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80章 不祥之身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那是一种恍若雾气在流动般的气息,虽然虚无缥缈捕捉不定,但却是能够感受到,自那气息之中,似乎有什么事物正被这雾气裹挟,在不断的靠近泰阿。

几乎就是在林白从记忆中感触到冷意的同时,泰阿的身躯也动了,他手中的飞剑,开始喷薄出炽盛的剑芒,宛若是无数道流星般,向着身躯四下拱卫而去,想要以狂盛的剑气,来护卫身躯,不受那诡异气息的侵扰。

但就在剑光冲出的同时,矿洞之中却是陡然有一道道血光升腾而起。血光和剑气乍一碰触,顿时发出嗤嗤之声,就像是有浓酸泼到金属上一样,正在不断的消融。

而紧接着,从那血光中,更是有一只生满了黑毛,长满了锋锐指甲的利爪陡然伸出,犹如是魔鬼索命的大手般,向着泰阿就捏了过去,其势迅疾,仿若可碎碑裂石。

不过就林白所见,那利爪动作虽然迅疾,但却是带着一种呆滞之感,就像是人的胳膊被某种事物紧压,阻断了血脉流动许久后,突然抬起时的迟滞一样。

不得不说,在经历过断臂之后,泰阿心性的沉稳,已是有了长足的进步。若是换做寻常人,突然看到从血雾中伸出一只如此恐怖的利爪,不吓个魂飞魄散就算是好的了,但泰阿却是在这利爪伸出的同一时间,指尖微动,飞剑裹挟流光,向着利爪便斩下。

剑光呼啸,乍一和那利爪碰触,登时便发出阵阵金铁交鸣之音,甚至顺着两者接触之处,还有无数炽盛的火星,在不断朝外喷发。那模样,仿佛泰阿飞剑所斩到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血肉所组成的利爪,而是以金铁浇铸而成的什么坚硬事物。

但即便如此,泰阿手中那柄飞剑却也是不容小觑。要知道这柄飞剑,乃是林白自灵剑山山巅所得,虽然看似腐朽,但传言中,此剑曾是剑阁祖师的佩剑。

火星闪烁间,利剑威势大增,宛若陀螺般,顺着那利爪的腕部,骤然一转。只听得一阵叫人牙酸的嘎吱之声后,那利爪竟然生生朝下断裂开来。

而且利爪断裂的瞬间,顺着利爪与胳臂相接的断腕处,非但没有任何鲜血喷溅,反倒是朝外逸散出无数的灰色雾气,那气息之诡异,即便如今林白只是借助泰阿神念中残存的记忆在感知,都觉得一阵阵心惊肉跳,宛若死亡在悄无声息间,已趴伏在后背。

死亡本源力量,这个利爪的身躯,竟然完全都是以死亡本源力量所组成的,这怎么可能?而就在看到眼前这一幕之际,林白心中骤然一凛,眼眸中有不可思议神情露出。

就他所见,这利爪散发出的那些灰色雾气,分明就是纯粹到了不能再纯粹的死亡本源力量,而仅从利爪断裂,就能有如此之多的死亡本源力量释放。那就说明,这利爪的本体,就是完全以死亡本源力量汇聚而成,不然的话,绝不可能有如此之多的气息外泄。

但何为死亡本源,那便是断绝了生机。而在阴阳学说中,生为阳,死为阴,孤阳尚且不长,更何况是孤阴。可眼前这利爪所展露出的迹象,却是大大颠覆了林白心中的认知。

明明是死亡的力量,却是形成了活物,拥有了诡异的生机。林白可以笃定,这种情况,别说是自己,就算是世间的其他人,恐怕也绝没有见过。

嗤!还未等林白从惊愕中清醒过来,矿洞中的不祥,在利爪齐腕而断后,一声惨嚎,而后一个恍若人体般的身影,陡然从血光中冲出。那人影虽然和人躯几乎一般无二,但全身每一处,皆是生满了黑色毛发,而且整个人宛若是笼罩在一层雾气中,叫人看不清模样。

而就在这诡异身影出现的一刹那,整个矿洞内的气息都是骤然一凛,即便如今只是通过泰阿的记忆,在感知这一切,但林白还是感受到了一种沉重的威压。甚至就他的感知而言,这种恐怖的威压,几乎要比借助仙道种子,身化为仙的江万里更加快恐怖。

那恐怖的威压,叫人内心颤栗,这是死亡的极致胁迫,叫人觉得死亡濒临,无从闪躲。

几乎就是在这人影出现的同一瞬间,惊惧之下的泰阿也是凛然出手,剑气冲霄而起,万千道炽盛剑气,宛若虹光般,向着那人影便席卷而去,似要将其吞没。

但就在剑光,堪堪要抵达人影之际,顺着他的身躯,却是陡然有无数诡谲的阴黑色气息释放而出,在虚空中凝结成各种模样,宛若鬼手,向着剑气便迎击而去。

铿!铿!铿!两者相触,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声声刺人耳膜,叫人觉得耳朵几乎都要滴血裂开。不仅如此,甚至在这鬼爪疯狂的捏动下,泰阿释放出的那万千剑气,此刻竟然就像是看似明亮,却无比脆弱的水晶般,被捏的片片碎裂开来。

