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65章 一晌贪欢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如果说现在的冷展颜就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那林白便是不折不扣的采花人。

在剧烈的喘息声中,两人的四肢,就像是八爪鱼一样,渐渐的交缠到了一起。

冷展颜身上的衣衫,如今已有八成都被林白褪去,只剩下仅有的几块薄薄布片,遮掩着美妙的娇躯。但这种半露不露的姿态,才最为慵懒动人。

雪白而又精致的两块丝绸薄布,虽然将高耸浑圆的胸部遮掩的严严实实,但顺着接缝间露出的些许粉白,以及那深邃而又迷人的丘壑,更是叫人目眩神迷。

虽然平时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也并不是没有什么了解,但在此时,冷展颜还是恍若是懵了一样,就像是待宰的羔羊被捆住了四肢,等待着最终一刻的到来。

不仅如此,此时在她的心中,在紧张之余,更是有着那么一抹挥之不去的刺激感。不管如今的局势怎么发展,但都难以掩饰她和林白之间的身份。原本是师徒,但如今却是这样纠缠在了一处,这种不伦的感情,要比寻常的感情,更叫人觉得刺激,宛若偷情。

身躯的每一处,都在不断的向着内心传递出瘙痒的感觉,似乎是有无数毛茸茸的毛笔头,正在不断的搔动着身躯的每一个角落。那种酸麻之余,却又带着一种难以名状舒适的感觉,叫冷展颜星眸微眯,神情迷离,口中呼吸悠长……

实际上在这时候,不单单是冷展颜在经历着这种欲仙欲死的感觉,林白也并没有好受到哪里去。虽说那不知名的力量,已叫他的心智完全迷失,但他身体的本能却依旧存在。

在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好像就快要燃烧起来一样,有一股无比炽热而又迅疾的气流,正在身躯内不断的流窜,每行到一处,就会有一种被灼伤的感觉。那气流流窜的速度越来越快,来势汹汹,有一种完全不受意识限制的失控。

如今的他,就像是即将行至半空的骄阳,要释放出烈日最为璀璨耀眼的光芒。要用这光芒,去照耀冷展颜这朵含苞待放的花蕾,让她完成前所未有的绽放。

如干渴的旅人,林白不断的向着冷展颜予取予求,而且和刚开始时候的站立不同,现在的两人,已是完全躺倒在了地上,并且冷展颜还被林白紧紧的压在身下,双手不断的向着她身躯的隐秘处,寻幽探密,炽热的嘴唇,也贪婪的吸吮不止。

虽然心智已经迷失,但林白身体的本能却并没有忘却,在贪婪的予取予求的同时,他的双手也开始不断变幻,如在捏动印诀般,想要褪下冷展颜身上仅剩下的防守。

但可惜的是,如今的两人,抱得实在是太紧了,就像是从娘胎里出来的连体人一般,虽然林白经验老道,双手灵活,但还是无法将那仅剩的遮掩褪下。

越是如此,林白便越是惶急,越是不安,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就像是发怒的公牛般,手上的力气也在不断地加大,仿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冷展颜感触到了林白的焦灼,神智还算清醒的他,勉力抵挡住林白的侵袭,在两人间拉开了一个小小的距离,而后手伸到了身上,轻轻扯下了胸前和腰侧的束缚。

嗤!只是轻轻一扯,万千风华,顿时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那娇嫩的高耸,随着呼吸,弹动不已,就像是得到了完美发酵的面团,可以揉捏出万般风情;那因为黝黑,而散发出神秘气息的幽谷深壑,已有春潮化作涓涓细流淌出。

“师尊,来吧,我把一切交给你。”在做完这一切后,冷展颜的眼角,突然有温热的泪滴淌下,但她不知道,自己这泪滴究竟是失落,抑或是开心……

但就在这话说出的同时,原本只是如木头人般,任由林白施为的她,突然开始化主动为被动,开始迎合林白的动作,娇嫩如沾染了春露玫瑰般的唇瓣,不断地在林白的耳鬓间厮磨不已,那柔媚光滑的质感,直叫人觉得就像是果冻在不断的变动。

在这种种挑拨下,林白的双眼已是完全化作了赤红,而他眼眸中那恍若金色符纹般不断闪烁的精芒,也变得越来越明亮,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如准备开始长途奔波的健马。

