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88章 不祥现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天地万物,皆已不见,唯有自己,与这声音,方能万古长存……

此时此刻,这是林白心中唯一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整个人似乎都已经飞起来了,正在与那声音,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不断的飞舞盘旋,永恒不朽,不枯不灭!

“师尊,师尊,你怎么了?”冷展颜是第一个发现林白这异常的人,在看到林白的眼眸中开始有宛若迷醉的般诡异神采出现后,她急忙用力摇动林白肩头,沉声呼唤不止。

在她的连番呼唤下,林白这才恍若如梦初醒般醒转过来,但此时此刻,哪里还有什么声音,哪里还有什么万古长存,唯有这建筑物依旧,纤尘皆无,而他人也仿若未闻。

而更让林白觉得诡异的是,他觉得自己在那诡异的声音中,迷醉了极久,但如今醒转过来,再去回想,竟是连那声音的一个音调,都完全想不起来。就像是冥冥中有一种力量,在自己从那声音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就把自己的这段记忆给直接抹除了。

这所有的一切,不能不让林白去怀疑,刚才的一切,是否只是一场幻觉。但一切实在是太过真实,即便是平静良久,他依旧无法忘怀。

思忖许久,心中却是没有任何结果之后,林白不禁又缓缓抬头,向着穹顶之上望去,想要看看,是否还能重新听到那奇异声响,有所体悟此间隐秘。

但就在他目光碰触到穹顶的一刻,呼吸却是不禁都完全屏住了,整个人就像是魔怔了般,愣愣的望着穹顶,眼眸中满是迷离之色。

“师尊,你怎么了?”看到林白神情刚刚恢复清明,但转瞬后,竟又痴痴仰头,如痴如醉般仰望着穹顶,这让冷展颜疑惑莫名,不禁跟随着林白的目光向上望去。

但就在目光接触到穹顶的那一刻,冷展颜的身躯却是不禁开始颤栗起来。不仅是她,卫雀、铁元、兽爷和阴精水兽老祖,也均是仿若短短片刻的时间,就化作了木雕泥塑,痴痴傻傻的仰望着头上穹顶,震惊的完全说不出一句话来。

嗡!与此同时,整座原石堆砌起来的建筑物,也开始不断的颤栗起来,那种颤栗,仿佛并不是只有这建筑物在颤栗,而是整个天地六合都在不断的震颤。

而顺着他们头上的穹顶,更是有无尽的光华骤然出现,那光华无比浩瀚,明亮却不耀眼,恍若有洗净尘埃,让这光芒照耀的一切都能够神圣祥和。

在这光芒下,所有人都已经忘却了他们进入此处的本意,只是静静的仰头望着头顶的一切,那柔和而又神圣的光辉,如灿烂星空,让每个人都心悸不已。

这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仰望着光华闪烁的穹顶,诸人只觉得,就像是浩瀚的星空,突然垂降了下来,拉近了和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浩瀚繁星,只要伸手就可触及。

而且不知为何,他们更是觉得,在这浩瀚星空之后,似乎还存在着什么不可知的存在,似乎只要步入到这星空中,就会进入到一方不可知的地域。

但可惜的是,这宛若浩瀚星空的般的穹顶,虽然给人一种极为接近的距离,但实际上却是如隔着千山万水般,无论如何跳跃,如何伸手去捕捉,均是无法靠近分毫。

“那里面,那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出来……”而就在沉迷之下,所有人陡然发现,自那浩瀚星空中,骤然有一抹黑影在缓缓显现。刚开始的时候,那黑影还只是如一个芝麻粒大小的虚影,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不断的拉大,渐渐变成人形。

哗啦!忽然,就在所有人惊疑不定,疑惑难明之际,他们的耳畔却是突然有宛若水声拂动的声音出现,旋即那人影开始彻底变得清晰起来。

那人影虽然和人躯几乎一般无二,但全身每一处,皆是生满了黑色毛发,而且整个人宛若是笼罩在一层雾气中,叫人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

这是什么人?为什么他可以从这浩瀚如星空般的穹顶中走出,难道这如星空般的穹顶,真的是连接着某个不可知的区域,在那里面,还有生物存在?望着不断靠近的人影,冷展颜等人心中充满了疑惑和不解,皱眉思忖不止。

而就在看清了这人影之后,林白身躯不禁一颤,一股寒意突然从后背冒出,陡然回想起了泰阿记忆中的一切,如喃喃自语般,道:“他来了,这一次,不祥终于真正出现了!”

