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42章 诛玄武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半吊子?垂死之人?这两个名词,若是被旁人听去,定然会一头雾水,不知江万里之所指,但传入林白耳中,却是宛若滚雷自耳畔响起,内心颤栗难安。

就江万里脸上那神秘莫测的笑容,他能够很轻易的判断出,江万里口中所说的半吊子,指代的绝对是自己封印仙门之时,遇到的仙人凌云子;而所说的将死之人,则是困守与方丈洲这个囚笼中,自封修为,濒临油尽灯枯的玉真子。

封印仙门之事,早已传遍寰宇,虽说有人不相信林白当时诛灭过仙人,但林白相信,以江万里的实力,只要他稍稍用心,绝对能够得知此事非虚,并且知晓凌云子修为。

可是让林白诧异的是,江万里怎么会知道玉真子之事!要知道玉真子的存在,唯有进入过方丈洲之中,方能知晓些许。如今之世,知晓此中内情的,除却林白和阴精水兽这两个当事人之外,也就剩下几女和张三疯这些林白的亲近之人。

方丈洲事关重大,林白自信,自己对消息的封锁极佳,外人绝对不知其中内情。但如今江万里却是一口道破了玉真子的玄虚,这如何能不叫林白震惊。

而江万里的消息来源,更是林白所最疑惑的点儿。没有进入过方丈洲,绝不可能知晓玉真子之事,但江万里纵然化身为仙,又怎有进入方丈洲的机缘,按理来说,他不该知晓其中内情才对,总不该说,是自己身边的人,存在着江万里的细作,向他透露了隐情?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无论是贺嘉尔几女,还是张三疯和陈白庵,都是自己在世上最能信得过的人,若是连他们都背叛了自己,那这世上还有什么人是可信的……

虽然时间只是过去了短短瞬息,但林白的脑海中,却是有千头万绪,难以捋清。他越来越觉得,不单单是江万里身化为仙有蹊跷,在此人身上,怕是还藏着什么隐秘。

嗷吼!而就在此时,江万里脚下所踩踏着的水元玄武,陡然仰天嘶吼出声,而后顺着它的口中,突然有一道炽盛的水元气息喷洒而出,宛若狂潮,向着林白击去。

水元纯粹,光华缭绕,闪烁着神异光芒,冲杀之势,宛若是可以崩碎天地万物。

与此同时,江万里也是脚步迈动,朝前平平无奇的虚虚拍出一掌,那动作说不出的风轻云淡,看不出半点儿烟火气息,甚至连分毫神光都不曾显露。

但就是这样看似平平无奇的动作,乍一发出,顿时有无比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顺着江万里肉掌的指向,整片天空瞬间变得黑暗了下去,而水元玄武喷出的气息,变得愈发璀璨。

这种黑暗,并不是江万里的肉掌洞穿了虚空,导致混沌吞没了光明,而是他一举一动间,释放出的最为纯粹的水元气息。水意尚黑,这种纯粹的黑,正是水元的极致体现。

惊涛骇浪般的轰隆之声,不绝于耳,水元变动之间,渐渐组接出了一个巨大的符号!那符号的一勾一划,都和江浩然当初所持的仙令的图纹如出一辙,符纹出现,光华照亮了暗夜,宛若是天穹上,多出了一枚庞大的烈日,向着林白便镇压而去。

这是水元大道的极致体现,以水之真意,对林白进行镇压。巨大的符纹疯狂席卷,所过之处,惊涛骇浪气息散发不绝,就像是天地到了末日浩劫来临的瞬间,一股股可怕的气息,席卷寰宇,化作一阵狂风骇浪,要将一切都毁灭成乌有。

咚!这一切来得是如此迅疾,叫林白根本没有任何躲闪的时间,还未等到他做出应对之策,那巨大的符纹,已是冲到了他身前,一击即中。

庞大的冲击力下,直叫林白觉得,就像是到了万丈海水的底部,一种无处不在的巨力,重重的压在他身体的每一处,叫他有筋折骨断之感,身躯似乎都要被压扁了。

噗!一击之下,林白的身躯,顿时如断了线的风筝般,瞬时朝后倒飞而起,五脏六腑直接挪移了位置,一口暗黑色的鲜血,顺着口腔,直接喷出。

甚至在这一击之下,林白原本红润的面颊,都变得犹如是金纸般惨白,叫人觉得,似乎他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只要此种威势的攻击再来一次,就要为此丧命。

