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30章 地火熄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嗡!鼎炉镇下的那一刻,巨大的气浪,登时顺着鼎山扩散开来,瞬时弥散到四面八方。

甚至在这一刻,诸人都有一种错觉,仿佛那巍峨的鼎山,在地脉九龙以水元所铸的巨鼎镇压下之后,生生往地面下沉降了数丈。虽然他们明白,这只不过是内心的幻象而已,但能够造成如此大的声势,也足见这巨鼎的威势之不凡。

气浪弥散开来,虽然汹涌,但并没有什么太过慑人的气势,席卷到诸人身周后,叫他们更有一种春风拂面之感,仿佛洗净了内心的尘埃。

而且在这气浪散却后,药王谷等人还欣喜的发现,原本药王谷内各处弥漫着的那种叫人不安的地火热力,此时竟然完全消散不见,纯粹的灵气重又恢复。

鼎山上,而今虽然还有未曾熄灭的地火痕迹,还有道道青烟冒出,但没了那种濒临爆发的迹象,一切变得无比安宁而祥和。仿佛只不过是那么一瞬间,鼎山就达成了生与死边缘的蜕变,从随时爆发的凶地,回到了往昔的世外桃源。

成了!终于成了!再不用担心地火外泄,再不用担心葬身火海了!这一刻,药王谷的一应门人弟子,已经欣喜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们想笑,又想哭。

这短短数日的时间,他们所经历的一切,就如同是来了一场直上直下的蹦极。在最开始的时候,一切似乎都已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叫他们觉得,葬身于烈焰之中,已是板上钉钉的结局,但而今却是能够安然无虞的站在这里,一切回忆起来,恍若大梦一场。

不仅仅是他们,种檀长老此刻指尖都在不断的颤抖,皱纹密布的脸庞上,爬满了星星点点浑浊的老泪,不过这泪水并不是悲伤,而是欣喜。

曾几何时,他是多么的担忧,担忧药王谷的千年基业,会毁在自己这一代人的手里,让前人创下的这世外桃源,让寄托了他们太多记忆的热土,变成烈焰滚滚的火海。但如今,这些担忧,都已经不再需要了,都已成了多余。

“林老弟……”大步走到林白面前,向着他拱了拱手,种檀长老想要向林白致谢,但话到了嘴边,却已是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说什么好。

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拯救药王谷与地火席卷之中,这是一份天大的恩情,就算是百死也不能报之一二。而且就他所知,林白本有无数个可以置之不理的理由,但他还是这么去做了,而且还是顶着这么多非议,完成了这些,这才更为弥足珍贵。

在这一刻,种檀长老已经完全决定,在以后的岁月中,只要有林白有任何需求,药王谷都一定要对他鼎力相助,哪怕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而即便是林白自己也没想到,他这一次的举动,为未来增添了一个极为忠诚的盟友,即便是到了未来一个连他自己都感觉无助的时刻,药王谷依旧静静站立在他身后。

“种檀长老,无需多礼,不过是小可的举手之劳罢了,当不得这些。”向着神情激动,难以自持的种檀长老拱了拱手后,林白嘴角露出玩味笑容,目光缓缓转到气息奄奄的江浩然身上,促狭道:“你应该多谢谢江兄,没有他释放出那么多水元气息,我就算是有心以九龙铸鼎,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算起来,他才是拯救药王谷的最大功臣。”

居功而不自傲,这年轻人的心性,实在是极佳!听到林白这促狭的话语,种檀长老,虽然苦笑摇头不止,但心中对林白的好感增添了许多,而且还多了些惭愧。

说起来,从林白开始进入药王谷开始,不管是最开始时候的归阳,还是后来的自己,都是想着,怎么样才能狮子大开口,从林白这里多攫取走一些利益。可是如今林白帮了药王谷这么大的忙,却是绝口不提报酬之事,两相比较,如何不叫人面红耳赤。

“姓林的,你不要太嚣张,不要以为你这就赢定了,我告诉你,也许我对付不了你,但等到宗主他出手的时候,绝对是你的亡故之时!”被林白一番冷嘲热讽,江浩然内心只觉得愤怒到了极点,强忍着喷血的冲动,对林白冷笑连连。

“是吗?”林白闻言,剑眉一挑,轻笑着反问了一句,而后淡淡道:“只可惜你看不到那一刻了,不过你也不用太失望,黄泉路上慢些走,我会多给你送去些路上的同伴!”

