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27章 以你之命,完我所愿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都到了这种油尽灯枯的地步,居然还妄谈不败,这江浩然难道是得了失心疯不成?

听到江浩然这话,种檀长老心中顿时有些不屑,只觉得江浩然是有些不见黄河不死心,但这念想乍一出现,他心中却是猛然一沉,陡然想到了某种可能。

“拦住他,都给我上,赶快拦住他,绝不能让此人有任何异动!”没有任何迟疑,种檀长老顿时惊呼出声,抢在诸人之前,双手扬起,释放出术法威能,想要诛杀江浩然。

江浩然到了如今这样的境地,说成是油尽灯枯、强弩之末,可说是一点儿都不为过,而这样的人,想要有一个翻盘的机会,那简直要比登天还难。

这样的人,还在妄谈不败,那他所指的绝对不是自身能够占据不败之地,他的意思,应该是要拼尽最后的力量,跟诸人来一个鱼死网破,要拉诸人与他陪葬。

而在如今的药王谷中,的确是有这样一个玉石俱焚的机会,摆在他的面前,并且可以被他触手可及。而这个机会,便是彻底激发鼎山的地火,使其提前达成喷涌。

种檀长老不敢想象,如果让江浩然得手的话,药王谷该会变成何种模样。恐怕只不过是在短短瞬息的时间里,这个往昔如世外桃源般的圣地,就会彻底被熊熊燃起的烈焰所吞没,而药王谷中的奇珍,以及他们这些弟子,都要化作烈焰中的冤魂。

这样的局面,是将药王谷的宗门利益,放到一切之上的种檀长老所绝对无法接受的。更不用说,如今因为林白的帮扶,好不容易才叫他看到了一线平息地火的希望,而如今江浩然竟然又想要挑起地火,这叫他如何能够接受,又如何能不愤怒?!

种檀长老醒悟过来的时间虽然早,但相较于江浩然的动作,终究还是有些晚了。还未等到他释放出的术法气息,逼近到江浩然的身躯,顺着江浩然的手中,已是有一道蓬勃的水元气息,向着远处因为此前他和林白征战,而变得有些喧嚣不安的鼎山飞去。

而且因为仙令加持的缘故,那水元气息相较于往常,威势强劲出千百倍不止。呼啸的水元划过长空,犹如是一股股的波涛,席卷长空。

这重重的一击,虽然并不是对种檀长老发出,但望着那呼啸而过的气机,他却是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就像是被一枚重锤狠狠的轰击了一下,口中噗然有鲜血溢出。

水火不相容,乃是五行相克的敌物,更不用说,鼎山如今的平静,皆是因为林白以九龙之力,勉强控制的结果,可说鼎山是正处在一个微妙的平衡点上。

而在这种平衡上,哪怕是有一星半点儿的力量进入,都绝对要彻底将这种微妙的平衡打破,更不用说,而今冲向鼎山的,还不是他物,而是如此澎湃的相克水元气息。

在这一刻,种檀长老都已觉得,鼎山地火彻底喷发的画面,已经在他眼前完全出现,甚至在他的耳畔,似乎都已听到,那些门人弟子,被烈焰焚身后发出的惨呼声。

轰隆!轰隆!狂暴的水元气息,无所桎梏的直接冲到了鼎山的上空,滂湃的气息,与鼎山炽热的地火乍一相触,水元登时蒸发,变成了无数巨大的云团,环绕鼎山四下。

而随着云团不断变幻出各色形状,整个鼎山也开始变得急剧不安起来,阵阵如乱石滚下的声音,不断的从鼎山上传来。甚至从云团的间隙,有诸人肉眼可见的点点红光,在不断的闪烁,而后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般,迅速扩大开来。

惊人的热能,在不断的朝外宣泄,那些原本纯白的云团,只是瞬息间,就彻底变成了赤红之色,妖艳无比,堪称神迹,但又带着一种浓烈的肃杀气机。

此时所有人还觉得,他们脚下的地面,似乎在不断的颤动,仿佛鼎山喧嚣而出的地火,已经牵动了药王谷的所有地脉,要搅动地脉深处,使其彻底塌陷,将一切埋葬。

妖艳的赤红火光,将所有人的面颊,都辉映成了诡异的红色。而在这色泽的辉映下,药王谷之人的面上,均是写满了绝望的神情,如面临着浩劫,却无力改写的无助人群。

咚!咚!咚!这是水与火的不断碰撞,每一次的轰击,都有宛若雷音般的恐怖声响,在天地间不断的交织回响,传入药王谷之人耳中,如同丧钟在齐鸣。

“我说过了,我未必输,你也未必能赢!”捏紧了仙令,望着光华交织不定的鼎山,江浩然面上满是如厉鬼般的凄厉神情,桀桀怪笑不止,道:“林白,我能以我之命,完我所愿,让此地化作炼狱;而你,舍得以你之命,来拦阻这一切吗?”

