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90章 神之残像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砰!就在钉头箭无功而返之际,不祥所施展出的鬼爪,也已和林白的飞剑碰撞到了一起,两者只是乍一相触,登时便发出巨石相撞般的沉闷声响。

鬼爪猛然捏下,无数阴黑色的气息倾巢而出,瞬时便将飞剑包裹,那妖异的黑色雾气,望之便叫人觉得,仿佛是虚空间形成了一口黑洞,可以吞没世间的一切。

只不过是短短瞬息的时间,飞剑的光芒,竟已悉数被那黑色雾气所笼罩,连一分一毫的气息都没有外露,甚至都叫人心生怀疑,是不是飞剑已被这黑气侵袭成空。

此景此景下,林白再不敢有任何懈怠之心,没有任何迟疑,双手陡然并成剑诀,在身前划出道道诡异轨迹,而后操纵命纹,倾巢而出,感应飞剑气息,向其没入而去。

命纹冲入黑雾,顿时如冰水溅入油锅,发出阵阵感应,恐怖的余波向着四下冲击不止,就连虚空间,都是有无数裂痕崩裂开来,就像这虚空,都无法承纳下这两股力量。

但所幸的是,命纹之能,神异无边,倏然间,便已冲入飞剑之内,两者契合,朝外释放出无量毫光,直接刺破了那鬼爪,但却不敢恋战,直接归回林白掌心。

他是谁,究竟是什么人,为何有这样的手段?在这一刻,冷展颜等人都惊慌失措,甚至他们都不禁开始怀疑,这所谓的不祥,会不会其实又是一尊仙人。因为除却了诡谲不可测的仙之外,他们实在是想不出来,世间还有什么人有这样的手段。

钉头箭对其起不到任何效力,就连飞剑的剑光,都能被鬼爪之力克制,这样的手段,实在是骇人听闻。要知道这两者,曾经可是力克了身化为仙的江万里,但在不祥面前,却是依旧不够看的,这说明,此人的手段,怕是要比江万里还要强大。

“神之残像……他是神之残像……”而就在此时,铁元终于再无法按捺住心中的悸动,满脸惊惧失措神情,面容扭曲狰狞,疾吼连连。

神之残像?!此言一出,冷展颜等人顿时面露疑惑之色,就连林白,也是颇为不解的向着铁元望去,即便是他经历过不少事情,也从未听过神之残像之名。不过单从名头来听,诸人已是觉得这不祥存在的来头,定然是大的吓人,不自禁的就有一种毛骨悚然感觉。

眼看着诸人的模样,铁元心中虽然惊惧,但还是将神之残像的来历,悉数道出。

因为切灵师一脉的独特传承,也因为他们时常和灵石打交道,所以对于天地间的一些隐秘,他们所知所察,要远远胜过凡俗人等。

而神之残像的记载,便是切灵师传承中所存在的一部分。传闻之中,上古有大修为之人,其智近妖,其威无边,是以时人以神相称,视其为行走于红尘的天神。

但时人虽然尊崇此种人为神,但他们行走于红尘之中,终究还是逃不过生老病死的劫数,就算手段再过逆天,就算智慧再为惊人,也无法解决寿元枯竭的难题。

但这些存在的强大,和智慧之不可思议,却也不是世人所能够揣度的。而这些人为了谋求寿元永存,身躯不朽,更是想过种种手段,在经过无尽的努力后,终于让他们寻找到了一条蹊径,而那种蹊径,便是创制出神之残像。

传闻此法乃是这些大神通之人,在看到天地万物,皆有投影之后有感,在濒临死亡之际,将所有的修为和实力,借助某种不可思议手段,将其汇聚入投影之中,形成残像。

这种手段固然巧妙,在完成后,也的确是能达成万古不朽之成效。但月有阴晴圆缺,世间之事,也没有完美之说,就算是大神通之人,也终究难以避免缺憾的发生的。而此法也如月圆月缺般,有着极大的缺憾,这种缺憾,便体现在人神魂和灵智的不可复制性上。

神魂和灵性,是人之所以能够称之为人的本源所在,也正是因为这两者的存在,所以人才能够成为万物之灵长,才能够慢慢衍化,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种族。

