疑。

只是让药王谷弟子所不能明白的是,药王谷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亏欠杜若和辛夷的事情,而且他们两个,一个是未来的谷主人选,一个是两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二长老。他们的身份地位,在药王谷堪称尊崇,竟然会做出覆灭药王谷这种丧心病狂的举动。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谁也不知道,在伪善面具下,包藏着的是怎样的兽心。如果不是而今他们无所顾忌的讲出一切,真相不知道还要被他们隐瞒到几时。

不过憎恨归憎恨,厌恶归厌恶,药王谷一应门人,却均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如果说这一切真相,是在林白出手平息地火外泄前就挑明的,他们也许还有应对的机会。

但如今一切却是到了这节骨眼上,才算是彻底掀开了阴谋的面纱,就算是明白了,也已是无力回天,只可恨他们之前居然会被这几人那么拙劣的谎言所蒙骗,居然真的如他们想的一样,去怀疑一心一意,想要帮扶药王谷的林白。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大长老,你若识时务的话,就不要拦阻江道友,让他诛杀林白此獠,我们药王谷并入灵泉宗,我相信灵泉宗一定不会亏待我们的!”事到如今,辛夷已是明白,再没有任何伪装的必要,便直接撕下伪善的面具,对种檀冷笑道。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这么说来,你们两个自认为是君子和大丈夫了……”种檀长老闻言后,怒极反笑,眼眸中满是无法掩饰的愤怒神情,怒声斥责道:“杜若、辛夷,我药王谷可做过什么亏欠你们的事情,你们居然要拉整个宗门变成你们的垫脚石。”

“识时务者为俊杰,大长老,睁开你的眼看看吧,灵泉宗才是我们唯一的依靠,这姓林的小子,活不下去了!”辛夷完全不为种檀长老的话所动,只是冷笑不止。

“可笑,实在是太可笑了……”种檀长老闻言狂笑不止,笑声中更满是悲恸之色,缓缓道:“亏得林道友之前提点我注意你们两个的居心,但我以为,就算你们是跟灵泉宗有些勾当,但也做不出毁掉药王谷的举动,可没想到,你们两个败类居然丧心病狂如斯!”

“就算现在你明白这些,也已经晚了!”江浩然闻言,冷笑出声,直接打断种檀长老的话,淡淡道:“地火外泄不可阻,无论是林白,还是你药王谷,今日都要覆灭在此处!”

话音落下,江浩然双手陡然变动,释放出更为恐怖的水元气息,而后诸多气息缭绕变动,在他的身前渐渐组接出天龙八部众。

每一尊水元气息所组成的神祗,都有恐怖的杀意透出,汇聚成一股,散发出一股叫人窒息的肃杀气机,直叫人身躯颤栗,后背起一层鸡皮疙瘩。

“晚了……真的晚了吗?”而就在此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顺着熊熊地火中,却是陡然有林白玩味的笑声传出,声音平淡无比,淡淡道:“江道友,难道你没有觉得,一切的进展有些太顺利了吗?难道你不觉得,以这种雕虫小技来对付我林白,有些愚蠢吗?”

不对,这是怎么回事儿?此言乍一发出,江浩然顿时觉得心中一沉,冥冥中有一种不妙的预感。按照他心中所想,此时陷入地火困顿中的林白,本该没有任何理会外界一应事宜的能力才对,可是而今他怎么会突然发声,而且话语中还满是嘲讽之意。

在林白这话语说出的瞬间,他突然觉得,一切似乎真的是如林白所说的一样,进展的有些太顺利了,甚至到了反常的地步。

就他所知,林白能够走到而今这一步,经历过的事情,已是到了不胜枚举的地步。而在血与火中磨砺出的人物,心机之缜密,也绝对无比惊人,否则的话,如今的林白,又怎么可能好端端的站在他面前,恐怕早已是变成了孤魂野鬼。

可是这一次的林白,为什么会如此懈怠,为什么会在明知道他江浩然这个灵泉宗的心腹大患,也在药王谷的情况下,还不做任何准备的直接出手平息地火外泄。

他不相信,林白没有考虑过他江浩然出手拦阻,做出玉石俱焚举动的可能。但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这么做了,就绝对是已经想好了应对的办法。

事出反常必有妖,更不用说,而今的局势顺利到了反常的地步。这就说明,林白如今的这种困境,恐怕根本就是他放出来的烟幕弹。而之所以如此,就是他想借着这个机会,彻底洗刷掉身上的一切嫌疑,让真相能够水落石出。

可笑的是,自己千算万算,居然漏算了这么一个环节,居然把林白等闲视之,认为林白真的是中了自己的圈套,情急之下,想要用平息地火来证明一切。但未曾想到的是,如今这些局势,不过是林白布置出的圈套,就是要他江浩然扯下所有伪装,露出包藏的祸心。

这份心机,实在是太恐怖了!甚至在这一刻,江浩然都有些怀疑,这一应计策,是不是早在当初林白说出能够解决地火外泄的时候,就已经布置好的。

该死的臭小子,枉费老子一番算计,以为你真的中了我的计谋,没成想,居然被你给兜兜转转弄了这么一大圈子,入了你的奸计!思虑之下,江浩然心中的愤怒,已是到了几近爆棚的地步,七窍都快有青烟冒出。

他都有些怀疑,会不会是因为自己最近接触到的,都是辛夷和杜若这样的蠢货,所以自己的智商下限,才会被他们拉到了这种地步,明知道前面是个大坑,还要往里面跳。

“小爷挖了这么明显的一个坑,你居然还甘之若饴的往里面跳,除了蠢之外,小爷真想不出来其他的解释了!”而与此同时,林白嘴角又有嘲讽神情露出,一字一顿,促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