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83章 龙起动七曜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9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在如今的情况下,让人再入矿洞,在林白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玉具长老原以为,这绝对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能够劝说动十数人,都是大不易之事。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事情的进展之顺利,竟到了出乎意料顺畅的地步。

就在他向剑阁弟子透露出,想要挽救泰阿的性命,就必须重新进入矿洞,对矿脉继续挖掘,在沉默片刻后,除却极少部分人外,大多数人竟然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这个结果,让玉具长老几乎都有一种置身梦境的感觉,他实在是没想到,剑阁的这些弟子,为了泰阿的安危,竟然能把矿洞中的凶险,置之度外。

不过经过一番思忖后,之所以会有这种不可思议事情的脉络,在玉具长老的脑海中,也渐渐开始变得清晰起来。之所以会如此,原因有三:

其一是因为,自林白提点剑阁之人,想要提升修为,提高对剑之大道的体悟外,不但要将手中之剑视为珍宝外,还要以战养剑,以战养自己心中的傲骨。唯有心不畏惧,迎难而上,方能让手中之剑,所向披靡,直击九霄,不坠青云。

在最开始的时候,对于林白的这种说法,大多数剑阁弟子,心中其实还是持怀疑态度,认为一切也许并非如此。然而在经历过灵泉宗一役后,不管他们愿意与否,通过自身鏖战前后修为的对比,他们都必须承认,林白这话,对剑修而言,的确是至理名言。

矿洞的确凶险,一旦进入其中,也的确是会遇到生命危险。但这种凶险,又何尝不是对他们手中飞剑的一次锤炼,又何尝不是对他们心中傲骨的一番锤炼。

其二则是因为,在覆灭灵泉宗一役后,剑阁的士气已经大幅提升,整个宗门更是因为战火的缘故,拧成了铁板一块。虽然泰阿出事,他们可以置身之外,不去理会,但他们不能不去想,如果以后把出事的人从泰阿换成他们自身,这些同门会如何去做。

唯有不抛弃宗门中的任何一人,唯有不放弃任何一人,才能够让这种向心力继续保持下去,才能够让自己即便是在未来的日子里,受到什么创伤,宗门也能够作为强力的后盾。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则是因为泰阿的为人。在当初林白未入剑阁之前,泰阿自傲无比,眼高于顶,对剑阁一应弟子不理不睬。但在经过林白的当头棒喝后,泰阿却是洗心革面,虽然傲骨依旧,但对于宗门中的弟子,却是多有帮扶。

尤其是一些修为低的弟子,更是没少从泰阿那里得到有关剑之大道的心得体会。如果说以前的泰阿,对于他们来说,是一座冰山,那么现如今的泰阿,则像是一个如师如兄般的存在。这种前后迥若两人的改变,让所有人都觉得,宛若是一阵春风吹上心头。

同门受伤,不出手相救的话,也许还无可厚非,但如果如师如兄之人受伤了,而且明明还有一个相援的办法,却没有将其利用起来的话,那岂不是要懊悔终生。

而在看到这一切后,率领十数名门人弟子赶到此间的玉具长老,更是慨叹连连,眼露艳羡之色,他是多么希望,假若药王谷有一天遇到难题,也能如剑阁这般齐心协力。

而且他也明白,之所以会有如今的局面,都跟一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而那人,便正是林白。虽然在这些事情里面,林白所扮演的角色极不起眼,但实际上重要至极。

正是从林白出现在剑阁的那一刻开始,剑阁已是迎来了一个巨大的转变。不因为其他,就因为剑阁以前的道走错了,而林白给他们指出了一条更为精准和正确的道路。

道错了,人也就错了,所以剑阁中的这些门人弟子,就成了外人眼中的剑疯子;道对了,人也就对了,所以剑阁中的这些门人弟子,虽然还是剑疯子,但已是团结的剑疯子。

这种改变,就种檀长老想来,其实就是林白人格魅力所给这些人带来的转变。那种温和的态度,就像是润物细无声的春风,扫过所有人的心田,叫人在不知不觉中改变。

甚至在这一刻,种檀长老都有些嫉妒剑阁,如果林白在第一次进入隐世时,率先进入的不是剑阁,而是药王谷的话,那现如今的药王谷,是否也会有这样的剧变?

