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64章 花欲放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呼哧!呼哧!喘息声此起彼伏,不断响起,在洞窟内回响不绝,那低沉的声音,传递在这光华昏暗的洞窟内,说不出的旖旎暧昧。

而这剧烈的喘息声,正是顺着林白和冷展颜二人的口中发出的。不知为何,在洞窟四下那符纹没入他们身躯后,他们的肌肤都开始朝外透出一种病态的潮红,而且呼吸都变得急促了无数倍,身躯也如有万蚁厮磨般,那酸痒的感觉,叫他们不禁喘息连连。

不仅如此,甚至就连他们的身躯,在这一刻还在不断的向着彼此靠近,就像是两块异性相吸的磁铁般,如果不紧紧的黏在一起,就决不罢休。

只是短短片刻的时间,林白和冷展颜的身躯就紧紧的靠在了一起,而后两人就像是着了魔般,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臂膀不断的用力,似乎要将对方的身躯融入自己的体内。

怎么回事儿?而就在这一刻,冷展颜突然惊醒过来,在感触到胸怀间那股滚烫的热力后,身躯更是如触电般,直接麻了半边身子,而后惊惧莫名的向着林白望去。

“师尊,不行的……”没有任何迟疑,冷展颜急忙出声,想要用力的让自己从林白怀中挣扎出去,她不明白,为什么林白会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对自己施以这种手段。

但就在她目光落到林白面颊后,却是瞬间发现了与往昔全然不同的异样。只见林白而今的面颊,已是完全变成了不健康的潮红,那红色浓郁的就像是鲜血胀到了一处。不仅如此,甚至林白的眼眸也完全没了往昔的清明,他的瞳仁间,隐隐约约有类似于电芒般的诡异符纹,在不断的闪烁,每一次的闪烁,都有一种野兽般的贪婪气息。

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不然的话,绝对不会如此!望着林白的模样,冷展颜瞬间就明白,林白如今的状况,一定是因为这洞窟中的某种异变所带来的。但她不知道,这种异变,究竟是由什么引起的,又该如何去消解,让林白重归常态。

“给我!我要!”而就在同一时刻,在冷展颜的耳畔,更是响起了林白低低的喘息声,那声音粗糙而又略有些嘶哑,就像是野兽低沉的嘶吼般。

湿热的声音,并没有经过太多的传递介质,而是直接顺着口腔,传递到了冷展颜的耳廓中。那湿热的气流,冲入耳廓,顿时叫冷展颜又是忍不住激灵灵一个冷战。

此时此刻,她已然明白,林白遇到的这种状况,恐怕是有人在他的心中点燃了一道狂暴的火焰,如果没有清泉将这火焰浇熄,这蓬火必然就会以林白身体的机能为原料,熊熊燃烧起来,直至将一切燃烧成空,将整个血肉都化归成一团烈火。

该怎么办,该怎么解决这些?而就在明悟了这些后,冷展颜更是陷入到了一种极致的矛盾中,在她的眼眸中,这一刻既有决绝,但又有迟疑,种种神情,不一而足。

说实话,冷展颜并不讨厌林白,而且恰恰相反,她还很喜欢林白,甚至不止一次的认为,如果自己以后一定要找一个终生伴侣的话,就要找林白这样的。

经历过那样恐怖的灾劫,承受过那么多的仇怨和灾劫,而因为她的美艳,更是为她招来了无数常人所无法承受的祸患。现在的她,几乎都无法想象,过往的那些日子,自己究竟是怎么过来的,也不敢想象人,如果不是当初侥幸遇到林白,如今的自己又会怎样?

这样的经历,这样的情绪,叫她心中对林白,如何能升起半点恶感,又怎么不会把林白当成是自己在这人世间,仅存着的,唯一一个最为亲近的人。

不仅如此,她对林白的好感,实际上也并不仅仅是局限于单纯的感恩之上,感恩的确是会让人对另一个人有所好感,但不会让人对另一个人萌生爱意。

但从外貌而言,林白并不是那种极为拔尖的人,但他却是有着自己所独有的坚守和睿智。相术高深,只要简简单单的一番布置,就能够让一个宗门覆灭;而同样的,他对人世间那些好的一面的热爱,也是叫人动容,有许多事情,如果不是因为有他的存在,这个世界上的黑暗必然会增加无数,他可以说是在用自己的光明,点亮了整个世界。

不仅如此,更叫人为之而动容的,还要当属林白身上那种自信,以及坚忍不拔的勇气。就以这次覆灭灵泉宗的战局而言,当时几乎所有的隐世中人,都以为药王谷根本不可能和林白达成协议,但林白自始至终都表露出强大的自信,并且一力证明了这个可能。

而在江万里裹挟大军威势席卷而来,并且展露出因仙道种子,而拥有的仙人修为后。那种蓬勃的攻势,更是叫人到了绝望的地步。可是即便如此,自始至终,从林白嘴里,都没有说出过半个放弃的字眼,他的目光,一直向前,跨越千山万水!

