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74章 逆造化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8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泰阿与林白,本不是什么朋友,而且从一开始的时候,两人更是互相仇视的敌人。但随着接触越来越多,林白便越是喜欢泰阿身上的那股傲气,当然不是之前故作姿态表露出的那种傲气,而是后来渐渐锤炼的百折不移的凛然傲骨。

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林白和泰阿,才真正开始化敌为友,惺惺相惜。

他不敢想象,如果泰阿真的是有点好歹,因为与那不祥的争斗,而导致身陨的话,他该如何去面对自己。可以说,如果泰阿真的无法逃过此劫的话,那就真是,他虽然未杀伯仁,但伯仁却因他而死,要幽冥之中,复此良友了。

其中种种,都叫林白愧疚难当,甚至都无法直视泰阿那张毫无血色的面庞。

“林老弟你也不要歉疚什么,这是泰阿的命,只是他的运势太不佳了而已……”看着林白歉疚的模样,玉具长老缓缓出言,话语中满是慨叹之意。

如玉具长老所言,泰阿每一次的前进,似乎都是要付出极为惨烈的代价。当初林白以力服人,用强大的攻势,化解了泰阿满身刻意为之的傲气,将其化为铮铮傲骨,但可惜的是,这傲骨不过是刚刚出现,他就被削去一臂,成为古往今来少有的独臂剑修。

但所幸的是,泰阿却并没有因此而消沉,仅凭一臂,依旧能够提升自身修为进境,对剑之大道的体悟,更是隐隐然有领袖剑阁群伦的迹象。甚至因为泰阿的这种转变,玉具长老都曾不止一次的想过,假以时日,等自己无力主事后,就让泰阿来接替自己的位置。

尤其是在这一次与灵泉宗大军的鏖战中,泰阿以战养剑,孕养自己满身剑气,对剑之大道的体悟,更是已经完全超过了玉具长老,成为除林白之外的剑修第一人。

这就更是坚定了玉具长老的信念,认为等一切平息后,自己就可以平稳的把权力交到泰阿的手上。可任凭是谁都没有想到,泰阿居然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因为矿洞中的不祥,导致身形枯槁,精血干枯,甚至这条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

而且就泰阿如今这模样,就算他能够醒转过来,修为也必然要大跌,没有一番苦功,根本不可能回到此前的境界,这种损耗,不管对什么人来说,都难以承受。

每一次的提升,都有一场大难伴行,这不能不叫玉具长老怀疑,一切究竟是机缘使然,还是真的是因为泰阿的运势和气运太过不佳,才导致了这一切。

“为什么他身上的伤口到现在都没有愈合的迹象,是没有用药吗?”而就在向着泰阿端详了片刻后,林白顿时发现了个异常,皱眉对种檀长老问道。

他不明白,泰阿身受这样的创伤,全身上下到处尽皆都是斑驳创口,可是却是看不到半点儿药末的存在。这不能不叫他怀疑,是不是种檀长老没有全力营救。

“林老弟,你这就是误会种檀道友了,不是他不愿意用药,而是泰阿如今这状况,根本就用不了药!”不等种檀长老开腔,玉具长老顿时苦笑摇头道。

不能用药,这是个什么情况?听到这话,林白不禁一愣,有些迷惘不解的向着种檀长老望去。就他所知,药王谷中,医治创伤的各种丹药,可说是不胜枚举,其中更有不少,都是有着极佳的效力,为什么这些丹药不能用到泰阿身上。

“泰阿受创之后,因为情势太过诡异,所以我不敢贸然用药,但以我之见,他身上的这些伤口,应该是外力导致,也许涂抹些止血之药,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但没成想……”种檀长老闻言,顿时苦笑出声,眼眸中更有迷惘神情露出。

随着种檀长老的讲述,当日发生的种种,渐渐开始如画幅般,出现在林白面前。

泰阿在矿洞中,与那不祥进行过一场鏖战,从其中爬出后,人就直接晕倒当场。望着几乎都要成了个血人的泰阿,种檀长老他们没有任何迟疑,就急忙将泰阿收医。

而在用酒精之类的消毒之物,清理完泰阿身上的伤口后,虽然碍于泰阿受创情况不明,种檀长老不敢贸然用药,但认为用些止血生肌的药物,涂抹伤口应无大碍。

但任凭是谁都没有想到,那些止血生肌的药物,在涂抹到泰阿身上后,非但没有起到半点儿效力,反倒是像一剂剂的毒药般,在要泰阿的命。

药物乍一涂抹到泰阿的创口上,就像是有人给他的伤口上,倒了一盆浓酸,那些原本还有些血色的创口,迅速变成了青黑色泽,还在不断的溃烂。

而且昏迷不醒的泰阿,在创口异变后,更是面露痛苦之色,就像是在承受着什么无法承担的剧烈痛楚般。这情况之诡异,可说是出乎种檀长老的意料,甚至他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用错了药,但辨别后,却发现自己用的药,尽皆都是平和的温补之药。

