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59章 神秘背影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选在冷展颜和自己来到丹符宗的遗迹的同时,出现在此地?

相较于冷展颜的激动,林白明显要更为冷静,面色惊疑不定的同时,心中更是在思忖连连。虽然相距甚远,但他还是能够感受到这个身影传递出的那种强横气息,而仅从气息而言,此人的战力堪称不可估量,甚至叫林白觉得还在江万里之上。

这样的人物,陡然出现,按照常理而言,本该是敬而远之才对。但他也明白,如果此人真的选择在此时出现的话,那凭借对方的修为,肯定也发现了冷展颜与自己。躲避,对于现在的局势而言,已经根本不是良策,也躲避不了。

而且林白明白,自己现在想让冷展颜躲避这身影的锋芒,也绝对是难如登天。这二十余年来,冷展颜一直以为,丹符宗只有她一个人幸免于难,但如今重回故地,在看到这熟悉的一幕幕的同时,却是看到了一个背影,这会让她怎么想?

在这种熟悉的环境下,看到一个背影,难免会让冷展颜疑心,在当年的那场浩劫中,丹符宗是不是并不是只有她一人逃离灾祸,而是有同门也幸免于难。在这样的情绪下,冷展颜不但不会后退,而且恰恰相反,还会去靠近那人,去验证心中的猜想。

“你是谁?是不是我丹符宗的门人?”不出林白所料,在惊愕刚刚落下之后,冷展颜心中顿时有期冀生出,有些失神的朝前一步步迈出,就连声音都变得颤抖了许多。

但任凭冷展颜如何呼喊,那人依旧一动不动,就像是一尊不朽的石雕,屹立在残垣断壁间,不见任何回应,只是静默的注视着身前的一切。

不妙!眼瞅着冷展颜正在一步步的靠近那身影,林白眉头顿时皱起,没有任何迟疑,跟着冷展颜的步伐,便向着那身影逼近而去,生怕出现了什么意外。

但诡异的是,就在林白脚步迈动的同时,那身影也动了,速度之迅疾,宛若鬼魅,倏然而行,只是几个起落的功夫,便迅速消失在了林白和冷展颜的视线中,行迹渺然。

好快的速度!望着此人的速度,林白内心惊愕难明,他看得出来,即便是自己全力鼓荡先天真罡,恐怕都不能追及这身影速度的万一,此种速度,实在恐怖。

“这是什么人,好快的速度,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而在此时,冷展颜也终于从心头的期冀中醒悟了过来,惊愕难明道。

此时此刻,她已明白,这身影,绝对不是丹符宗幸存下来的门人。这样强大的手段,根本不是他们丹符宗之人所能够拥有的。如果当初丹符宗真的是有这样恐怖的强者,又怎么会在灵泉宗来袭之际陨落,仅凭此人手段,很有可能会反过来把灵泉宗杀个人仰马翻。

但让冷展颜想不明白的是,此人手段如此恐怖,为何会出现在丹符宗的遗地中,难道是此地有什么东西,引起了这名强者的关注不成?

“师尊,我们怎么办,要不要退出去?”沉默片刻后,虽然心中对那身影的来历充满了好奇,但冷展颜还是皱眉向林白询问道,想让林白拿个主意。

“不必退,此人应该没有恶意。”林白闻言,缓缓摇头,仅从此人所表露出的速度,他能够很清晰的判断出,这人的手段,绝对是在自己之上。这样的强者,如果真的是对冷展颜和自己有所敌意的话,他根本没有任何躲避的必要,大可以直接出手。

而这身影不但没有出手,反倒是选择了躲避,说明此人的确是没有敌意。不仅如此,林白此时甚至都有些怀疑,这身影的模样,不但不像是躲避他们,反倒更像是在指引他们。

“跟着他的路线走下去,看看此人到底是想向我们展示什么东西!”略一沉吟,林白心中顿时做出决断,向着冷展颜沉声道。既然此人没有恶意,而且似乎是想向自己展露什么,那又有什么躲避的必要,不如跟过去,看看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虽然此时已明白,这身影绝对不是丹符宗之人,但冷展颜对那人影的好奇仍旧是并没有分毫减少。而且就她想来,此人如今出现在丹符宗遗地,也一定是大有深意,说不好还是丹符宗的故人。之前之所以问林白要不要退出去,不过是担心林白万一和这人起了摩擦,会有个万一罢了,如今听到林白这话后,顿时欣然同意。

