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25章 仙之钧令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4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剑光摧毁天龙八部众之后,不见分毫损毁,而且就如同是拥有着某种不可言说的灵性般,虚空中竟然直接扭转,向着江浩然便横击而去,似乎不杀之便决不罢休!

砰!剑威之下,江浩然顿时如断线的风筝,大口喋血,横飞而出,但即便如此,剑光却是依旧没有任何舍弃之象,宛若浪涛,攻势一波接着一波,不见停歇。

此情此景下,种檀长老久久不能言,震撼之余,心中更有一丝欣喜。经历过这么多波折后,药王谷和林白结盟,已是板上钉钉,绝无回寰。而如今林白所表露出的实力越强,便说明在未来与灵泉宗的对抗中,取胜的几率就越大。

不仅如此,在这一刻,种檀长老还有一种庆幸感,庆幸自己坚持‘用人不疑’。在药王谷流言满天飞的时候,没有因为那些流言而站到林白的对立面。并且仍能信赖林白,帮他布置谋划,混淆江浩然和辛夷等人的视听,否则的话,与林白为敌,后果不堪想象……

剑光如虹,贯穿天地,一道接着一道,无穷无尽,天穹之上,到处都是炫目的剑芒。那吞吐不定的光华,已将江浩然的身躯完全笼罩,似乎化作了一方剑的炼狱,要将他尘封其中,使其永生永世承受着万剑戮心的痛苦。

“他竟然将剑之大道领悟到了此种恐怖的地步,这剑光之恐怖,恐怕比剑仙都不遑多让了吧!可叹剑阁的那群剑疯子,企及一生,却是被一名相师做到了……”

“剑光相连,剑意不灭,想要破开此术,除非能够一口气将所有剑光完全击碎,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有任何取胜的机会。此种剑威,被剑修得见,夕死可矣。”

观望着这狂暴的一幕幕,场内没有一人不色变,这样恐怖的剑威,不管是任何人和他迎上,都绝对要头疼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剑威生生不息,剑前之敌,终将被其斩灭。

“遇到这样的敌手,江浩然这一次,怕是没有活命的机会了。”药王谷弟子低低感慨不止,而且此刻他们的表现,还证实了一件事情,那便是此前对种檀长老发起偷袭的,绝对不会是林白,因为此种剑威之下,种檀长老就算是有替身,也绝无生还的可能。

剑光万千,森然而又冷冽,那清亮的光芒,辉映得场内之人面色惨白,震颤不已。而且就所有人想来,就算江浩然手段滔天,也绝无任何逃生的可能。

轰!但就在此时,突然间,天地间骤然有一道无比惨烈而又恐怖的气机生出,叫人的身躯和神魂都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栗。那种气息,就像是什么洪荒凶兽挣脱了锁链,出现在了尘世之间,无尽的杀机,骤然席卷全场,声动九天。

“这是……”感触着这气机,所有人脸色均是大变,目露震颤之色,惊呼连连。

咚!不等诸人的疑问发出,天地间如有战鼓骤然擂响,狂暴巨响骤然顺着江浩然身躯和林白剑光组成的炼狱之处,猛然发出,而随着这狂暴声响的释放,那万千道首尾相连,连接于一处的剑光,竟然就如同是被重锤击中般,登时片片碎裂开来。

咔嚓!咔嚓!剧烈的开裂声响不绝于耳,那一道道璀璨的剑光上,瞬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有蛛网般细密的裂痕开始出现,而后直接崩塌开来,一道道剑芒碎片,向着虚空倒飞而去,宛若是下了一场狂暴的剑雨。

那些倒飞而出的剑光碎片,在飞出后,裹挟着无比迅疾的攻势,剑芒碎片相触到虚空,登时叫虚空一阵阵颤栗,似乎都要被剑芒碎片击碎。此种恐怖的威势,足见那股击碎万千相连剑光的力量之恐怖,否则,绝不至于此。

