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75章 身呈不祥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6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想到此处,林白没有任何迟疑,直接走到病床前,抬手将泰阿的手抓起,然后向着他手指尖端的指甲扫去,想要验证心中的猜想。

目光所及,只见泰阿指尖的那些指甲,如今竟然悉数都增长了许多。而且指甲生长的姿态,也与寻常人指甲的生长极为不同,而是呈一个锋锐的尖端生长。虽然如今这指甲并不算长,但已初现端倪,跟断爪的指甲极其相似。

难不成泰阿真的是被那不祥附在了身躯上,要以泰阿的躯体成为不祥新的载体不成?念及此处,林白不禁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猜测为真,那不祥真的是寄生于泰阿的身躯中,让泰阿成为了不祥,等到那时候,投鼠忌器下,自己又该如何出手……

不过所幸的是,虽然泰阿如今的模样,看起来极为诡异,但这些异兆不过是初现端倪而已,就算真的是出现了那样的情况,也未尝没有破解的可能。

“林老弟,怎么了,你是不是看出来了什么?”看着林白那惊诧模样,玉具长老也是眉头紧皱,面露期冀和忐忑神情,向着林白问道。

泰阿如今已是被他心中内定的接班人,虽然遇到了这种灾劫,但他相信,以泰阿的毅力,只要能够康复,未尝没有迎头追上的可能。而且破而后立,经历过这场灾劫的锤炼后,泰阿的境界势必会更加稳固,修为会更加强大。

在这种心态下,只要还有一线可能,他都绝对不会放弃。而林白是诸人之中修为最高的人,甚至连所谓的仙,都不是他的对手。虽然种檀长老弄不清泰阿如今的情况,但这并不代表,林白就没有解决这种诡异态势的可能。

“你们看这里,还有泰阿的指甲,是不是跟那断爪极其相似?”林白闻言,苦笑摇头,然后面露迷惘,缓缓道:“我有些怀疑,泰阿如今的模样,会不会是不祥侵入了他体内。”

嘶!此言一出,玉具长老心中仅存着的那一点儿期冀,顿时灰飞烟散,只剩下了无尽的惶恐。身受重创,虽然危急,但医治得法的话,未必没有求生的可能;可是如果真的被不祥侵入了身躯,雀占鸠巢,那还有什么活路可言?

而且一旦泰阿的身躯被不祥完全占据,等到那时,依照铁元所言,势必会掀起一场恐怖的浩劫,等到那时候,他们究竟是要投鼠忌器,束手就死,还是咬牙诛杀泰阿?

不管是这两者中的哪一个,都绝对是他们所无法承担,而且难以取舍的后果。

“我现在还只是一个猜想,并不能完全断定,也许并不是如我所想也未可知。”看到玉具长老那矛盾的神情,林白顿时出言安慰,而后沉声道:“你们都先退出去,我要看看他如今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形势,看看到底是不是有不祥侵入他体内!”

“不用我们在这里替你护法吗?”听到林白这话,玉具长老这才算是轻舒了口气,但他知道,虽然还不能确定,但并不意味着,就没有可能。

“不用。”林白缓缓摇头,沉声道:“你们只需要在外面安静等候便是,记住,不管里面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千万不要进入此处,等一切明朗后,我会告知你们的。”

矿洞中的不祥,如今究竟有没有进入泰阿的身体,乃是一个极大的谜题。若是万一真如自己所料那样的话,自己对泰阿的身体进行探查,谁也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

而且既然那不祥的存在,能够施展出逆造化的力量,实力手段之恐怖,也堪称匪夷所思,万一自己惊扰了他,爆发出什么的话,诸人留在此处,岂不是有性命之虞。

最重要的是,林白害怕如果那不祥察觉到自己对泰阿的探查,从泰阿身躯逃离,进入到其他人体内的话,那一切岂不是就更加难以控制。

一个泰阿,就已经够叫诸人束手无策了,若是再多一个,后果不堪设想。

“林老弟,泰阿的命,我就交你手上了!”林白说的诚恳,玉具长老根本无法改变林白的主意,犹豫片刻后,对着林白一拱手,施了一礼,而后朝外便走了出去。

“师尊,你多加小心,我在外面等你的好消息。”虽然冷展颜也想留在此处,陪伴林白,但她知道,但凡是林白决定了的事情,就绝对没有转圜的可能。而且这一次的事情,跟之前进入矿洞还有所不同,不管她如何坚持,林白都绝对不会有任何退让。