“仙主声威盖世,无人能与之匹敌!姓林的小子,死定了!”此情此景之下,原本处于劣势的灵泉宗大军,顿时双眸放光,狂喜高呼连连。

就他们所见,江万里如今一击得手,足矣证明他的仙威,尚在林白之上,否则的话,也不会达成如此恐怖的结果。而只要江万里取胜,那剑阁和药王谷算得了什么。

要坏事!玉具长老和种檀长老相视一眼后,心中顿时一沉,他们实在是没想到,林白居然会被江万里以一招之威,重创到此种地步。这个画面,叫他们不禁有些失望,觉得就算是眼下他们占据了上风,但恐怕也难以改变最后的结局。

“趁我分心,对我偷袭,很好,果然是你们灵泉宗的秉性!”而就在此时,林白倒退出数步,稳住身形后,抬手缓缓拭去嘴角的血迹,骤然抬头,眸光直视江万里,淡淡道。

此时此刻,他已明白,不管江万里究竟是从何得知了有关玉真子的事情。他之所以在这节骨眼上抛出此事,为的就是扰乱自己的心神,好进行偷袭,取得优势。

但就算是眼下江万里的奸计得逞,但一切远没到尘埃落定之际,一切言之尚早!

不能去想那么多了,当今之下,所有的注意力都必须要集中在江万里的身上,既然他能成为隐世多年以来,出现的第一位仙,自己就绝不能小觑此人,在他的身上,一定是有什么不凡之处!心念变动下,林白眸光凛然,神光变动,宛若利剑。

这一击并没有打压到林白,没有改变他与仙一战的斗志!看到林白的眼神,种檀和玉具长老心中顿时一阵狂喜,没有任何迟疑,直接挥动臂膀,沉声道:“现在一切言之尚早,让我们为林道友掠阵,让这些杂碎,知晓知晓我们的厉害!”

话音落下,剑阁和药王谷低落的士气,登时恢复如初,重又向着灵泉宗大军掩杀而去。剑影呼啸,丹香扑鼻,狂暴的攻势,直叫灵泉宗大军哭爹喊娘,悔不当初。

“可惜了,没能借着这机会,直接把你诛杀!”对于场内的一切,江万里恍若未察,淡淡一笑,而后眸光略带惋惜之色,向着林白扫了一眼,缓声道。

话出口,江万里手上的印诀重又变了,而随着他的动作,被他脚下所踩踏着的水元玄武,更是腾飞而起,巨大的身躯,将天穹中所有光亮彻底遮挡。那庞大的阴影,叫人莫名觉得,就像是一座大山横亘于身前般,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水元轻灵,但玄武却为至沉至重,这是水道的一种体现,正符合道德经中描写的‘水至坚至柔’之特性。而江万里此举,便是打算借着水元玄武沉重的压迫,以水元玄武的力量,来对林白进行镇压,如对付剑阁中那些剑状群山般,以极致的力量,将林白压碎。

这一击震古烁今,远超世人的想象!水元玄武身躯庞大,遮天蔽日,神力更是卓绝,那巨大的身躯高高飞起,叫人只觉得,就算是它巨大身躯的边角,砸到世间的某一处,都要把这天地,直接轰击出一块连接向世外的甬道,所向披靡,攻势所指,尽化齑粉。

而在水元玄武那巨大的身躯掩映之下,林白挺立的身影,就如同是石山上的一株小草般的渺小而又不起眼,但小草虽然孱弱,却是可以顶风挡雨,可以扎根于巍峨山石之间,任尔东南西北风,任尔风霜雨雪侵扰,却不改希望与生机!

铿!林白手中飞剑出鞘,一道雪白的剑芒冲天而起,剑气卷动如万重浪,汪洋肆恣般,向着朝他重重压下的水元玄武便席卷而去,似要与其一决高下。

玄武为世间至坚至韧之物,而剑气为天地间第一锋锐气息!这两者的碰撞,就像世间攻势最凌厉的长矛,与世间守势最稳固的盾牌,要进行比拼,看谁能取得第一!

水元玄武横空,划破苍穹,巨大的身躯,就像是一座黑洞,吞噬了世间的一切光亮,那庞大的黑影,出现在世人头顶,就像是人心之中,最为无法挽回的绝望。

剑光呼啸,道道相接,遮天蔽日,锋锐攻势,若大羿射日,一击洞天,所向披靡!

咚!两者骤然相触,宛若是巨大的战鼓猛然敲响,庞大的气浪,以及炽盛的光华,陡然向着四面八方弥漫开来,彻底将战团淹没,叫所有人陷入颤栗之中。

哗啦!光芒在不断的弥散,遮蔽了人的双眼,狂暴的气浪在不断侵袭,搅乱了人的心神,而冥冥中,就像是从不可知之处,突然有暴雨袭来,无数水痕突然溅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