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31章 仙令秘辛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种前辈,这仙令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为何看起来这么不寻常?”

江浩然虽然被诛杀,但他鲜血淌出后,却是映衬得他手中至死仍然紧持着的仙令愈发不凡,鲜血之中,仙令剔透如玉,不染分毫尘埃。

望着仙令的这幅异常模样,林白心中不禁有些好奇。而且就他此前所见,在江浩然拿出这仙令的时候,种檀长老内心明显出现过挣扎的迹象,这就说明,这枚仙令的来头绝对不小,否则的话,种檀长老和药王谷的那些人不至于此。

念及此处,林白用脚尖将仙令从血泊中踢出后,将其持在掌心,上下来回颠倒着看了一番后,却也是没看出个所以然出来,不禁疑声向种檀长老发问。

“仙令此物,颇为神秘……”听到林白这话,种檀长老神色顿时微变,略一思忖后,便想要向林白出言解惑,但话刚说出一般,却是惊呼道:“林老弟,快放开此物!”

怎么回事儿?而就在种檀长老惊呼声发出之际,林白也是发现,被自己持在掌心的那枚仙令,居然突然开始没有任何来由的剧烈震颤起来,一团团流光,自仙令的内部不断往外逸散,释放出一股股叫人发自神魂深处的臣服之感。

不过就林白所感,这仙令散发出的气机虽然强劲,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杀伤力,是以并没有将仙令从手中扔出,而是眸光熠熠,紧盯仙令,想看看此物究竟意欲何为。

仙令逸散出的流光愈来愈磅礴,无数诡谲的气息,不断蒸腾而起,在虚空中不断组接,而且就诸人所见,似乎这一道道气息,是要在虚空中组接出什么人的虚影。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诸人也从一开始的怀疑,变得越来越笃定起来。只见那仙令释放出的流光,在虚空中凝聚后,先是凝聚出了一个大概的人影轮廓,而后那人影变得越来越凝实起来,纤毫毕现,而且所组成的人影,乃是一个形容枯槁,如油尽灯枯的老人。

不过诡异的是,这仙令流光组接出的人影,双眸紧紧闭着,犹如是正在沉睡。

“江万里!”望着那人影,种檀不自禁的朝后退出一步,面上露出惊慌神情,沉声开腔。

“不错,正是老夫!种檀道友,一别经年,没想到再相逢,就是敌手了!”就在种檀话语发出的一刹那,流光汇聚出的虚影,陡然睁开双眼。而随着眼眸的睁开,虚影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蜕变般,那眸光凛冽如剑,直指人神魂最深处,叫人有无可遁形之感。

“道不同,不想与为谋。”种檀闻言,沉闷出声,缓缓道:“江浩然胆敢偷袭老夫,而且还蛊惑我药王谷弟子,做出烈焰焚尽药王谷之举,老夫不能不与你为敌。”

“与我为敌?”虽然这只是一个虚影,但仿佛是拥有着江万里的部分神念般,听得种檀的话语,江万里登时冷笑出声,淡淡道:“我保证,你一定会发现,这个决定,将会是种檀道友你做过的最愚蠢的决定,会将你药王谷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牛皮还是不要吹得太早为妙。江浩然也是信心满满,可你不曾见他如今身首异处?”不等种檀长老出言,林白淡淡轻笑发声。

话语声中,满是不屑,而且杀机四溢。不知为何,虽然如今出现在林白面前的,只是江万里的一个虚影,但传递出的气息,依旧是给林白一种极为厌恶的感觉。而且在他的本能中,有一种除此人而后快的感觉。

“能说出此话,想来你就是林白了……”林白话音落下,江万里虚影缓缓扭转,目光渐渐投到林白身上后,轻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提早向你出手,养虎为患了。不过现在出手,也算为时未晚了!”

“虎无伤人意,人有害虎心,你灵泉宗想要对付我,我又如何能坐以待毙。”林白不屑一笑,朝着江万里的虚影,抬手做了个割喉的动作,淡淡道:“我的头颅在我脖颈之上,江宗主你的头颅在你的脖颈之上,咱们就来日见分晓,看鹿究竟会死于谁手!”