而且因为那不祥存在的缘故,探查泰阿的情况,也是一件极为凶险的事情,若是自己留在这里,势必会影响林白,叫他分心他顾,若有什么,到时反而不好。

等到所有人都退出之后,林白并没有急于出手,而是绕着泰阿的身躯行走了一遭,眸光如电芒,闪烁不定,照见本源之力倾巢而出,扫视周身,寻找所有不同寻常之处。

目光照见下,慧眼如炬,只见在泰阿身上的那些创口处,均是有宛若断爪边缘所逸散出的那些诡异灰色雾气缭绕。而且就林白所见,那些灰色雾气,更是如活物般,似乎在不断的变动,要将泰阿的身躯,彻底演变成如断爪那样的态势。

略一沉吟,林白缓缓抬手,缓缓调动法力,如抽丝剥茧般,向泰阿伤口间的那些灰色雾气抓去,想要抽取其中的一缕,剖析这灰色雾气的具体效力。

出乎林白的意料,对于林白的抓取,这灰色雾气似乎并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一切如手到擒来般,登时便又一丝灰色雾气,被林白的法力所抓取。

古怪,这东西怎么会毫无抵挡?这出奇的顺利,叫林白眉头不禁皱起,这种顺利程度,堪称诡异,而事出反常必有妖,之所以如此,必然是有什么蹊跷在。

虽然心中颇多疑惑,但林白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而是缓缓将心神没入到照见本源之力中,向着那灰色雾气之中没入而去,想要深入其中,剖析此物的本源。

轰!照见本源之力,只是没入到那灰色雾气之中,林白耳畔登时便觉得有轰然雷鸣之声响起,而后觉得自己整个人,犹如是坠入到了浩瀚的星空中一般。

身躯前后左右,到处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灰蒙蒙气息,这灰蒙蒙的感觉,就仿佛是宇宙未曾开辟之前的混沌。但在混沌中,却是有星星点点的光亮,如漫天繁星,正在不断的闪烁变动,而且仔细辨认,更是会发现,那些光点,实际上是不断变动的符纹。

迟疑少许之后,林白顿时裹挟照见本源之力,向着其中一粒光点飞驰而去,想要进入到那光点之中,对光点进行更为精准的剖析,弄清楚其中到底蕴藏了什么。

只是乍一接触到那光点,林白登时觉得一股发自神魂最深处的冷冽力量,骤然向着自己侵袭而来。虽然如今进入灰雾的,只是他分出来的一丝神念,但在这股诡异的力量下,他还是觉得全身上下都陷入了冰寒之中,寒意渗透肺腑,无法自拔。

甚至在此时,在这种冰寒气息下,他都觉得,自己所在意的一切,自己所珍惜的一切,似乎都在以一种极为迅疾的速度,正在远离自己而去。而他则是像正在不断向下坠降,要坠降到无尽的深渊中,彻底沉沦其中,让虚无占据所有。

这种感觉,直叫他觉得,这灰色雾气实际上竟然并不是雾气,而是一种难以名状的诡异存在,准确的说,更像是一种本源的力量,一种独属于死亡的本源力量。

而就在这感觉下,林白突然觉得,自己的一切突然开始变得不受控制起来,仿佛不单单是自己的神念,所有的一切,都在离自己而去,无法挽回,无法把握。

该死,这玩意儿竟然如此古怪,怨不得之前毫无反抗之力,轻易就被自己抓取,原来竟然是想要束缚自己,想让这灰色雾气中的死亡本源之力,也把自己同化!

也亏得经历过那么多场生死鏖战后,不管是林白的道心,还是他神念的强大,都已经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这种感觉只是乍一出现,顿时便叫他感受到了不寻常之处,没有任何迟疑,他直接以心中慧剑,斩断这缕神念,断绝神魂与其的联系。

但饶是如此,神念乍一收回,林白也已是满头淋漓大汗,整个人就像是刚从水里泡出来的一样,而且面颊也是苍白无比,恍若如遭重创。

这葬龙之地的不祥,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不单单是有阻拦人体固有自愈的逆造化之力,甚至还拥有着死亡本源力量,哪怕只是一缕神念对其触碰,都险如踩钢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