不祥?!就在林白话语说出的同一瞬间,场内诸人也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随着那人影的不断靠近,他们隐隐觉得,似乎有一种如死亡般的威压,席卷了全身,这种诡异的感觉,叫他们心中悸动不止,背生冷汗,面上也悉数变了颜色。

此时此刻,所有人终于完全明白了林白此语的真正含义,如今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这个似人非人的诡异存在,便是将整个矿洞都蒙上了一层阴影的不祥!

只是任凭他们中的哪个都没有想到,不祥竟然会以这种姿态出现。他自浩瀚如星空般的穹顶走出,恍若是神祗走出了光明神国,但周身却笼罩着死亡的气息。

光明和黑暗,死亡和新生,这是世间最为矛盾的两者!但在这不祥的身上,光明与黑暗,死亡和新生,却是如在不为人知之时,达成了某种默契。

不祥在一点点的走出浩瀚如星空般的穹顶,他的身影越来越清晰,渐渐终于自其中走出,出现在了诸人的身前,任凭诸人目光如何扫视,他依旧默默站立,静谧宛若诸人如今身处的这诡异建筑物,仿佛外界的一切,都难以波动他的内心。

而且就诸人所见,不祥原本被泰阿斩断的利爪,如今竟然已是悉数恢复如初,双手背负与身后,手腕处光滑如新,根本看不出有任何断裂过的痕迹。

死亡本源力量所组成的生物,却是有着这样强大的生机,即便是身躯遭受到了损毁,但也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恢复如初,这是一件何其诡异而又恐怖的事情……

但没有人发现,就在不祥出现的瞬间,阴精水兽老祖的眼眸中,有难以掩饰的璀璨神色露出,它贪婪的望着不祥,如看到了长存与期盼中的希望。

“你是谁?”许久之后,卫雀突然对不祥发问。虽然如今身入隐世,更是经历过了几场鏖战,但卫雀初心仍然未改,仍然是个对一切都抱有好奇心的小女孩儿。

但可惜的是,对于她的质问,不祥根本不为所动,背负双手,默默朝前迈出一步后,缓缓抬头,目光向着林白扫去。而就在他抬起头的瞬间,场内之人,更是忍不住一口冷气倒抽,只见这不祥的面庞,竟是如他的身躯般,都是长满了黝黑如鬃的毛发。

而且最为诡异的,还要当属他的双眼,他的眼眸竟然全然不似人类的眼眸,那双眼眸朝外闪烁着红光,绚烂而妖异,就像是此前石壁淌出的红水。

虽然不祥的动作极为细微,但随着他的动作,仍然是有一种无比强大的波动释放而出,弥漫全场,重重的压在所有人心神上,叫人几乎喘不过气。这是一种死亡的威胁,而且还是一种根本无法抵挡的死亡的威胁,仿佛在正告世人,在这力量前,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

“你已经来过这里,我已经告诫过你,不该出现在此处!这里的一切,不是你所能涉及的!”许久之后,不祥的目光渐渐投射到了林白的脸上,那闪烁着妖异红芒的双眸诡异无比,目光就像是可以照破世间万物本源,一切外力都无法阻拦他对真相的探究。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在上一次进入矿洞的时候,林白已经跟不祥见过一面,并且不祥还对林白进行过警告?可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何从林白口中从未听到过只言片语。

别说是冷展颜他们,就连林白自己,这会儿都是有些迷糊了。他之前的确是进入过矿洞不假,但却是根本没跟这不祥打过任何照面,如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费这么大的力气,号召群人对矿洞进行挖掘,以图谋逼迫不祥从矿洞中现身。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想知道你说这些是为了什么,我只想问你,你能否可以解除掉泰阿如今的情况,让我把这些原石从矿洞中取出!”皱眉思忖许久后,林白双眸平静无比的盯着不祥的赤红眼眸,一字一顿,心平气和道。

但可惜的是,对于林白的话,不祥根本没有任何回应,只是淡淡道:“留下,或者死!”

而谁都没看到,就在话落的瞬间,林白的身躯中有一道虚影飘忽离去。对于虚影的离去,不祥似乎极为满意,微微颔首后,如这才发现林白般,淡淡道:“现在,轮到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