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82章 当局者迷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一时间,场内彻底静默下来,玉具和种檀长老神情沉郁,满面犹豫之色。

不得不说,林白这话,是给他们两个出了一个大难题。沉默许久后,种檀长老面带期冀之色向林白望去,缓缓道;“林老弟,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法子了?”

“没有。”林白缓缓摇头,一句话便回绝了种檀长老心中仅有的那点儿期冀。他们两个明白此番布置的艰难,林白又如何能不明白,只是除此之外,他真的是别无他法。

借助泰阿最后传递回的那缕神念,他能够确定的是,矿洞的不祥,并没有进入到泰阿的体内,而是没入了矿洞的更深处。而这就意味着,也许不祥的巢穴,就是在矿洞的最深处,或者是他是在守护着矿洞中的什么东西,所以不能离去。

不管是这二者中的哪一个可能,都意味着,想要找出不祥,就必须要再次对矿脉发起挖掘,不然的话,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泰阿的情况一天天恶化,束手无策。

最重要的是,就林白所见,死亡本源力量在泰阿丹田周围形成的桎梏,以自己之力,也根本没有将其破解的任何办法,只有将那不祥覆灭,彻底斩断了这个死亡本源力量的源头,让泰阿体内的死亡本源力量,变成无根之水,他才有醒转的可能。

“林老弟你是给我们出了一个大难题啊,这件事情,做起来难度实在是太大了。”沉默许久后,种檀长老不禁苦笑出声,面上满是为难之色。

派人再入矿洞挖掘,这事儿说来轻松,但真要做的话,难度实在是太大了。不仅难度大,而且想要完成这一切,付出的代价将会更大。只要稍有意外,就意味着有数十条鲜活的人命就此消亡。这个数字乍一看去,也许并不显眼,但对两宗而言,却也是不小的代价。

而最重要的问题,其实还不是在人命的牺牲上,而是在与如果这么做的话,两宗弟子对他们宗门的看法。假若逼迫的厉害,导致他们与宗门离心离德,让他们觉得宗门是在以他们为弃子,随意摆布,就算是如今刚刚经历过灵泉宗大捷,恐怕也难以解开他们的心结。

而这样一来,两宗以后的衰落,恐怕就要变成板上钉钉的事情,会日渐江河日下。

“矿洞的局势如何,一旦有意外,将会付出怎样的牺牲,你我都心知肚明。不过我可以保证的是,我会一直在矿洞的最前面,而且会做一些布置,尽可能把伤亡程度降低到最小。”沉默片刻后,林白缓缓出声,话语斩钉截铁,不带分毫迟疑。

从某种意义而言,泰阿是因他才会如此,他无法对泰阿如今的状况坐视不理。

“我听林老弟你的,我会尽可能的去动员剑阁弟子,让他们进入矿洞。”玉具长老闻言之后,顿时露出欣喜之色,一口应承了下来,望向林白的眼神更是充满感激。

只要能挽救泰阿的性命,他可以不惜付出一切代价,而有林白相助,共同进入矿洞,这不但能增加一些胜算,无疑也会对士气有一定程度的鼓舞。

虽说泰阿的状况,从某种意义说,的确是与林白有关,但林白有绝对的理由可以置身事外,而且就算他这么做了,别人也无法苛责他什么。但自始至终,林白却是一直亲力亲为,种种作为,无疑是仁至义尽,这种义薄云天,叫他不能不感激涕零。

“我可以陪你们再入矿洞,但兹事体大,我药王谷能派多少人,却需要从长计议,我必须跟门人商量一番,再做决断,还望玉具道友能够见谅则个。”种檀长老见状,沉默许久后,面上露出犹豫之色,对着玉具长老拱拱手,略带歉意道。

“多谢种檀道友了!”玉具长老闻言,顿时感激道。他也是一门宗长,深知此事对一个宗门的影响之大,而且虽然两宗结盟,但药王谷也完全有理由不淌入这遭浑水,而是置身事外,种檀长老能够许诺与他们一道进入矿洞,已殊为不易,更不用说还要动员门人。

“事不宜迟,两位长老这就去与门人沟通,看能够集中多少人手。”林白见状微微颔首,然后转头对冷展颜道:“展颜,我们两个再去做些布置,增加一下此番的胜算。”

