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63章 身影再现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惊喜、激动、怜悯、错愕、迷茫,种种神情不一而足,皆可从那人影中的目光中看到。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恐怕很少有人会相信,仅仅是一双人的眼眸,竟然能够传递出如此错综复杂,甚至还有着矛盾的感情变幻。

那人影脚步的行进,非常迟缓,似乎每一步的迈出,都耗费进了他毕生的力气,又好像,他并不是不能快速的行走,而是怕走得快了,心中那个如肥皂泡般的梦,会碎的更快。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人影终于缓缓走到了冷展颜的近前,而后右手颤抖着抬起,向着冷展颜那深陷入迷惘中的面颊触碰而去,那动作轻柔而又温暖,如在碰触一件心爱的瓷器,或者是触手可及的梦想,似乎生怕一个不当心,就会使其破碎。

但就在那人影的手指,堪堪要碰触到冷展颜的面颊时,却是突然如触电般,急剧缩回。不仅如此,他的身影,更是以一种宛若鬼魅般的速度,在不断的退后。

愤怒、恼火、错愕,在这一刻,突然占据了那人影的双眸,但除却了这种种负面的情绪外,更多的却还是失落。那种模样,就像是一个对某件精美的瓷器视若珍宝,每日精心擦拭,拭去尘埃之人,到头来,突然发现,这瓷器,不过是个相像的赝品而已。

紧接着,顺着人影那双明亮的眼眸角落处,更是有晶莹的泪花突然闪烁而下,那种神情,无助凄凉到了极致。不仅如此,从人影之上,更是有低泣声传出,那种悲恸的声音,和仙道种子,落入石台印痕后,所发出的的声音,如出一辙。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后,那人影突然再度前行,但这一次不同,他所走去的方向,不再是冷展颜,而是林白。不仅如此,从他的眸光中,更是露出了郑重其事的凝重神情,那双重又空洞的眼眸中,释放出了两道神光,如电芒般璀璨。

那如电芒般的目光,在落到林白身上后,瞬间就让林白身周的空间,都开始变得扭曲起来,似乎这目光释放出的威压,这方天地都根本无法承受。

如果林白此时有知觉的话,在这两道眸光的注视下,他定然会觉得,自己全身上下,在此时此刻,似乎已无所遁形,心中的隐秘和记忆,都完全被这眼眸所洞悉。

随着眸光的注视,那人影眼中的神情变得越来越郑重起来,甚至那两道模糊不清的眉毛,都紧紧的扭曲在了一处,如同遇到了什么不解的谜题。

而与此同时,于此处相距千里之外的金陵城中,正静默坐于玄武湖畔,神情漠然,望着身前湖水中,傲然绽放睡莲的道一,突然如有所察觉般,猛然睁眼,扭头向着林白如今所在的位置望去,那目光悠长而又深远,如可洞穿虚空,照见万里外的一切。

就在道一这目光释放出的同时,那人影如突然惊觉般,眉头一皱,而后手突然扬起,如轻描淡写般,骤然一挥,仿若是要切断某种关联。

砰!大手落下的一瞬间,千里之外的道一,突然朝后倒退而起,那原本就如雪般白嫩的面颊,此时更是完全看不见半点儿血色。不仅如此,甚至连她的面容,在这一刻,都变得有些扭曲,仿佛是承受到了什么不可名状的恐怖攻击。

若是林白,抑或是陈白庵等人在此的话,定然会惊呼出声,不敢相信眼前所见这一幕。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以道一之手段,竟然也会身受重创。

不仅如此,甚至就连道一身前湖水中那万千朵盛放的莲花,在道一身形倒退的同时,竟是如时光在它们身上加快了千万倍的流转速度般,那一朵朵炽盛的花瓣,竟然突然开始无风凋零,一片片的凋落在了湖水之上,花瓣飘忽不定,宛若轻舟。

望着那一瓣瓣和湖水相映成趣的花瓣,道一眉头深锁,目光重又向着千里之遥的丹符宗位置望去,但和此前不同,此番她的目光不再悠长,而且其中更有迷惘之色。

沉默许久后,道一缓缓俯身,抬手向着湖水中探寻而去,轻轻捻起湖水中飘零的一片花瓣,向着那花瓣端详许久后,又向湖水中其他花瓣望去,如要在这千万朵娇艳的花瓣中,寻找到两枚如出一辙,无论是色泽还是纹络,都如出一辙的花瓣。

