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94章 一念为执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50

轰!

一脚猛然踩踏而出,其势狂暴无匹,就算是不提那摧枯拉朽般,可叫万事万物瞬间枯萎的死亡本源力量,但就是那迅疾的态势,都叫人觉得可以碎碑裂石。

顺着脚尖释放出的璀璨红黑二色死亡本源力量,璀璨耀眼,犹如绝杀。这样的力量,直叫人觉得,不管是任何人,不管有任何手段,都根本无法与其相抗!

对于诸人而言,死亡和林白之间,似乎已是没有任何阻隔,就在一线间!

甚至在这一刻,卫雀都是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她不忍心去看神之残像那只脚踏下,重重踩在林白头颅之上,将他踩踏的脑浆迸裂,身躯和神魂化归无有的一幕。

不仅仅是她,铁元和兽爷也是无奈的闭上了眼睛。他们觉得,一切到了如今这一地步,已是大势已去,无论是对于林白,还是对他们而言,死亡都已是不可避免。

但诡异的是,就在他们双眼闭上许久后,耳畔却是根本没有传来,头骨被人踩裂,脑浆迸裂如瓜熟透后炸裂开的声音。而且恰恰与之相反,整个场内,如今就像是被人在无声无息间,给抽成了真空一样,连针落下的声音,都完全无法听闻。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切就像是世间被凝固了一样,没有任何的动静?极致的静寂之下,卫雀和铁元等人忍不住睁开好奇的双眼,向着场内望去。

但目光所碰触到的一幕,却是叫他们瞠目结舌,完全无法置信。只见在此时此刻,此前还表露出无比恐怖攻势,似乎已胜券在握的神之残像,竟然是如同被雷亟的全身麻痹了一样,保持着脚尖踩踏下的姿态,整个躯体都僵硬的站立在林白面前。

不仅如此,诸人更是发现,神之残像散发着妖异红芒的双眼,虽然依旧诡异,但隐隐有一种畏惧神情。那神情,就像他被什么不可知的庞然大物盯上了,随时都有性命之危。

实际上,正如卫雀等人所料想的一样,此时此刻的神之残像,的确是感触到了一种危机濒临的感觉。不知为何,他觉得在这一刻,就像是冥冥中有一尊真正的神祗,此刻正在双眸紧紧的盯着他,叫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而且那神祗,似乎还并不是寻常的神祗,而是能够死死克制住他的神祗。

不仅如此,从他的心中,更是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生出,就像是在无数年之前,他就曾感触到过这种令他感到望而生畏的气息。但这种感觉,似乎已经过去了如沧海桑田般的漫长岁月,叫他都快要忘记这种感觉,但如今却又重新提及,依旧毛骨悚然。

但不管他如何苦思冥想,却是根本无法回忆起分毫。就像是这些记忆,已被创制出他的存在,抹灭在了神魂的最深处,对其进行了封印,永世不能提及。

这是怎么回事儿?他不由自主的想要后退,但所有的力量,根本不受他的控制,在如今竟是像彻底凝固了般,所有的力量,都得不到调动。

惊惧之下,他的目光渐渐向下,想要看清给自己带来这异样感觉的,到底是怎样的事物!而就在他的目光扫视下,终于发现,带来这一切的,赫然是出现在林白手掌心处的一丝光点,那光点散发出柔和的光辉,明亮却不刺眼,甚至还有一种温馨之感。

甚至隐隐约约间,他觉得那光点,就像是记忆深处所尘封的一双眼睛,一双天真烂漫,不沾染分毫红尘牵绊,只有无尽澄澈的双眼。

但就是这样宛若是温和目光般的光点,却是叫他悚然,心中感受到了莫名的危机。

卫雀和铁元如今已是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会让神之残像变成这样的模样,一切的转变,就像是来了个惊天逆转般,叫他们觉得如梦似幻。任凭他们如何猜测,都根本没有想到,宛若板上钉钉的事情,居然会有这样的逆转。

“生命本源……是你……”许久之后,神之残像如同终于寻找到了被埋葬在残缺记忆深处的一些东西般,赤红双眸中写满了惊容,盯着光点,颤声道。

他的面色阴晴不定,脸上的惊惧神情渐渐消散,慢慢变得怅然和复杂起来,紧紧盯着那光点,如喃喃自语般,缓缓道:“你不是已经消亡了吗,为什么还能存在,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身上?可如果是你的话,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生机?”

