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54章 宜将剩勇追穷寇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3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你诛我丹符宗上下数十人,若是给你痛快,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不出江寒云所料,冷展颜听到林白这话后,冷笑出声,眸光森寒如阴骘,冷冷的朝他上下扫视了一圈后,轻笑接着道:“兽爷,此人我就交给你了,我不管你到底想怎么处置这些人宠,但是我不希望,以后还看到他出现在我面前。”

“好嘞,你就放心吧。”阴精水兽见江寒云的主导权,重又回到了自己手中,顿时有喜不自胜之感,抬脚朝江寒云的屁股踹了一下后,奸笑道:“老东西,你不是想要个痛快吗,兽爷我就给你痛快。走,跟兽爷我去放人肉风筝去,我让你好好爽爽……”

不给江寒云任何辩驳和哀求的机会,阴精水兽身躯一阵,一股浓重无比的太阴重水登时倾巢释放,直接将江寒云身躯牢牢捆缚,而后拔足狂奔,便朝一处悬崖赶去。

不多时之后,诸人耳畔登时便传来一阵凄楚无比的呼嚎声,紧接着一道黑影,宛若是一枚火箭升空般,以绝伦的速度,朝着高空飞去。但这飞翔只是持续了短短数息,那身影便轰然坠降而下,而那撕心裂肺的呼嚎声,也是戛然而止。

虽然并没有看到近景,但单从那凄厉的呼嚎声,诸人都能想象得到,江寒云如今的下场之惨烈,更是叫人忍不住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

“师尊,我是不是太残忍了?”而听着这声音,冷展颜面上也渐有不忍和迷惘之色露出,目光无助的望着林白,喃喃道:“我不想杀人,可是我放不下仇怨。”

“世间的事情,哪有那么多能够轻易放下的,既然放不下,那就去做。至于此人,这个结果对他而言,也算不上什么,不过是他的报应罢了。”林白闻言抬手揉了揉冷展颜的秀发,然后温声道:“等事了后,抽个时间,我与你去丹符宗故地一趟,祭奠一下你的故人。”

林白之所以会选择跟随冷展颜去丹符宗故地,并不是随口做出的承诺,而是有两个缘由。其一是因为,就林白看来,想要让冷展颜彻底放下仇怨,唯一的办法,不是去逃避,而是让她重回故地,看到那些景依旧,但人却非的故地,才能打开她的心结。

其二则是因为,仙道种子之不凡,远远超出林白的想象,而且林白觉得,此物既然最早是出现在了丹符宗之中,也许去那里一趟,看看往昔它存在的位置,也许能够弄清一些这仙道种子的来由,可以解开自己心中的一些谜团。

“林老弟,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而就在此时,玉具长老和种檀长老相视一眼后,突然向着林白拱了拱手,沉声道。

林白见状,不禁一怔,有些不明白这两位究竟是有什么问题想要自己来解答,当即笑道:“两位长老有何疑惑尽管发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此前江万里身陨之时,曾说什么不管是他,还是林道友你,都是被命运所摆布的棋子,无论做什么,都摆脱不了做棋子的夙命;还说什么,有一条无形的奔腾河流,会让所有的一切,重归原点。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玉具长老略一沉吟,缓缓道。

林白闻言顿时默然,他着实没想到,玉具长老和种檀长老,向自己相询的,竟然会是这个问题。实际上不单单是他们,就连林白,都在不断的思忖江万里的这席话,他总觉得,江万里的这些话,似乎意有所指,但却又不知道,究竟指的是什么。

但就林白想来,江万里的这些话,恐怕跟江寒云说的,那告知了江万里,仙道种子运用之妙的人,有着不可言说的关联。也许那人,才是躲在幕后的主导者。

只是林白实在是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人躲在幕后。原本最有可能做这些的,是姚广孝,可是姚广孝已在埋骨之地,通过那五色祭坛,进入了仙界。所以局势在如今,就又变得愈发扑朔迷离起来,即便是聪慧如林白,也不知如何探查真相。

但林白可以笃定的是,那人绝对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甚至很有可能,跟仙界中的那些‘仙’有着关联,否则的话,绝对无法操纵如此局势。

