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56章 仁义动人心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17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极品灵石,这绝对是极品灵石!”望着石桌上,那枚如鸽子蛋大小,静静朝外释放着淡淡柔和光芒,以及灵动气息的灵石,铁元呼吸紧张莫名,双眸紧紧盯着林白,一时间完全没了此前的平淡,急声道:“这极品灵石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能够亲手切出一块极品灵石,可说是所有切灵师的夙愿,而铁元也不例外。但他很清楚,极品灵石之难遇,堪称是世所罕有。若是没有大机缘,没有大运势,根本无法得到这样的事物。这么多年来,他不但没有切出过极品灵石,甚至连见都没有见过极品灵石,这正是他引为生平的最大一件憾事。

而如今林白却是把一枚极品灵石放到了他的眼前,这种方法,就像是把陈年佳酿,放到了声称要戒酒的酒鬼面前;把正在滴溜溜转着的骰子,放到了声称要戒赌的赌鬼面前。

这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对于铁元这个切灵师而言,根本无法抵抗。

有戏!看到铁元这模样,林白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而且对于铁元如今的模样,他实际上并不觉得奇怪。若是有人把一种绝无仅有的相术,放到他面前的话,他如今的模样,绝对不会比铁元好到哪里去,也一定是一样的紧张和激动。

“这是小子机缘巧合下获得的一枚,当时我就在想,可惜铁前辈你没有在场,不然的话,定能消解生平之大憾。”林白轻笑一声,徐徐将灵石来历道出,而后不无感慨道。

听着林白的讲述,铁元也是慨叹连连,望向林白的眼神,更是充满了艳羡神情。他是多么渴望,亲手切出这块极品灵石的,不是林白,而是他铁元。

“我记得之前听到消息,铁老您说小方诸山的灵石矿脉中,应该有极品灵石存在,为何不襄助晚辈一次,既能帮助晚辈,也能一尝前辈之夙愿。”林白很清楚,劝说铁元改变心思的时机到了,当即没有任何迟疑,对铁元拱拳请求道。

铁元闻言,恋恋不舍的将持在手中的极品灵石,重新放回桌面,而后摇头道:“小子,别的事情我可以帮你,但这件事情,我真的无能为力,恕我难以从命了。”

亲手切出一块极品灵石,的确是铁元毕生之夙愿,是他梦寐以求,都想做成的一件事情。但他却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顾太虚对他有知遇之恩,若是他铁元反过来帮助杀了顾太虚的人,在顾太虚的地头上挖掘,那他铁元成什么人了……

得偿夙愿,固然重要,但若是失去了做人的根本,那就是得不偿失了。所以虽然他很想帮林白,而且看林白也很顺眼,但实在是无法出手帮这个忙。

“江湖事,江湖了,这是我们进入江湖之后,早该有的准备。顾山主的确是对铁老你有知遇之恩,但晚辈总不能因为他对铁老你有知遇之恩,就坐以待毙,任由他来杀我吧?”

林白很清楚铁元心中的矛盾点,见状苦笑摇头数声后,缓缓接着道:“他要杀我,我总不能坐以待毙,自然也要杀他。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恩怨,而且我说句不中听的话,铁老您觉得,顾太虚真的就是那么真心实意的对您的吗,不是没有其他的心思?”

铁元闻言沉默,不发一言。实际上他并不是不知道顾太虚的为人,尤其是在知道了林白切出极品灵石的缘由后,更是很清楚,顾太虚当初那般对待自己,恐怕也并不是出于什么国士之心,只是想要利用自己来解开那桎梏。

但机缘巧合,林白这个在切割原石方面,更有天份的人出现,这才打乱了顾太虚的布局,让顾太虚放弃了铁元,也使铁元侥幸逃过了一劫。

但就算是知晓这些,铁元却依旧不愿就此转帮林白。纵然顾太虚用心不良,但礼遇之事,却是真切发生了,自己不能不去念顾,也不能不为此而坚守。

“林小子,既然你不瞒我,那我也问你一句,希望你能诚实作答。”沉默片刻后,铁元心中仿佛是终于做出了什么决断,而后对林白缓声道。

林白闻言,心中顿时一喜,拱拳道:“前辈有何疑问,尽管问,我一定如实相告。”