怎么回事儿,这神之残像难道又如之前自说自话般,陷入了痴呆中不成?听着神之残像的喃喃自语,别说是卫雀他们,就连林白都是有些发懵,不知其所以然。

这给局势带来了惊天逆转的光点,不是其他事物,正是他自江万里手中所得的仙道种子。此前在与江万里交战的时候,他就发现,在仙道种子中,拥有着极为强大的生机。

能够与死亡相抗衡的是什么,不是极致的力量,也不是强大的术法,而是最为纯粹,而又勃发的生机!而就林白想来,仙道种子中蕴藏的生机,便是神之残像的克星。

所以在生死危机的边缘,他便孤注一掷的将此物取出,想为自己博取一线生机。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此举虽是给自己博取到了生机,但却是引发了一连串就像是多米诺骨牌般的效用。就神之残像如今的状况而言,此物似乎不但是他的克星,而且他还对此物极其熟悉,极为重要,如若不然的话,不会出现这样的模样。

“你不该存在,你不该出现在这里,你不该属于他……”而就在这诡异的状况下,神之残像的呼吸突然开始渐渐变得粗重起来,而他双眸中的妖异红芒,也渐渐变得暴戾起来,如公牛愤怒的低吼般,一字一顿道:“你不属于他,你只属于我,你是我的……”

怎么回事儿?这一刻,林白的心情是呆滞的,他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神之残像突然会有这样诡异的转变出现,似乎自己此举是激怒了他心中的某种存在。

轰!还未等林白把心中的疑虑捋清,神之残像竟然陡然抬手,指尖颤栗不定的,向着仙道种子就触碰而去,那动作迅疾,却又轻柔,如风雪冬霜般肃杀;却又如春风般和煦。像是要一击毁掉痛恨的仇人般决绝,又像是轻抚情人的面颊般温柔。

一指伸出,极致的死亡本源力量,登时倾巢而出,散发着叫人窒息的威压,向着林白就席卷而去,甚至在这一指的威压下,就连地面都开始噼里啪啦的有裂痕崩开。

即便是没有身临其境,但所有人都已感受到,神之残像如今伸出的这一指,已是将他的实力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这种强大,叫人无法想象,只能寒毛倒竖,心中愕然。

他们不敢想象,在这样的一指之下,就算林白曾经真的是斩杀过仙人,但又如何能够与这样的手段相抗,等待他的,恐怕除却死亡之外,依旧是死亡!

死亡的气息,宛若潮水,震动四方寰宇,叫所有人的莫名有绝望之感生出,他们能够感应得到,一旦这一指触碰到光点,即便是散发出的余波,都足以将他们磨灭。

甚至在此时,林白心中都是有些苦涩,开始怀疑自己此举,是不是弄巧成拙,拿出仙道种子,非但没有给自己争取到一线生机,反而彻底的激怒了神之残像。

但就在此刻,仙道种子如感受到了危机,要进行自保般,陡然有无量光华蒸腾而起,一股无上威严的气息猛然爆发,而且只是在电光石火间,那光华竟然是组接出了一道诡异无比的光影,犹如是一尊沉睡的神王,被人从梦中惊醒。

轰!炽盛的气息,直接震颤四野八荒,天地都在不断地交鸣,如庆祝这神王的苏醒!

滔滔不绝的光亮,就像是潮水般,以仙道种子为圆点,朝着神之残像就席卷而去,丝丝缕缕的光芒,只是转瞬间,就将那些死亡本源力量尽数吞没,化作了炽盛的光辉。

死亡的力量,在这光辉前,是那样的不堪一击!

发生了什么?恐怖的气机之下,所有人都颤栗不能言,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似乎哪怕是呼吸稍微粗重一些,都是对着恐怖威严的不敬。

咚!但还未等诸人反应过来,那炽盛如潮水般的光芒,在冲破了红黑交加的死亡本源力量后,竟是如摧枯拉朽般,向着神之残像撞击而去。

而就是这样璀璨的光芒,在碰触到神之残像后,竟是宛若实物,直接便将他击得倒飞而起!不仅如此,即便是将他逼迫到如此地步,那光芒竟是依旧没有停止的意思,依旧在不断的追击着神之残像,似乎不将他从世间磨灭,便决不罢休!