“结果只会是一个,因为你的敌人,不止是我一个,这世上,想要你死的人,也不止是我一人。我可以保证,最后的结局,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江万里话语轻灵,对于林白的针锋相对,没有表露出任何怒意,只是淡淡开腔,充满了笃定之意。

“那就权且把你的脑袋寄在你的脖颈之上,不久的将来,林某将会亲自将其取下!”林白闻言冷笑出声,眸光一凛,五指陡然并拢,先天真罡灌注而出。

砰!剧烈的威势之下,那枚美轮美奂,全然不似人间所能有的仙令,应声直接块块碎裂,而后被林白轻轻一捏,宛若一捧流沙,顺着林白的指尖簌簌流下。

好霸道的心性,好强大的实力!此举一出,种檀长老不禁倒抽了口冷气,他实在没有想到,林白做事居然决绝到了此种地步,一言不合,当即便直接杀伐决断,捏碎仙令。

不仅如此,这小子不但对隐世之中,无数人畏惧的江万里,发出了约战的战书,还说出暂且把江万里的脑袋,多寄在他脖子上几日,不久将来,亲手取下的誓言。这份胆气,不但叫人咋舌,足见此子为人处事的决断,断断不能等闲视之。

这样的人物,只能为友,而不可为敌,否则的话,下场一定不会比江浩然好到哪儿去。

只是不知道,而今远在灵泉宗的江万里本体,在听到林白此言之后,究竟是何表情。

“种前辈,您老接着说,这仙令到底是怎么个神秘法?”丝毫不去理会刚才仙令之事,仿佛捏碎仙令,对江万里发出战书,对他而言,只是一件轻描淡写,无足挂齿的小事般,林白根本不多加理会,而是由向种檀长老轻笑发问。

“林老弟霸气惊人,叫老夫失态了……”种檀闻言,苦笑摇头一番,却也明白,此番事了,跟灵泉宗掀起战端,已是难免之事,索性也懒得多加理会,一笑置之后,神情微变,郑重其事的对林白道:“仙令之神秘,不在材质,不在威能,而在它的来历之上……”

种檀是什么人物,那是曾经只要他愿意,就可以坐到药王谷谷主位置上的大能人物。这样的人物,对于隐世的一些秘辛,所知所晓,自然胜过冷展颜千万倍。

而按照他所说,仙令乃是隐世中数件不可言说的神秘事宜之一。仙令的来历不可知,传闻之中,是由仙人通过某种秘术炼制而成,拥有种种不可思议之效力。

仙令的存在,对隐世之人而言,还是一个相当于钧令的存在。在传闻之中,不管是隐世中的任何人,只要见到仙令,就必须要对持有仙令者俯首称臣,无论生杀予夺,都必须由持有仙令之人来进行决度,不能有半点儿违抗。

这也正是之前江浩然拿出仙令之时,为何种檀长老会露出犹疑神情的缘由所在。

仙令不但神秘,而且有关仙令的出现,隐世更有许多说法。据说这仙令不但是代表着仙的钧旨,还是一件大凶之物。仙令的每一次出世,都会让隐世被血雨腥风所笼罩。

如此看来的话,这仙令还真不是一件等闲的东西,其意义,甚至还远在令牌之上。随着种檀长老的描述,林白的眉头渐渐拧成了个疙瘩。

他如今唯一可以断定的是,仙令乃是唯有仙人方可炼制出的事物,但他所不能确定的是,江万里的这枚仙令,是从何而来,究竟是自那所谓的仙家传承中获得的,还是通过其他的手段,抑或是用他自身的实力所炼制出来的。

而不管最终的原因,究竟是这两者中的哪一个,对林白而言,都是一件绝不能小视的事情。因为不管仙令的来历如何,都已说明,江万里,乃至于灵泉宗,已经和那些自诩高高在上的仙人之间,有了某种不可言说的牵连。

而这种变化,对于灵泉宗的改变,以及江万里修为的提升,都是有着极大的便利。此物的出现,必然会让接下来与灵泉宗的那场鏖战,变得更加复杂,更加难以把握。

“林老弟,不是我危言耸听,仙令出世,你绝对不能等闲视之,一定要做好与江万里动手的万全把握,否则的话,不单单是我药王谷,站在你这边的所有势力,怕都是会遭遇粉身碎骨的打击……”与此同时,种檀长老对林白提点连连。

江万里的为人如何,林白可能不知,但在隐世中生活了这么多年的种檀,可谓是再清楚不过。如今鸡犬不留,门人丧尽的小方诸山,就是最好的力证。

种檀实在不愿药王谷,重蹈小方诸山的覆辙,让这个世外桃源,刚出狼窝,再入虎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