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29章 九龙铸鼎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理清一切后,江浩然已是心如死灰,再没有半点儿余烬希望存在。

他明白,自己这一次是真的败了,而且败得干脆利落,连半点儿翻身的可能都没有。而且这败,败得叫他心服口服,他着实没想到,林白不但修为实力在他之上,就连心机都要更胜他一筹,把自己玩的团团转,而无一所知。

灵泉宗这一次,绝对是招惹上了一个心腹大患,甚至因为这小子的存在,很有可能走到生死存亡之秋,只是不知道,以宗主之力,是否能拦住这小子的施为。

念及此处,江浩然心中多了许多感慨。他可以笃定,不仅仅是自己,恐怕就算是江万里,都未必能想得到,林白这个,当初被他们等闲视之的俗世相师,在短短时日后,竟然走到了这样惊人的地步,有了如此骇人的修为。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一日看走了眼,便影响了最终的走向。人之将死,其心也善,气息越来越微弱之际,江浩然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思绪生出,只觉得与林白为敌,实在是自己这一生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如果他们不是敌人,而是盟友,那该多好……

“林老弟,你不是说铸鼎所需要耗费的时日太多,是不理智的考虑吗,怎么如今你竟然又以铸鼎之法,来消弭地火外泄?”而与此同时,种檀长老也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间林白操纵地脉九龙游刃有余,便疑惑探寻出声。

从种檀长老对林白的称呼,已是完全可以看出药王谷对林白前后态度的变化。最开始的时候,种檀长老不过是称呼林白为道友,这是隐世中一种极为客套的称呼,其意为同道中人,并无甚交集;但老弟两字,却是凭空将两人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实际上这个问题不单单是种檀长老的疑惑,也是一应药王谷门人内心的心声。此前在与林白商量平息地火外泄之法的时候,他们就提出过铸鼎之策,却是被林白无情拒绝,说是所需要耗费的时间过多,颇为不智,但如今林白怎么又食言而肥,选择了此策。

“种前辈有所不知,这两者虽然都是铸鼎,但却是有着云泥之别……”林白闻言轻笑出声,缓声解释道,实际上就算种檀不问,林白也会把其中缘由说出来的。

随着林白的阐述,他详细的思路便缓缓展现在了诸人的面前,而在听闻了林白的讲述之后,场内之人惊叹连连,望向林白的目光更多了许多敬重之色。

如林白所言,如今他所做的,虽然也是铸鼎,但与种檀长老他们所说的铸鼎,实际上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本质。种檀长老所说的铸鼎,乃是以隐世中的稀珍奇材,配合神异手段,再行炼制鼎炉;但林白所做的,却是将水元气息来炼铸成鼎。

相较于用稀珍奇材来铸鼎,水元气息更为容易受人操纵成型,这在无形中,就会大大降低铸鼎的难度,省略掉许多铸鼎所需要的繁琐步骤。

不过虽然降低了一些难度,却并不意味着,林白以此法铸出的鼎炉,就会逊色与以稀珍奇材铸炼出来的鼎炉,而且恰恰相反,林白此法炼制出的鼎炉,效力还要更胜一筹。

原因无他,因为如今借由江浩然之手释放出的水元气息,其中存在着江浩然对水元大道的体悟,堪称是纯粹无比,以此种水元铸鼎,难度虽降,材质不在稀珍奇材之下。

而地脉九龙,地气蓬勃,以地脉九龙的气息来镌刻鼎炉上的纹络,可以使本为纯粹水元的鼎炉中,多上一缕土元气息。虽然这一缕土元气息,看似微弱,叫人觉得可以忽略不计,但在林白的整个布局中,却是起着至关紧要的作用。

因为五行之中,水火相克的缘故,所以水元铸鼎,对地火火眼的镇压,绝对能起到绝伦的作用,甚至可以封死火眼,不使其外泄分毫。

但如此作为的话,这就与林白之前定下的舍堵取疏之法不合,而且一味镇压,只会加剧地火的积郁,一旦再次爆发,后果不堪设想。但水元之力太过磅礴,寻常人想要对其进行调节,那简直是难如登天,如果彻底掀开,地火外泄之局也得不到任何缓解。