但片刻后,道一低低叹息出声,指尖轻弹,掌间的花瓣倏然坠降,重又落入湖水中,漾起无数斑斓的涟漪。湖水韵动下,花瓣变动不止,那粉白娇嫩的花瓣,每一片,都恍若是没有任何的不同,但每一朵,却又像是特立独行,全不相似。

与此同时,洞窟之中,那人影如电芒般注视林白的目光,突然变得暗淡下来,缓缓闭眼,如同是在心间思忖着什么事情,要做出什么决断。

许久之后,他双眼重又陡然睁开,精芒更胜往昔,神光呼啸,恍若是要洞穿这一方天地,要贯入到不为人知的某个领域之内,那模样,恍若远古之神明。

不仅如此,紧接着,他的动作也变了,双手悬在胸前,掐动不止,捏出一个个诡异的印诀,纷繁而又玄奥,即便是学究天人之辈,都无法理解。

随着印诀的掐动,这人影身上的衣衫,无风自动,猎猎作响,蓬勃的气息,充斥在洞窟的每一个角落,叫人心悸不能言,空气都变得沉闷如要坠入地面。

而紧接着,这种种繁复而又深奥的印诀,恍若是耗尽了这人影的全部力量般。他的形容,开始与此前,变得大不相同。那花白的发丝,渐渐开始变成了乱糟糟的白发;而他原本威压逼人,熊健的肌体,也开始变得枯瘦,老迈不堪,如到了消亡的边缘。

嗡!最后一枚印诀打出,石台上的仙道种子突然有无量光华澎湃生出,那光华就像是拥有着某种生命的气机般,直接便充斥在了整个洞窟内。

而随着这气机的释放,洞府的墙壁之上,那些诡异而又纷繁的符纹,突然开始变得明亮起来,如同要变作活物,正在不断的扭曲变动,组接出千万种可能。

甚至就连此前那些因为时光磨灭之力,渐渐开始变得斑驳不堪,似要和光同尘,消散于尘世间的那些符纹,都开始变得重新清晰起来,每一个都明亮逼人。

在这一刻,整个洞窟,似乎都变成了光明的海洋。无与伦比的光亮,充斥在了此间的每一处,那炽盛的光芒,甚至将林白和冷展颜的躯体都覆盖了,叫人无法看清。

而随着光芒达到顶点之后,那如鬼魅般出现的人影,此时竟然又如同是鬼魅般消散不见。不过他来时气息强盛,肌体熊健,而他消失时,却已是油尽灯枯,仿佛要消散尘世。

就在这诡异的人影突然消失后,场内突然变得静默起来,但洞窟墙壁上,那些斑驳的符纹,却是如化作了活物般,向着林白和冷展颜的身躯,突然就冲了过去。

一道道符纹不断的灌注,如泥牛入海,只是短短瞬息间,便占据了林白和冷展颜的整个身躯,他们裸露在衣衫外的肌肤,都爬满了这些古怪的符纹。而且两人身躯上的符纹,更是如同在交相呼应般,正在隐隐的发生着交集,在让他们的身躯不断靠近。

而就在这时,顺着林白的身躯内,突然有一道宛若是鬼魅般的人影倏然而现。那人影出现之后,望着洞窟内的光亮,以及那无数纷繁玄奥的符纹,眉头紧皱,面容迷惘。

片刻之后,那鬼魅般的人影缓步而前,开始向着盛放着仙道种子的石台走去。等走到石台近前后,他突然停下了脚步,面露愕然之色,双眸如电,紧紧的盯着光华变动不安的仙道种子。眸光也随着仙道种子的光芒变化不定,复杂到了极致。

时间在这一刻,就像是凝滞了一般,一切都安静得出乎常态。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洞窟内夺目的光亮,突然变得消沉了下来,渐渐被静寂的黑暗所取代。

不仅如此,甚至就连洞窟顶部,那正在不断朝下垂降的月辉,在这一刻都突然消散不见,如同时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力量,遮蔽了月芒,要让天地间行隐秘之事。

整个洞窟内,只剩下仙道种子还在释放出微微光亮,不过那光亮却已是不再炽盛,而是变得熹微而又迷蒙起来,光华变动,迷离无比,使空气中充满了隐晦暧昧的气息。

而就在洞窟内光华陡然黯淡的同一刻,那原本静静屹立在仙道种子之前,如同是要彻底剖析仙道种子中所隐藏的种种隐秘的鬼魅人影,突然眉头皱起,如想到了什么事情。神情略一变动,那人影宛若一道风般,朝洞窟外就飞驰而去,转瞬间,便已不见其形。

洞窟重归寂静,光亮迷蒙,但突然有声音打破了这静寂,那是急促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