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62章 秘地异象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呜……,哭声宛若雷鸣,仿佛浪涛呼啸,声声入耳,直入人内心最深处,甚至在传扬开来之后,更是叫人觉得,似乎整个天地,都在不断的抖动,心神彷徨不安。

这诡异的哭声,似乎持续了有十数分钟后,这才算是停了下来。声波收敛后,林白和冷展颜心中的晕眩感,这才算是停顿了下来,天地也重归此前的安宁。

在这一刻,林白甚至都有些佩服金刚,不得不说,这小子虽然形容猥琐,但描绘实在是太精准到位了。就林白所感,这哭泣声,真的就像是朝人心窝子里兜头来了一拳后,整个心脏,似乎都要甭理破碎之后,才发出来的声音一般。

而且这声音似乎还有一种古怪之处,就是可以无视人的修为和心神坚定,不管是修为卓绝如林白,还是冷展颜,在这声音下,都是一视同仁。

虽然哭声只是持续了短短十余分钟,但却是叫人心中感慨波澜起伏,犹如是经历了一场世事沧桑巨变,物是人非的惊变一样,心中莫名有悲怆之心生出,眼眶都有些湿热。

不凡,此地实在是太不凡了!在这种感觉下,林白只觉得,此地就算是没有曾经镇压仙道种子之事,抑或是没有过那诡异的人影没入,但就是这哭泣声,都足叫人震颤。

“是这个声音,我当初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许久之后,冷展颜才算是从心头的震颤中摆脱了出来,嘴唇翕动良久后,这才喃喃出声,但眸中悲色不减。

这哭声实在是太伤心了,听着这哭声,不知为何,冷展颜总觉得,这种哭声,就好像是失去了至亲或者至爱之人所发出的,叫她不禁回想起了那个血月之夜。

“过去的都已过去,不要太过挂怀,要珍惜当下。”看到冷展颜的神情,林白温声出言宽慰了一句,旋即目光向着石台上那个浅浅的印痕望去,只见在月华照耀下,那印痕宛若是有人不经意间,在石板上刻下的痕迹般,全然没有任何特异之处。

如果不是林白获得了仙道种子,知晓仙道种子的大小模样,和这坑洞的大小,完全相符。他都要怀疑,这石板山的印痕,会不会只是什么无意之举,而不是镇压奇物之所。

沉默片刻后,林白缓缓抬手,释放出河图洛书,而后将赤红铁片自其中调出。只见赤红铁片之上,仙道种子纹络缓缓流转,如月辉无暇,不见分毫变动。

“师尊,你想把仙道种子重新镇压在此处?”看到林白的动作,冷展颜不禁惊愕出声,她实在是没想到,林白竟然想做出这样的举动。

林白微微点头,并没有多加解释。此地之神秘,就林白所见,恐怕皆是在仙道种子之上,如果不把仙道种子归于原位,定然难以洞悉此中之秘。

虽然这个举动,要冒一定的风险,在仙道种子进入印痕后,很可能会引发一连串的化学反应,发生不可逆转的异变,让他们陷入危险中。但如果想要弄清此处的隐秘,就不能不去这么做,这是一种无奈之举,别无选择。

思忖片刻后,林白终于做出决定,缓缓调动赤红铁片,解开了赤红铁片对仙道种子的束缚之力。就在赤红铁片解脱之后,那仙道种子竟然又如拥有了灵性般,向着冷展颜就疾飞而去,但刚一行到半途,却如受到了什么牵绊,一点点的开始向石台印痕靠近。

这是一幅极为不可思议的画面,仙道种子横渡与虚空中,光辉熠熠,那模样,就像是有一团月华,凝结在了天地间,正在被什么不可知的力量所牵引。

但诡异的是,就林白所见,那石台如今一切安然如初,全然不见分毫异常,就好像对仙道种子的这种诡异牵引之力,实际上并不是它所发出,而是由另外存在指引的一般。

片刻之后,仙道种子在那不可名状的牵引力下,倏然间便已到达了石板的坑洞之上,而后开始一寸接着一寸的坠降,最终完全没入到了印痕中。两者之间,堪称是达到了完美的契合,多一分则溢,少一分则不满,充满天工开物之妙趣。