“就我所见,你的修为已臻至巅峰,除却江万里之后,当今之世,怕是已无人能够阻你。而且灵石能对你起的作用,怕也是有限的紧。我实在好奇,你为何那么渴盼拥有灵石,究竟是因为心中的欲望,还是另有隐情?”沉默片刻后,铁元缓缓道,目光中满是迷惘。

如铁元所言,实际上这也是除了顾太虚的知遇之恩外,他不愿帮扶林白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他实在是不明白,以林白如今的修为,举世无敌,为何又那么渴盼需求极品灵石,如果只是因为贪欲的话,那这件事情,绝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林白见状,也是苦笑出声,他早已料到,自己对铁元相求时,铁元定然会有此问。之所以如此,不是因为铁元八卦,而是他想借此来看自己的本心。

请求铁元帮扶,是一件势在必行的事情,而且出于对铁元的尊重,以及他为人的方正,林白也早就打定主意,必然要将一切如实相告,绝不隐瞒半分。

略一沉吟后,林白便一五一十的将埋骨之地发生的事情,尽数告知了铁元,甚至就连未向贺嘉尔几女提及的,有关索菲娅和李青囡这俩小丫头的隐情,都没有欺瞒。

嘶!林白一番讲述之下,铁元面色变动不定,更是倒抽冷气连连,望向林白的目光,也是从刚开始之时的疑惑,转变成了极致的震惊。

虽然他之前就觉得,林白如此渴求极品灵石,绝非是贪欲使然,但还是没有想到,林白竟是想要以极品灵石来做这种逆天之举。

灵石加持,开启五色祭坛,升入仙界,从仙人手中,救出自己所在意的人!这样的举动,和虎口夺食,又有什么区别,若是换做旁人,听到这话,铁元一定觉得他是疯了。

但这话是从林白口中说出的,所以铁元心中虽然震惊,却是没有半点儿怀疑。他很相信,从林白以往的表现来看,他的确是很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而此时,他也明白了,为何林白会这么苦口婆心的相劝自己,原来是事出有因。

不过越是如此,便越是能看出林白心性的可贵之处。与仙为敌,拯救自己所在意的人,这是义;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却还是没有胁迫自己,而是好言相劝,这是仁!

这样的仁义之人,如果自己不去相帮的话,那又是该去帮什么样的人?难道是帮如顾太虚那般,表面上看是礼贤自己,实际上却是想要让自己去送死之人吗?

一时间,铁元陷入到了难以名状的矛盾中,如果帮助林白,他就会毁了自己的一世清名,就算是外人并不敢说,但他却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但如果不帮林白,想到索菲娅和李青囡,孤身两人,独处仙界,被人欺凌的画面,他又于心不忍。

看着铁元那矛盾的神情,林白明白,自己究竟能否请得动铁元,就在这临门一脚了。如果这一脚能够踢中铁元心坎,一切自然无虞;若是偏了,那便前功尽弃。

“心若自在,身自自在;心若不安,身自不宁。外人所言,不能强加与心,只要心中无愧,又何须在意外人的言语。自己只做自己该做的,至于外人的评说,那就让他们评说去,百年之后,自然有人以春秋来描述,到时候,孰是孰非,方显端倪!”

沉默片刻后,林白终于想到了这一脚该如何踢出,清了清嗓子后,目光湛澈的望着铁元,一字一顿恭声道,声音虽然平缓,但却是如有振聋发聩之力。

错了,自己之前的思路的确是错了!报答一个实际上想让自己去送死的死人,还是去帮助一个救了自己,而且还是为了仁义才做事的人。

两者之间该选择哪一个,本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但自己却是将它复杂化,不因为其他,就是因为自己的心太矛盾,太过在意外人的眼光。

但实际上,不管做什么事,只要对得起自己的心,就已足够,外人毁誉,与我何干?

“我答应你!”心中渐渐澄澈,铁元终于做出决断,向着林白沉声开腔,但话说出口,却又有些违逆本心的加了一句,“我不是帮你,我是在帮那俩受罪的小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