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69章 不祥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事情怎么这么邪门,小爷我第一次倒腾灵石矿脉,居然就出了这样的事情,难道是老天看我运势太强盛,觉得看不过眼,故意要多给我加些磨难不成?

听完种檀长老的描述,林白心中不禁暗暗嘀咕了一句,不过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而且牵涉太大,他也不敢有任何懈怠,便与种檀长老一道,赶回小方诸山,想要看看,那条灵石矿脉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着会折腾成如今这幅模样。

不得不说,经历过灵泉宗一役后,林白的存在,不管是对种檀和玉具长老这些长者而言,还是对两宗的那些弟子而言,都是宛若主心骨一般。

林白的人影刚一出现在小方诸山,顿时便传来阵阵欢腾声,那些原本一脸慌乱,惶惶不可终日的两宗弟子,都是长吐浊气,如卸下了心中的万钧重担。

这就是人的魅力!看着这幅模样,冷展颜心中微微慨叹不止,这样的人,这样叫人心安的存在,如何能不叫人动心。心念变动下,她望向林白背影的眼眸里,更是多了几分脉脉温情,只可惜的是,心中火急火燎的林白,并没有发现这异常之处。

就林白所见,两宗的这些门人弟子,虽然因为自己的赶来,稍稍安定了一些,但他们眼中的那种慌乱,却并没有减少什么。诸人这模样,足见事态之严峻,出乎林白的预料。

“林老弟,我愧对你啊,没有把事情办好……”一见到林白,铁元脸上顿时露出惭愧之色,低头喃喃歉疚道。林白把一切托付给他,还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这是对他的信任,可如今因为他的疏忽,导致了这样的事情,叫他觉得实在是无法面对林白。

“铁前辈这是哪里话,您老能帮我,已是高义,而且我想您老也肯定不想发生这些事情不是……”林白见状,急忙温声出言安慰了一句,旋即接着道:“事不宜迟,您老还是带我去矿洞那边看看,我去瞅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铁元闻言,面色沉郁,虽然林白并没有责备他什么,但他心中却还是抑郁难释,长叹一声后,也没再多说什么,便为林白带路,向着矿洞赶去。

嘶!刚一走近出事的矿洞前,林白便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面上满是惊愕之色。只见在出事的矿洞前,竟是躺到了足足有五六十人,每一个人全都是面色灰败,双目圆睁,但无神的望着天穹,就像是三魂七魄,都已从躯壳内被抽离了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儿?不是说人都死在了矿井里面了吗,怎么又跑到外面来了?”惊惧之下,林白倒抽了口冷气,转头向着铁元沉声问道。

他有些不明白,按种檀所讲,矿洞已经被封锁,只有矿井下的人才出了事,怎么着现在在矿洞的周围,还横七竖八的躺到了这么多人,这未免也太诡异了。

“老铁,不对啊,怎么又倒下这么多人?”不仅是林白,就连种檀长老也是迷惘发问。从他前去找寻林白,距今不过是过去了短短一日而已,可是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实在是叫他不解,总不是那不祥的范围又扩大了吧?!

铁元闻言,苦笑一声,这才缓缓向两人解释了其中原委。就在种檀离开后,为了提防矿洞的异变,所以玉具长老就在矿洞周围布置了不少人手警戒。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一夜间,他布置到矿洞周围的这些弟子,竟然悉数都变成了如今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一个个悄无声息的就失去了神智。

“林老弟,你感知一下,这些人虽然神情灰败,但生机似乎还并没有消失。”解释了前因后果后,铁元又面露疑惑之色,向着林白说了一句。

林白闻言,顿时运转照见本源之力,向着瘫倒在矿洞周遭的人群扫视而去,只见果然如铁元所说的一样,这些人如今虽然面呈灰败,看上去就像是因惊惧过度而亡一般,但体内的生机,却是并没有消散,还有一丝生机留存。

只是那生机太过细微不可察,所以林白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察觉,只以为这些人都死了。

不仅如此,在林白照见本源之力的注视下,他更是发现,顺着矿洞中,还有丝丝缕缕的灰色雾气,在不断的朝外溢出,虽然相距甚远,但还能感觉到其中的妖异之感。

真是见了鬼了……,此情此景下,林白眉头紧皱,心中不禁感慨出声。他有些想不明白,之前明明已有数十人亡故在了矿洞内,为什么矿洞外的这些人还能保住性命,究竟是因为矿洞内的那妖异不祥,并不想斩尽杀绝,还是它的能力,只是局限在矿洞内?

