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37章 对视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水元玄武之上,江万里一身白衫,仙威盖世,虽然天地无风,但发丝却是兀自在飘摇不止,脸上神情淡漠,眸光森寒,虽未出手,但气机却已叫人胆战心惊。

即便如今的他,只是以眸光在静静打量站立在身前的林白等人,但此种威压,却已是叫林白身后的那些剑阁和药王谷弟子,全身颤抖不止,有跪地俯首之感。

这并不是他们内心的胆识不够,而是身体的本能,盖过了内心的胆气,不由自主之下,不受控制做出的反应。不因为其他,就因为而今的江万里,已不是隐世中人,而是红尘中独一无二的仙,这种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压迫,是铭刻在神魂最深处之物。

眸光扫视,身躯颤栗,很多药王谷弟子都觉得羞愧异常,暗暗羞恼自己为何没有应对威压的气魄。尤其是剑阁那些养剑与身,习得了剑之铮铮铁骨的剑修们,更是不禁仰天怒吼,鼓荡周身剑意,想要与这眸光相抗,减缓自身的颤栗。

但他们此举,非但没有起到半点儿作用,反倒是招致了更强大的压迫。对于他们的这种举动,江万里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以目光淡淡扫视,但眸光所过之处,威压却是宛若一片片炽盛的剑芒,扫视过他们,顿时叫周身剑意顿消,神魂刺痛,宛若被利刃劈中。

只不过是短短瞬息的时间,就已有数名剑阁和药王谷的精英弟子,大口咳血不止。

甚至于向来唯恐天下不乱的阴精水兽,此时在江万里目光扫过后,都是内心凛然,只觉得有一种无形压迫存于神魂深处,不禁脚步挪动,退到林白身后,借由林白身躯所散发出的炽盛气势,来抵挡江万里眸光所给它带来的强劲压迫。

隐世已有太多年没有过仙人出现,甚至仙人的存在,都已成为了一个神话传说。在一个有太久远历史没有仙出现过的世代,出现了江万里这名仙,说他是第一人也都差不多了。

实际上不仅仅是他们,就连林白,虽说如今在江万里眸光扫视下,他的身躯并未动摇分毫,但面上还是忍不住微微色变,眸中有讶异神采,觉得江万里的强大出乎意料。

就他所见,仅从江万里这眸光扫视所带来的威压来看,似乎此人的手段实力,尚在当初自己封印仙门时,遇到的仙人凌云子,以及方丈洲中,那名濒临亡故的仙人玉真子之上。

虽说凌云子有力度仙门,造成损耗之故;而玉真子也有风烛残年,久经磨难之嫌,但就林白想来,江万里初化为仙,不管怎样,实力都该与这两人相差仿佛才对。但如今看来,怎么此人似乎根基极稳,完全没有乍入某一新境界之后,修为不稳之乱象。

难不成是他之前多有隐瞒,早已成就了仙人之躯,只是刻意压下,没有泄露消息?

但这念想只是刚一从林白心中出现,便被他迅速否决,通过这段时间对灵泉宗一应布局的接触,不难剖析出江万里为人处事的性格。此人的确是有大心机,但绝对做不出隐瞒修为这种事情,因为仙人的身份至关紧要,若是提早抛出,应者更会云集。

而且若是他早成仙人,又怎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自己,该早就对自己下手才对。

既然江万里成就仙人之身,并未多久,那一切之所以会是如今的模样,一定大有蹊跷。

就在林白心怀疑惑,打量江万里之际,江万里的目光,在扫视过群雄之后,也是渐渐地落在了林白的身上。抛却当初借助仙令,显化投影外,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林白的面目。

更为准确的说,是第一次看到,林白这个诛杀了他唯一的儿子,屠戮了他门下数名弟子,并且还诛杀了副宗主江浩然,打破了灵泉宗和药王谷结盟的心腹大患。

而就在真正看到林白之后,饶是江万里如今已是身化为仙,但还是忍不住有一种挫败感生出。他实在是没有想到,林白居然是如此的年轻……

如此年纪,就有着这样的修为,甚至可以毫不带惧色的站立在自己这个仙人之前,这种剧烈的反差,不由得他不去慨叹,不去思忖,和林白年纪一般大时候的自己,那时是在做些什么事情。特例,果然是他们说的异数,不然的话,何至于此?!