“林老弟莫急,我还有些事情要问这败类!”眼瞅着林白神情不善,似乎直接就想将江浩然诛杀掉,种檀长老急忙欺步上前,拦住林白后,双眸直视江浩然,沉声道:“事到如今,你也没有狡辩的必要了,我再问你一次,归阳是不是你杀的?”

“归阳的死,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天知道那老东西是挂在谁手里的!”江浩然闻言之后,冷笑连连,而后眸光森寒无比的投到了林白的身上,用若有所指的口吻,对种檀长老轻笑道:“种长老,姓林的手段有多高明,心机有多深,你自己也看到了。江某没那个杀他的本事,那药王谷中杀人可能性最大的是谁,我想你心里应该有数吧!”

这王八蛋玩意儿,到死了还不忘反咬一口,想要挑拨离间!此言一出,林白心中顿时恼火一片,他实在是没想到,江浩然用心竟然如此歹毒,临到死了,还有玩这么一出,想要祸水东引,旧事重提,再把归阳死的这个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

不过江浩然的这态度,也叫林白心中生起了颇多怀疑。江浩然的态度做不得假,可以确定,归阳的确不是被他所杀的。可是不是自己杀了归阳,又不是江浩然动的手,药王谷的人又没有这个本事,那罪魁祸首,又到底会是谁呢?

“林老弟挽救我药王谷与水火之中,此恩此德,天高海深,若是我还对他有所怀疑,岂不是枉为人子。江道友,你这撩拨怕是要失算了!”而与此同时,江浩然话音落下后,种檀长老淡淡开腔,话语声中满是笃定之意,根本不为江浩然的言语所动。

虽说江浩然这撩拨说出的那一刻,种檀心中的确是有些异变,但这异变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迅速被他打消。虽说经过这一役,他的确是看出,林白有诛杀归阳之力,但且不说人证物证俱在,林白没有动手的时间,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是他,他又何必要杀归阳?

再退一步讲,就算真是林白杀的归阳,可是杀了归阳之后,他又有什么帮助药王谷的必要,直接让这个有可能变成灵泉宗盟友的变数,消散于火海中,岂不是皆大欢喜。

更重要的是,经过这一番的接洽后,对于林白的为人种檀已是有了个大致的了解。虽然不敢称林白为君子,但他的胸襟绝对光明磊落,这样的人,如何会做那样的事。

所以,这一切就只能是江浩然在故意挑拨离间,想要让自己和林白之间好容易才建立起的互信,撕开一条裂缝,重新回到之前互不相信的状态。

“江道友,种某虽然不愿杀人,但你的所作所为,已触犯到了我的底线,我只能送你上路了!”沉默片刻后,种檀目光缓缓抬起,和江浩然的目光碰触到一起,淡淡出声。

话语落下,顺着他的袖间,登时有一道妖艳的翠绿光芒,倏然释放,直接旋过江浩然的脖颈,两者相触,一道细密的血线登时迸发,叫已被林白重创的江浩然身首异处。

山风四起,浓烈的血腥味混杂着淡淡的烈火余烬味道,弥漫在诸人的鼻翼间,直叫人觉得莫名有一种肃杀之感。目光缓缓抬起,扫过场内所有人的面颊后,种檀的神情陡然变得沉郁起来,一字一顿沉声道:“自今而始,我药王谷唯林白道友马首是瞻,与灵泉宗势不两立,若有违抗者,形同此人,杀无赦!”

话语声声,恍若滚雷,炸响在药王谷所有人耳畔,叫诸人内心颤栗难安,而且伴随着这话语,一股莫名的战意,席卷所有人脑海,叫人莫名就想要上阵厮杀一番。

“战!战!战!”也不知道是谁开了个头,场内那些静静矗立的药王谷之人,陡然开始振臂高呼,声波滚滚,如山呼海啸,震耳欲聋,说不出的恢弘。

成了!终于和药王谷结盟成功了!听着这一声声杀机贯日的嘶吼声,一直面露警惕神情,站在林白身后的冷展颜,嘴角渐有笑意出现,如释重负般的轻轻舒了一口气。

不仅是她,此时的林白,也是长吁了胸口的一口浊气,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许多,如同登山之人,终于放下了箭头沉重的负担般释然。

但这种释然并没有持续太久,就迅速被紧迫感所占据。因为他明白,盟约既成,灵泉宗绝不会保持之前的克制,鏖战已到了一触即发的边缘,一场暴风雨马上就要席卷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