而在这种情况下,就凸显出了地脉九龙释放出的土元气息的重要性。五行之中,水火相克,土水相敌,火土相生。土元气息的存在,就等于是在鼎炉中,加了一个调节的途径。

只要借助土元气息的变动,就可以操纵鼎炉对火眼的镇压之力,可以操纵地火外泄的多少。而且因为这一缕土元气息的存在,就算平时不需要使用地火时,以鼎炉将地火火眼镇压,地火虽然会积郁,但因相生之故,就会在鼎炉中形成微妙平衡,不致爆发。

此种精妙入微的手段,如何能不叫种檀长老和药王谷之人惊若天人,认为此法神异,对林白又凭空生出几分尊崇之意。而且他们更为清楚地是,这种手段,虽然乍一听来,简单无比,但真正能做到这一步的,唯有林白一人而已,其他人连想都不要想。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林白是隐世中绝无仅有的相师,而且还是相师之中的大成者,除却他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调动如此之多的地脉气息,操纵地龙为用;也绝对没有任何人,能够有实力,可以凭借对五行的领悟,以符笔控制住江浩然释放出的那么多水元气息。

而这些话说得简单通俗一点儿,那就是,所有的一切,最重要的节点,不是在外力,也不是在其他的什么东西上面,重要的,就是因为林白这个人而已。

这小子,真的是一个小怪物!越是思忖,种檀长老便越是慨叹,尤其是想到林白的年纪,以及他所取得的成就,饶是风轻云淡如他,都是有一种愤愤不平之感。

不过,他也很清楚,药王谷这一次虽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浩劫,但在浩劫之后,所获得的好处也是极大的。只要林白九龙铸鼎成功,那凭借他的布置,药王谷对地火的控制,甚至要比当初凭借五彩小鼎之时,还要得心应手。

这种提升,也就意味着,药王谷在未来的岁月,可以凝练出更多效力更佳的丹药。

与此同时,九龙铸鼎也已是到了至关紧要的地步。九龙盘旋环绕与鼎身左右,身躯摇摆变动不止,释放出道道浓厚地脉龙气,在水元气息所组成的鼎身上轰击不止,每一次的轰击,都叫鼎身变得愈发凝实,上面甚至还有许多神秘纹络出现。

而此时的林白,心神也是高度集中,双手不断变动,小心翼翼的操纵着各种元气,生怕自己的一个小疏忽,就让前功尽弃。他的这些布局,说起来虽然简单,但其实可说是凶险到了极点,水火相克,土水相克,一个处置不慎,就会激化如今的矛盾。

但经历过此前在火域铸炼飞剑后,对于炼制器材一道,林白也是有了许多体悟。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水元气息所组成的鼎炉,开始变得玲珑起来,水、火、土三种气息完美的牵动在一处,三者相克,却又各有牵连,不断的互相锤炼。

“降!”而就在鼎炉气息,恰恰达到了完美的平衡后,林白没有任何迟疑,眸露精光,手指微微向下一压,口中轻叱出声,话语声虽然不大,却又无从抗拒的威压。

话语如钧令,有至高无上的威严,言语只是从口中说出,那盘旋于鼎山上空的巨大鼎炉,登时发出阵阵剧烈的嗡鸣,而后万千华光缭绕盘旋,向着鼎山就压了下去。

经过地气加持的水元巨鼎,此时完全没有了水元所独有的轻灵之意,变得沉重无比,鼎身垂降,几欲给人一种山峦压下的恐怖感觉。

甚至诸人还发现,随着鼎炉的寸寸压下,鼎炉下的虚空间,都有无数细密如水波般的涟漪在不断地出现。这是虚空无法承受这鼎炉威压的症状,甚至望着这一幕,场内他们都有些怀疑,怀疑这鼎炉如果就此压下的话,会不会把鼎山直接拍入尘埃。

轰!就在所有人的心都悬到嗓子眼之时,鼎炉倏然垂降而下,堪堪抵达到了火眼的上空。仿若是察觉到了鼎炉所裹挟的疏导和镇压气息般,顺着火眼中,顿时有澎湃的地火朝外蜂拥而出,火光流动,宛若一条长河,似要涤荡尘世。

只不过是片刻的时间,妖异的火光,便将鼎炉完全占据,那炽盛的温度,都叫人觉得,在这地火席卷下,水元气息所化的鼎炉,都要直接蒸发殆尽,化作乌有。

但事实证明,他们的这些想法,显然是多虑了,水火相遇,的确是有碰撞和损耗不假,但那点儿损耗,迅速就被鼎炉中的地脉气息调节,达成了完美契合。

嗡!鼎炉镇压而下,坐镇与地火上空,直叫那喷涌喧嚣的火眼,瞬间安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