决断之后,两人没有任何迟疑,顺着那身影消失的路线,便朝前疾赶而去。一番追寻,两人顿时便看到了那人的身影所在,而且这身影好像真是如林白所想,是在指引他们般,两人未至时,身影不动如雕塑,两人一出现,身影便如疾驰,朝前奔去。

一影二人,三者一前一后,就这样如兔起鹘落般,不断前行,只是短短片刻的功夫,三者便进入到了丹符宗的最深处,而就在一处洞窟出现后,那身影顿时没入其中不见。

“是这里……他竟然把我们带到了这里……”就在林白惊疑,这身影为何会将他们带到这洞窟前时,冷展颜面上先是有迷惘之色露出,旋即眼眸中露出欣喜之色,惊呼道。

看到冷展颜这惊疑之余,更有欣喜的神情,林白心中顿时有了个猜想,但为了确凿起见,还是对冷展颜问询道:“这洞窟是什么地方?”

“这里就是江寒云说的镇压仙道种子的秘地。”冷展颜喃喃出声,一言发出后,更是面露缅怀之色,向着洞窟左右扫视,而后缓声道:“我还记得,当初我就是进入到了这洞窟中,引起了父亲的震怒,他就是在这洞窟前责罚的我,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没有变……”

话语声越说,声调便越轻,渐渐不可闻,而在冷展颜的面上,也是有数滴清泪淌下。丹符宗的前方,已是残垣断壁,一切都不服是冷展颜的记忆,但这秘地却是风景一如往昔,一切都恍若旧日,但景物依旧,人事却以皆非往昔,如何不叫人神伤。

果然是镇压仙道种子的秘地!而在听到冷展颜这话的同时,林白眉头却是顿时深锁。早在此前确认了这身影,的确是如有意在向他们展露什么的同时,林白就已经在怀疑,这身影所要带他们去的地方,会不会就是这镇压仙道种子的秘地。

如今一切确凿,不能不让林白心生疑虑,好奇那神秘莫测的身影,之所以将他和冷展颜带到此处,究竟是所为何事,又是有什么深意存在。

不仅如此,就林白所见,此地和丹符宗外围还有着极大的不同。历经灾劫后,丹符宗外围的故地,已是草木杂生,但这洞窟周遭,却是洁净无尘,就如同是有什么人对其进行过打扫一般,这不能不叫林白怀疑,那身影是不是久居在此处。

“走吧,进去看看,看他把我们引到此处,究竟是意欲何为!”沉默片刻后,林白心中做出了决定,眸中精芒若电光,向着冷展颜微微颔首,步履坚毅朝前迈进。

脚步乍一踏入到洞府中,登时有一股寒意,向着林白渗透而来。那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虽然冰寒,却并不叫人觉得痛苦。而且恰恰相反,那种冰寒,就像人在酷暑的三伏天,突然咬了一口冰棒般,凉意沁人心腑,叫人觉得心神空明。

不仅如此,林白更是发现,目光所及之处,这洞窟的墙壁表面,更是有无数斑斓的符纹交织,每一道纹络,都玄奥繁复,叫人难以名状。目光只是碰触到那些纹络,顿时便叫人觉得心神都要深陷入其中,而无法自拔。

不过所幸的是,这洞窟表层的符纹,不知是因为经历了岁月的变迁,还是因为仙道种子从此地被取出的缘故,这些符纹都已是变得模糊不清。虽然望之还叫人有目醉神迷的沉沦感,但这种感觉却已是不甚强烈,只要道心稳固,还是能轻易抵挡。

但即便是如此,此地之与众不同,还是叫林白慨叹连连,这种神异之象,即便是他,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怨不得仙道种子,在过去的岁月中,会被镇压与此间。

而和林白不同的是,在进入洞府后,冷展颜面上的感慨神情,更是远胜从前。当初她年幼之时,只是因为擅入此间,就招来了慈祥的父亲,前所未有的责罚。如今她重又深入此地,可是这世上却是已没有斥责她的人存在了,物是人非,莫不如是。

咦!而就在朝前行进了大约有十余米之后,林白脚下步伐骤然停止,而后猛然抬手,示意冷展颜静音停步,目光犹疑的望着前方,如同察觉到了什么。

“什么人?”而与此同时,自洞府深处,突然有人声传出,不过那人声全然不见半点儿威势,相反更隐隐有惊惶不安之意,如同是受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惊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