嗡!而且在仙道种子没入印痕后,石台更是陡然开始一阵颤栗,一道柔和的光芒,倏然间,宛若如水般的月华,向着四下轻盈无比的就弥散开来。

还未等林白和冷展颜从这种美轮美奂的异象中清醒过来,异变却是陡然发生,只见以仙道种子为圆心,那诡异而又低沉的低泣之声,重又响起,冲入他们耳中。

而且和此前相较起来,这低泣之声明显宏大了百倍,而其中的悲恸之感,也是以几何倍数递增了许多,只是乍一入耳,便叫林白和冷展颜眼露迷惘怅然之色,宛若是心神彻底被这诡异的低泣声所震撼,沦陷到了其中,无法自拔。

此种惊变之下,饶是林白不断念诵清静经,但根本无法获得缓解分毫,只觉得心神方寸间,正在不断的失守,那股悲恸感,如摧枯拉朽般,正在不断占据他的心神。

只不过是短短数息的时间,林白的心神便如进入到了一处不可名状的悲恸空间中,整个人都彻底沉沦入其中而无法苏醒,顺着眼角,更是有两行热泪淌下。

紧接着,无数幅不可名状的画面,就像是被不可见力量展开的画轴般,开始在他双眼前缓缓展开,那一幕幕,叫他无法明了,却又深陷其中,感同身受。

那是一种明亮而后模糊的画面,虽看不清画中人的模样,但可以看得出,似乎是一男一女,不过画卷的最初,这两者都不过是孩童。似乎这两者正在雪地中嬉闹,皑皑白雪,呼啸而降,点点白雪,飘然落下,遮掩了这两个孩童如墨般的发丝……

行走之间,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雪地间,似乎要和漫天风雪混为一体,那种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他们两个,可以从青梅竹马,厮守到白发如雪。

紧接着,画幅又变,两人身形已是变大,似乎是到了人的青年。男的俊朗飘逸,宛若谪仙,女的轻灵出尘,如仙女临凡。而且他们两个所处的位置,似乎正是在丹符宗之中,但那画幅中的丹符宗,和此间似乎又是有着什么不同……

画幅不断变动,如翻起的书页,紧接着,整个画面都到了最为光亮的一刻,而且充满了喜庆的红色。那是这从青梅竹马,走到了情窦初开年纪的两人,终于达成了心中的夙愿,可以相守相依,两厢厮守,直到海枯石烂,白发苍茫。

而就在这喜庆的一幕出现后,画幅的翻动,突然变得愈发迅疾起来,期间光华耀眼,更是间或有阵阵杀伐呼喊之声,如有鏖战在进行,血光弥漫寰宇。

杀声骤歇,画幅的变动,渐渐变得缓慢起来。那原本风声毓秀的一男一女,如今已是变得成熟了许多,成了中年之人。不过叫人惋惜的是,似乎那女子已在鏖战中身陨,如今正被那名男子,环抱在怀中,而那男子,正仰头朝天怒吼,如在埋怨命途之不公。

许久之后,画幅重又翻动,那女子正躺倒在此间洞窟之内的石台上,而那男子则是静默的站立在她身前,背影僵直,发丝也变作了花白,未老人已先衰。

而且若是如今林白心神未失的话,定然会发现,这静默站立在石台上女子之前,恍若是要守护她到天荒地老的身影,和之前他跟冷展颜看到的那身影,如出一辙。

紧接着,画幅再动,那男子如同是在做着什么动作,而石台上的女子尸体,周身正朝外不断的散发出道道斑驳光点,光景交错,神秘而又朦胧。

而后,一切彻底变幻,石台上已是再无那女子尸骸的痕迹,只剩下一团熹微而又灵动的亮光,正在石台上不断闪烁变动。而且如今的石台,不但找不到那女子的模样,甚至就连那男子的背影,都已消失不见,仿佛他也是身汇到了这光点中,散落无形。

截止到这一幕,仙道种子光华闪烁下,释放出的一道道如画幅般的景象,已是悉数消散不见,而洞窟内的低泣声,也已彻底无形。但诡异的是,即便是到了这一刻,冷展颜和林白两人面上依旧神情惘然,如神魂已从窍中脱离,彻底沦陷。

月华飘然自洞窟之顶洒下,轻飘飘的散落在两人之间,如梦似幻。紧接着,洞窟内的光华倏然而变,光影黑暗变动不止,而后渐有一人影缓缓出现。

那人影模糊无比,虽然看不清面容,但双眼却是无比明亮,可明亮之余,却是空洞无比,身躯散发出阵阵不朽的气息,恍若战神,叫人望而生畏,正是林白二人此前所见之人。

紧接着,这身影突然动了,向着冷展颜缓步行去,而他的眸光,也从空洞,渐变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