“林小子,你们都各自都有的忙,那我做什么好?”而就在林白这话音落下的时候,一旁的阴精水兽急不可耐道,它对灵石颇为渴盼,如今出了这样的事,自然也想尽一份力。

“兽爷你就先老实跟老祖呆着,等等我有要事要你帮忙。”林白闻言轻笑一声,道。

泰阿的性命悬于一线,根本耽误不得一分一秒,可以说如今的他们,就是在跟死神在赛跑。分工完毕后,诸人没有任何迟疑,便按照林白的布置,各自开始忙碌。

“师尊,你要我来做什么?”而等到跟林白走出了房间外,来到矿洞周遭后,冷展颜心有疑惑道,她有些不明白,以她的能力,林白有什么地方能用得上她。

“我们要布下一个阵法……”目光悠长的向着矿洞周遭扫视了一番后,林白一字一顿道:“我们要布下一个七曜升阳阵,以至阳气息,来平息矿洞中的死亡本源之力。”

林白很清楚,想要进入矿洞,拦在诸人面前最大的一个拦路虎,不是其他,正是不祥存在的那些死亡本源力量。就他所想,死亡本源力量,乃是不折不扣的阴。阴阳相克,想要抵挡至阴,就只有选取至阳与之相克,唯有如此,方能有所效力。

但七曜升阳阵,所需要费得手段异常繁琐,而且需要大量的符箓为助,紧紧依靠他一人之力,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完成。而冷展颜又是如今为数不多的,拥有着能够施展符术的修行之人,所以冷展颜在布置此阵中,也要起到至关紧要的作用。

“师尊,我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而在听完林白的描述后,冷展颜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内,就直接开始以符笔勾勒符箓,而是面带犹疑,对林白缓缓道。

林白见状轻笑出声,缓声道:“你我师徒二人,亲如一体,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

亲如一体。此语一出,冷展颜不禁想到了此前在丹符宗秘地发生的一切,面颊顿时有两坨赧红飞起,但只是乍一失神后,生怕林白看出异样,便急忙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道:“之前师尊你在讲述泰阿情况的时候,我看到阴精水兽老祖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刚才在屋内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泰阿的身上,无暇他顾,唯有最细心的冷展颜,在小心的观察着屋内的一切。而就在阴精水兽老祖神情生出那一丝异常之际,虽然那异常极为短暂,但还是恰巧落入了冷展颜的眼中。

只是碍于当时的状况,冷展颜不便多言,而且她也清楚,兽爷好不容易才算是遇到了一个同族,若是自己当面讲出的话,怕是会惹来它的不满。

“我也看到了,不必多想,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但出乎冷展颜的意料,对于她的这个疑问,林白却没露出任何吃惊,一边行云流水的不断勾勒着符箓,一边淡淡道。

那风轻云淡的模样,就仿佛冷展颜所说的异样,对他而言,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事情。

“师尊你也看到了?”冷展颜闻言不禁一愣,但旋即嘴角便有苦笑生出,自己的心思缜密,可是身为相师,按照那位三疯师兄所说,早在十余岁就开始在江湖打滚的师尊,又怎么会察觉不了,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有些疑惑的追问道:“既然师尊你也看到了那异常,为什么您还要让兽爷跟它待在一起,难道你就不怕……”

冷展颜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意思却是很明确。如果阴精水兽老祖真是别有用心的话,那现在跟他待在一起,视他为老祖,并把这种同类亲情,看得比一切都要重要的兽爷,情况自然就变得无比危险,一旦发生点什么,那岂不是回天乏术。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它看不清,就算我们说了又有什么用,让它自己看清,远比别人说出来意义大得多。”林白见状,轻笑一声,解释了一句后,又对冷展颜安慰道:“你不用担心,虽然有些意外,但局势还没有逃出我的掌握!”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听到这话,冷展颜先是一愣,旋即便明白了林白这话的深意。兽爷如今好不容易才算是遇到了一个同族,即便那只是一个神魂,但它还是把这份血浓于水的亲情,看得比世间的任何东西,都更为重要。

如果在这时,自己去说这些的话,非但不会对兽爷起到警醒的作用,反倒是会让已被这种感情迷惘了双眼的它,认为这些话是在有意撩拨什么,那时闹僵了,反而不美。

最好的办法,就是如林白说的一样,暂且按兵不动。阴精水兽老祖没什么居心最好,若真是有什么歹心,兽爷自己亲身体验,也能吃一堑长一智,而且林白又怎会坐视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