“我有一种预感,这一次矿脉的不祥,恐怕非同一般,要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看着林白的模样,铁元轻轻叹息出声。切灵师一脉中,有颇多关于矿脉不祥的传说,但如眼下这种诡异情况,却是并无记载,足见这一次不祥的古怪和妖异。

“不管究竟是不祥,还是人为,暂时先不要让人靠近矿洞。”林白皱眉思忖了半晌后,缓缓做出了处置决定,然后环视四下围拢过来的两宗弟子,沉声道;“矿洞异变最开始发生的时候,有谁在矿洞里面,给我站出来,我要问你们一些事情。”

话音落下,登时有数十人稀稀拉拉的站了出来,不过这些人的面上,均是写满了浓的化不开的惊慌失措,望着这些人,林白沉声道:“你们在矿洞下,看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看到,只是听到最前面有人在惨叫,然后看到那些人全身血气变得迅速干枯下来,然后我们就逃了出来。”听到林白的询问,那数十名弟子,顿时面露惶恐之色,缓缓出声,一脸惊魂未定模样,似乎还未从矿洞的惊吓中清醒过来。

这人话音落下,又有人补充道:“幸亏我们跑得快,不然性命怕是也要交代在下面了。”

林白闻言,缓缓皱起了眉头。灵石之事,事关重大,关乎到他能不能成功通过五色祭坛进入仙界,如今矿洞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而且人心还如此不安,如果自己不处置妥当的话,不把这个谜题解开,并找出解决之策,恐怕心中所想,是要难如登天。

灰雾顺着矿洞洞口不断蔓延升起,看起来妖异非常,叫人颤栗难安。

“我们会不会是惊扰到了什么不祥的存在,正是因为这不祥,才会让一切变成现在这模样的?”惊慌之下,有人不禁喃喃出声,面露犹疑之色,低声道:“我们要不要离开此地,反正灵泉宗已经灭了,就算不要这灵石矿脉,也不影响什么。”

此言一出,应者顿时云集。覆灭灵泉宗,已是极为艰难的事情,而且这一次的斩获,更是极其不凡,他们实在是不愿,因为这矿脉中的不祥,干扰到本来平静的生活。

“胡言乱语什么,什么祥不祥的,有林道友在这里,用得着你们担心这些东西吗?都给我老老实实待着,若是谁再敢说这样的话,我定重惩不饶!”此言一出,深知灵石矿脉的存在,对林白意义重大的玉具和种檀长老,顿时眉头紧皱,怒斥出声。

两人的怒斥声乍一落下,场内顿时恢复了平静,不过他们两个也很清楚,虽然如今的他们的话,堵住了这些弟子的嘴,却是堵不住他们的心。只要一日不解决掉灵石矿脉中的不祥,这些人的心就一日不会得以安宁,若是一味高压针对,更是会适得其反。

实际上别说是这些弟子,如今就连他们两个,因为这不祥的缘故,都是心有戚戚然。如果不是林白的深情厚谊,他们除却坚守之外,无以回报,现在恐怕也要思忖退路了。

“诸位不必担心,只要林某在此,管它究竟是什么不祥,还是有人在刻意为之,我一定要让百邪辟易,不敢近前!”林白很清楚,自己如今必须要表露出强硬的姿态,和绝对的信心,只有如此,才能安定人心,以及鼓舞这些人的斗志。

虽然矿洞诡异,但林白之前毕竟是展露过诛仙的实力。从他口中说出的话语,自然是要比种檀长老和玉具长老有威信的话,此言一落,场内人群一阵骚乱后,虽然诸人眼中还有惶恐不安的神情,但却是再没有人谈及从此处离开之事。

看到这模样,种檀和玉具长老这才算轻轻舒了一口气。他们着实有些担心,如果事态无法控制,门人离心渐起,但他们一味拦阻的话,会给有心人可乘之机。

但所幸的是,终究是有林白在此,才算是让局势没到那种边缘。但虽然化解了眼前的难题,可是他们心中却还是沉甸甸一片,因为他们明白,就算林白的存在,能够起到一时鼓舞人心的作用,但矿洞不祥不解,隐患注定不会消散。可这不祥,是那么好解开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