长长吁出一口气后,冷展颜终于放下了心中的一切,两条修长笔直,宛若是葱白般的嫩腿,突然分开,就像是张开了可以让万马奔腾的跑道。

这是一种无声的配合,也是一种无声的鼓励,而就在冷展颜做出这动作的同一时刻,林白就像是赛马场上,听到了发令枪响的奔马,没有任何迟疑,低吼一声,身躯便动了。

唔……只是一动,冷展颜的身躯登时挺直,面上露出痛苦而又掺杂着舒适的低低呻吟声,而后她的双手,开始死死的摁住了林白的脑袋,让胸前的两团高耸,用那幽深的丘壑,紧紧的夹住林白的面颊,那种紧密的贴近感,几乎叫林白窒息。

和几女不同,冷展颜乃是与林白一般无二的修行之人,无论是在体力,还是在身体的灵敏程度上,她都有着与林白宛若是默契般的配合。

鏖战掀起,春情弥漫了整个洞窟,那旖旎而又疯狂的动作,直叫人觉得,他们两个,就像是已经意识到了世界末日将要来临的情侣,要在极乐中,迎接死亡的到来。

这是一种癫狂的索取,这是一种疯狂的渴求,每一次的碰撞的,都像是毕生的最后一次,仿佛只要这次过后,所剩下的,就是绵绵无绝期的离别;就像是他们想要让彼此的身躯,镌刻下属于的对方的痕迹和记忆,即便无法相遇,但刻骨铭心。

碰撞越来越激烈,就像是烈日和春花在不断的争辉,直到某一瞬,终于打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和顶点,宛若是洪水冲破了堤坝,疯狂宣泄而出。

就在顺着两人口中发出悠长叹息的同一时刻,石台上原本静默散发出淡淡光辉,照耀着二人躯体的仙道种子中,突然有一枚符纹飞出。那符纹光芒微弱,如萤火之光,若不是仔细辨别的话,根本发现不了。

而在这符纹,飞抵了林白和冷展颜二人身躯上空的时候,这符纹一分为二,直接没入到了他们两人的肌肤之中,如泥牛入海,和躯体混为一处,消散无形。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春潮才渐渐平歇,屋内的旖旎春光,也才宣告彻底平静。不管是意识迷失的林白,还是剧烈喘息的林白,都在不断的喘息,如欲仙欲死。

而在一切平息之后,低低的喘息了数声后,和瘫软在地,如耗尽了所有精力,陷入到了沉眠中的林白不同,冷展颜缓缓侧过头去,那双如星般明亮的眼眸,紧紧的盯着林白的面颊,而后将自己的脸贴了过去,细细的厮磨不止。

而厮磨着,厮磨着,冷展颜的眼角却是突然有些湿热,有两滴清泪突然淌下。紧紧抵住林白脸颊和脖颈之间,所形成的完美弧度,低泣了许久后,冷展颜的神情终于恢复了平静,眼眸间的神情,也变得平静了许多,如心中已做出了某种决定。

而稍许之后,她缓缓起身,将散落在地上的衣衫,缓缓穿戴齐整,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因为两人厮磨纠缠,而产生的一切痕迹,尽数清理干净。甚至就连林白身躯上的某些隐秘角落,所留下的痕迹,都被细心的她,完全处理,不留半点儿痕迹。

直到最终,场内所有的一切,都已完全恢复到了此前的模样。如果不是她面宇上那两团难以消散的红晕,几乎都要叫人觉得一切没有任何改变。

做完了这一切后,冷展颜茫然无措的向着洞窟内扫视了许久,而后缓缓走到了林白的近前,那双明亮宛若星辰,澄澈犹如清泉般的双眸,满带着浓的化不开的情意,一点点的扫视过林白面颊上的每个角落,仿佛是要把林白的一切,镌刻到心底最深处,至死不忘。

“忘记吧,就当一切都只是一场梦。梦来了,好好珍惜,梦去了,不要回忆……”许久之后,冷展颜喃喃出声,指尖轻轻划过林白的面颊,而后如触电般缩回,喃喃出声。

这是她所做的选择,不因为二人之间的身份地位,她知道,林白不会在意这些外物。她所在意的,只是林白的情意,她很清楚,如今的自己,根本无法取代掉几女在林白心中的地位。就算因这一晌贪欢,林白接受了她,但那也只是歉疚,而不是情意。

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去在意,去勉强那么多,只要珍惜所发生过的一切便是。最重要的是,能够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她已满足,再无其他的奢求。

“展颜,我怎么了?”而就在此时,林白眼眸突然睁开,疑窦重重,愕然开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