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79章 丹田藏神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人体的丹田,乃是孕育精、气、神三者的场所,更是人体生机的汇聚之地,如丹田之名一般,此间宛若是一片充满了蓬勃欲发生机的田野。

而借着法力在丹田周围桎梏撕开的那一丝间隙,林白已是看清了泰阿的丹田。泰阿的丹田晶光璀璨,无数气息缭绕,灿烂如朝霞初生,充满了蓬勃生机。不仅如此,在他的丹田中,更是充满了凛冽的剑意,那种种气息,仿佛要在他丹田衍化出一柄利剑。

难道想要在剑之大道更进一步,需要在丹田之中,借助精、气、神三者,衍化出一柄利剑不成?感知着这种气息,林白心中迷惘的同时,还生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因为如若不然的话,他实在想不明白,在泰阿的丹田,为何会有如此充沛的剑意。

不过他更清楚的是,此时此刻,很明显还不是自己推究这些事物的时候。眼下最要紧的事,是将这缺口无限度的扯开,让泰阿丹田内的气息释放出来,达成与四肢百骸的交集。

没有任何迟虑,林白也顾不得去思忖那么多,不断的催动法力,契合‘一器破万法’,对桎梏不断发起攻袭,尽可能的扯开死亡本源力量,唤醒泰阿被封堵的丹田。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消逝,但林白并没有取得太大的战果。封堵泰阿丹田的死亡本源力量,实在是太过精纯,而对于‘一器破万法’秘术,林白的领悟,也远没到极致。在这样的情况下,局势竟是到了僵持的地步,林白既不能扩大战果,而死亡本源力量,也无法再次封堵丹田,两者就这样在不断的僵持,似乎可以直到天荒地老。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这样的僵持,虽然看似无妨,但林白明白,自己的神念远远没有强大到,能够足矣支撑神念长时间停留在泰阿身体内的地步。

神念和身躯,这两者一个就像是船,一个就像是海洋。船要在海洋上,才能够得到漂行,无水便无舟。而神魂又是唯一的,能够滋养神魂的,就只有神魂自身的体魄。

而如今林白的神念,深入到了泰阿的身躯中,这就意味着它变成了失去滋润的无根之水。死亡本源力量可以继续这样僵持,但如果林白继续这样僵持下去的话,他神魂的力量就会越来越小,甚至最后很有可能会被困死在泰阿的身体内。

一个人的身躯,只能够拥有一个神魂,多一个神魂存在,那便会水火不容。如果林白的神念,长久的逗留在泰阿体内,那最后就只有两种可能:

一个是林白的神魂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强行占领泰阿的身躯,取得主导权,那这样以来,世间此后便无泰阿,而林白现在的本体,也将变成行尸走肉;而另一种可能,便是占据主场优势的泰阿的神魂,将林白的神魂覆灭,神魂灭,生机便将不复存在。

而就林白想来,在这两种情况中,后者的可能,应该要远远大于前者。因为人体和神魂二者,堪称是造物者的奇迹,拥有着太多不解的秘密,即便是林白,都自忖连这两者的万分之一都不见得触及。但他可以确定的是,只有自己的身体,才与自己的神魂最为契合。

如果自己的神念留在泰阿体内,就算是泰阿如今已是陷入了昏迷中,他的神魂变成了无意识的状态,但依旧能够对自己发起毁灭性的打击。

而想要改变这种结果,就只有两种办法,一个是尽可能的撕开丹田的桎梏,而后择机遁出,但就现在的态势看来,恐怕绝无朝夕完成的可能;而另一种办法,便是神念马上从泰阿的体内退出,而一旦退出,也就意味着林白之前所做的努力,都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是一种两难的选择,不管是两者中的哪一个,都是林白绝对所无法接受的。但眼前的形势下,却又叫他不得不去做出选择,从其中挑选一个。

而答案似乎也非常明显,帮助泰阿摆脱眼前的这种状况,固然是无比重要。但如果一直僵持下去,自己的神魂困顿与他的躯体中,那自己所做的事情,岂不是再无机会完成。

难道就这么退了,之前的努力,都要打水漂,最终还是一无所获不成?思忖之下,林白心中充满了不甘,但他知道,如今一切已是由不得自己来选择。

这该死的不祥,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如此诡异,所做的事,更是无法破解?