而就在他慨叹之际,林白也是忙好了一应准备的工作,赶到了一应做好心理准备,要与林白一道,进入矿洞的两宗弟子门人身前。而在看到,剑阁竟然有九成弟子,而药王谷也有十数名弟子自愿前往后,林白也是惊叹连连,有一种看到了奇迹的感觉。

他很确定,如果是放在以前的隐世,遇到这样的事情,两宗绝无可能因为拯救一人的性命,而会有这么多人不畏生死。而这种变化,也说明,隐世已在不为人所察觉的同时,在发生着改变,从以前的漠然,渐渐开始变得如俗世般,既有寒冬,也有暖春。

而这种改变,不管是对隐世,还是对自己,都绝对是一件极好的转变。

“诸位能够进入矿洞,着实叫林某意外,也叫我欣喜。我不能向你们保证什么,我只能说,我会尽可能的庇护你们的安危,你们把命交在我的手里,我也会把我自己的命,放到你们手里!”环视四下,向那些虽然已做好了决定,但仍旧还有忐忑神情的诸人扫视了一眼后,林白缓缓开腔,语调平缓,但带着一种叫人安心的感觉。

话音落下后,林白没有再多言,而是朝也出现在了此处的兽爷使了个眼色,一字一顿,沉声道:“兽爷,调动你的水元之力,化作潮汐,以此处为圆点,冲刷我指出的七个节点!”

虽然阴精水兽并不是很清楚,林白此举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但看林白说的郑重其事,却也是不敢懈怠,当即鼓荡周身鳞甲,振动水元气息,依林白之言,朝七个节点冲刷而去。

而就在阴精水兽动作开始的同时,林白整个人也是突然变得肃穆起来,整个人的气息,在不可察觉都发生了变化,变得神圣不可观望,犹如是屹立于光明中的神祗,紧接着,他的右手突然抬起,手中所持的符笔,缓缓抬起,朝着虚空中,轻轻一点。

随着林白看似轻描淡写,但洒脱肆意的符笔在虚空一点,一道宛若是湖面上荡漾着的水纹般的古怪波动,陡然荡漾开来,以一种肉眼可见的涟漪形态,紧随着阴精水兽释放出的那水元气息,向着远处的七个节点,冲刷而去。

“五行成符,笔出乾坤,水元如潮,涤荡天地,七曜现世……”

一声轻喝,林白手中符笔陡然朝下轻轻一刺,只见顺着那七个节点位置放置的,由他和冷展颜勾勒出的数百张符箓,犹如是被某种不可见的力量托着般,陡然在虚空间漂起。

符箓在飘起后,到了距离地面有九尺之遥的位置,缓缓停歇下来,而后开始不断旋转,发出阵阵嗖然轻响,如清风在扇动树叶,纷飞变动不止。

而紧接着,阴精水兽释放出的那水元气息,也是已然冲刷到了七个节点中的第一处。水元气息,只是乍和那些符箓相触,便犹如是天雷勾动地火般,那一应符箓,竟然直接就开始爆燃起来,有无尽光华升腾而起,不过那光华虽然明亮,却并不耀眼,无比平和。

只是眨眼的功夫,那些符箓便尽数燃烧成空,不过符箓虽然烧尽,可是组接出的光点,却是没有任何减少的趋势,而且随时间的推移,更是光芒炽盛,璀璨夺目。

紧接着,水元气息便避开了这处光点,以顺时针的方向,向着其他六个节点冲刷而去。而每一次水元气息的碰触,顿时便叫一处节点有一个璀璨光点生出。

就是短短瞬息的时间,水元气息已然在七个节点之间游走了一圈。而随着它的变动,有七个诡异的光点,取代了原本的符箓,出现在了那节点的上空。

不仅如此,这七枚光点在形成后,更是不断的转动变幻不止,如有千万气息,带着一种叫人望之,便觉得有神秘莫测威能之感。这情景之神秘莫测,叫人为之瞠目,甚至都叫人有一种错觉,似乎出现在此处的,并不是什么光点,而是天上的星宿。

如若此时此刻,有类似于陈白庵和张三疯这样的相师大能在此的话,定然会发现,这七个光点所在的位置,实际上是紧密对应着天穹上的七曜位置。

七个光点出现之后,并无甚动静,只是轻轻摇曳荡漾不止。无数璀璨的光辉缓缓升起,弥漫在虚空之中,整个小方诸山的后山,在这一刻,都恍若是变成了光明的海洋。而且这海洋中盛放的,还不是其他事物,而是装满了璀璨的至阳光明。

甚至在这光辉的照耀下,场内诸人,都有一种冬日置身暖阳下的惬意温暖之感。

“龙起动七曜,升阳!”而就在此时,林白眸光微凛,口中又轻叱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