剑光如雨,泼洒而下,溅落地面,直接化作尘埃,消亡无形。但在达成了这一切后,那鬼爪却是没有分毫退让,而是随着人影的变动,倏然便向着泰阿席卷而去。

万千鬼爪连接在一处,释放出道道乌光,交织成死亡的牢笼,那阴黑色的气息,宛若是用冥界的精铁所铸,坚固凝炼无比,连接在一处,恍若一座真实的炼狱。

在这狂盛气息下,泰阿顿时明悟,这种威势,绝对不是他所能够与之相抗的,没有任何迟疑,他直接扭身,拔足朝矿洞外便狂奔而去,想要避其锋芒。

经历过此前灵泉宗一战,泰阿以战养剑,对于剑之大道的体悟,已是更上一层楼,甚至触碰到了剑之大道的真义,修为有了极大的提升。如今情急之下,他的速度可谓是迅疾到了极致,但他的速度虽然快,可那鬼爪的速度却是更快。

只是几个起落的功夫,那弥漫矿洞之内,森然可怖的鬼爪,已然是逼近到了泰阿的身周,将他团团围住。无数鬼爪气息弥散开来,宛若是道道丝线,向着泰阿就笼罩下去,炽盛的死亡本源力量倾巢而降,一丝一缕,触及身躯,登时有万千伤痕出现。

不仅如此,就在那森然鬼爪所化的细丝,在泰阿身上留下道道伤痕后,就林白所见,泰阿身上的那些伤痕,竟是连半点儿血光都没有绽露。鲜血只是从伤口处喷发出之后,瞬息间便消散无形,宛若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事物,直接吞噬。

原来泰阿身上的创伤,竟然是因此而来的!望着这一幕,林白倒抽冷气不止,心中更是颤栗难言。即便是他,在刚才那鬼爪遮天蔽日,倾巢压下之际,都有一种形神俱灭之感。

但此刻他心中却也是有一个疑惑,这鬼爪之威,单是其中释放出的恐怖杀机,就已叫人觉得有形神俱灭之感,他实在是不知道,泰阿究竟是如何躲过此劫的。

但仿若是在验证着林白心中所想般,鬼爪漫空,泰阿身周就像是有千万柄利刃,在不断纷飞蝶舞般,一道道伤痕,不断的开裂出现,惨不忍睹。

甚至在这威势下,泰阿的气息都变得微弱无比,似乎随时都会被鬼爪撕扯的神魂俱灭。

铮!但就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即便是身受重创,但依旧被泰阿紧紧持在手中的那柄锈迹斑驳的飞剑,却是陡然传出阵阵利剑出鞘之音。无尽毫光,顺着飞剑狂盛冲出,剑道法则交织天地,横亘虚空间,清晰可见,如有一柄利剑,横贯天地!

这是一种无比可怕的异象,就像是有剑仙真身降临到了尘世间,只是望之一眼,就叫人有发自神魂深处的敬畏感,忍不住就想要跪伏与地。

这气息是?感触着那锈迹斑驳飞剑传递出的气机,林白眼眸一凛,陡然觉得这气机分外熟悉,旋即之后,顿时醒悟过来,这气机,分明就是自己当初自灵剑山巅感受到的那剑阁祖师所遗存与那处的气息,显然在这柄锈迹斑驳的飞剑中,也存有此种气息。

而如今正是感受到了,如今正身持此剑的泰阿,遇到了九死一生的危局,所以这股气息才会自然而然释放而出,拱卫泰阿的安危,不使其被鬼爪所侵。

似乎矿洞中的那不祥,对飞剑释放出的剑阁老祖的气息也颇为忌惮,在这气机出现之后,原本弥散天地的鬼爪,顿时倏然而归,而后如做了一阵迟疑后,便陡然转身,向着洞窟的更深处直接便走回。而更诡异的是,就在他身影走到洞窟的尽头后,竟然犹如是凭空蒸发了般,竟是连分毫模样,都再看不到,好似世间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他的行迹。

而趁着这机会,泰阿更是跌跌撞撞的朝着矿洞外奔逃而去,但在奔逃的同时,顺着他周身的伤痕间,却是有阵阵死亡本源力量渗出,直叫泰阿身躯变得东倒西歪,力不可支,而且就连神念,都变得开始浑浑噩噩起来,似乎随时都有晕倒的迹象。

而趁着神魂最后一丝清明,泰阿运转法力,抽调记载此刻记忆的神念,将其没入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