林白……,而就在林白心中退意已生,做好了无功而返的打算之际,他的神念突然把握到了一种极为熹微的波动,似乎有一个声音,突然传入到了自己的感知中。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泰阿并没有昏迷,他还有意识存在不成?而就在这波动乍一出现,被林白捕捉到之后,他顿时便明悟过来,这是泰阿神念对自己的传音。

但让林白想不通的是,泰阿如今血气干枯,生机枯竭,丹田完全被死亡本源力量所封堵,身躯中更是布满了逆造化之力,这样的局势下,他的神魂本不该有任何意识才对。

林白……,但就在林白心中疑惑重重之际,顺着泰阿的丹田中,那种波动却是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而且还在不断地靠近着他的神念。而紧接着,林白便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地方,只见顺着泰阿神辉璀璨的丹田中,正有一粒如芥子般的光点,在朝着自己逼近。

那宛若芥子般的光点,闪烁着淡淡的微光,虽然不甚明亮,却是有着一股安详与清明之感,而且光华流转间,更是颇为灵动,正是神念的聚合。

原来如此!而就在看到这光点的一瞬间,林白顿时便明白了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儿。如今正在对他神念发起传音的,并不是泰阿的神魂,而是泰阿存留与丹田中的一缕神念,这神念被束缚于丹田中,如今感触到了自己的气息,正在竭力靠近自己。

而且正是因为这一缕神念被泰阿雪藏在了丹田之中,所以才没有如他的神魂般,在死亡本源力量和逆造化的侵袭下,陷入沉眠,还拥有了一丝灵性。

这一丝神念虽然看似并不起眼,但却是叫林白瞬间到了狂喜的地步。神念虽然熹微,但其中却是能够存在许多信息,而且这一缕神念,既然被泰阿珍而重之的藏在了丹田中,就说明他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并且想要借助这神念,向自己透露什么。

而就在神念出现的同时,环绕丹田,形成封堵之势的死亡本源力量,仿佛也已是感知到了它的存在般,那诡谲的气息,登时便向着神念掠去,想要以死意将其磨灭。

不被小爷发现这神念便罢,既然被小爷发现了,还想从小爷手心夺走控制权,简直是在痴心妄想!感触到死亡本源力量的这种行动,林白心中登时冷笑连连,没有任何迟疑,便向着那一缕神念捕捉而去,只是倏然间,法力便已将那一缕神念捕捉。

而且就林白想来,死亡本源力量越是想要磨灭这缕神念,便越是说明,泰阿想要通过这缕神念,向自己所传达讯息的重要,否则的话,死亡本源力量不至于此。

泰阿藏匿于丹田神念乍一被捕捉,林白没有任何迟疑,顿时便催动着自己的神念,向着那一缕神念中没入而去,要将其完全吞噬,发掘出神念要传递的讯息。

嗡!神念只是乍一进入其中,林白登时便觉得冥冥中陡然有一阵轰鸣之声传来,而后神念原本感知到的璀璨光明倏然间远离,一切猛然变得黑暗深沉了下来。

林白明白,这种异动,是自己进入到了泰阿在这缕神念中存留下的记忆。而泰阿也绝对是想要用这缕神念中留存的记忆,告知自己一些事情。

随着对神念的探寻,林白很快发现,神念中所储藏的记忆,乃是泰阿进入矿洞之后,所发生的一切。而那突如其来的黑暗,便是泰阿在进入到矿洞后,天光被遮蔽导致的。

记忆刚开始的时候,除却那诡异而又压抑的气息之外,一切宛若往常。而随着记忆的不断推进,渐渐开始有数十具横七竖八,枯槁如木的尸骸骤然出现。

而就在看到这些尸骸后,林白的心神突然高度紧张起来,通过此前对矿洞的探查,他已发现,林白与矿洞中不祥的征战,就是在这些骸骨周围发生的。

不出林白的意料,就在记忆刚一进入到出现尸骸之时,一股阴冷的气息,陡然自矿洞最深处倏然而生,向着洞内各处弥散开来。即便如今林白所感知到的,只不过是泰阿神念中残存的一丝记忆而已,但所感触到的那种冷意,却是依旧清晰无比。

那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冰寒之感,甚至那冰冷的感觉,真实的都叫林白开始怀疑,自己的身躯是不是进入到了一个万古不化的冰窖中,正有无数的寒意在不断侵袭周身。

嗤!而就在这冰寒气息弥散开的瞬间,林白陡然感到一抹气息在流动,眼眸不禁一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