而制造神之残像的手段,是将修为和实力,汇入到了残像之中。修为和实力,能够转移,但神智和灵性,却是与人肉体契合,根本无法得到转移。

所以神之残像固然可以继承那些所谓‘神’的修为和实力,却是无法完美承载他们的神智和灵性,只能抱残守缺,无法得到弥补。虽然不朽,却等于是成为了另一种存在,所以此种术法,可以说是一条失败的蹊径,而且想要完成此法,更是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所以此法在出现后不久,便消亡在了历史长河中,而那群能够被称之为神的强者,也是因岁月的变迁,而化作了乌有,只剩下几丝涟漪,留给后人缅怀。

但这虽然是一个失败的蹊径,可是仍然有人铤而走险去走这条路,而无一例外的是,但凡是制造神之残像的人,大多数都是心有不甘,或者是存在着某种永世难解执念之人。

这种人为了让自己心中的不甘,让自己的执念,获得解决途径,就算是明知道施展此法,会有难以名状的危机出现,但还是义无返顾的选择了这条路。

只是此种术法太过虚无飘渺,而有关神之残像的记载,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在看到不祥的第一时间,铁元并没有将不祥和神之残像联系到一起。

但等到后来神之残像言语浑噩,手段惊人,看似没有生机,被死亡所占据,却又拥有灵性后,铁元终于想到了这种可能,不过当时他心中仍有疑惑。直至如今他看到林白这无往而不利的钉头箭,根本无法连接不祥的神魂,取得功效。他才确定,不祥便是神之残像!

世间竟有如此之物,竟有这样诡谲的术法!在听到铁元的描述后,林白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气,饶是他已是接触到了世间不少的秘辛,但还是从未听过如此诡谲之手段,将毕生修为和实力,灌注与残像之中,亘古长存,不因岁月变迁而磨灭,这是何其诡异!

但让林白想不通的是,既然神之残像如此诡异,想要完成又如此艰难,非是有着大不甘和大执念之人绝不会施为,那为什么这神之残像,会出现在此处的矿洞?

而就在心念变动之际,林白突然想到了自己和冷展颜等人如今所在的建筑物。难道此间之所以会有神之残像,不因为其他,就是因为曾有人拥有着守卫这建筑物的执念,虽然寿元已尽,但心中执念依旧无法消散,所以才行此险招,要以残念守卫此间不成?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这空旷的建筑物中,又到底是有什么秘辛?虽然这建筑物,均是以龙皇皮地的原石修建而成,但就林白想来,除非是守财奴之外,似乎换做寻常人,也根本不会因为这些身外之物,铤而走险,走出这样的险招。

但所有人都没有发现的是,就在铁元描述之际,阴精水兽老祖的眼眸中,却是有异色闪烁,那眸光在满是渴盼神情的同时,竟是由多了几分犹疑,如在担忧什么……

实际上不仅是他,就在铁元讲述这一切的时候,那神之残像,竟然也破天荒的没有对林白出手,而是静默站与原地,如同他对自己的来历也颇为好奇。

“铁老,既然你知晓这神之残像的来历,那你可知道破解他的办法?”听完铁元的讲述,冷展颜顿时露出期冀神情,对铁元急声追问道。

“没有。”铁元闻言苦笑摇头,缓缓道:“此说只是留存于我切灵师一脉的传承中,而且还是我们这一脉某位祖师,捕风捉影下得到的些许传闻而已。我只是知道世间有这样的一种存在,但他因何而生,又会因何而亡,却是根本无从下手……”

话语落下,场内之人眉头顿时皱起。这神之残像的来历如此古怪,传承如此惊人,而且亘古不朽,他们实在是想不出来,究竟有什么手段能对付此种事物。

而且他们可以笃定,如果林白无法对付这神之残像,以此物之前表露出的咄咄逼人的杀意,恐怕他们这些人今日都难逃必死之结局。不仅仅是他们,甚至连洞窟外的两宗弟子,说不好都有性命之危,要一朝丧命,往昔辉煌,尽数化作泡影。

经历过厮杀,诛杀了仙人,覆灭了灵泉宗,好容易才将辉煌矗立,才让本不可能有希望的一切,绽放出了希望的光芒。但到了此时此刻,却是发现,一切到头来,竟然很有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所努力付出的一切,终究只是一场朝露昙花的泡影。

“我有些明白我为何会存在与此间了……”而就在此时,神之残像那双赤红双眸中,突然有异色闪过,如明悟到什么般,嘴角微微扬起,然后说出一番叫诸人如坠冰窖般的冰寒的话语:“你们让我明白,你们擅入此处,除死之外,别无可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