不对,这不是江浩然所能拥有的力量!眼望着剑光的溃散,林白眼角登时狂跳连连,而且神魂最深处,本能的生出一股警惕之感,如遇生死大敌。

他可以百分之百的笃定,这种力量,绝对不是江浩然所能够拥有的,如果江浩然真是有这样卓绝修为的话,那之前他根本就不会被这剑气击打的喋血倒飞而出。

如今出现这样的状况,一定是有古怪,定然是江浩然在借助什么力量。

剑光涣散,江浩然的身躯渐渐露出。只见如今的他,身躯已是残破至极,到处都是斑驳的血痕,许多伤口甚至深可见骨,赤红鲜血和森然白骨相映,惨不忍睹。

但诡异的是,遭受到了这样的重创,从江浩然的身躯上,竟然根本感受不到半点儿鏖战重创的破败气息,而且恰恰与之相反,他的气机竟然要比之前还拔高了许多。

“这怎么可能……”眼望此幕,场内之人均是惊诧连连,不可思议的扫视不止。

诸人目光所及,只见在江浩然的手中,却是比之前多了一件事物。那事物形制极为普通,犹如一枚呈现大道水纹的令牌,不知是以何种材质雕琢而成,乌光森森,释放出慑人心魄的狂暴气机,叫人心里不自禁的便阵阵发毛。

而且不知为何,望着这枚诡异的令牌,场内诸人觉得,这枚令牌就像拥有着生命和灵性,给人一种宛若活物般的感觉。

而且从这令牌上,除却那种狂暴的气机之外,诸人还感受到一种难以名状的威压性气息,那是一种叫人发自于神魂最深处的本能,仿佛在这令牌之前,万事万物,都只能变成这令牌的臣服者,要跪伏与它之前,向其俯首称臣。

在这令牌释放出的气机下,许多药王谷弟子已是面色惨白,虽然目光不敢与令牌相接,但身躯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可能要跪伏在地。

不仅仅是他们,望着这枚令牌,林白心中也是充满了畏惧感,望着这令牌,就像是望着一头蛰伏的凶兽,虽然还未苏醒,只要睁开双眼,就是搏命之时。而且不知为何,他还觉得从这令牌上传递出的气机,有那么一丝熟悉感。

“仙令,仙之钧令!你手里竟然会有此物,怪不得杜若和辛夷这两个败类,会对你言听计从,甚至做出此种丧心病狂之举,都在所不惜!”眼望着这令牌,种檀长老不可自抑的朝后倒退一步,倒抽了一口冷气后,这才喃喃出声,话声中满是不可思议和敬畏。

“仙之钧令!一令既出,隐世莫不想从!这令牌已经有多少悠远的岁月,未曾在隐世出现过了,如今竟然又重现世间。据说,每一次令牌的出现,都会叫隐世杀戮无尽,血流成河,尸骨堆积如山,如今令牌重现,隐世的浩劫恐怕真的是又到了!”

而就在种檀长老此言发出之际,药王谷一应长老的面上顿时露出明悟之色,而后惊颤无比的缓缓开腔,言语声中充满了畏惧和震撼神情。

仙令,是隐世中极为神异的一种存在,甚至有人说,仙令只存在于传说中,并不曾真正出现过。但传言归传言,仙令的神秘,在隐世却也广为流传,甚至有传言称,仙令的存在,就意味着一名真正的仙人之令,令出而天下从,无人能与之相抗。

“种檀,仙之钧令在前,我劝你药王谷还是最好引颈自裁,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紧持着令牌,江浩然冷笑连连,笑声中充满了阴毒和压迫。

此言发出,种檀长老顿时陷入到了沉默中,而且心中破天荒的有动摇之意。仙之钧令意味着什么,作为洞悉许多隐世隐秘的他而言,可谓是再清楚不过。这不单单是一枚令牌,更是一个机会,一个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一旦错过,终生难遇。

“好笑,实在是太好笑了!”而就在此时,林白却是冷笑出声,淡淡道:“仙都不能组我,你拿出一枚令牌,就想拦阻我,未免也太过高估自己了吧!”

此言一出,林白完全明白了,为何在这令牌出现后,自己会有那种诡异的熟悉感。不因为其他,而是因为在这令牌上,存在着一缕唯有仙才独有的气机。这种气机,和他封印仙门,以及方丈洲中遇到的那两名仙人的气息,如出一辙。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在江浩然的手中,会出现这么一枚古怪的令牌,但这并不代表着,林白就会对这令牌有什么畏惧。真正的仙,都曾折损在他手中过,更不用说是一枚小小的令牌,这种东西,唬唬别人还行,但吓唬他林白,那是痴心妄想。

“仙令固然不凡,但我药王谷的千年传承却是更为重要。”沉默许久后,种檀长老也是缓缓开腔,眸光中露出坚毅之色,缓缓道:“我意已决,我药王谷誓要与林道友共同进退,但凡拦阻我等之人,便是我药王谷生死仇敌,百死不能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