“我舍不得……”林白闻言,面色沉郁,如真走到了穷途末路,无法改变一切。

“哈哈哈,我知道你不能,但我能!”江浩然闻言,笑得愈发畅快起来,笑声如阴骘,叫人耳膜都觉得如同在被利刃宰割般,刺痛难忍,“只是我实在没想到,居然要用玉石俱焚这种手段,来拦阻你。不过你放心,就算地火杀不了你,但你也不活了太久……”

“你错了。”但就在此时,林白嘴角却是突然有笑容露出,郑重其事的望着江浩然,用一种无比诚恳的口吻,缓缓道:“我的确是舍不得用我的命,来拦阻地火外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舍不得用你的命,来拦阻地火的外泄……”

用我的命?江浩然闻言,神色顿时一滞,面上再无此前那种做出了决绝举动之后,抛却了一切的轻松和自得神情,只剩下无法言说的震惊和不可思议之色。

他不明白,林白这话,是个什么意思,又究竟是打算如何借助自己的命,来拦阻地火的外泄。但本能中,他有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只觉得自己这拼死发出的一拳,就像是打到了空气里一样,空落落的找不到着力点,叫他失望至极。

而和他不同的是,在林白这话说出的瞬间,种檀长老和药王谷那些门人弟子面上,却是顿时露出惊喜之色,犹如是常年走在黑暗中,终于看到了一线曙光。

但这缕惊喜之色,并没有停留太久,便迅速被疑惑所取代。他们有些不明白,江浩然施展出了这种玉石俱焚的法子,让鼎山陷入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局面中,林白又究竟是打算用怎样的手段,来用江浩然的这条命,来平息地火的外泄。

更准确的说,是他们怀疑,江浩然的这条命,究竟有没有那么值钱……

“不要着急,也不要发问,很快你就能明白这一切了……”而就在此时,林白嘴角的笑容愈发灿烂,神情恬淡,如万事万物尽在他的掌控之中,什么都逃不出他的五指。

话语落下,林白指尖陡然轻扬,如同在向着什么不可知的事物,在传递钧令。

嗡!而就在林白指尖微动之际,诸人只觉得脚下所踩踏着的地面,突然开始变得喧嚣不安起来,就如同是地下有不可知的生物正在被惊醒,要破地而出。

但药王谷之人的这种震惊,并没有持续太久,便迅速被惊颤所取代。只见就在这剧烈的震颤下,环绕鼎山的那九道山峦,各处散发出的地气,竟然开始在虚空中不断组接。

一丝一缕,如同是有脉络在穿联,渐渐的便在虚空中交织出了巨大的地龙之躯。九条山峦,化作了九条地脉虬龙,虬龙首尾相连,发出阵阵清越啸声,而后向着鼎山周遭环绕的那些水元气息所化的云团,就疯狂的压了过去。

地脉气息衍化,一鳞一甲,都无比真实,甚至望着这一幕,场内那一应药王谷之人,都有一种错觉生出,仿佛他们已是身不在隐世,而是在神魔战场之中,正在目睹着唯有神话传说中所有的虬龙,正在纷飞舞动,释放出滔天的威能。

“这手段是,这气息是……”望着眼前这一幕,江浩然喃喃自语不休,眼眸中写满了震惊之色,这是他所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术法手段,但他可以想见,这种手段该是怎样的强大,九条龙脉席卷长空,这种攻势,天下谁人能阻?!

但对于他的这个疑问,没有任何的回应,所有人的目光,都牢牢的汇聚在了正绕着鼎山,盘摇身躯不止的地脉虬龙之上。地脉虬龙身躯没入云团之中,显得愈发神异灵动,如龙游四海,给人一种无上的神秘之感,如神龙之见首不见尾。

诸人还发觉,这九条环绕鼎山的地脉虬龙,实际上并不是在做着无意识的动作,而是仿佛在通过某种诡异的韵律,正在组接出什么事物。

“以你之命,完我所愿。”望着这一幕,林白缓缓转头,笑容灿烂如春光,面向江浩然,郑重其事道:“江浩然,你的死一定重于泰山,相信我,药王谷会铭记你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