念及此处,挫败感之余,江万里本能的想要找回几分面子,眸光微凛,向着林白的双眸望去。眸光如电弧,释放出的威压,更是恐怖无匹,只是一眼,即便他所注视的只是林白,但林白身后的那些人,在余光碰触间,却已是神魂颤栗,有身化飞灰之感。

好强大的威压,这才是仙人所拥有的威严!而就在那目光碰触到林白的眼眸之际,林白顿时觉得心中猛然一沉,神魂和身躯都有些不稳,就像是一瞬间,肩膀上突然挑起了两座恐怖巨山一样,要把他的脊背,压得弯下去,弯倒在江万里面前。

但如今的局势下,林白如何能看不出来,如果自己真的只是跟江万里打了一个照面,就直接弯腰,那对于他身后的军心扰动该是何其之大。恐怕若真是那样的话,根本不用江万里和他的那些盟友出手,自己这边就已是人心惶惶,要立于必败之地。

而且自从得悉了仙人的真实身份和特性后,林白心中更是早已立下了信念,有生之年,绝不会对任何仙人折腰!所以不管是从何出发,他都决不能在江万里面前弯腰。

念及此处,林白没有任何迟疑,眸光微寒,直接凝聚命纹,融汇于掌中飞剑,而后腰身猛然挺直。只是骨节的简单动作,但无形中,却是给人一种感觉,就像林白已身化为剑,而且还是那种正在一寸寸朝外拔出的铮然利剑。

随着腰身的一点点挺直,江万里眸光带出的威压,也开始一点点的散却!

此子果然是有几分手段,小小年纪,竟然就有这样的修为,看来自己当初的确是小视他了,若是当初就直接出手对付他,也许不会酿成今日的心腹大患。

眸光威压,一点点被林白身躯散发出的剑意所驱散,江万里眉头微凛,心中暗忖。

但与江万里的体悟不同,跟在他身后的那些盟友们,在看到江万里展露出手段后,已是信心满满,只觉得接下来的局势,必然是他们气吞山河如虎,可以抹杀药王谷和剑阁。

而在这种情绪下,他们的目光更是如在打量战利品般,在林白的身上扫视连连,而后目光则是紧紧的汇聚在了盘旋于林白身侧的飞剑和符笔之上。

尤其是如今林白调动命纹而出后,飞剑和符笔更显得愈发不凡,万千瑞气缭绕,神秘莫测,一闪一烁,都有极强灵性,宛如活物,叫人意动。

“姓林的,你这柄飞剑不错,就算是没有修习剑修之术,但若是有此剑护卫周身,定然也能成为一件利器。不如你将此柄飞剑交出,我替你向仙主进言,留你一条小命。”

“不光是飞剑,那符笔也不错,牵动五行,若是能够有此物傍身,对五行的体悟定然是可以更上一层楼,大道体悟,也能一日千里,定然能开创出一番伟业。姓林的小子,你那符笔与我有缘,快快将其献于老夫,或可饶你不死!”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疯狂聒噪不止,言谈间,更是表露出对林白所拥有的一切,志在必得之意,内心中充满了贪婪的欲望,莫不想把一切攫为己有。

这也怪不得他们,贪婪本就是人的本能和原罪之一,是任凭什么人,都无法摆脱的。而不管是林白的飞剑,还是那支符笔,都曾在隐世展露过赫赫威名,他们早已意动无比,如今觉得能有获得的机会,如何能不心中激动。

“口气真大,也不看看你们那瘪三模样,哪里有拥有这些的命。”阴精水兽冷嘲热讽道。

“将这两物献给仙主,也许仙主还可宽恕你之罪,饶你一命不死……”与此同时,之前就在江万里身畔,对着诸人聒噪不止的那个中年人,重又狂妄出声,叫嚣着让林白、剑阁和药王谷,倾囊相授,以财物来免去将要降临的死劫。

此人上蹿下跳,贼眉鼠眼,尖嘴猴腮,那模样,简直跟俗世中的跳梁小丑有的一拼。望着他那丑恶的嘴脸,剑阁和药王谷所有人都已是义愤填膺,对方实在是太狂妄了,浑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中,一幅天上地下,老子天下第一的睥睨。

这样的人物,若是放在往常,有一百个,就早被他们诛杀了一百个!但可惜的是,如今有江万里当前,他们却是根本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不但没能诛杀此人,还惹火烧身。

“姓林的,我劝你们还是乖乖就死吧,别玷污了仙主他老人家的手!”眼瞅着诸人那震怒,却又无计可施的模样,中年人愈发张狂,叫嚣连连。

“你想要我之物?”林白闻言轻笑出声,淡淡道:“那你可想过,自己是否有福消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