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73章 葬龙之地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葬龙之地,龙埋地中,化为灵石,灵气冲天,是故为龙!

这是切灵师一脉的传承秘辛,葬龙之地为矿脉的一种特地形。此种地形的矿脉中,必有稀世灵石;但秘辛却也有警告,遇到葬龙之地,要避之而行,一旦挖掘,必有滔天大祸!

“传说中,葬龙之地的矿脉,就是如我们如今遇到的一样,矿脉中伴生有千万白骨,”种檀缓缓低语不止,面色变得也愈发郑重和惊悚,一字一顿接着道:“而林白你说在矿洞中,看到石壁有血渗透,那其实不是血,而是葬龙之气,其形似血。这在我切灵师一脉,被称为龙咳血,葬龙之地,再加上龙咳血,两者相叠,凶不可言!”

铁元此语发出,场内诸人在心情震荡激动之余,更是一阵阵的浑身发凉。

葬龙之地,藏有海量灵石,其中更是不乏有稀世奇珍,这毫无疑问是一场天大的机遇;但葬龙之地,再加上龙咳血,两者相叠,那是大凶中的大凶,一旦有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此刻,望着那仍不断有灰色雾气弥散而出的矿洞,场内之人越是观望,便越是觉得心惊。只觉得这黑魆魆的矿洞,就像是闪烁着无尽毫光的金子;但又像是虚空中的一方黑洞,黑得叫人窒息,如可吞噬天地,似乎只要进入,就会被吞的连块骨头碴子都剩不下。

到底是该继续挖掘,去看看在这矿洞的最深处,究竟是有什么稀世奇珍,还是就此罢手,如铁元说的那样,避之而行,免得惹祸上身,引来不必要的浩劫?

“晚了,我们已经打开了矿脉,不祥的气息已经渗透到了我们每个人的身躯和神魂之中,根本无法躲避开这场浩劫了,除非破开,否则的话,我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但铁元似乎笃定了主意,要让所有人的心情都坠入谷底般,苦笑着缓缓出声。

一言发出,场内原本还存着一丝期冀的诸人,顿时满脸晦涩,苦笑不能言。他们原以为,如今的局势下,就算是再不济,他们还有躲避的机会,但如今倒好,按铁元所说,不祥的气息,已经侵染了他们所有的身躯,就算是想躲,也躲不了了?

那劳什子不祥,现在究竟是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而这隐患一日不除,便不可能有人愿意进入到矿洞中挖掘,难不成这诡异的局势,是要把他们困死在此处不成?

“事情已经发生,无可避免,不过这样一来,其实也不算是一件坏事,因为这能让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继续走下去。”看着诸人的神情,林白缓缓出言宽慰道。

诸人见状,叹息之余,也是只能苦笑颔首。诚如林白所言,如今这局势下,已将他们心中最后的一条退路斩断,除却继续前行外,再别无他法。这无疑是将他们逼到了一条绝路上,但人在面临绝境的时候,也往往会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更不用说,如果他们真的能有好运气,可以破开这所谓的不祥,那就意味着,他们可以将葬龙之地中蕴藏的海量灵石据为己有,这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甚至这种收益,还要超出他们覆灭了灵泉宗之后的斩获千百倍。

“铁老,既然你们切灵师一脉,曾有过葬龙之地的记载,那有没有传承下来什么破解的手段?”看诸人神色稍霁,林白便又向着铁元追问道。

话音一落,场内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汇聚到了铁元的身上。在场这些人里面,就只有铁元这么一个切灵师,甚至不仅仅是他们这群人里面,就连整个隐世,很有可能,也就只有铁元这一名切灵师了,如果一定要找出破解此局希望最大的人,自然非铁元莫属。

“我也束手无策,葬龙之地太过罕见,切灵师传承中,也只有只言片语记载……”铁元摇了摇头,皱眉思忖少许后,目光有些疑惑的向着林白望去,接着道:

“不过在那记载中,曾说过,在千年前,曾有人发掘过葬龙之地,引发了滔天之祸,当时不知道死去了多少人,后来是一名拥有着观灵之术的大人物,出手后,才算化解了浩劫。而且他因此,更是获得了极为不凡的斩获,然后就神秘失踪了。”