这种药物,就算是让没有病的人去吃,也都不会有什么事儿,可偏偏在泰阿身上,却是出现了这样的异常。眼瞅着若是继续涂抹药剂的话,恐怕不用等泰阿泰阿因为失血而亡,就会因为伤口的腐烂,而将病情加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种檀长老当机立断,直接将涂抹上的那些药物悉数清除,并将创口腐朽的肌肉割掉。如此一番施为后,这才算是缓解了状况,而泰阿也再没有痛苦之色。

经过此事后,种檀长老再不敢轻易使用任何药物,但不管他如何思忖,却也是想不出解决泰阿如今的态势,只觉得这创伤态势之复杂,叫他手足无措。

无奈之下,诸人也只能就让泰阿的创口就这么暴露着,只是每日以一些酒精之类的事物,对创口进行清洗,避免创口发炎,导致加剧病情。

但说来也奇怪,常人身上若是有什么伤口的话,就算是不去处理,随着世间的推移,也会渐渐的愈合结痂。可泰阿身上的这些创伤,却像是已经完全失去了人体自愈的机能一样,不管时间如何流逝,都没有任何愈合的集合。

不过就诸人所想,泰阿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状况,恐怕是跟那断爪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定然是那断爪在对泰阿造成创伤时,有什么诡异的气机,进入到了泰阿的体内,才会让他变成如今这幅模样,失去了人体和所有事物独有的自愈功能。

连自愈功能都能被抹去,这到底是一股怎样的力量?看着泰阿身上那些惨白的伤口,林白眉头紧皱,饶是他也算是经历过不少叵测之事,但如这种可以将人体固有的机能,都抹除的手段,还是生平所仅见。甚至他都觉得,这种手段,已堪称造化,或是逆造化。

何为造化,便是以一己之力,衍化一切,推演出本不该有的事物;而造成泰阿如今模样的这股力量,却是将天地间固有的本能,生生截断,这岂不是逆造化!

“种檀前辈,是晚辈错了,不该质问你的。”知错就要认错,林白在弄清事宜后,顿时明白自己刚才是误解种檀了,当即便向种檀拱手致歉道。

“你我之间,何必拘泥这些。”种檀长老闻言,轻笑摇头,缓缓道:“不管是林老弟你,还是剑阁和我药王谷,都已成了一体,我不会有任何保留的。”

如种檀所言,自覆灭灵泉宗一役后,剑阁和药王谷,以及林白这三者间,已是变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一个整体。他们都已知道,林白不可能永远都待在隐世,而想要在林白离开后,两宗还保留现如今所拥有的强盛,就必须有新的力量。

泰阿进境迅速,天资超人,他所拥有的战力,更是如今所有人中,仅次于林白的第二人。这也就意味着,只要林白离开,泰阿就要担当起捍卫两宗荣耀的重担。在这种情况下,保护泰阿的安危,也是药王谷无法推卸的职责,根本不会有任何懈怠。

“师尊,你看这里……”而就在此时,进入到房间内,一直沉默不语的冷展颜,却是轻轻碰了碰林白,然后眼眸中满是警惕神情,一字一顿道。

林白闻言望去,目光刚一碰触到冷展颜所指的位置,心中顿时一凛,他在泰阿创口的周围,看到了一些特殊的东西,在那惨白如翻开双唇的创口周遭的肌肤上,此时有无数细密的黑色毛发生出,密密麻麻如春草,似有蔓延开来之势。

这种黑色毛发,和林白此前从矿洞中寻到的那枚断爪上的毛发,除却长短之外,并没有任何区别。不过这毛发显然是新生的,所以并不甚明显,所以才没被林白注意到。

身生黑毛,而矿洞中的不祥又已不见踪迹,难道那玩意儿是来了泰阿的身上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