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53章 仙种之秘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仙道种子是丹符宗之物?!

此话一出,林白登时瞠目结舌,面上写满了不可置信,若不是知道灵泉宗这名元老,如今身陷囹圄,对自己绝不敢有半点儿隐瞒,否则的话,他还真要以为此人是哄骗自己。

他原以为以这仙道种子之诡异,浑然不似世间该有之物,应该是与仙界之中,有着某种关联才对,却是没想到,此物竟然是冷展颜所在的丹符宗所有。

但让林白想不明白的是,如果仙道种子,真是如此人说的一样,是归属于丹符宗所有,那丹符宗当初怎么可能会被灵泉宗覆灭。只要将这枚仙道种子吞噬,就可有仙人之能,就算当初的江万里手段卓绝,但难道他还能如自己般,有抵挡仙人之修为?

不仅如此,话再说回来,就算退一万步讲,不去理会江万里到底是如何从丹符宗手中把仙道种子弄走的,那在得到了仙道种子这么多年后,怎么着他直到现如今才知晓了运用之妙。总不能说,这么多年来,他其实是一直在隐藏实力吧。

但这有怎么可能,按照灵泉宗虎视天下,并吞群雄的态势,如果江万里真的是早就察觉到了仙道种子的运用妙处,那隐世早就被他一统江湖了,何必等到如今。

“不要瞎扯,把话说清楚一些!”疑惑之下,林白眸光微凛,直视那元老双眼,寒声要挟了一句,而后对阴精水兽道:“你去将展颜喊到此处,我要问问她知不知晓此事。”

“林道友,你觉得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欺瞒你的必要吗?”那灵泉宗元老,闻言凄然一笑,而后接着道:“仙道种子在我灵泉宗存在的确已有数年,但直到最近,江万里才找到了运用的法门,而且据我所知,似乎他是得到了什么人的指点。”

有人指点?听到这话,林白眉头不禁紧紧皱起,有些迷惘。他想不通,仙道种子效力之神异,可谓是有目共睹,若是隐世中有人知晓其中隐秘的话,定然会穷尽一切手段,将其攫取到手,来让自身使用才对,又怎么会把此种秘辛,告知与江万里。

“你在撒谎,我乃是丹符宗门人,但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仙道种子之说!”而就在此时,冷展颜也是赶到了此处,听到这人的话语后,直接冷然开腔。

如今的冷展颜,虽然面上还有凄楚泪容,但就林白所见,原本深植与她身体之中的那种因仇怨而产的冰寒戾气,已完全消散不见,整个人都变得释然了许多。

不过出乎林白意料的是,对于仙道种子之事,冷展颜居然一口回绝,而且神情无比坚决笃定,似乎这灵泉宗元老所说的,不过都是一口谎言而已。

难道这人真是在扯谎不成,如若不然的话,为何冷展颜在丹符宗生活多年,却是连仙道种子这样重要的东西,都一无所知,这未免也太古怪了些。

“你是丹符宗中人?”灵泉宗元老闻言,有些讶异,不禁望着冷展颜道。

“不错,我就是丹符宗宗主的女儿!”冷展颜漠然开腔,眼眸中满是森冷杀机,一字一顿道:“我记得你的脸,你叫江寒云,当初血月之下,你杀了我们不少人。”

“轮回,果然是一个轮回,哈哈哈……”江寒云闻言,仰头苦笑出声。世事如苍狗白云,任凭是他怎么想,都想不到,在覆灭了灵泉宗的人中,居然还有丹符宗的人。

一报还一报,如今重新回首往事,这过去和现在发烧一切,何其像一场轮回。

“不要岔开话题,老实说仙道种子的事情!”虽然心中也是略有慨叹,但林白如今却并不想理会那么多的恩怨情仇,只是目光森寒的盯着江寒云,寒声道。

“林道友,老夫没想过还能活下去,也没想过欺瞒你会对我有什么好处。”江寒云见状,轻笑出声,旋即抬头,望着冷展颜,缓声道:“你既然是丹符宗中人,我想你应该记得,你们丹符宗中,有一方禁地,不管是什么人,都不得擅入,对不对?”