但这些话,林白可以在心中猜测,又如何有确切的结论,而且他又如何能跟种檀和玉具长老解释,难道跟他们说,江万里所说的,很有可能是真正的仙……

林白可以想见,如果自己这话说出口,他们两个将会惊恐到怎样的地步。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想要提点我什么;也许是他故意这样施为,想要让我们心有疑虑吧……”思来想去,林白最终觉得,不解释,实际上就是最好的解释,便苦笑着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心中也没有答案。

如林白所料,种檀和玉具长老闻言后,虽然面有疑惑神情,但犹豫再三,却也并没有再继续追问,只是紧皱眉头,在心中苦思冥想。

“林老弟,你家中那黑猫,真有那么可怕,比这兽爷还残暴?”思忖了大半天,也没弄出来个结果后,种檀长老朝四下望了眼,然后缓声道。

林白闻言,不禁哑然失笑,只觉得种檀长老这问题实在好笑。不过转念一想,阴精水兽做出收人宠的姿态,而且那么编排小黑猫,自然是叫种檀长老心有戚戚。

不过思忖到小黑那模样的时候,林白却是不禁想到了几女,觉得也许在而今,小黑正躺在几女的怀中,在懒洋洋的晒着太阳,眯着眼打瞌睡。

如果没有这么多事情缠身的话,如果自己没有成就逆道,摆脱了这一切的话,也许也能变得跟小黑一样闲适,可以跟几女悠悠闲闲的环游世间吧?

“它没有那么凶恶,实际上还有些可爱……”一想到几女,林白连眼神都变得温柔了许多,嘴角更是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笑容,缓缓道。

收人宠,拿人当大补药,这还不凶恶,还叫可爱?!种檀长老和玉具长老,顿时有些面面相觑,尤其是看着林白脸上的那种神情,更是觉得,天才就是天才,无论是品味还是嗜好,果真都是跟他们这些寻常人有着极大的不同。

虽然心情古怪,但不管是种檀长老,还是玉具长老,更多的都还是喜悦。这一战之落幕,影响极为深远,足矣叫隐世中所有的宗门势力为之胆寒。隐世新一轮的洗牌已经到来,而不管过程如何,最大的赢家,必然是药王谷和剑阁!

不过眼下他们却也还是有些矛盾,而这个矛盾,便是体现在对隐世此前和灵泉宗沆瀣一气的那些宗门上,他们拿不定主意,究竟该如何处置这些人。

处事激进的玉具长老认为,留下这些人,就是最大的祸端,应该把这些宵小,从头到尾好生拾掇个遍,不管是罪魁祸首,还是外围人员,都该一律杀无赦。

而作为温和派的种檀长老则是认为,经历过和灵泉宗一役后,虽然他们表露出的战力,足叫世人惊心,但付出的代价也不小。若是真如玉具长老说的那样,再掀杀劫,这样激烈的手段下,很有可能会激起整个隐世的反抗,各方联合起来,敌视他们。

若是那样的话,就算是有林白坐镇,但双拳难敌四脚,这些人狗急跳墙之下,鹿死谁手,恐怕也是有些够悬,就算能取胜,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得不偿失。

最终还是由林白拿了个主意,取了他们两人的折中之策。对于那些曾经落井下石,和灵泉宗勾结极深的宗门势力,自然是要宜将剩勇追穷寇。

但这种追杀,必须要恐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要诛杀的,只能是部分罪魁祸首,而其他参与之人,按照参与的程度做出处置。牵涉深的,削去修为,让他们变成废人;而牵涉浅的,则是加以惩戒,略施薄惩,以儆效尤。

不仅如此,在做出这决断后,林白更是同玉具长老和种檀长老深谈了一番,但三人究竟说过什么,世人无一知晓。不过在这番交谈后,玉具长老和种檀长老,均是率领门下弟子,立下香堂,以天地为誓,许下两宗弟子不得争斗的大誓愿。

就在这誓愿许下后,隐世中那些原本还想着,准备看一出剑阁和药王谷,因为利益不均而大打出手的用心不正之人,均是失望到了极点。

而因为这大誓愿的存在,诸人更是明白,两宗合流,隐世洗牌,已是无可避免。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进军灵泉宗!”与此同时,林白又有钧令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