虽说此前林白已是跟铁元解释过,他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观灵之术,之所以能够看穿原石之中的内藏,纯粹是因为禁蛇的缘故。但饶是如此,铁元心里总是有些疑惑,觉得林白可能是在哄骗自己,不是因为他不相信林白,而是因为林白身上不可思议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他觉得若是有观灵之术,也算不上什么出邪的事儿。

“怎么,林老弟你莫非有观灵之术?”看着铁元那眼神,种檀和玉具也是面带喜色道。

“没有……”看着诸人那模样,林白连连苦笑摇头,解释道:“铁老,我都跟你解释过多少次了,我真是没有什么观灵之术,都是靠禁蛇来剖开灵石的。我发誓,要是我真有那什么观灵之术的话,一定第一个知会您老,悉数传授给您。”

铁元闻言,这才长叹一声,默不作言。他明白,就算林白之前真的是瞒了自己,但在如今的这种局势下,他不可能拿诸人的安危开玩笑,应该是的确没有观灵之术。

只可惜自己谋求观灵之术久矣,甚至情愿不管这一把年纪,拜拥有观灵之术之人为师,但即便是这样,都根本无法如愿以偿,不能不叫人慨叹。

不仅是铁元,种檀、玉具长老等人闻言后,也是一脸失落神情。刚才看铁元的模样,他们原以为林白是有观灵之术的人,但眼下看来,显然并非如此。

只是如果真如铁元所说,想要破开葬龙之地的不祥,就必须要有观灵之术的话,那他们如今根本找不到拥有观灵之术的人,那岂不是以意味着,没有任何希望了?

“以我之见,想要破开此局,怕是绝非朝夕所能。眼下最要紧的,我们还是要弄清楚那劳什子不祥,是个什么东西。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找到解决办法的。”见诸人士气低落,林白出言鼓舞了诸人几句后,转头望着玉具长老道:“泰阿如今在什么地方,情况如何?”

在所有存在于此地的人中,唯有泰阿,是与不祥交过手,并且还保存住性命的人。这就意味着,泰阿很有可能亲眼看到过那不祥的模样,若是能从他口中得到一些有关不祥的讯息的话,也许对于解开这劳什子葬龙之地,会有不错的帮助。

只是林白从回来之后,就一直牵绊在矿洞的事情上,还没有时间去探视泰阿,也不知道泰阿如今的状况究竟如何,是否能够为自己解开心中迷惑。

“泰阿现在的状况,不好,非常的不好……”玉具长老闻言后,面色顿时变得阴沉了许多,长长叹息出声后,缓缓道:“林老弟你还是亲自去看看他好了,对他的状况,老夫实在是束手无策,也许你会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也未尝可知。”

虽然还没有见到泰阿,不知道他如今的情况如何,但听到玉具长老这话,林白的心就先凉了一半。玉具长老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而且他能够在赤霄势大之势,还保存住自己这一脉的传承,也足见心智之过人,如今他说这样的话,形势必然是无比危急。

纵然通过玉具长老的神情,就已经觉察到泰阿如今的状况,必然是很不容乐观,但等到亲眼看到泰阿的模样后,林白才明白,自己的猜想实际上已是无比乐观了,泰阿现在的身体情况糟糕程度,已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病床上的泰阿,双眼紧密,整个面颊惨白如纸,根本看不到一星半点儿的血色。不仅如此,甚至就连他的躯体,如今都已是变得枯槁了许多,全然不复此前的健硕模样。

那种态势,直叫人觉得,就像是如今的泰阿,已是到了风烛残年,寿元即将干涸,生命马上就要走到终点的老人一样,似乎要不了多久,他的生命,就会从世间消失。

不仅如此,顺着他的身体上,更是密布着一道道的恐怖血痕,每一道血痕,都是深可及骨,血肉翻动间,有森然白骨外露,望之便叫人胆战心惊。

并且那些创口,更是完全没有了血色,也是如面颊一般的惨白,就像是得了高热,被烧的脱水的小孩子的嘴唇。这是精血尽失后,所出现的状况。

身形枯槁,精血尽失,这不能不叫人怀疑,泰阿是否已走到生命的尽头,要落幕世间。

望着这一幕,所有人都在叹息连连,而林白更是面有惭色,唏嘘连连。泰阿身上的伤,虽不是他所为,但和他也有着摆脱不了的干系。

如果不是因为他想要挖掘矿脉的话,如果他当时在场的话,泰阿不可能进入矿洞,也不可能与那不祥碰上,可以说,泰阿的伤,实际上是替他在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