冷展颜闻言沉默,一改此前的笃定神情,而是有犹疑之色露出。如江寒云所说,当初在丹符宗中,的确是有这么一个任何人不得擅入的禁地,在她年幼之时,曾经靠近过那禁地一次,而那一次,也正是她为数不多的父亲训斥她的记忆。

“仙道种子就是存在于你丹符宗的那处禁地中,这是你丹符宗的传世隐秘,按照你现在的年纪估算,当时应该是因你年幼的缘故,所以你的长辈,并没有将此事告知与你。”江寒云闻言后,缓缓开腔,一字一顿道:“而我们,也正是从那禁地中,取得仙道种子的。”

因为这仙道种子,居然还有这么一段恩怨情仇。林白闻言,顿时有些慨叹,而且就他所想,当初灵泉宗之所以会选择对丹符宗下手,恐怕不为其他,为的就是这仙道种子。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丹符宗拥有着这样神异的事物,却是给他们惹来了杀身灭族之祸。不过让林白有些想不明白的是,既然丹符宗中有仙道种子这样的神异事物存在,按理而言,应该是有不俗的传承才对,怎么着会让灵泉宗杀的只剩下冷展颜一人。

而且在这一刻,林白更是有些怀疑,此前仙道种子在江万里身躯破碎,现出原形后,之所以会选择冷展颜,究竟是它在眷恋旧情,认出了冷展颜这个往昔丹符宗的弟子,还是完全出于让自己投鼠忌器的举动,才做了此种手段?

不仅是林白,冷展颜如今也是完全沉默,面上满是感慨良多神情,显然刚才江寒云的这些话,是触动到了她内心最深处,已经尘封了的一些记忆。

“是什么人告知了江万里运用仙道种子的法门?”一番思忖,林白却是完全想不明白,一切究竟该如何解释,沉默许久后,对江寒云又沉声发问。

“我不知道……”江寒云闻言缓缓摇头,面露迷惘神情,道:“仙道种子,自始至终,都是江万里一人在保管体悟,我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我只知道,是在不久之前,江万里召集我等,告知我们,他从仙道种子中,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仙缘,可以凭借此物,让我灵泉宗走上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但却没想到,竟会如此。此物真是一件不祥之物……”

不祥之物?林白闻言,登时面露哂笑之色,不管是丹符宗覆灭,还是灵泉宗覆灭的事情,跟仙道种子祥与不祥,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决定这一切的,都是人心罢了。

正是人心中的贪婪面,正是人心中的欲望,才让一切走到了而今的地步。

“我所知道的,我都已经说了,林道友,我现在只有一个请求,还望你能够答应。”沉默许久后,江寒云面上露出一抹期冀之色,突然伏地,对林白苦声哀求道。

“什么请求,你说吧。”虽然江寒云如今的神情姿态,不能不说凄苦,但林白对他却并没有什么同情。所有一切,都是灵泉宗咎由自取而已。

如若不是他们挑衅在前,自己何必对他们赶尽杀绝。而且如今江寒云模样看似凄苦,不过是因为灵泉宗战败罢了,如果这一战是灵泉宗胜了,那如今的江寒云,不知道该是如何的趾高气扬,又怎么会对自己如此哀声相求。

“林道友,我年事已高,不知道您能不能高抬贵手,不要让我去给兽爷当那劳什子人宠,我不求还有机会能够存活在这世间,只望能让我死的痛快一些!”林白话音一落,江寒云顿时面露期冀神情,望着林白哀声请求连连,其情之凄苦,叫人不容直视。

“老东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还不等林白开腔,阴精水兽已是暴跳如雷,一双牛眼,紧紧盯着江寒云,冷声道:“不知道多少人梦寐以求想给兽爷当人宠而不得,我看上你,是你的荣幸,你竟然还敢这样推脱,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我就是不想活了,畜牲你杀了我啊!”江寒云闻言,脖子一梗,宛若铁骨铮铮道。

“好你个老东西,你以为我真不敢杀你吗?”阴精水兽听得这话,顿时牙咬得嘎嘣作响,鳞甲震颤,释放出海量太阴重水,但这气息只是一出现,他眼角余光瞥到江寒云眸中的欣喜,气息一敛,皮笑肉不笑道:“老东西,兽爷我偏不上你的激将法,你想让我杀了你,我偏不杀你,就是要把你留着,当人宠好好玩弄一番!”

“林道友,还请给我个痛快……”江寒云见计谋被识破,神情一黯,又对林白哀求道。

“你的死活,我不适合去理会,有更适合做决断的人选。”林白闻言,淡漠一笑,根本不为所动,而后对冷展颜温声道:“展颜,他的生死存亡,就在你一念之间了!”

此言一出,江寒云眼眸中的渴盼登时变得归于黯淡,他已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