他的坚守和睿智,以及他的自信和勇气,和他内心的光明,叫世间所有人都不由自已的想要靠近他,想要跟他并肩站在一起,并且坚信只要有他,一切都会前途光明。

这样的男人,是值得任何女人为之倾心的。而不管什么女人,也都想要有一个这样的男人。冷展颜也并不例外,这也是她为何想找一个相似林白的人的原因。

但她也清楚,这世上,林白只可能有一个,除他之外,再不会有与他相似的人存在。

她并不是没有想过,能够让自己和林白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从师徒变成情人。但每每看到林白与几女的感情,她都不愿也不敢去贸然迈出这一步,吐露自己的心声。

“唔……”但还未等到冷展颜想出解决的对策,对于男女间之事,早已是熟门熟路,而且熟能生巧的林白,一双滚谈的大手,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是顺着冷展颜上衣的下摆伸了进去,隔着内衣,开始不断的揉捏着她胸前的高耸。

那动作娴熟无比,指尖的变动,就像是有魔力般,五指变幻间,叫冷展颜直有一种整个身体都完全不受控制,神魂仿佛都要从躯壳中飞出,化入虚无间。

这突如其来的变数,叫冷展颜登时瞪大了眼睛,一时间简直忘记了该做什么好。但就是她这一愣神的时间,林白的指尖,却是熟练无比的来到了她的后背,两根手指轻轻一动,顿时便叫冷展颜觉得,自己胸前似乎有什么东西猛然一坠。

而还未等到她从这惊愕中清醒过来,冷展颜唇齿间又有悠长的吸气声传出。在这一刻,她猛然感觉到了一种肌肤与肌肤想触碰的感觉,那略带老茧的粗糙大手,每一次的划过肌肤,都叫她后背有一层鸡皮疙瘩生出,仿佛整个人都到了失控的边缘。

但就在吸气声传出后,冷展颜心里却是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没有任何犹豫,便急忙开始躲避,开始挣扎,想要挣脱林白的掌控。但她越是挣扎,林白便抱得越紧。她想要躲避,可更让她没想到的是,林白的头却是凑了过来,将她娇嫩欲滴的唇瓣,直接含住。

不仅如此,在这一刻,林白就像是疯了,就像是行走在沙漠中,已有数日没有滴水入喉的旅者,在看到芳草萋萋的绿洲般,拼命的吮吸和摩挲不止。那种态势,就像是想要把她的身体,彻底挤入林白的身躯里面,让两个人变成一个整体。

更糟糕的是,在林白这种宛若癫狂般的举动下,冷展颜竟然渐渐也开始有了感觉,叫她只觉得,热血在一股一股的往头顶猛冲不止,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已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让她有一种痛快疯狂一回,彻底释放自己的感觉。

也许有时候并不需要去思考那么多,只要遵从自己的本心,让自己的本能替自己做出决定,这样的话,就算是万一做错了,以后的余生也并不会后悔。

就在冷展颜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她才愕然的发现,相较于自己的内心,自己的身体,实际上早已放弃了抵抗。她不但正在任由着林白亲吻着她的眼睛、耳垂、唇瓣,甚至连胸前的衣衫的扣子,什么时候被半解开的时候,都全然不知。

相较于冷展颜的面容,她的身材实际上更为诱人,高挑、丰腴、凹凸有致、曲线玲珑,这些形容其他女人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万一,尤其是因为多年修行的缘故,她的身躯更是比寻常女孩儿,多了一份惊人的弹性和柔韧。

最重要的是,冷展颜现在刚刚过了二十一岁的生日,在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正是一生中最为美好的时光。这个年纪的女孩儿,要比十六七岁的少女,多一分妩媚;但又比那二三十岁的少妇们,少了一分妖娆,更准确的说,现在的她,就像是一株待放而未放的睡莲。

小荷才露尖尖角,太过羞涩;吐露芳华,太过娇艳;唯有含苞待放,最为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